她突然打了個寒顫,皺眉看著楚蕭,他這是不是跟自家堂哥串通好了。

楚蕭神定氣閑的站在那裡,任由葉紫涵打量著自己。

他可不是葉紫涵想的那樣,跟葉墨笙串通了。

他知道看出來了,葉墨笙不待見南宮瑾。

他想,如果讓葉墨笙選擇的話,他肯定寧願選擇讓自己跟葉紫涵交往,也不會讓葉紫涵跟南宮瑾在一起的。

因此,他才會毫不猶豫的搬出葉墨笙。

葉紫涵打量了楚蕭半天,沉聲開口道:"你是不是跟我哥密謀了什麼?"

楚蕭無語的看著她:"你想多了,我跟你哥,連面都沒見!"

葉紫涵皺眉:"那你幹嘛搬出我哥來威脅我!"

"我只是覺得,葉總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他肯定不會讓你這麼失信於人!"楚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葉紫涵深吸了一口氣:"你好,行,姐姐我今天就大發慈悲,送你上班!"

葉紫涵說著,就向著車走去。

楚蕭還在發獃,葉紫涵已經走到了車邊。

她白了一眼楚蕭:"你還愣著幹什麼呢?走啊!"

楚蕭沒想到,葉紫涵這麼爽快就答應了,他快速的向著車走去,把車鑰匙遞給葉紫涵。

葉紫涵又氣又急著上班。

她氣,楚蕭抓住了自己的軟肋,知道這件事情要是讓葉墨笙知道,他肯定會幫著楚蕭的。

所以,她還是先把這個人送去公司吧。

一上車,葉紫涵就猛地發動車子,向著未來科技大廈而去。

她一臉清冷,速度快的跟要飛了一樣。

楚蕭皺了皺眉:"你慢點!"

結果,他一說,葉紫涵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楚蕭無語的嘆口氣,全當他沒說。

他看著葉紫涵板著臉,一副生氣的樣子。

他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好好說話了,他看著葉紫涵此刻的樣子,突然覺得,心就安定了很多。

這段時間,他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下班,心情很不好。

尤其是經歷了被葉紫涵接送之後的生活,自己一個人上下班,他真的覺得糟糕透了。

想到這裡,他突然就釋懷了。

他笑著說:"我這人,其實最不怕的就是死,你要是喜歡這個速度,我陪你!"

說罷,楚蕭還降下車窗。

只不過,因為從別墅區到鬧市區,慢慢變得開始車多起來,葉紫涵的車速反而降低了。

楚蕭笑了笑,這個女人,看起來就喜歡聽反話嘛。

他想了想,繼續開口道:"葉紫涵,你能跟我說說,你上次為什麼突然就不理我了嗎?"

葉紫涵本來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可是,想到他前段時間惡劣的行為,她忍不住氣呼呼的開口:"你還有臉問我,是誰莫名其妙跟我發脾氣,說我不懂得尊重他人隱私,我泄露你的隱私了嗎?你是智障嗎?你憑什麼這麼說我!"

說完這幾句話,葉紫涵頓時感覺,心情都好了很多。

楚蕭皺眉:"所以,你就是嫌我那天發脾氣了,所以不理我?"

葉紫涵點點頭:"不然呢,你又不是我大爺,我幹嘛要忍受你的壞脾氣,你說的沒錯,我是答應了當你的生活助理,但是,那也只是處於對你的歉疚,想給你道歉,可是,我是人,不是隨隨便便的什麼東西,任由你打罵發泄,你的臭脾氣我可忍受不了,你要是覺得誰能忍受,你去請他當你的生活助理吧!"

"可是,旁人都不如你有意思!"楚蕭暗自嘀咕了一聲。

葉紫涵皺眉:"你說什麼?"

楚蕭趕緊搖頭:"沒什麼,我就是想問,你還願意繼續回來工作吧,還是當給我道歉,畢竟,你這謙道的我也不是很滿意,道歉,你總得有點誠意吧,上次是我吵了你,我的確做的不對,我現在跟你道謙了,你還願意回來繼續當我的生活助理嗎?"

葉紫涵皺著眉頭不說話。

楚蕭無奈的開口:"你看,我都親自來找你了,我的誠意也足夠了吧,你這生氣,世間也太長了吧,你總不能道個歉,也半途而廢吧!"

