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你們可以走了。”楊子言出必行。

無法無天畢恭畢敬地向楊子行了一禮,帶領他的兵團向屬於他們的地方走去,他們敗了,徹底敗了,或許他們真的明白,和平相處纔是龍的真諦。路迢迢,恐龍時代這一場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決戰,最後以霸王龍兵團失敗告終,這也標治着正義最終戰勝邪惡。

“主人,主人好棒呀。”無名氏可是一個勁的歡呼。

楊子看了無名氏一眼,心想這一隻笨鳥還真懂得拍馬屁。

“楊子叔叔,你就這樣放了無法無天?”小明還是不解,傻傻地問楊子。

“讓他回去吧,讓他去反省自己。”楊子認真的說道。

“可是他雖然這次敗了,說不定回去以後重新調集他們兵團在次來殺我們怎麼辦?”美麗公子擔心地道。

“是呀,不如現在就把他們殺光,免除後患。”蘭若大爺叫道。

“你們錯了,就算我們現在把他們殺光,他們的子孫後代還會復生,到那時他們還會記住這一段仇恨,想方設法報這個仇。就像我們現在一樣,受到他們的壓迫,就一心想殺了他們一樣。”楊子深謀遠慮地道。

三角龍都聽着楊子的這句話,或許這確實是不爭的事實。

“那麼美玉公子怎麼辦?”蘭若大爺問道。

“也是讓他好好的反省自己,重新做一頭光明正大的龍。”楊子說道。

“可是他害的我們家族這麼慘。”小明也有些不瞭解。

“他會後悔的,會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一個天大的錯誤。”楊子意味深長地道。

三角龍家族沒有再說什麼,因爲他們相信楊子。

恐龍時代之旅結束了,楊子師徒也要繼續回到時空山,就這樣告別了三角龍家族,告別了小明他們這一羣好朋友。但是楊子走的時候,他們都希望楊子能指定一個家族接班人,楊子就提名了小明,儘管他小,但他有氣魄,有正義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領袖。還有一件事就是,聽說美玉公子最後因罪孽深重,恢恢而終。 99白麪小子之重返時空山

楊子師徒一前一後向時空山趕去,可是時空山在那兒了,看來要想回到時空山,比登天都難,一行人無精打采有向前邁着。

“師父,不如讓我帶路吧。”老態龍鍾的聲音。

楊子一愣,他知道這個發出聲音就是小盧,自己的三弟子。難道他能夠找到回時空山的路嗎?楊子回過頭看了看他,說道:“你能找回時空山的路嗎?”

“師父,我是一頭驢,當然記得自己走過的路。”小盧應道。

‘是呀,不是有老馬識途的典故嗎,自己怎麼給忘了呢?真是糊塗。’想到這裏衝着小盧便道:“小盧,那師父就靠你了。”

小盧得令,在前面引路,相信有小盧的引路,很快就會回到時空山。

“師父呀,你剛纔跟三師弟說些什麼呀?”張孫話特別多,這一點並不奇怪。

“你三師弟說,他知道回去的路。”楊子非常高興的說道。

“是嗎?”張孫還是有些不相信。

“當然,老驢識途嗎。”楊子興高采烈地應道。

“哇塞,是這樣呀,那麼師父爲什麼不早說,早說也不用徒弟我擔心找不到回去的路呀。”張孫開心的像一個小孩子,或許就是一個老小孩子。

“我也是剛纔才知道的嗎?”楊子道。

“哦。”張孫應了一聲。

無名氏一聽找到回去的路,高聲叫喝:“主人,要是我們回到了時空山,主人是不是就不罰我了。”

“不罰你了,不過你跟人家飛龍妹妹告別說了些什麼呀?我還以爲你有了飛龍妹妹就不想跟主人去西上無極之地尋找真經了呢?”楊子故意嘲弄無名氏。

無名氏臉一下子變長了,不滿地叫道:“我跟飛龍妹妹沒什麼了,只是朋友。”

“是這樣子的嗎?”楊子疑惑地問。

“當然是這樣子的。”無名氏哀求着。

楊子也沒有再追問無名氏什麼,他能回來就可以了,還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了。整支隊伍就只有孫二老實,一話不說,跟着小盧向時空山趕去。一行人在小盧的帶領下,很快就回到了時空山,看諾大的一個牛家莊就在面前。

“師父呀,我們得罪了他牛莊主,幹嘛還要去找他呀。”張孫很不明白。

“師兄,你以爲師父想呀,要是沒有牛莊主的相助,我們怎能夠走出時空山嗎。” 炫酷冷公主與邪魅霸王子 孫二瞪了師兄一眼,道。

張孫白了師弟一眼,心想是這樣喲,看來師父又要給那頭牛妖說好話了。

楊子大步便來到牛家莊外,敲了一下門。

門開了,老牛妖牛高探出頭一看,嚇了一跳,沒好氣地叫道:“你們不是走了嗎,還回來幹什麼?”

