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管他們是生是死,等到我們到達陵墓的最中心時,答案就見分曉了!”蕭晨語氣沉重的說道,顯然還沉浸在第一種可能。黑子已死的可怕結果中。

而此時,在距離蕭晨他們不遠處的一個走廊中,黑子和魏芳華正走在裏面。

相比於蕭晨和孟國慶的定向思維,黑子的思維很明顯被詛咒世界鍛鍊了出來,只不過經過了兩次實驗,廢掉了200點詛咒之力,就探究出來這裏面的機關和詛咒有關!而他的破解方法更是強出蕭晨百倍,雖然他並不能看出機關的所在和詛咒的方位!

只見黑子取出自己的詛咒鈴鐺,用力一搖。那鈴聲就傳到了整個廊道之中。而如果蕭晨在這裏的話,恐怕就能夠看到,凡是鈴聲所過之處,所有的詛咒力量全部消散!這就是名副其實的用詛咒來對抗詛咒!

雖然黑子不知道詛咒所在的具體方位,但是卻知道可以用詛咒來對抗詛咒!既然陵墓中的機關是由詛咒觸發的,那麼用詛咒來對抗詛咒,就可以直接將機關破解,並且不會有所遺漏!

尤其是黑子的鈴鐺詛咒之物還是範圍攻擊的詛咒之物,可以通過聲音傳播,和李成利的心臟有異曲同工之妙!只需動用一次,就將還在所在的整個廊道的機關全部毀去了!

由此可見,薑還是老的辣!蕭晨他們自以爲走出了思維的誤區,靠蕭晨的詛咒之眼破解了機關,實際上他們和黑子相比還差得遠呢!至少他們就不知道,在詛咒世界中,詛咒之物可以說是萬能鑰匙,大部分時候都是可以用上的,而不是僅僅在驅除鬼魂有用。

故此,黑子一舉將機關破除,雖然耗費了一些詛咒之力,但是卻十分的合算。而黑子他們的前進速度,也就比蕭晨一夥人快了很多。

而黑子也沒有耽擱,帶着魏芳華一路急行,碰上殭屍就隨手料理了,而且出手速度極快

!要不是詛咒世界的規定是不足一秒鐘算作一秒鐘,那麼黑子的行動甚至可以完全不扣除詛咒之力,因爲他的每一擊都控制在一秒之內!

這可不是什麼騷包得瑟,而是卻有用處的!根據詛咒世界中無數前輩的研究,雖然使用詛咒之物不足一秒按照一秒扣除詛咒之力,但是這半秒和一秒扣除的詛咒之力一樣,但是所獲得的詛咒抗性卻是兩個樣子!因爲詛咒抗性是根據詛咒之物使用時間來計算的!

正因爲這樣,黑子雖說因爲殭屍太多而不得不多次動用寄生類詛咒之物暗影之手,但是詛咒抗性的增加卻是極少的!而黑子之所以這麼做,當然就是爲了將詛咒抗性減小到最低,以求在對付帝王殭屍的時候多一件底牌,可以撐過最後的半個小時。

黑子和魏芳華的前進速度比蕭晨三人要快上很多,以至於雖然蕭晨他們被詛咒世界干擾而更快的靠近了陵墓中心,但是卻依舊沒有黑子兩人快!

黑子還以爲他們要比蕭晨等人要更慢一些呢,畢竟蕭晨他們那裏有一個擁有不死之身的孟國慶,可以當做機關的活靶子,爲所有人擋箭,他們只需要向前走就可以了。

黑子現在是非常想要和蕭晨等人相遇的,因爲他和魏芳華現在所擁有的詛咒之物並不十分強,自己最強的手段也只不過是逃命用的。而且在這個高位空間中,黑子實在是沒有把握逃出帝王殭屍的追殺,畢竟這裏是人家的地盤!

