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沉、好重。

……

「醒了、醒了。老大醒了。」驚喜的呼喚響起,周圍也隨之傳來一些悉悉索索的聲音。

唐舞麟有些艱難的睜開雙眸,眼神有些失去焦點,此時此刻,他只覺得自己內心空蕩蕩的,彷彿有什麼東西消失了似的。

隨著意識的回歸,力量似乎也重新降臨在身上,他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也聽到了龍核有力的收縮。

氣血奔涌,下意識的,他坐了起來。

睜開雙眸,他首先看到的,就是一雙雙關切的眼神。

史萊克六怪都在,還有龍雨雪,司馬金馳、阿如恆等人,將這原本不小的房間裝的滿滿的。

「老大,人死不能復生,你要節哀啊!」謝邂就在唐舞麟身邊,小心翼翼的對他說道。

唐舞麟扭頭看看他,再看看其他人,聲音有些沙啞的問道:「我爸媽呢?」

「那天我用治癒之力將他們的身體玉化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從你身上似乎產生了一股吸力,來自於你眉心處,好像有個莫名其妙的旋渦似的,旋渦中,我只能隱約看到無數星光閃爍,然後就將他們的身體吸走了。你自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聖靈斗羅排眾而入,眉頭緊蹙,眼神中流露著回憶之色。

聽她這麼一說,唐舞麟不禁機靈靈打了個寒顫,腦海中隨之回神,在精神之海內,沉重感依舊存在著。但同樣的,先前的記憶也隨之出現。

「爸爸……」

……

臉色有些蒼白,一頭藍色長發似乎都隨之失去了光澤。唐三有些艱難的站起身,看著面前兩具玉化的身體,他流露出了欣慰之色。

在他身邊,是一名身穿粉色長裙的女子,長長的蠍子辮垂在身後,她的眸光中充滿了焦急。見唐三起身,趕忙摟住了他的手臂。

「三哥,你沒事吧?」她柔聲問道。

「沒事。只是消耗的有點大。」唐三摸了摸她的長發。

「麟麟他怎麼樣?他現在是什麼樣了?」女子聲音顫抖著問道,眼圈一下就紅了起來。

「他很好,放心吧。他的眼睛長得像你,很漂亮。差不多有我這麼高了,他長大了。就像當初我們那樣,他是一個感情深刻的人。從我留下的分神之中,我得到了許許多多關於他的信息,我慢慢講給你聽,每個細節都講給你。我把他的養父母終於弄過來了,他應該沒事了。你放心好了,龍神當初就是不死之身,不然的話,也不會是封印金龍王了。麟麟雖然有被金龍王神識影響的可能,但那金龍王神識畢竟被我的修羅劍重創,只要他能謹守本心,又有我的海神三叉戟震懾,至少保住自身神識不會有問題。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了,等我們回去,一定能一家團聚。」

女子泫然欲泣的道:「只是不知道還要多久。從生下他,我還從未仔細的看看他啊!我的麟麟,媽媽好像你。」

唐三輕輕的摟住妻子,「是啊!剛剛的消耗實在太大,我都沒來得及,聽他叫我一聲爸爸……」

小舞猛地抬起頭,「三哥,你消耗這麼大,眾神之戰馬上就要開始了,你……」

唐三淡然一笑,雙眸之中,唯有傲然!

「為了兒子,我也必須要贏!」

————————

為了讓大家爽一下,兩章連發,有關神界在遠方的故事,我會專門寫一本外傳的,到時候你們會看到我十幾本作品的主角……,就算是咱們唐門的復仇者聯盟吧! 「老大,你真的沒事嗎?」謝邂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詢問了。尤其是當他看到唐舞麟吃下第十五碗麵條的時候。

唐舞麟橫了他一眼,「李堂主什麼時候到?」

「應該快了吧,已經聯繫過了。」謝邂怎麼看,都覺得唐舞麟不一樣了。

從醒過來到現在,已經有幾個小時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顯得十分平靜。並沒有因為父母的死而爆發出強烈的悲傷,只是坐在那裡,獃獃的坐了半個小時之後,就開始處理各種事情,譬如,聯繫李雲喆,準備和斗靈帝國談判的事情。

可他越是平靜,大家就越是擔心。他們都很了解唐舞麟,他這麼一個至情至性的人,父親險死,他都化身血龍毀了傳靈塔分部,現在「父母雙亡」,他怎會這麼平靜?難道這是暴風雨之前?

