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不知什麼時候,門口突然一個顧客喊道,對於他們來說,不僅僅是美食上的盛宴,還是視覺上的盛宴。

林天愣了一下,擡頭看了一眼。

瞬間就有女顧客說道,“呀,他看過來了,好帥啊!我好喜歡他流汗的樣子!我要他們秋秋…”

後面的一些女子也眼冒精光。

林天皺了皺眉頭,說道,“這裏是廚房,請不要隨意觀看,謝謝!”

這有些生冷的語氣卻一下激起女生們的尖叫聲,林天有些無語,他真的不是想要去裝13啊,分明是一種很嚴肅的語氣好不好?爲啥這些女的都在**呢?難道哥們又帥了?

但是林天想不了那麼多,現在爭分奪秒,將煤氣調大,火光再次吐露,直逼天花板而去!鍋中的醬汁一下子升騰起來,林天身上的汗越來越多了,那充滿骨幹的身材又引起了陣陣尖叫。

林天苦笑,要是在平日還好,但是現在他卻沒有辦法分心。

東陽有些感激的看着林天,他知道林天付出那麼多辛苦都是爲了這家店,所以不能再讓他被打擾…所以他拍拍手,道,“各位尊敬的客人,接下來就牽扯到本店的商業機密了,請大家退後幾步,我們師傅的表演已經結束了!謝謝合作。”

東陽的聲音不大,但是衆人都能聽見了,來這裏都是消費吃飯的,所以也不會有人想要找事,有女的不捨的拍幾張照片,然後才離開,廚房的門再次被關上。

林天一手盯着鍋裏的調料,等到一股奇異的味道升騰而起,他眼睛一閃,來了!但是他沒有急着去攪拌,而是仔細算着時間,等到三分鐘以後,林天手中的大勺子一甩,攪拌起來,那種味道瞬間一邊,中和在了整鍋醬汁裏面。

“五分鐘嗎?”林天拿起旁邊的一本本子,然後開始記錄起來。

記錄完了以後,他伸了一個懶腰,擦了擦臉上的汗…這纔想起剛纔那羣顧客的歡呼聲,林天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嘎嘎,看來哥們以後要是混不下去,去炒炒菜裝裝13還是可以的,現在的林天帶着一股休閒氣息,那裏還有剛纔那種冷冷的感覺!

畢竟總是冷冷的也不好,林天咧嘴笑了笑,然後拿出幾個大碗,依次倒入了調料。

半響過後,林天深吸一口氣。

“完工!”

這時,外面突然傳出一陣陣音樂聲,林天知道這個是美美店鋪又要開始做活動了,他笑了笑,時間剛好,他正好把醬汁最後一個問題給解決了!

走出了廚房,林天沒有引起人的注意,來到了櫃檯。

東陽遞給了林天一根菸,然後說道,“出來透透氣吧。”

林天點點頭,說道,“可以準備一下了,咱們開始反擊!”

東陽臉色一變,突然有些振奮,“難道?醬汁研究成功了?”

林天點點頭,走出了店裏,靠在牆上抽菸。

期間,林天被三四個吃完的女顧客要了秋秋…他自然沒有給,婉拒了…一點是他已經有了香雪,還有就是,他忘記自己的秋秋號碼了。

儘管是這樣子,那幾個女顧客依舊沒有絲毫失望的樣子,眼裏冒出一陣陣精光,彷彿林天是什麼奇葩一樣,反正林天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一雙玉手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林天沒有轉頭,只是笑了笑,“別,我現在很髒。”

那身影又靠近了幾分,當靠在林天的耳邊的時候,傳來了一陣暖意,“沒事,我不在意。”

林天笑了笑,任由譚香雪靠在自己肩頭上,過了一會兒,譚香雪才緩緩說道,“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林天點點頭,“不辛苦,也沒有什麼好辛苦的,嘿嘿,香雪呀,來,啵一個!”

譚香雪笑了笑,臉上卻絲毫沒有懼色,“這裏可是大街,難道你就不怕?” “有何懼?”林天邪邪一笑,在譚香雪水嫩無比的粉脣蜻蜓點水了一下,然後說道,“好了,火力全開,我去幫忙了!”

