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如何行動,我聽你的。”夏偉玲說道。

“先回茅山,等我推算出混沌魔君的大致方位,再去收拾他。”葉知秋說道。

衆人一起動身,返回茅山。

回去的時候,還是走鬼道,非常迅捷。

醉裙

回到茅山乾元觀,纔是上午九點的光景。

鐵冠道長早已經得知了葉知秋昨夜裏大戰羣魔的消息,一見面便問道:“知秋,你有沒有受傷?”

“多謝師父關心,弟子命大,閻王爺不敢收。”葉知秋笑道。

柳煙等人看見葉知秋神色如常談笑風生,也各自放了心。

夏偉玲更是添油加醋,將葉知秋大戰羣魔的英勇事蹟渲染一番,衆人聽得驚心動魄,驚歎佩服。

鐵冠道長又說道:“龍虎山天師剛剛發來通知,宣佈他之後,由知秋代理龍虎山天師府主持,掌管天師印和五雷天師令,還有通幽令牌……”

“咋那麼快?”葉知秋吃驚。

夏偉玲笑道:“大真人的意思,是造成聲勢和既成事實,綁定你。”

“這也未必是壞事,順其自然吧。”鐵冠道長說道。

葉知秋也沒奈何,抽了個機會,將師父請到了後院裏說話。

來到後院,鐵冠道長斜眼問道:“知秋,你要說什麼?”

“師父,茅山有沒有什麼好地方,可以閉關練功?”葉知秋問道。

“有啊,仙人洞。”鐵冠道長說道。

仙人洞是茅山聖地,三茅真君以前修煉的地方。仙人洞又分爲上中下三層,下洞已經開發旅遊了,上洞作爲聖地,依舊封鎖。

茅山派有規定,非茅山掌門,不得進入上洞。

而搞怪的是,現在的茅山派沒有掌門,只有茅山三老決斷大事。

因爲三老不是掌門,所以他們也不能進入仙人洞。

葉知秋咧嘴一笑:“師父,我也想着仙人洞,你看能不能和其他兩位師叔說一下,讓我進去練功?”

“等等,你不是要去收拾混沌魔君嗎,爲什麼又要閉關練功?”鐵冠道長不解,理着鬍子問道。

“師父有所不知,我抓了好幾十個妖魔,想把他們煉了,將他們的魔力,轉化爲我自己的修爲……”葉知秋壓低聲音說道。〔7.8日,第二更。〕

。m. 先前,張天師想把那些妖魔帶走,葉知秋沒答應,就是在做這個打算。

以前的時候,葉知秋也曾經吸收鬼力,提升自己的修爲。

但是鬼力很弱,對於現在的葉知秋來說,很不過癮。

所以最近兩個月,葉知秋都不用那種修煉方法了。

可是現在的妖魔不一樣,隨便抓一個出來,都是很好的靈體。

如果可以轉化,葉知秋將會進展神速,化內丹爲金丹,更上一層樓。

鐵冠道長卻吃了一驚,瞪眼道:“什麼,你拿妖魔來練功?這是邪路子,不是我們茅山派的功法呀!還有,你吸收魔力,就不怕自己入魔?”

對於妖魔,修道之人避之不及,唯恐自己沾染魔氣而入魔。

葉知秋卻要拿妖魔來修煉,鐵冠道長自然不放心。

而且茅山派是名門大派,吸取別人的靈力爲己用,是爲茅山派不齒的。

“師父放心,這是雪兒研究出來的方法,絕對不是邪路子。”葉知秋說道。

“雪兒姑娘的方法?”鐵冠老道皺眉。

葉知秋點頭。

“既然是雪兒姑娘的方法,那就沒事了,你可以試一試。”鐵冠道長說道。

現在的鐵冠道長,似乎也變成了雪兒的鐵桿粉絲,對雪兒完全信任。

葉知秋一笑:“師父,可是我要找個好地方修煉啊,你看仙人洞……”

“你別打仙人洞的主意了,如果你自己進去修煉,我還可以通融。你帶着妖魔進去,你的兩個師叔,絕對不會答應的。”鐵冠道長說道。

仙人洞是茅山聖地,也是茅山禁地,鐵冠道長也不能做主。

葉知秋沒撤,不滿地撇撇嘴。

鐵冠道長又說道:“三茅峯山陰之處,有個小山溝,那裏非常偏僻,可以修煉,你去看看吧。”

“好吧,等到晚上,我去看看再說。”葉知秋點頭說道。

……

午後,葉知秋閒庭信步,獨自前往三茅峯閒逛。

三茅峯的山北,果然有一條小山溝,綠竹成林,清幽非常。快穿之主神自救行動

不過葉知秋對這裏,依舊不滿意。

遠處有人影奔來,卻是小師妹許佩加。

“葉師兄,你在這裏幹什麼?”許佩加笑着問道。

葉知秋打哈哈:“哦哦……我在這裏閒逛,小師妹,你怎麼來了?”