除了平靜之外,唐舞麟不時會出現發獃的狀況,眼神會突然就變得茫然了,但神奇的是,還不影響吃。

「走吧。」總算是吃飽了,唐舞麟站起身,率先向外走去,謝邂、樂正宇、許小言、原恩夜輝、葉星瀾、徐笠智也跟著起身。

是的,哪怕只是吃個飯,另外六個人也都跟著他,唯恐他出現什麼意外或者是情緒失控。

可唐舞麟這幾個小時以來看上去再正常不過了,但越是這樣的正常,眾人就越是覺得不正常。

事實上,此時唐舞麟的內心是極為紛亂的,在短短三天的時間內,在他的腦海中突然接收了太多無法想象的事情。龐大的信息量,對心靈的衝擊著實是巨大的。尤其是養父母的死,再加上自己親生父母居然有可能是那位傳說中的存在。此時此刻,他心中充滿了如在夢境般的感受。

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而現在對他來說,無論是養父母,還是那有可能真實的親生父親,都已經鴻飛冥冥,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就連老唐,他以後都無法再見到了。

因為養父母的死而產生的強烈痛苦減弱了許多,可孤獨感也隨之而來。

正是在如此眾多的紛亂心情變化之下,他整個人反而變得平靜了,他需要時間來調整。需要時間來接受這份不真實。

但至少有一點他是能夠肯定的,那就是,在自己的精神之海內,確實是留下了另一招槍法,而且似乎還多了其他什麼,讓他的精神之海凝重異常,卻沒有了血龍變之後的虛弱和情緒不穩狀況。

冰神珠似乎變得沉寂了,而他無論是心態還是精神變化都變得更加沉穩了。隱約中,唐舞麟隱隱感覺到,父親注入到自己精神世界中的東西,似乎導致了自己的精神力產生了一份升華,那並不是量的提升,而是一種虛無縹緲,說不出的質變。

可是,此時的唐舞麟,對於自身實力提升,一點興趣都沒有。他腦海中出現更多的,是養父母臨死前的聲音,還有之後出現的那位神王父親。

史萊克六怪圍城一個弧形,站在坐在椅子上的唐舞麟面前。

「老大又開始發獃了?他真的沒事嗎?」許小言低聲說道。

樂正宇向唐舞麟道:「隊長,要是難過你就哭出來,我們大家會一直陪著你的。」

原恩夜輝嘆息一聲,「哀莫大於心死,他這個狀態真的很不好,還不如之前那種瘋狂的大鬧一場,發泄出來總比發泄不出來要強得多。」

徐笠智眼圈紅了,「老大太可憐了。可我們卻幫不上忙,那些可惡的邪魂師!別讓我見到他們!」

唐舞麟獃獃的坐在那裡,依舊沒什麼反應。如果不是之前聖靈斗羅檢查過他的身體,確認他確實是沒什麼事情的話,眾人恐怕會更加擔心。

謝邂在唐舞麟身邊蹲下,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唐舞麟眉頭微蹙,拍開他的手掌,然後抬起頭來。當他看到眾人圍成半圈的樣子時,不禁為之愕然,「你們幹什麼?」

許小言苦笑道:「隊長,你還是發泄出來吧,那樣恐怕會好一點。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大家陪你打一場?」

唐舞麟搖搖頭,「我沒事,大家別擔心了。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而已。我的父母很可能沒有死,只是到了另一個地方去。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太明白,所以我覺得有些茫然。我只是需要時間來思考。所以,大家真的別擔心。」

沒死?