而此時,黑子也恰好正在和魏芳華解釋爲什麼不能通過意識傳導器與蕭晨等人聯繫。第一個說法當然是與蕭晨說的相差不大,都是對方已經死了。不過這兩個人對這種猜測都並不相信。因爲蕭晨三人中,有一個擁有不死之身的孟國慶,可以無懼機關。而他們中擁有最強詛咒之物的李成利也在那裏,就算是遇上帝王殭屍,也可以和其周旋。

至於第二種可能,則與蕭晨所說的有些不同。畢竟蕭晨所說的都是通過黑子得知的而已,而不是自己可以感應出空間的變化。

“我能感覺到,我們所在的廊道已經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廊壁已經被空間之力完全封閉,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穿梭到陵墓之外!而且,我現在懷疑,通向主墓室的廊道應該有好幾條,而我們和蕭晨他們就在其中的兩條裏。這些廊道都是封鎖嚴密的,恐怕我也必須將所有手段使出來才能通過廊壁的封鎖,穿到其他廊道中。只是不知道這樣的廊道一共有多少條!”黑子緩緩道來,將自己的猜測全部說與魏芳華聽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了主墓室!

黑子清楚的記得,當時他們通過盜墓賊挖出的盜洞,直接來到了這主墓室中。而現在,他們就在主墓室的外面!他們面前的,正是那扇曾經關着的門。不過現在,這扇門已經開了!黑子清楚的感覺到,帝王殭屍應該就在這裏面!

沒有人想要進去,但是他們卻沒有選擇!因爲一旦退縮不前,恐怕會被詛咒世界直接丟進帝王殭屍的棺材了!

所以,儘管還沒有等到蕭晨他們,但是黑子和魏芳華還是義無返顧的邁進了這扇門!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我就是腦子進水了!”田帥怒道:“本來我還以爲鄧思只是有點囂張,沒想到居然這麼過分,這飯我吃不下去了,梅梅,我們走!”

“要走你走,我不走!”梅梅一把甩開田帥伸過來的手,冷聲說道:“看看你那樣,本來我還以爲你家多有錢,結果搞了半天就是做了點小生意,跟着你能有什麼前途!聽好了,本小姐今天跟你分手了!”

“什……什麼?”田帥如遭雷劈,愣在了原地。

“呵呵……”鄧思笑了起來,看着田帥說道:“兄弟,這可不能怪我,梅梅也是個有追求的女生,人家不願意跟着你了,你總不能強迫別人吧?”

“你……你們……”田帥氣得全身發抖,拳頭死死的攥在一起,氣得是滿臉通紅。

但是看着好暇以整的鄧思,他最後還是放開了拳頭,因爲他心裏明白說說氣話還行,但是如果自己真敢對鄧思動手,以後肯定沒好果子吃。

田帥長嘆了一口氣,一臉黯然的轉身就走。

“行了,爲這種貨色生什麼氣。”張誠突然伸手將田帥拉了回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認真的說道:“早點分手還是你的運氣,也算這女人做了件善事,要不然你可得花一大筆醫藥費了。”

田帥一愣,詫異的看向張誠,“什麼意思?”

“呵呵……”張誠笑了笑,低聲問道:“你跟她還沒有啪啪過吧?”

田帥一臉的莫名其妙,猶豫着答道:“你怎麼知道的?她說要把最寶貴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

“噗嗤!”張誠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梅梅怒道:“本小姐潔身自好,有什麼好笑的!”

“潔身自好?艾瑪,你這臉皮可真不是一般厚啊!”張誠繼續大笑,伸手指着她說道:“別怪我沒提醒你,你的花柳病還不嚴重,抓緊治還有希望。”

“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梅梅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恨不得把張誠給吃了。

“你別激動,我只是好心提醒下你。”張誠無所謂的聳聳肩,對梅梅說道:“你這兩天是不是感覺那裏瘙癢難耐,下面還有細小的紅點出現啊?不用懷疑,你已經中招了,如果不趕緊治,還會更加嚴重,以後能不能生孩子都不好說了。”