許佩加一撇嘴:“葉師兄,我知道你不是閒逛,你想找地方練功,對不對?”

葉知秋一愣:“小師妹,你怎麼知道的?”

許佩加得意地一仰頭,說道:“我現在是德佑觀觀主,新任茅山五老之一,對於茅山派的事,自然知道了。”

“新任茅山五老?嗯……你果然很老。”葉知秋忍不住一笑,又問道:“難道我師父,找你們商量過?”

許佩加點點頭:“大師伯找過我們,研究你的事,希望可以對你放開仙人洞,讓你進去練功。不過,表決沒通過,鐵骨和鐵襟兩位師叔不同意。我和大師兄吳治瑋同意了,但是依舊無效。”

“多謝小師妹好意,既然兩位師叔不同意,那就算了。”葉知秋說道。

許佩加看看四周,忽然鬼兮兮地說道:“葉師兄,我們可以偷偷進去仙人洞的……”

“偷偷進去?”葉知秋沉吟。

“是啊,聽說仙人洞裏面,有好東西,還有祖師爺留下來的功法。葉師兄,靈界浩劫當前,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乾脆,夜探仙人洞吧。”許佩加說道。

“這樣不好吧,被師父知道,會罵我的。”葉知秋說道。

“我幫你打掩護,神不知鬼不覺的,怕什麼?”許佩加說道。

“好,我們一言爲定,夜裏十二點,仙人洞門前見面。不過,這件事只能我們兩個知道,不可告訴其他人。”葉知秋將心一橫。

小師妹都敢去,自己再不答應,要被笑話了。

對於茅山仙人洞,葉知秋一直很好奇。

早就聽說了,那裏面很神祕,祖師爺經常在裏面顯靈。而且還聽說,祖師爺的神奇道法,都刻在仙人洞的石壁上,就是無人可以讀懂。

葉知秋想去那裏練功,也更想了解一下仙人洞的祕密。

“一言爲定。”許佩加打了個響指,忽地一個遁法,沒入草叢中消失不見。

這丫頭聰慧,而且練功勤奮,已經將奇門遁形中的人局,研究得非常熟練了,遁法爐火純青。冷峻將軍俏小姐

葉知秋也緩步走回乾元觀,沒事人一樣,和大家商量伏魔計劃。

晚飯後,葉知秋對衆人說道:“我今晚要去三茅峯那裏的小山溝裏練功,要絕對安靜,所以大家都早點睡吧,不用跟着我,我有鬼童子護法就行。”

衆人信以爲真,各自休息。

葉知秋也出了門,直奔三茅峯。

在三茅峯呆了半天,看看夜色漸深,葉知秋這才起身,前往大茅峯的仙人洞。

仙人洞也在山北,入口處於懸崖絕壁之上,有繩梯可以攀援。

爲了防止遊人誤入,茅山派在入口處,蓋了一個草菴,派一個老成的道士,長期在這裏看守。

只有穿過草菴,過了鐵索橋,纔可以看見仙人洞上洞的洞口。

葉知秋來到草菴前,伏在草叢裏偷看。

身邊風聲一動,許佩加卻已經到了,低聲說道:“葉師兄,我來了。”

葉知秋點點頭:“守庵老道已經睡了,我們直接過去吧。”

許佩加心更急,搶在葉知秋的身前,施展遁法,從草菴屋頂上越了過去。

wωw ▪TTKдN ▪CΟ

葉知秋隨後跟上,如影隨形。

畢竟這是自家的地盤,所以葉知秋和許佩加,都不是很緊張。

就算碰上祖師爺的禁制,也沒什麼,畢竟自己是茅山門徒,祖師爺還能把自己怎麼樣?無非是小懲大誡,趕走拉到。

越過草菴,就是一道深壑。草菴的後牆,就建在懸崖峭壁之上。

深壑對面的陡壁上,約一丈高處,就是仙人洞上洞的入口。

入口恰好被草菴遮擋,遊人在外面,是看不見的。

不過這個洞口上面,有鐵將軍把門,鎖頭有臉盆那麼大,似乎很久沒有打開過了。

葉知秋瞅瞅四周,身影忽地飄起,越過深壑,壁虎一樣貼在洞口邊的石壁上。

有獎活動即將開始,萬元禮品,回饋各方書友,參與者人人有獎,請有微那個信的老鐵們,搜:念響靈異故事,等待十五號的通知。等你來!〔6.8日,第三更。〕

。m. 許佩加也跟了過來,伏在洞口另一側,問道:“葉師兄,你能打開這巨鎖嗎?”

“試試茅山開鎖咒吧。”葉知秋掐了一個指訣,點向巨鎖:“金關銀鎖,此日開張。三千大道,我道威揚。聽我敕令,不得違抗,急急如律令!”