聽到這兩個字,再聯想到之前聖靈斗羅說過,唐舞麟的父母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眾人面面相覷。

徐笠智試探著道:「老大,本來好好的,伯父、伯母那時候是出了什麼問題啊?」

唐舞麟愣了一下,緊接著,他的雙眸頓時有了神彩!明亮的眼眸中寒光閃爍。是啊!父母那時候突然發生了劇變,顯然是有人刻意為之,當時他也聽到聖靈斗羅說的話了,她應該是知道敵人是誰。

無論父母究竟被帶到了什麼地方,是否能夠活下來,這個仇都是必須要報的!

想到這裡,唐舞麟驟然起身,「我去見冕下,她一定知道是誰對我父母下手的。當時我好像聽她說,是血魔咒殺!」

「走,我們一起去問問,大家一起為伯父、伯母報仇。」樂正宇悍然說道。

聖靈斗羅的聲音就在這時傳來,響起在每個人耳邊,「那個人是血魔,血魔就是他的名字,封號血咒。大概在四十年前,他就已經是九十七級超級斗羅了,是邪魂師中一個特別邪惡的存在。他以他人的精血來修鍊自身魔功,每次修鍊,都需要上百條人命。一身修為非常詭異。當初,我和冥哥曾經遇到過他,冥哥本來是將他殺死了的,卻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沒有真的死亡。」

「血魔咒殺是他的拿手能力,是用來控制血仆的。每一個他想要控制的人,都會被他攝取一滴精血,從而留下印記。哪怕千里、萬里,只要他想,都能瞬間控制其生死。詭異而邪惡。看起來,他應該也是聖靈教的高層之一。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現在很可能已經是極限斗羅或者是接近極限斗羅的實力了。」

「舞麟,你父母的情況很怪異,如果你自己知道他們沒有死的話,那麼,就要放鬆一些,無論是什麼情況,我們大家都會和你一起分擔。你肩膀上的責任也很重,擔負著唐門以及史萊克學院的重擔。一定不能垮了。如果你有什麼不明白或者需要大家幫你一起分析的,就說出來。如果涉及到你自身的秘密,那就不用說也沒關係。當初,冥哥選擇了你作為他的繼承人,我相信他的眼光。做好你自己,我們都會一直支持你。」

聽了聖靈斗羅這番話,唐舞麟心中不禁升起一陣暖意。當初,聖靈斗羅一夜白頭,心如死灰卻堅強的活下來,就是為了完成雲冥的心愿,也是為了他們這些還活著的人。她都能堅強,自己就更應該堅強。 「冕下放心,我沒事。我們馬上開始執行此次的任務。」

聖靈斗羅沒有再出言,唐舞麟的眼神已經重新變得凝滯,看著他眼眸中燃燒著的熊熊鬥志,眾人都不禁鬆了口氣。

斗靈帝國,皇宮。

薛雲天看著手中的報告,眉頭緊蹙。身為帝國皇帝,他的日子卻並不好過。斗靈帝國比星羅帝國要更早成立,也是最早找到一片大陸繁衍生息的。

可是在最初的一千年,幾乎整個帝國的精力都用在了增加人口上。當初,能夠逃出來,並且或者來到這片大陸的,還不足三千人。這樣的數量甚至都很難讓國家傳承下去。

為了鼓勵生育,甚至不惜近親結婚。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中,斗靈帝國出現過大量的畸形兒。但近親生育也並不都會出問題,也有正常的孩子會出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斗靈帝國才一步步的休養生息,逐漸有了人口上的規模。