“梅梅,你別聽這小子瞎說,他嚇唬你呢!”見梅梅的表情鉅變,鄧思連忙站起來說道。

“鄧思!你這個王八蛋!”梅梅根本就不聽他的,直接一耳光就掄在了鄧思的臉上。

“你……你打我幹什麼!”鄧思捂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梅梅。

“打你?老孃今天還想殺了你!”梅梅火冒三丈,不管不顧的抓着鄧思拼命撕扯。

很快,鄧思的臉上就被抓出了幾道血痕,心裏也是一陣惱火,但是在衆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對女人動手,更何況蘇雪晴還在旁邊看着。

“你幹什麼!你是不是瘋了!”佳佳一見,急忙站起來擋在了鄧思的前面,怒道:“你在外面不檢點染了病,拿我男朋友撒什麼氣!”

梅梅雙眼冒火的看着鄧思,憤怒的說道:“我的病就是你男朋友傳染給我的,我原本還以爲是被跳蚤咬了,沒想到居然是xing病!我特麼今天跟他拼了!”

“什麼?”佳佳瞪大了眼,滿臉的不相信,“你別血口噴人!鄧思怎麼可能跟你有關係!”

梅梅看着她,冷聲說道:“你特麼就是胸大無腦,你以爲鄧思是真的喜歡你,他特麼就是看你胸大!現在玩膩了已經準備把你給甩了,上個週末我跟你說回家,其實我是跟他開房去了!”

佳佳愣了許久,突然轉頭看向鄧思,歇斯底里的尖叫道:“上週末你也是跟我說的回家!原來是跟這個賤人亂搞去了!”

“你特麼說誰賤人!”梅梅怒道:“這病該不會是你傳給他的吧!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以前的那些事!以前每天都在陌陌上跟人約,還跟人玩過**,肯定是你從外面染回來的病!”

“你……你胡說!”佳佳氣得尖叫一聲,跟梅梅扭打成一團。

鄧思也是徹底懵了,他突然想到自己最近好像是有點不對勁,下面老是發癢,起初還沒往心裏去,現在一想才反應過來,頓時也是紅了眼。

“臥槽尼瑪的!你個賤人!居然敢把xing病傳染給我!”鄧思一把扯住佳佳的頭髮,左右開弓就是兩個耳光。

“你特麼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媳婦兒,我們一起種田吧 佳佳像暴怒的雌獅一樣,拼命揮舞着雙手,在鄧思的臉上挖出一道道血痕。

“你以爲你是什麼好東西!每次都說隔了一層不舒服,逼着我吃避孕藥!現在還在外面亂搞!我特麼跟你拼了!”

“好精彩!”張誠看得是目瞪口呆,“就這樣還好意思說別人不檢點,我也是服了!”

此時梅梅跟佳佳已經從女子對打變成了女子雙打,四隻手對着鄧思又抓又撓。

雅間裏這麼大動靜,自然也引起了餐廳的注意,沒過幾分鐘就有一個穿着西裝的中年男子帶着保安走了進來。

“住手,別打了!”中年男子一看鄧思被兩個女人按在地上打,頓時嚇了一大跳。

兩個保安也連忙上前,拉開了不依不饒的兩個女人。

此時鄧思是悽慘無比,一身名牌西裝都被撕成了馬甲,光着兩隻胳膊,臉上脖子上全是抓痕,頭髮也被扯掉了幾大撮。

“報警!給我報警抓她們!”鄧思從地上爬起來,怒不可遏的說道:“我要告她們謀殺!”

“先生,冷靜點。”餐廳經理連忙上前說道:“有什麼事好好說……”

“我冷靜個屁啊!”鄧思暴怒的吼道:“我是你們這兒的金卡會員,趕緊給我報警,把這兩個瘋婆子抓起來!還有這個傢伙,統統都給我抓起來!”