楊子向牛高施了一禮,道:“牛莊主,我的徒弟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在意。”

牛高看了張孫這老頭一眼,沒好氣地道:“算了吧,你們人類都是一個樣,沒一個好東西,等利用完了就把我們幹掉,整個就是忘恩負義。”

‘什麼,說我們是忘恩負義。’張孫也受不了,剛要發火。孫二忙拉了他一把,他才止住了心中的怒氣。

“難得莊主能夠這樣深明大義,楊子佩服。”楊子畢恭畢敬的又施了一禮。

“什麼事就說吧,別在這裏磨嘴皮子。”牛高瞪了楊子一眼,叫道。不過他雖然看上去什麼都知道,但有一點很懷疑,就是他見過很多人都想走出時空山,都沒有一個人能走出去,而能走回來的更是隻有楊子一人。今天楊子師徒能夠回來一定是走出了時空山,不過既然走出了時空山,那他們還來求我幹什麼了,不解,不解。

“實不相瞞,我們這次回來,是想請莊主告訴我們走出時空山的路。”楊子恭敬地道。

“哦,那麼說你們還沒有走出時空山囉。”牛高沒好氣地道。

“是的。還請莊主指引明途。”楊子又道。

“我好像沒有必要幫你們吧。”牛高絕不想幫楊子這一羣令他非常討厭的人。

楊子一愣,心想是呀他可沒有必要幫我們,得想個法子說服他讓他幫才行呀,於是便道:“可是你要是不幫我們,我們真的出不了時空山。”

“那是你們的事。”牛高沒好氣地道。

張孫一聽火了,心想你牛高不就是一頭牛妖嗎,還這樣敬酒不喝喝罰酒,真是氣死我了,再一想我師父有斬妖劍在手難道還怕不成,想到這裏吼道:“今天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

“今天我就不幫,你們能拿我怎麼樣?”牛高的脾氣就是一頭牛,這也不奇怪因爲本來就是一頭牛。

“你要是不幫,我就要我師父用斬妖劍把你斬了。”張孫這下搬出了斬妖劍。

‘斬妖劍’牛高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再說管他是什麼東西,今天我就不幫這個忙,看你們能把我怎麼辦?於是吼道:“斬妖劍是什麼破玩意,我可不會怕。”

張孫火了,衝師父就叫嚷着:“師父,這頭牛大狂妄了,快拿斬妖劍把他給斬了。”

“張孫,你住口。”楊子心想你張孫真是愛添亂。

“師父呀““““““““““。”張孫剛要訴苦一見師父的表情,啞口了。

牛高一轉身,便要邁進牛家莊。

孫二一見立即攔住牛高去路,叫道:“牛莊主請不要走,今天就算我求你了,幫我們走出時空山吧。”

“我不會幫你們的。”牛高可不想幫楊子,再說難道他們還想動粗不成,動粗我會怕你們,我可是千年牛妖,還怕你們幾個凡人。

“牛大哥,你還是幫我師父吧?”小盧的聲音。

當然這個聲音張孫與孫二並聽不見,當然通靈的楊子能夠聽見。當然還有一頭牛也聽見了,他就是牛高。

“你是?”牛高一愣,驚道。

“我是盧剛。”小盧應道。

“盧剛?”牛高愣住了,他想不到眼前這頭驢就是盧剛,他與盧剛可是朋友,因爲他們同病相憐,同受人類的迫害,很自然就成爲一對要好的朋友,可是後來聽說盧剛跟着快活老人學道去了,從那以後就一直都沒有他消息,今天他怎麼會來到這裏,而且變成楊子的弟子。立即是疑惑不解,叫道:“盧兄,你不是跟着快活老人學道去了嗎,爲什麼會來到這裏,爲什麼會變成楊子的弟子呢?”