葉紫涵突然看了楚蕭一眼:"所以,我給你道歉,就要當三個月的生活助理,任你差遣,你給我道歉,就是隨隨便便一句對不起就完事了?"

楚蕭指了指自己:"那要不,等你給我當完生活助理,我再繼續給你當三個月生活助理,你覺得怎麼樣?"

葉紫涵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我不覺得如何,你這簡直就是餿主意!"

楚蕭挑眉:"那你想讓我怎麼給你道歉?"

"我不給你當生活助理,我們兩清!"葉紫涵直接說道。

楚蕭毫不猶豫的開口:"不可能,這是你答應我的,你就必須以這種方式給我道歉,不然,我不會接受的!"

葉紫涵生氣的看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你說這話的樣子,真的很欠揍,看樣子,你是想讓我也想出一個懲治你的辦法,來給我道歉!"

楚蕭一臉無辜:"懲治?你覺得給我當生活助理,是我在懲治你嗎?我怎麼覺得,我對你挺好的呢,我是讓你乾重活了,還是欺負你了,除了那天發脾氣,是我心情不好,我也給你道歉了,再說了,你讓我在那麼多人面前丟了面子為大,所以你自己也知道嚴重性,才會主動讓我提出條件,給我道歉,我只不過是那天心情不好,說了兩句重話而已,你就讓我給你道歉,這道歉也要分情況的,你知道嗎?"

葉紫涵輕哼了一聲:"你倒是會把自己撇乾淨,那你有沒有想過,雖然你給我發脾氣事小,但是,那我也是失了面子的,那不成,你的面子就重要,我的面子句不重要了?"

楚蕭皺眉:"那你跟我說說,你倒是想讓我怎麼給你道歉,除了取消你給我當三個月生活助理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好說!"

葉紫涵皺了皺眉:"好,那你記得,你還欠我一個道歉,至於怎麼道歉,等我想到了再說!"

楚蕭高興的點點頭:"當然好!你什麼時候想到了,告訴我就行!"

葉紫涵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眼看著距離公司不遠了。

楚蕭趕緊開口問:"既然你答應了繼續當我的生活助理,那今天中午,你會陪我來吃飯,對嗎?"

葉紫涵搖搖頭:"這個不一定,萬一以後我中午不想吃飯,或者有事情,是不是可以請假啊?"

楚蕭看著葉紫涵,眼珠子轉了轉,突然笑著說:"請假可以,但是,這就當成是我給你道歉了,如何?"

葉紫涵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想不出來什麼主意,讓楚蕭給自己道歉,那就自由請假吧,也不錯。 秦典不可置信的抬頭,果然看到了那張讓他魂牽夢繞的臉,他其實一早就知道,哪有什麼仙和妖,她是人,只是一直自欺欺人罷了。

見他不接,那隻手還端著碟子,叫他:「大人?」

皇帝說,「難得藍貴人這般推薦,你就吃一個吧。」

秦典面無表情捏了一顆豆酥放進嘴裡,嘎嘣一咬,豆醉碎了一嘴,甜膩膩的,他卻嘗不出味道。

好在皇帝又提腳往前走了,他機械的跟上去,聽到邊上有人低聲開玩笑,「秦大人可是被美人驚了魂?」

秦典扭頭,冷著臉瞪他,那人是宗室的小王爺,身份尊貴,平日里秦典見了只有低頭請安的份,這回卻跟踩了尾巴似的,不顧尊卑的炸毛,小王爺想發火,不知怎麼又有點發怵,秦典那樣子跟要吃了他似的,真真是老實人開不得玩笑,他悻悻的摸了下鼻子,不與他計較,走到前面去了。

皇帝依著慣例從桌頭走到桌尾,也依照規矩在一后二妃的桌前停留了片刻,剩下的便要看他的心情了。在花貴人桌前駐足,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畢竟那是一個空桌子,皇帝不可能視而不見,所有人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思,皇帝也沒讓大家失望,他的態度讓大家覺得花貴人的恩寵將一去不復返了。但皇帝接下來在藍柳清桌前停留得稍長了些,藍貴人不是花貴人,她有一張漂亮得讓人無法忘懷的臉,大家隱約又有些擔心起來。

雖然皇帝一路走過去,停留腳步的次數不多,但宮妃們並不沮喪,後面還有大把機會在等著她們。

轉眼已到黃昏,天色越暗,節日的氣氛反而越濃,侍從們早早架起羊角琉璃大盞,樹榦上繞上紅藍黃綠的彩帶,擺成長龍的方桌撤走了,換上了圓桌,那些吃食也從方桌移到了圓桌,皇帝和皇后以及華妃,容妃坐一桌,其他桌子從他兩邊依次排下去,形成一個未封口的圓環,空出皇帝對面的那一方。