這片大陸最早是荒蕪的,所有的一切都要從頭再來,除了魂獸和斗羅大陸有些相似之外,在這片大陸上,甚至都沒有任何土著人類存在。這也是斗靈帝國發展艱難的原因。

原本皇室國姓來到這裡之後,也特意改成了薛,意味著一切從頭再來。總算是蒸蒸日上,逐步發展了起來。

但是,斗靈帝國最初的移民幾乎都是當初斗羅大陸最純粹的住民,遵循傳統。而且在他們離開斗羅大陸的時候,魂導器已經發展的很快,可斗靈帝國之所以當初被滅國,就是因為不擅長於魂導器。因此,來到這邊之後,經過了人口大發展、開墾荒地,滿足生活所需以及不斷的國家建設過程后,對於魂導器方面,斗靈帝國依舊是零。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斗羅聯邦對於魂導器的技術封鎖是非常嚴格的,主要針對的雖然是星羅帝國,但無疑,斗靈帝國也因此而受到制約。如果不是唐門秘密的運送一些魂導器過來,恐怕斗靈帝國會更加落後。

但是,唐門對於斗靈帝國的支持也同樣是有限制的,那就是只出售成品魂導器,卻不出售魂導科技。

這是唐門傳下來的規矩,原因很簡單,唐門也不希望看到有和聯邦分庭抗禮的特彆強大的帝國出現,那樣的話,戰爭顯然不可避免。唐門只希望幫助斗靈帝國這些傳統的斗羅大陸人傳承下來,卻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導致世界大戰。

因此,斗靈帝國本身所擁有的魂導科技就受到了相當程度的限制,經過了幾千年的沉澱之後,才略有起色,但和聯邦相比,還是差得很遠。

在聽說斗羅聯邦有意要發起戰爭的時候,說不緊張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薛雲天作為帝國皇帝,經常夜不能寐,他很清楚,以斗羅聯邦的威勢,戰爭真要開始的話,恐怕斗靈帝國軍隊連十天都擋不住。雙方軍力對比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星羅帝國雖然早就和斗靈帝國結成了聯盟,可是,兩片大陸相隔太遠,想要做到守望相助十分困難。而在海軍方面,也是兩大帝國和聯邦差距最大的地方。想要切斷他們彼此的聯繫,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無奈之下,薛雲天只能求助於當世最強大的兩大組織,傳靈塔和唐門,希望他們能夠有所幫助。唐門答應了,傳靈塔卻態度有些曖昧,趁機要挾勒索。無疑,他們都想要斗靈大陸上的資源。只是唐門相對正大光明一些,說是用資源換武器,而傳靈塔卻是白要資源,只是願意承諾在拿到足夠的資源后,可以讓聯邦暫緩出兵。

在不斷的和帝國高層們商量之後,薛雲天還是認為,唐門的方案更加可取。至少,唐門提供的東西是看得見、摸得著的。而傳靈塔那邊就太過虛無縹緲了。只是一個承諾,可承諾這種東西,在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來說,真的能有用么?就算傳靈塔影響力巨大,薛雲天也不敢相信啊!

但唐門究竟能夠提供什麼,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清單。只是說唐門門主會親自到訪,並且帶來所需。

不久前東海艦隊遇襲的消息已經傳過來了,據說戰爭隨時有可能發動,薛雲天已經急的火燒眉毛了。可唐門的支援還沒有到。

左等右等,終於有消息了,唐門的人來了,可是,原本約好的在斗靈帝國首都天斗城見面,卻被放了鴿子。唐門門主一行人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去了靈波城。

薛雲天甚至已經做好了準備,他甚至願意放下帝皇的架子,前往靈波城去見那位神秘的唐門門主。就在這時,令他目瞪口呆的消息傳來,靈波城的傳靈塔總部被毀掉了,傳靈塔高層死傷過半,能夠活著逃出來的還不到三分之一。

傳靈塔,那可是傳靈塔啊!