鄧思此時是恨透了張誠,要不是他的話,自己今天也不會出這麼大的醜。

“這……”餐廳經理猶豫了一下,現在正在營業時間,報警的話肯定會影響餐廳生意,說心裏話他也不想報警。

但是對方可是餐廳的金卡會員,萬一上面怪罪下來,他一個經理可負不起這責任。 黑子和魏芳華走進了帝王殭屍所在的主墓室,本以爲會遭到狂風暴雨般的襲擊,但是迎接他們的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這讓黑子和魏芳華不由得十分詫異,於是,將目光投向了裏間,那裏就是帝王殭屍棺材的所在,既然在這裏沒有見到帝王殭屍,那麼想來應該在那邊了吧。

想到這裏,兩人對視一眼,皆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決然。在詛咒世界中,沒有混吃等死一說,不進,並不會退,而是會死!

黑子左手在臉上一抹,一副面具已然出現。顯然,黑子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準備使用出自己的殺手鐗了!

說起來,黑子的這招殺手鐗在這次任務中還真沒有用到幾次。所以其詛咒抗性可以說是非常低的!一旦用出堪比高級詛咒之物!只不過其攻擊效果太差了點,大部分都是空間詛咒,用在逃命上還差不多。所以即使有這一招殺手鐗,黑子的心裏也沒有底,畢竟這個地下陵墓的空間詛咒實在是太過高級,要是帝王殭屍能有這份能力,那麼他也不用想着逃了,直接引頸受戮就好了。地下陵墓中的空間詛咒,大部分都是由高位空間入侵所導致的,帝王殭屍在這裏面只不過起到了很小的一部分作用罷了。

而一邊的魏芳華也取出了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那把木梳。不過這件詛咒之物已經使用過很多次了,詛咒抗性已經將其詛咒力量削減的不成樣子了,大概還剩下原本能力的六七成而已。但是即使是這樣,這也是一件從高級任務世界中取得的詛咒之物,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

兩人都準備好了,那麼接下來自然就是進入帝王殭屍放棺材的地方了。魏芳華是絕對不會先進入的。她的殺手鐗,那隻殭屍頭顱已經用掉了,木梳雖然還有點用,但是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個常規手段。一件中級詛咒之物。在帝王殭屍面前就顯得很不夠看了。

原本魏芳華是想要跟黑子扯皮一番,表現出自己堅決的意味的。但是黑子卻沒有理會魏芳華,直接走向了那扇門!這個舉動讓魏芳華不由得一愣。她沒想到黑子竟然主動先行。雖然察覺出一些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卻也沒有多想。只是將還在當成了一個傻子。

眼看着黑子已經進入了那扇門,魏芳華也沒有耽擱,也走了進去,畢竟兩人現在還是合作關係。

已進入那扇門,魏芳華就驚呆了!因爲她看到了無比熟悉的一幕,那就是一羣感染殭屍站在帝王殭屍的棺材前,而帝王殭屍則是站在棺材邊上,正張着大口,吞下從感染殭屍身上冒出的一股股詛咒力量!它竟然是在吞噬感染殭屍!

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想當初黑子。魏芳華,張偉和蕭晨四人共探溫泉旅館時,第一次進入這個墓室的時候,帝王殭屍不就是在這樣幹嗎?只不過那時候它是躺在棺材裏的。張偉還因爲自作聰明死在了這裏,變成了一堆飛灰!

想起這樣的往事。魏芳華不由得臉色一白,因爲她當初也是死裏逃生。要不是黑子當時仗義相助,恐怕自己也已經死在這裏了吧!想到這裏,魏芳華不由得看了黑子一眼,眼神中竟然多了些不一樣的東西,但是很快就被魏芳華掩飾了下去,轉而代之的是仇恨的目光。

不過黑子現在顯然是管不了這些了。也沒有時間管。他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棺材旁邊的一堆飛灰上,準確的說是飛灰堆中埋着的那枚戒指上!那枚戒指正是張偉的空間指環!