譚香雪愣了一下,處亂不驚的她心中也起了一絲波瀾,笑了笑,看着林天遠去的背影,她撩起一縷青絲纏於耳後,然後也走進店裏。

東陽有些激動地從廚房走出來,正巧看見林天。

“天兒,這醬汁絕對是本店的招牌沒得說了!我剛纔試了一下,效果簡直完美,而且那種奇怪的味道竟然全部消失了,哈哈哈,你真是個天才。”

林天笑着點點頭,說道,“裏面那一大鍋,中午全部免費贈送出去吧,先放長線,才能釣大魚。”

東陽激動地點點頭,說道,“我立馬安排!”

嘆了口氣,東陽說道,“可惜蔡大哥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要不然他來幫忙的那幾天,我可是輕鬆多了。”

林天道,“我幫你一起吧。”

東陽卻拒絕了,林天已經忙得夠多了,何況這也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東陽將醬汁給裝在盤子上,然後遞了出來,開始喊道,“今天在座的各位有福了,本店最新推出醬汁,今日免費試吃,相信在座的各位知道本店的醬汁堪比一絕,所以纔能有着穩定的客源,我在此先謝過大家了,今天我們這新推出的醬汁是完全免費的,大夥兒先試試看,倘若味道還行,歡迎以後前來品嚐!”

東陽這樣一說,紛紛有人自己站起身來,去拿東陽面前的醬汁,有一些本來是想要等東陽來分發的,現在看起來是不可能了,紛紛站起身來,開始你一碗我一碗的...

過了一會兒,這一鍋的醬汁全部送出去了,東陽捏了一把汗,沒想到速度還挺快。


至於反響如何,只能看後面了…不過東陽有把握,靠着這個醬汁,肯定能吸引不少回頭客!

果然沒有一會兒,就有一些顧客忍不住來到櫃檯,詢問這個醬汁還有沒有,要出錢購買,東陽微微詫異了一下,按理來說,今天是免費試吃,應該不會有人想要提到錢字,但是這樣的結果卻超過他的預料。他只能抱歉的回絕,並且告訴他,過幾日,醬汁將全面售賣,不用擔心貨源不足問題。

那人聽完以後,點點頭,付了帳就走了,臨走前還會問起,晚上還有沒有。

東陽看向了林天,畢竟現在來說,只有林天才能調製出來。

林天點點頭,這幾天稍微辛苦一笑倒是沒有關係,他走進店裏,然後朗聲說道,“各位鄉親父老,要是覺得本店的醬汁味道還不錯的話,歡迎晚上再來我們晚上會提供更多的醬汁,而且是完全免費,時間僅限今天,所以希望大家能把我機會!”


有些客戶默默地點點頭,記住了時間,並心中盤算着晚上一定要早點來。

東陽笑了笑,有些感激的說道,“謝了,兄弟。”

“既然是兄弟謝什麼?”林天笑了笑,說道,我還沒吃飯呢,出去吃太麻煩了,你幫我們調一點果汁吧,香雪應該也餓了。”

東陽立刻點點頭,“這個小事,我立馬給你們調一杯營養果汁。”

“小東子,我也要~”任小魚在一旁輕聲細語的說道。

東陽點點頭, 輕輕地颳了一下任小魚的鼻子,然後說道,“我知道,給你做最大杯的。”

“恩。”任小魚滿意的點點頭。

林天笑了笑,然後走進了廚房,趁現在還有時間,他多做點醬汁出來,免得晚上又供貨不足...

直到上課之前,林天又做出兩鍋子的醬汁,應該只能撐一會兒,這一個月以來,林天已經請假多次了,再請假下去,老師不發飆,歐陽時雨絕對會發飆,所以林天現在說什麼都不能再曠課了,至少近期是不行的。

和譚香雪喝了一下東陽的特調果汁,林天就匆匆去上課了。

東陽要留下來等和尚,下午這個店就交給和尚來看了...

...

時間一晃,下午的課上完了,外面的天色還有些明亮,林天伸了伸懶腰,正準備走...

班主任老師突然走了進來,然後拍拍手,說道。“同學們,先安靜一下,耽誤大家幾分鐘時間。”

班主任推了推他的眼睛說道,“怎麼了?不情願?”

“是!!!”

班級立刻充滿了一陣陣不爽的聲音。

班主任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爽,但是還是要耽誤大家兩分鐘時間…給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

從門口走進來一位女生,皮膚很白,穿着一件潔白的襯衣,下面是黑色超短裙,手裏提着一個黑色皮革包,短髮,很乾練的感覺…這是林天的第一印象,他看了一眼,就深深記住了眼前這個女孩!