薛雲天當然知道唐門和傳靈塔之間有矛盾,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兩大組織還是有關係的,甚至可以說是血緣關係。當初傳靈塔的創始人,靈冰斗羅霍雨浩就曾經是唐門的史萊克七怪之一。所以,無論怎麼明爭暗鬥,兩大組織還是有所克制的。

這次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唐門門主才一來,傳靈塔總部就被毀了。要說這和唐門沒關係,薛雲天是絕對不信的。因為就算是他想要毀掉那傳靈塔總部,也要調動大量軍隊和皇室供奉才有可能。當然,他是絕不敢那麼做的。傳靈塔強者如雲,而在整個斗靈帝國皇室所掌控的強者之中,修為最高的是九十八級超級斗羅,連一位極限斗羅都沒有。四字斗鎧師也沒有。紅級機甲整個斗靈大陸也只有三台。這些戰力根本沒辦法和傳靈塔的高端戰力相比。

唐門這是要幹什麼啊?

「陛下,有唐門的消息了。」一位年老的近侍急匆匆的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一份情報。

「什麼消息?」薛雲天不淡定的站起身迎了上去。

近侍的手有點抖,將手中的報告遞了上去。

薛雲天看著上面的字念了出來,「因為在傳靈塔分部發現聖靈教邪魂師,並且有證據證明,傳靈塔和聖靈教勾結,研究針對斗靈帝國的秘密藥物,特將其毀滅。唐門宣布,對此事負責。」

「啪嗒!」手中通報掉落,摔在地上。薛雲天目瞪口呆的喃喃道:「瘋了、瘋了,這都瘋了。」

猜到是誰出手是一回事兒,正面承認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唐門竟然宣布為這件事負責,這就意味著,唐門正式向傳靈塔宣戰啊!這絕對是一件震動整個大陸的大事。

儘管在聯邦那邊唐門隱匿了,可是,和唐門合作這麼久,薛雲天當然知道這個天下第一大宗門的底蘊有多麼雄厚。要說真的有什麼組織能夠撼動傳靈塔的地位,那麼,恐怕就只有唐門才能做到了。而現在,他們竟然真的這麼做了,而且還是用的如此強烈的手段。

難道,傳靈塔真的和邪魂師勾結了?而且那什麼藥物研究就在自己皇宮近在咫尺的靈波城?一股涼氣瞬間從腳下升起,令薛雲天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傳靈塔相比於唐門,底蘊也不差多少。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佔據著更多的主流,幾乎所有魂師都要和傳靈塔有關係,沒有傳靈塔提供的魂靈,魂師根本無法成長。

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為了避嫌,傳靈塔並沒有從任何程度上去控制魂師。但如果他們強大到一定程度呢?

傳靈塔方面之所以能夠做出那樣的承諾,承諾自己讓聯邦暫時不發兵,就是因為他們在聯邦議會上已經佔據了一些席位,在這種情況下,傳靈塔是否會有野心?

假設唐門說的是真的,傳靈塔和聖靈教勾結在一起的話,那就真的是太可怕了。這意味著,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總部被炸,必然會和傳靈塔有關,唐門用如此激烈的手段來對付傳靈塔也就情有可原了。 而且,傳靈塔已經如此強大了,再加上一個聖靈教,在高端戰力方面,還有誰能抗衡?斗羅聯邦的的戰神殿加上唐門才有可能吧?而且都未必是對手。

與邪魂師為伍,傳靈塔的最終目的究竟是什麼?