黑子可是知道,張偉這個傢伙死得有多冤。他根本沒有發揮出自己應有的實力!連自己的殺手鐗都沒有用出來就被帝王殭屍一抓穿心,並且吞噬掉了渾身的血肉而死。

而張偉的那個殺手鐗,雖然就像是魏芳華的殭屍頭顱一樣只是一件一次性的,但是卻比殭屍頭顱的威力更大!魏芳華當時能夠重創帝王殭屍。也不過是因爲殭屍頭顱和帝王殭屍屬於同源,使得殭屍頭顱的威力完全發揮了出來,甚至還有超常的發揮。實際上的詛咒力量大概只有高級低等!而張偉的殺手鐗可是貨真價實的一次性高級中等的詛咒!

要是能夠得到張偉的空間指環,那黑子覺得自己成功離開這個任務世界的把握將會激增!不僅如此,要是得到了張偉的詛咒之物。那麼自己就算是沒有高級詛咒之物,但是也可以進軍高級執行者了!而且在高級執行者中,自己也不會是弱者!

黑子想到此,不由得有些眼熱!在詛咒世界中實力纔是活下去的最好保障。雖說現在黑子的位置屬於高級執行者的實力,中級執行者的任務,是個好位置。但是卻有一個缺點,那就是任務太過頻繁!

一般來說,低級執行者每個星期都會有一個任務,這個任務一般都會是低級任務,也就是去帶新人。如果連低級任務都過不了,像劉磊這樣的,那麼自然是早死早託生。而中級執行者,大多是每個月一個任務,而且任務也多爲中級任務。像黑子就是這樣。

只有高級執行者,這些人才是詛咒世界中真正的一方豪強,可以擁有一個響亮的名號,爲所有詛咒之島所公知。可以在一個詛咒之島成爲首領,獲得無與倫比的地位與權力。而且執行的任務大多爲高級任務,每三五個月執行一次就可以了!

所以說,黑子現在雖說執行的任務比較低,但是卻多了很多。所以難免陰溝裏翻船,像是現在這樣的任務也不一定不會再出現。所以,對黑子來說,成爲高級執行者纔是最好的出路,不僅執行的任務少了,而且還會和其他高級執行者一起執行,生存的機率反而會變大!

這麼一說也難怪黑子的眼神都變得有些火熱了。而這個時候,帝王殭屍正在吞噬感染殭屍的詛咒力量,沒有空閒和自己作對,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只見黑子的右手憑空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那一堆張偉的骨灰之上!黑子那隻蒼白的手一把抓了下去,卻只帶起了一蓬灰塵。實在是因爲張偉的骨灰將空間指環埋得太過嚴實!不過黑子並沒有氣餒,見一次沒有得手,那就再來一次。

這一次,黑子的左右手同時消失,雙手有同時出現在了張偉的骨灰之上。這一次也許是因爲剛剛帝王殭屍沒有阻止,黑子變得大膽了一些,竟然沒有收回自己的雙手,而是在灰堆中摸索了起來,竟然似是不找到空間指環不罷休的模樣。

可就在黑子找的愜意的時候,魏芳華突然大喊一聲:“向左!”

黑子不及多想,連忙將身體向左一偏。但是他的右肩還是被一隻乾枯的手抓劃破了。黑子擡頭一看,竟是帝王殭屍出手了!再看帝王殭屍左右,竟然全無半點感染殭屍的影子!這帝王殭屍竟是在黑子摸索空間指環的時候吞噬掉了所有的感染殭屍!

有了這一發現的黑子不由得一驚,因爲他之前根本是毫無察覺,只顧着摸索指環了。黑子想到這裏不由身上冒出了一層白毛汗,因爲他知道,自己剛剛中招了!

不是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他這些天跟殭屍打慣了交道,知道殭屍是實體的,但是卻忘了不管是什麼類型的詛咒,都有一套精神上的攻擊手段!他剛剛在不知不覺間,就中了帝王殭屍的招,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引動出來,最終迷失自我!要不然就算是在想得到張偉的詛咒之物,黑子也斷然不會失去理智,竟然連帝王殭屍已經吞噬完感染殭屍這樣的事都沒有發現!