“牛大哥,說來話長,一時間也說不清楚,你還是先幫我們過了時空山再說吧。”小盧說出心裏話。

牛高點了點頭,接着又搖搖頭,說道:“其實我也有難言之隱呀。”

“牛大哥有什麼難言之隱了,不妨說出來,讓我們幫你想辦法。”小盧看見牛高的難色即道。

“嗨,其實我根本就幫不了你們過時空山,能夠知道過時空山的,只有時空山山頂的時空老人,只有他纔有這種能耐。”牛高嘆道。

‘時空老人?’楊子一愣,原本以爲找到牛高就能走出時空山,沒想到又冒出一個時空老人來了,這怎麼辦了?但不管怎麼辦?都一定要想方設法走出時空山,才能繼續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

“時空老人?他在哪?”楊子便問。

牛高搖搖頭,嘆道:“這個時空老人法力無邊,不好對付呀。”

“但不管他再什麼難對付,我都一定要去會一會他,看看他有什麼三頭六臂。”楊子認真地道。

“可去問時空老人的人不計其數,但是還沒有一個人能夠得到時空老人的相助,而更多的人都被時空老人給殺了。 軍王獵妻:魔眼小神醫 所以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的好。”牛高把這件事說得明明白白。

“這時空老人是什麼身份?”楊子問。

“老神仙。”牛高答道。

“老神仙?”楊子很疑惑,既然是老神仙怎麼會把所有去問路的人都殺了呢?

牛高一聽這話,立即用一種疑惑的目光看着楊子,說道:“這也值得懷疑嗎?”

楊子一愣,忽的感應到牛高有一種不利於自己的契機,立即語鋒一轉道:“不是,只是聽說時空山住着老神仙感到很奇怪罷了。”

牛高看了楊子一眼,不啌聲了,顯然他並不相信楊子,不過倒對小盧很信任,回過頭看了小盧一眼。

“那就請牛大哥帶我們去見時空老人吧。”小盧道。

牛高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小盧與楊子師徒,大步向前走去,他要把楊子師徒帶往時空山山頂,讓他們去見識見識時空老人。

時空老人究竟是什麼樣了,楊子並不知道,但有一點知道,就是時空老人絕不是一個凡夫俗子,他絕不簡單,等見到了他一定要小心應付着。前面有什麼危險了,楊子也不知道,只有等到了山頂見到了時空老人才知道。路一段一段的向前,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西上無極之地的途徑還是那麼遙遠。‘什麼時候才能走到西方無極之地呀?’楊子心中感慨萬千,跟着牛高小心翼翼便往時空山山頂走去。

“楊子,你們要去那?”一個聲音從楊子耳邊響起。

楊子回頭一看,又是那隻螢火蟲姑娘,忙道:“我們這是去時空山山頂找時空老人,問他怎樣才能過時空山。”

“不要去呀,那裏危險。”螢火蟲姑娘叫道。

“爲什麼?”楊子不解。

“因爲時空老人是一個惡魔,他從來不會放走任何一位去時空山頂的人呀。”螢火蟲姑娘說出了一個大祕密。

“可我們還是要上時空山,去找時空老人,因爲我們一定要走過時空山。”楊子很無奈。

“可你們這是去送死呀。”螢火蟲姑娘吃驚地道。

“謝謝你,螢火蟲姑娘,我沒有選擇。”楊子沒有選擇,因爲一定要走過時空山,走到西方無極之地去,這樣纔算是功德圓滿,大功告成。

螢火蟲姑娘愣住了,愣住並不是楊子說自己沒有選擇,而是他叫自己螢火蟲姑娘,於是澀澀地問:“你怎麼知道我是姑娘了?”