到了這時侯,便是宮妃們爭奇鬥豔的好時機了,從行頭到頭飾到容妝全都換過一套了,平日里不敢穿的衣裳,今晚拿出來穿最合適,有的把高領改成挖領,露出一小片瑩白的肌膚,有的把腰圍縮小兩寸,勒出盈盈一握的小腰,有的把窄袖改成雲袖,手一抬,寬大的袖子落下去,露出纖纖玉手。

妝容更是五花八門,平日里后妃們的妝容盡量向皇后靠攏,一派端莊典雅,免得有狐媚之嫌,今晚卻生怕自己不夠嬌艷,不夠嫵媚,你把眉尾斜挑入鬢,我就把嘴塗得鮮艷欲滴,你把胭脂抹進了脖子里,我就在眼皮上打上金粉,反正怎麼好看怎麼來。

宮妃們精心打扮,皇帝果然龍顏大悅,對誰都有笑容,於是誰都以為那笑容是沖自己來的,一時間昏了頭,無視皇后頻頻瞟過來的目光,端著酒杯圍在皇帝身邊不肯走,有人帶頭,其他人自然不甘願落後,跟浪潮似的,走了一波,立刻又湧上去一波。

被圍在人群里的皇帝興緻大好,眉開眼笑,來者不拒,誰敬他酒都喝,皇后坐在邊上,直皺眉頭,有心想把人趕開,又怕惹皇帝不痛快,平時里這些女人上她那裡請安的時侯,一個個低眉順眼,說話細聲細氣,跟小媳婦似的,怎麼到了皇帝跟前就如此大膽奔放?

藍柳清端著一杯奶茶慢慢的喝著,周圍人來人往,香衣鬢影,藍柳清隨意看了一眼,發現左右空出了好幾張桌子。只有她這桌還坐了兩個人,她和花貴人。

看著宮妃們像飛蛾一般往皇帝身上撲去,她只有一聲嘆息,千方百計想著討好別人,怎麼不想著做被人討好的那個?

奚落的笑意剛挑上嘴角,聽到花貴人問,「你怎麼不過去?」

藍柳清說,「失寵之人,還是不過去湊熱鬧了。」她斜斜睨花貴人一眼,「你怎麼不過去?」

花貴人望著皇帝那邊的熱鬧場景,盡量維持著自己的高傲:「我用不著。」

藍柳清哦了一聲,「我忘了花貴人現在還是陛下跟前的紅人。」

花貴人聽出她語氣里的挪揄,但是沒有反駁。

今晚,宮妃們大都準備了節目,有的跳舞,有的彈琴,有的吹奏,還有的給皇帝寫了情詩,紅著臉當眾念誦,皇帝和宮妃們其樂融融,一派歌舞昇平的景象。

藍柳清看了一會,便興趣缺缺的移開了目光,滿場搜尋秦典的身影,她雖然膽子大,卻還沒有大到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勾搭大臣的地步,不過是閑得無聊,想逗逗那個獃子罷了。

掃了幾眼,沒看到秦典,她想了一下,端著一杯酒,裝作去其他桌打招呼,剛繞過兩張桌子,她隨意一瞟,愣住了,秦典就在她的視線里,筆直的立在一棵大樹下。

有皇帝的地方必有侍衛,只是今晚這樣的場合,侍衛不宜跟得太近,只能遠遠的護駕,兩個一組,以合圍之勢分佈,當然以秦典的身份,是不需要站崗的,所以藍柳清不知道他出於什麼目的要在那邊站著,那頭光線幽暗,她看不清秦典的表情,不過想一想,托她的福,秦大人若不是心緒不寧便是心事重重。

她正要想辦法弄出點動靜,讓秦典看到她,就聽到皇帝的聲音從前面傳來,「藍貴人。」

藍柳清心一跳,趕緊垂下眼帘,再抬起來時,一臉嬌笑沖著昆清瓏,似乎對他的召喚感到受寵若驚。

皇帝說,「藍貴人舞藝超群,今日不準備獻支舞讓大家欣賞一下?」

藍柳清走了幾步上前,指了指自己的長袍,笑道,「陛下,臣妾為了應節穿了這身袍子,太過累贅,不適合跳舞,不如改日再為陛下獻舞?」

昆清瓏看著她,沒有說話,雖然他周圍都是鶯鶯燕燕,但藍柳清一直在他的視線里,看她終於端了酒杯起身,以為她要過來湊熱鬧了,誰知道卻是去了鄰桌寒喧,他心裡有點不快,還沒想明白,已經揚聲叫她了。