幸好自己身爲資深執行者,在精神方面的抗性也比較強。而雖然殭屍可以使用精神攻擊,但是終究要比其他類的鬼魂弱上不少。再加上魏芳華的一聲大叫將自己喚回了神,使得自己終於從殭屍的精神攻擊中擺脫了出來。

不過雖然黑子擺脫了帝王殭屍的精神攻擊,但是他們還沒有脫離危險。因爲此時的帝王殭屍已經吞噬完了十幾只感染殭屍,那麼此時最重要的事情豈不就是殺死這幾個膽敢闖入自己“家”的小老鼠了嗎?

剛剛襲擊黑子的,是帝王殭屍具有空間詛咒力量的左手,但是這一次,帝王殭屍雙手齊出,直接攻向了黑子和魏芳華兩人!

“快用木梳拖住它,我們一起逃走!”黑子在魏芳華的意識中說道。

魏芳華雖然不願,想要依靠帝王殭屍的手瞭解黑子,然後自己是生是死都不重要了,但是卻依舊無奈的執行了黑子的命令。因爲他們已經通過界碑公正了協議,就算魏芳華不想履行協議內容,界碑也會強迫她這麼做的。

於是,就見墓室內髮絲飛舞,顯然是魏芳華將木梳詛咒之物催動到了極致。

而黑子趁着魏芳華拖住帝王殭屍的時候,也催動了自己的面具,左手拉住魏芳華,右手取出源頭殭屍的左手,對着虛空一劃,劃出了一道裂痕,帶着魏芳華鑽了進去。 蕭晨和孟國慶,李成利三人走在地下陵墓的廊道中,還有十幾分鍾,任務就要結束了,但是蕭晨他們卻不敢停下來。因爲根據他們的實驗,越是想要逃避,那麼就越危險!

這就和那些恐怖片裏演的一樣,越是害怕的人死得越快!他們往往想要逃離,但是卻不自覺的樹立起死亡flag!從而走向死亡的深淵。

蕭晨他們此時並不知道,他們每驅除一隻殭屍,就會有一隻殭屍進入高位空間!這隻進入高位空間的殭屍想要返回陵墓中,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帝王殭屍的棺材!

高位空間入侵現實,並不是說想入侵就入侵的,帝王殭屍也是吞噬了一半的感染殭屍之後,纔在自己的棺材裏打開了這樣的一個通道,將高位空間接引了過來。

而感染殭屍被驅除進高位空間之後,想要回到這“恆遠山”,就必須通過帝王殭屍的棺材!

這就好像是帝王殭屍在自己的棺材裏打了一個洞,而高位空間就是從這個洞裏流出來的!而在地下陵墓中,所有的一切都被空間詛咒的力量封鎖住了。除了像黑子和帝王殭屍這樣對空間詛咒力量研究很深的人之外,根本別想破開!哪怕是殭屍也不行!

這就是詛咒世界中的規則,一切的規則,不論是鬼魂還是執行者,或者是npc,都必須要遵守。哪怕是詛咒世界本身,似乎也必須遵守這種規則,因爲從來沒有人見過界碑說謊話!

就在蕭晨他們向前奔行的時候,異變突起!

只見一道米許長的空間裂縫突然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就在衆人嚴加戒備,不知道是不是帝王殭屍直接前來找他們的時候,一道人影突然從中飛了出來。

孟國慶看都沒有看清,就想要直接動手。正所謂先下手爲強嗎!不過他卻是被蕭晨給攔了下來。因爲蕭晨憑藉自己的詛咒之眼,快速的捕捉到了來人,那人影正是已經於他們失散了的魏芳華!

雖然他們之前曾經和魏芳華有過一段仇怨。但是此時的衆人都是盟友,蕭晨自然不會看着魏芳華被孟國慶所襲擊,所以將孟國慶給攔了下來。更何況,魏芳華之前是和黑子在一起的。說不定能從她的嘴裏打探到黑子的消息。

可是還沒有等蕭晨的想法落下,就見到空間裂縫中又出現了一個人影!但是這一次不同的是,這個人影只有一半露了出來,剩下的兩條腿的位置還沒有離開空間裂縫!