楊子一愣,差點忘記自己通靈了,忙應道:“你聲音那麼美,我猜想一定是一位姑娘。”

“是嗎?”螢火蟲姑娘有此疑惑,慎慎地有些傷心地道:“可是我朋友都說我的聲音好粗魯。”

楊子一愣,是乎勾起了她的傷心地,忙安慰道:“別理他們,那是他們不懂欣賞。”

“是嗎?”螢火蟲姑娘不確定地應道,接着看了楊子一眼,羞澀地道:“你是第一個說我聲音好美的人。”

“是嗎?”這一次輪到楊子說不確定的話了。

“是呀。”螢火蟲姑娘認真地說道。

楊子就這樣一邊走一邊跟螢火蟲姑娘聊着天,他們好像很開心。或許任何一個人,一種有心靈的生物,都喜歡聊天,都喜歡把自己的心裏話說給別人知道。張孫他們聽不懂師父與螢火蟲的談話,他們只聽到楊子輕輕的聲音,不知道在幹什麼,或許在念經。‘對,師父就喜歡沒事的時候一個唸經,念什麼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於是他們繼續向山頂走去,希望儘快趕到山頂見到時空老人,找到離開時空山的路。

“我叫小螢。”螢火蟲姑娘說道。

“我叫楊子。”楊子在次向小螢介紹自己。

“我們做個朋友吧。”小螢以一種渴望的口吻說。

“好呀。”楊子應得輕鬆,因爲楊子喜歡交朋友,也喜歡像螢火蟲這樣的小動物,喜歡象小螢這樣單純的朋友。

楊子此行時空山,又有了一個收穫,就是結友小瑩,小瑩就這樣跟着楊子向時空山山頂走去。時空老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楊子試圖去感應他,可是自己竟然感應不到,他是何方高人?楊子自顧自的琢磨起來。

“師父,你在想什麼了,這樣入神。”張孫看見師父好像想事情,便問道。

“啊~!”楊子被徒弟一問,差點沒回過神來,忙應道:“沒想什麼,就想他時空老人長什麼樣。”

“時空老人長什麼樣了?”張孫問。

“是一個老頭。”楊子心想老人當然是老頭,笨蛋。

時空老人就是老頭嗎?楊子不覺得過於武斷了嗎? 100 白麪小子之時空老人

100白麪小子之時空老人

楊子師徒繼續向時空山山頂走去,而無名氏在上空慢悠悠的飛翔,他一邊飛一邊打探着前面的途徑,不時向主人回報。忽然他看見面前出現了一個山峯,剛要向主人稟告,就聽牛高淡淡地道:“盧老弟,前面就是時空山山頂,見到了時空老人,你們要誠心點,別惹火了他老人家。”

無名氏一聽,暗叫道:‘*,我的功勞就樣你這牛妖給佔了。’

“謝謝牛大哥,老弟記住了。”小盧應道。

一直走到時空山山頂,都很平靜,找不到異常,當然沒有什麼異常,因爲是老神仙的地方,怎麼可能有異常了?誰都這樣認爲,可是楊子切感應到一些不正常,這種感應預示着有不祥之兆。前面有一所小房子,很精緻,很另類,因爲時空老人的房子,房子外還很正常,沒有半點異常的訊息。

“小妖牛高,拜見老人。”牛高衝着小房子就跪下了,畢恭畢敬地喊道。

過了許久,裏面沒有什麼聲響。

牛高接着喊了一聲:“小妖牛高,有要事求見您老人家。”

房子裏難道沒有人,而時空老人並沒有在房子裏。‘不,房子裏有人,而且還有妖怪,而這個妖怪一定是一個法力無邊的萬年之妖,他在裏面幹什麼?爲什麼不出來,難道?’楊子感應着。忽的門終於開了,出來一個拄着柺杖,一身僕人打扮的老人,老人蒼老的厲害,緩慢的步伐令人惋惜。

“師父,時空老人耶。”張孫叫道。

‘不,他不是時空老人,他只是一個下人,真正的時空老人還在裏面。’楊子感應着看了張孫一眼,沒有回答。

“小妖牛高,拜見厭世君。”牛高衝這老人恭敬地喊了一聲。

‘厭世君,不就是厭世老人嗎。不過他不是在五千年前得道成仙了嗎,怎麼會出現在時空山?’楊子一邊想一邊感應這老人是不是厭世老人,不錯他正是厭世老人,楊子可以肯定。

厭世老人看了牛高與楊子等人一眼,慢吞吞地道:“牛高,老人又沒有召見你,你有什麼資格來這裏。”

牛高一聽,一愣,隨回頭看了看楊子師徒,接着說道:“不是小妖想打擾老人,而是 。”

重生之財迷小神醫 ωwш•тт kдn•C○

厭世老人揚頭看了看楊子師徒,問道:“他們是誰?來這裏幹什麼?”

“回厭世君,他們是楊子師徒,是要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牛高如實稟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