感謝書寶寶yjl,尾數為2112,1034,6813,4861(3張)的盆友,謝謝你們的支持,繼續跪求月票中。。。

有小可愛說女帝不能背叛皇帝,但是從性格上來說,女帝對權勢的狂熱勝過了其他一切,所以她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想到這裡,葉紫涵便點了點頭:"沒問題啊,只要我能自由請假,我就原諒你了,自由請假的權利,就當是你給我道歉了!"

楚蕭笑著點點頭,他可不做虧本的買賣。

他依舊不屈不撓的開口問葉紫涵:"說了半天,你還沒有告訴我,中午你到底要不要來跟我一起吃飯!"

葉紫涵一邊開車一邊說:"這可說不定,萬一臨時有事呢,所以,不要讓我給你一個確定的答案,因為我也給不了!"

楚蕭剛剛還在得意,自己不做虧本的買賣。

沒想到,轉眼間,葉紫涵就利用自由請假的權利了,他頓時有點欲哭無淚。

車子到了停車場,葉紫涵直接下車,車子都沒熄火。

看著葉紫涵離開,楚蕭深深的感覺,自己在作孽。

前段世間,葉紫涵還是個小貓咪,很溫順的,非常聽話。

要不是因為她把自己在網上說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說,他也不至於生氣。

可是,沒想到,自己這個脾氣發的就太作了。

自己發了一通脾氣,結果小貓咪現在露出爪子,變成小老虎了,真是心累啊!

看著葉紫涵的背影,楚蕭無奈的熄火,下車,離開停車場。

上午,葉紫涵沉浸在工作中,無暇顧忌其他。

等到她處理完手頭的最後一點資料,就看見同事陸陸續續的起身,去吃飯了。

她看了一眼時間,這才發現,一上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已經到午飯時間了。

葉紫涵想著,今天也沒事,就起身,想去找楚蕭吃飯。

反正今天也沒事,就不請假了,不然免得他又在自己耳邊叨叨。

葉紫涵一邊走,一邊低頭找楚蕭的號碼,打算給他打過去。

結果,她剛翻到楚蕭的手機號,就聽見有人喊她的名字。

"紫涵!"

葉紫涵猛地抬起頭,就看見南宮瑾笑著站在不遠處,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你今天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葉紫涵想了想,隨即點點頭:"好啊,沒問題,你想去哪裡吃呢?這周圍,我都很熟悉!"

南宮瑾隨便看了幾眼,指著對面未來大廈科技對外開放的餐廳說:"去那邊吃吧,我看好多人都去那裡了,飯菜味道應該不錯,我既然過來了,就去嘗嘗!"

葉紫涵勉強的笑了笑:"那好吧,我們去!"

她突然有點後悔答應南宮瑾了,萬一待會遇見楚蕭怎麼辦?

她總感覺,如果楚蕭看見了,肯定會沒事找事。

庸人自擾了幾秒,突然聽見南宮瑾的聲音:"紫涵,你在想什麼?是不是今天不方便跟我一起吃飯?要不就算了吧!"

南宮瑾如此的進退有度,葉紫涵更不願意駁了他的面子。

她趕緊搖搖頭:"沒有沒有,既然你想去那邊吃,那我們就去吧!"

她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心裡卻在安慰著自己,千萬不要遇見楚蕭。

一邊安慰自己,她還一邊給自己打氣兒,她怕什麼,她什麼都不怕!

自己請個假不就好了,幹嘛非得看楚蕭臉色。

想到這裡,葉紫涵連忙拿出手機,給楚蕭發了一條簡訊。

葉紫涵:楚蕭,你的生活助理今天中午有事情,不能陪你吃飯了,你一個人吃吧!

話說,楚蕭等了葉紫涵,都好大一會了。

雲朵朵和西門翼喊他一起去吃飯,他也沒有去。

結果,葉紫涵卻告訴他,不來吃飯了。

楚蕭有點失落,他喊了助理過來,給自己定了最快的外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