許佩加也跟着一起念。

可是兩人唸了半天,那個巨鎖一動不動。

“咒語無效,怎麼辦啊葉師兄?要不要來硬的,劈開巨鎖?”許佩加問道。

“遁過去吧。”葉知秋說道。

劈開巨鎖的話,一定會被茅山三老知道,以後不好交代。

“只怕遁不過去……”許佩加搖搖頭,忽然低聲說道:

“葉師兄,實不相瞞,我以前就試過奇門遁甲,想鑽進仙人洞裏,可是沒有一次成功的。感覺洞裏有個靈力場,對我有排斥,我施展遁法的時候,總是會偏移方向。”

“小丫頭,原來你早就在打仙人洞的主意了。”葉知秋一笑,又說道:“你以前施展遁法的時候,有沒有上香?”

“上香?沒有。”許佩加一愣。

“不上香肯定遁不進去的,這是祖師爺的地盤,你來了,得有禮貌。”葉知秋嘿嘿一笑,點了一根線香紮在石縫裏,然後稽首行禮,低聲祝頌。

許佩加也跟着祝頌,稽首施禮。

兩人祝頌完畢,退回草菴的屋頂上,然後一起施展遁法,向着前方石壁撞去。

然而,石壁上有闇弱的紅光一閃,將葉知秋和許佩加推向了一邊!

許佩加說的沒錯,這裏有五行的力量,阻止葉知秋二人靠近。

果然有神祕在其中!

葉知秋兜了一個圈子回到草菴屋頂上,心中竟然有些驚喜。

“葉師兄,還是不行啊。”許佩加皺眉。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等我出魂,鑽進鎖眼裏看看,師妹,你帶着我金身。”

“這個主意不錯,我以前怎麼沒有想到?”許佩加興奮地點頭。

其實許佩加想到了也沒有,因爲她的魂魄之力不夠,就無法撥開巨鎖的鎖芯。

葉知秋就在草菴的屋頂上坐了下來,雙掌在胸前結印:“道氣長存,魂出金身!”

魂魄虛影從葉知秋的頭頂上飄出,飄向對面石壁上的巨鎖。

許佩加急忙扶住葉知秋的身子,一邊看着對面的洞口。

只見葉知秋的魂魄虛影在洞口前飄了幾圈,隨後緩緩鑽進了鎖眼裏。

一炷香後,咔地一聲響,巨鎖打開了!

葉知秋隨即魂歸金身,笑嘻嘻地說道:“行了師妹。”

“師兄好手段,不輸給孫悟空。”許佩加大喜,和葉知秋一起縱了過去。

巨鎖被悄悄拿下來,然後,兩扇石門被推開了。

葉知秋當先進入仙人洞,把巨鎖也帶了進來。

許佩加隨後跟進,順手掩了石門,將巨鎖靠在門後。

仙人洞裏黑乎乎的,伸手不見五指。

不過葉知秋和許佩加都是高手,也不用電筒照明,只是稍微適應一下,就可以看清楚這裏面的情形了。

裏面就是一個巖洞,一直向南延伸,腳下坑坑窪窪,看起來已經很久沒人進來過了。

“老師祖,弟子葉知秋許佩加,來看你老人家了,都是自家徒子徒孫,您可千萬別對我們下殺手啊。”葉知秋帶着許佩加向裏走,一邊低聲說道。

“放心吧師兄,說不定師公看咱們順眼,還會傳授幾套仙法給我們,再給我們幾件法寶。”許佩加也笑着說道。

獸妃萌萌噠:天君,寵上癮 越往裏走,巖洞越是寬敞。

腳下的路也漸漸向上,並且向東轉折。

幾分鐘後,一個寬廣的大廳,出現在葉知秋二人的眼前。

大廳地面平整,上面是個穹頂構造,直徑大約五丈。這場面,倒是讓葉知秋想起了雙樓裏的地宮。

只不過,這個大廳空蕩蕩的,裏面什麼有沒有。

沒有祖師爺的雕像,也沒有任何祖師爺留下的遺蹟。

四周的石壁也平滑如鏡,在黑暗裏泛着幽光。

葉知秋環視四周,問道:“師妹,關於仙人洞的傳說,你知道多少?”

“我爹以前說過,這裏面時空不一樣,據說宋代的時候,有人點着一根蠟燭進來遊玩,出去的時候,蠟燭剛剛燒完,外面卻已經過了三天。還聽說……祖師爺有時候會顯靈,在石壁上現出天書符文,能悟透即可得道。”許佩加說道。

“我看石壁上面光溜溜的,什麼都沒有啊,莫非還在前面?”葉知秋說着,走過大廳,繼續向前。

大廳的那邊,還是通道,只是漸漸收窄。

又走了半里路左右,前方忽然出現了兩個黑影,卻是兩個人形石雕。

石雕通體黑色,造型醜陋,似是陰間的惡鬼,體型和真人大小差不多。

兩個石雕並排而立,擋住了去路,要想繼續前進,就必須從兩個石雕中間的一尺縫隙裏擠過去才行。

“葉師兄,這是不是二鬼把門?”許佩加低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