一時間,薛雲天腦海中各種念頭紛呈,無不讓他頭痛欲裂。他只覺得現在的自己就像是一個無根浮萍一般,隨時都有可能傾覆。

「陛下,您要早作決斷啊!」近侍低聲說道。這位近侍從小帶大薛雲天,在他身邊非常有話語權,皇宮內部事務全部由他來處理。對於薛雲天忠心耿耿,乃是這位皇帝陛下最放心的人。

LCK之職業女選手 「我該怎麼做?」薛雲天痛苦的閉上眼睛。

「陛下,這種時候當斷則斷。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不有所依附,恐怕就……」近侍說到這裡停了下來,眉宇之間滿是憂慮。

薛雲天當然明白他要說的是什麼,深吸口氣,沉聲道:「幫我聯繫李雲喆,我要見唐門門主,就在靈波城吧。立刻!」

能夠從當年的眾多皇子之中拔得頭籌,最終登上皇位,薛雲天絕不是個優柔寡斷的人。在這個時候,他心中已經有所決定,傳靈塔已經不可能依靠了。無論唐門所說是真是假,現在的傳靈塔連個負責人都沒有,而戰爭卻很有可能隨時開始,在這種情況下,只有藉助唐門的力量才有可能保住國家。斗靈帝國不能在自己手上亡國啊!

他已經決定要放下一切面子,前往靈波城去見唐門門主,無論對方有什麼要求,現在也只能委曲求全的答應了。一切都要以保住國家為重。

靈波城。

「門主,斗靈帝國皇室剛剛傳來消息,帝國皇帝薛雲天將親自來靈波城見您。」李雲喆站在唐舞麟下首位恭敬的說道。

對於唐舞麟決定宣布對毀掉傳靈塔斗靈帝國總部這件事負責,李雲喆心中其實是不同意的。如果換了在那天之前,他一定會出言阻撓。 春闈深閨相思夢 因為唐舞麟這麼做,無疑會將唐門置於風口浪尖之上。

可是,那天之後,見識過真正恐怖的唐舞麟之後,無形中,他對於這位門主產生了一絲畏懼,當時雖然發表了反對意見,但在唐舞麟的堅持之下也就同意了。

唐舞麟這麼做當然是有深思的,並不是一時衝動。宣布對毀掉傳靈塔負責,首先就是對於帝國皇室的一份威懾,讓他們明白,現在斗靈帝國除了唐門之外已經沒有別的威懾了。

同時,唐舞麟這麼做,也是要將這個消息傳回聯邦去。固然現在傳靈塔在聯邦地位穩如泰山,他們也一定會用各種辦法來否認甚至是譴責唐門。但是,唐門完全處於地下狀態,短時間內不需要有太多的擔心。而傳靈塔與聖靈教這種惡名昭昭的邪魂師宗門合作,只要有很少一部分人相信、質疑,對於傳靈塔的名聲就是不小的打擊。

畢竟,還是有很多人會選擇相信唐門的,再加上唐門總部、史萊克學院當初被毀的事情,足以讓人聯想到很多了。

在那天發現邪魂師出現在傳靈塔地下的時候,唐舞麟就明白,唐門和傳靈塔必然會站在對立面,這是毫無疑問的,既然如此,那就轟轟烈烈的宣戰。唐門、史萊克學院需要登高一呼,雖然時機看上去不是那麼成熟,但藉助這次戰爭即將發生,唐門又在暗中,他決定還是要向傳靈塔發起攻擊,至少要製造一些輿論壓力讓他們頭疼。

同時,這也和唐舞麟自身突破到魂斗羅層次有關,他的實力一向都不能用單純的魂師等級來衡量。但同樣的,魂師等級提升也意味著他的修為必然會大幅度提升。

自身有著足夠的實力是相當重要的,這讓他能夠更多的去面對各種情況。同時,這件事一宣布,他相信,自己此行的目標必然能夠更加順利的完成。斗靈帝國其實相對簡單,畢竟國力較弱,可選擇性不多。而星羅帝國則不然,如果戰爭真的開始,星羅帝國才是斗羅聯邦真正要針對的,而自己想要說服星羅帝國按照唐門的要求來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全才高手 「告訴斗靈帝國皇室,我們已經啟程,前往天斗城拜會皇帝陛下。」唐舞麟向李雲喆說道。

李雲喆愣了一下,難道說,這位門主宣布負責毀滅傳靈塔的事情,並不是要讓斗靈帝國低頭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