蕭晨定睛一看,哪還看不出來這人正是黑子!

不過此時看來,黑子的情景不太妙啊!此時的黑子一臉的奮力之色,但是卻怎麼也掙不脫空間裂縫,好像在他的身後一直有個人,或者說殭屍拉着他一樣!

事實也的確如此,帝王殭屍此時就在他的身後。只不過不是拉着他,而是和黑子拼空間詛咒的力量。他要阻止黑子完成這次空間穿梭!將還在永遠留在空間夾縫中!

見到黑子有難,執行者們自然不能不幫,於是紛紛取出詛咒之物,想要使用。但是等到想要使用的時候。蕭晨他們才發現自己等人無處下手!

因爲此時黑子的危機在於帝王殭屍,但是帝王殭屍卻正處於空間裂縫之中,他們又都沒有空間系列的詛咒之物,自然不可能將詛咒力量作用在帝王殭屍身上。這樣一來,他們可就是有力無處使啊!

看着一干執行者在那裏乾着急,黑子的身體好像又縮回去了一些。魏芳華突然愣住了!

她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黑子在剛纔竟然沒有自己逃走,而是先將自己甩了出來! 凌霄大聖 影視大冒險系統 這一個舉動讓魏芳華困惑了,她之前可是絕對沒有想到過!

按照她和黑子的協議,黑子必須要在她陷入危機的時候救她,但是前提卻是在黑子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在那個空間裂縫中,黑子和帝王殭屍比拼空間詛咒的力量。如果黑子想的話,完全可以直接跳出來,而捨棄她。她相信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詛咒世界也不會將黑子的這種行爲定義爲違約。但是黑子卻是義無返顧的將自己丟了出來,而他自己則身陷險境。隨時可能身死!

隨後,魏芳華想到了之前。她和黑子簽下協議之前,自己是如何的死寂。她自己能夠感覺到。當時自己生無所戀,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灰暗。甚至還有死在這個任務世界中的想法。當時的自己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情緒有些不對,但是卻並未想要清醒過來、

知道黑子出現了。他並不是以一個救命的天使出現的,而是以一個長着噁心了獠牙的惡魔出現的!他告訴自己,當時他本能救下張倩,但是卻爲了節省詛咒之力沒有那麼做!

現在想一下,當時的自己應該被氣炸了吧!而當時的自己爲什麼就那麼單純,竟然輕而易舉的就相信了他的話!平時作爲資深執行者的機智都不知道丟到那裏去了!

現在清醒之後再想,要不是黑子當時的做法,子恐怕都已經死了吧!在聯想到黑子讓自己簽下的協議,簡直是太便宜自己了吧!以黑子的實力,只要關鍵時刻暗算自己一下,借殭屍之手殺掉自己,再將自己的詛咒之物據爲己有。

這樣想來,豈不是說自己一無是處?哪怕是自己死了恐怕也不會對他們的實力有什麼影響吧!如果是蕭晨他們幾個執行者不對付自己還情有可原,自己和黑子之間可是有仇的!而再算上自己想要爲張倩報仇這件事,恐怕黑子才應該是最希望自己死的人吧!

那麼黑子又爲什麼要多此一舉和自己簽了一個狗屁協議呢?

難道?魏芳華想到了一個可能。兩人間的種種過往在她的眼前閃現,然後定格在自己曾經在廊道中聽到的那一聲輕嘆!難道說他是真的對我有意思,而不是僅僅想和我演戲?

魏芳華看似想了很久,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瞬間而已。此時的執行者們還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麼搭救黑子呢!

魏芳華的眼中閃過一抹決然之色,起身向着黑子跑了過去。

只見她跑到了黑子的身邊,一把抓住了黑子的胳膊,然後另一隻手竟然伸進了黑子所在的空間裂縫中,看樣子竟然是想要將黑子給拉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