“好美!”林天心中忍不住感慨,林天自從重生以後,定力自然好了不少,但是當他看見眼前這個女孩,心中還是忍不住悸動!這個女孩子,渾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種青澀的氣息。

班上頓時**四起,那些單身的男生一看到這種女神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瘋狂的**起來。

“女神!我的女神,好漂亮,天哪怎麼可能那麼漂亮?我要追她!”

班上更有的學生直接大膽的喊出來了!

“不行了,我要幸福死了!”

班上頻繁空降女神這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本土女神已經有歐陽時雨任小雨了,奈何兩人根本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而擁有親和力的溫柔女神譚香雪又已經名花有主,相信有眼睛的男生都看的出來,這對於屌絲無疑是巨大的打擊!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又一個女神空降人間!讓衆男生的眼睛都是血紅的,紅得可怕。

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講臺桌上,時間似乎過得有些快,班上多少男生都希望時間能過得慢一點,好多看看這個美女一眼。

她終於開口,“大…大傢伙,我是野田小百合,來自日本…以後,就是大家的同學了,請大家多多指教!”



班級死寂了一會兒…

“納尼?”不知道是那個男生怪里怪氣的說了一句。


班級再次像是炸開了一樣!

“日本妹子!啊啊啊,我要幸福死了,神啊,我不是在做夢吧?”

“紙呢?我的紙呢?我要寫東西。”

對於班級各種暴動,林天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又看了一眼這個叫野田小百合的,確實,讓人一眼看過去就是想要調戲的樣子,但是林天還是強行忍了下去,走到了譚香雪桌前,笑着說道,“走吧,咱們還要去燒烤店幫忙呢。”

譚香雪點點頭,看了一眼小百合,然後跟着林天出了班級。 晚上的生意空前的火爆,林天甚至有一種錯覺,又回到了開業當天的那種感覺!新的醬汁的誘惑力竟然那麼大。

東陽在裏面忙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看見林天進來,連忙說道,“天兒!你終於來了,醬汁就快光了,今天真的快累死我了。”東陽雖然是這樣子說,但是臉上的喜色始終沒有退卻。

“放心,我進去再做上幾鍋,不過你可要包我們兩個的晚飯!”林天笑着說道。

“必須的。”東陽點點頭,等下不忙了,“咱們就開吃!”

這一忙就是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的開始…一直到晚上10點的時候,生意依舊火爆,店裏的客人來來去去,剛收拾好的座位,又坐上了人!

和尚黃建華陳超三個人是在一個小時前來的,他們二話不說就坐上了服務員,現在陳超還有黃建華二人已經是非常熟練地服務員了,搬鐵架,還有咧着嘴微笑什麼的,非常專業。



另外一邊,美美燒烤店的辦公室內,秦羽沫黑着臉,站在窗戶邊緊緊地看着東和燒烤店的方向。

“打個電話問一下情況。”秦羽沫淡然開口。

在後面的店長連忙點頭,掏出了一個電話,到了出去..

五分鐘以後,他擦着汗說道,“秦總…他們店裏的生意還是不錯的。”

“現在嗎?”

店長艱難的點點頭,“嗯,晚上的營業額已經超過了我們全天的營業額!”

秦羽沫臉色更黑了,難道是運氣好?突然一大波吃貨涌入?她想了想,搖搖頭,“調查一下這件事情,明天我還會再過來,對了,可以投入新的醬汁使用了。”

說完秦羽沫走出了辦公室。

第二天早上趕早,東和燒烤店再次開店,東陽嘴裏咬着油條,準備拉起店門前的那個大鐵門…

他瞥了一眼在旁邊睡覺的一個類似於乞丐的人,嘆了一口氣,他蹲下去,放了一百塊在他的手中。

那人突然抖了一下,似乎是剛睡醒的樣子,他有些差異的看着手中的一百塊,不由苦笑,在這裏睡了一個晚上竟然被當成乞丐了。

“唉,去買點東西吃,找一份體面地工作吧。”東陽沒有再去看這個男子,而是繼續開門。

那男子站起身,身材有寫魁梧,身上總是投入出一股成熟的氣息,東陽只是覺得有寫熟悉,但是卻沒有在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