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他硬扛住了雲豹王的攻擊,哪怕最後能夠擊退這頭二階蠻獸,白翎獵隊至少也得付出幾條人命的代價。

魏弘毅對聶鋒非常感激不說,聶鋒如此年輕就擁有這麼強的實力,他也是極願意打好關係。

原本魏弘毅還想過將聶鋒真正拉入到獵隊裏面,現在他沒有這樣的想法了。

白翎獵隊太小了,根本容納不下一條潛龍!

聶鋒接過酒壺,笑道:“魏大哥言重了,既然加入了獵隊,我當然要儘自己的全力來幫助獵隊,能完成任務也是靠了大家齊心協力。”

他舉起酒壺:“來,我敬大家!”

“好!”

在場的獵人們轟然響應,山洞裏面的氣氛越發地熱烈。

魏弘毅真是服了,想不到聶鋒武道天賦頂尖不說,爲人處事還這麼老練。

簡直是妖孽啊!

這越發堅定了他剛纔的想法。

聶鋒喝了一口酒,將酒壺遞還給魏弘毅,問道:“魏大哥,今天下午我們掏巢之後,爲什麼那兩頭金雕不來追殺我們?”

聶鋒在擊退了雲豹王之後,兩頭碧眼金雕就出現了,在魏弘毅的請求之下,他用精鐵箭吸引住了金雕的仇恨,成功地掩護了獵隊裏的斥候。


碧眼金雕雖然很強,擁有空中優勢,但它畢竟只是一階的蠻獸,對付不了人多勢衆的白翎獵隊,糾纏了良久直到斥候獵人掏巢之後順利迴歸。

當碧眼金雕發現情況不對急急返回老巢,已經是爲時過晚。

但奇怪的是,它們居然就此離開,沒有再回頭跟白翎獵隊拼命,而根據《蠻荒異獸圖志》裏面記載的資料,碧眼金雕對偷盜雕卵的人是不死不休的。

所以聶鋒纔會感覺到奇怪。

“這個啊…”

魏弘毅笑着將一名斥候獵人拉過來:“小七,你跟聶兄弟說說,你們在雕巢裏發現了幾顆雕卵?”

那名叫做小七的獵人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三顆!”

三顆?

聶鋒隱隱有點明白過來。

魏弘毅解釋道:“我們獵人有句話叫做獵殺不絕,蠻荒地帶的蠻荒獸雖然極多,但是不能過於濫捕濫殺,否則一旦引發獸潮反噬,那不知道多少人要送命!”

“另外…”

他的眼眸裏露出一絲狡黠的神色:“留一顆在,碧眼金雕就不會跟我們拼命,它們首先得保護最後一顆雕卵到安全的地方。”

這是屬於真正獵人的智慧!

聶鋒點了點頭:“懂了…”

很多經驗和知識,從書籍上真的是學不來的,只有經歷過才能瞭解。

魏弘毅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神色變得肅然:“其實這個道理很容易懂,但也有些獵人明明知道卻不去遵守,他們闖下的禍卻讓我們所有人來背。”

獵殺不絕就是不涸澤而漁、斬盡殺絕,包含着最樸素的智慧,但一樣米養百樣人,獵人當中不乏利慾薰心之輩,結果往往是害人又害己。

魏弘毅的話裏自然有着勸誡之意,怕是擔心聶鋒會誤入歧途。


聶鋒記在了心裏。

……

翌日清晨,休息了整晚的獵隊再次出發,尋找更多的獵物。

來一次隕星山脈不容易,既然運氣不錯,那理所應當要再接再厲,按照魏弘毅的說法那就是撈夠這一把,那麼大家可以舒舒服服地呆在南遠城裏過冬了。

還別說,白翎獵隊的運氣還真的很不錯,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裏,獵隊又成功地掏到了五顆雕卵,以及數十顆蠻獸晶核連同大量的材料。

雕卵的總數已經達到了七顆,那就是七百星點的收穫!

魏弘毅很聰明,他帶着獵隊只在山脈的外圍遊獵,從不真正深入連綿起伏的羣山裏面,所以隊伍遭遇到的蠻荒獸,最強大的也不過是二階。

所以加上隊伍很團結默契,又有聶鋒這樣的強手在,沒有損失一位隊員。

這非常不容易了,那些進入蠻荒的獵人們,可以說個個都是把自己的腦袋別在了腰帶上,傷亡是家常便飯,獵隊在狩獵過程中減員更是正常。

但在離開南遠城的第五天,白翎獵隊踏上了回城的路途。

因爲對於一支獵隊而言,他們進入蠻荒地帶的時間足夠長了,補給已經不足,而且基本上人人帶傷,再繼續下去極有可能會出現戰損。

回程非常順利,路上也沒有遭遇到什麼麻煩,事實上除非出現特殊的情況,低階的蠻獸也不敢襲擊這支全星武者組成的獵隊。

然而魏弘毅卻是十分的小心,距離南遠城越近,他越是顯得謹慎起來。

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 不單單只是魏弘毅,白翎獵隊裏的其他獵人同樣小心翼翼。

女總裁的异能保鏢

聶鋒不免被隊伍裏的緊張氣氛所感染,心裏又很疑惑,於是壓低了聲音詢問跟自己同行的鐵山:“怎麼啦?”

鐵山沉聲說道:“防備豺狗!”

豺狗?聶鋒頓時愣了愣,不明白豺狗有什麼好防備的。

不要飛升

但豺狗的戰鬥力很低,就算是普通的獵人結隊也不用害怕成羣的豺狗,後者在沒有掌握巨大優勢的情況下,是不敢主動發起攻擊的。

白翎獵隊怎麼會警惕豺狗呢?

鐵山見到聶鋒疑惑的表情,連忙補充了一句說道:“我說的不是真豺狗…”

鐵山口中的豺狗,指的是某些行徑跟豺狗極爲相似的盜匪,他們不敢冒險深入蠻荒地帶去狩獵,卻在獵人們回城的必經要道上設伏偷襲,搶奪戰利品!

這些盜匪非常的狡猾,平常他們藏身在城裏面,大都是江湖幫派的成員,由實力強橫的頭目組成隊伍,專門在城外襲擊獵隊或者商隊。

獵人們對這些盜匪極爲痛恨,因此將他們稱爲豺狗。

瞭解了“豺狗”的來歷,聶鋒很驚訝:“豺狗敢打我們的主意?”


白翎獵隊不是普通的獵隊,而是全星武者獵人,大部分成員都擁有高級黑鐵的修爲實力,結成小型戰陣足以抗衡白銀級的星武者。

聶鋒以前跟着其它獵隊出去狩獵回來,都沒有見到過所謂的“豺狗”,難道這些傢伙還敢啃白翎獵隊這樣的硬骨頭?

鐵山正色說道:“不少有跟你一樣想法的獵隊都吃過大虧!”

黑鐵武士固然比普通武者強大很多,但是在沒有凝練出護身罡甲的情況下,自身的防禦力跟普通武者沒有多大區別,無法直接抵擋刀劍箭矢的攻擊。

以前不少獵人仗着自己是星武者,離開了蠻荒地帶放鬆了警惕,結果在路上遭遇到豺狗的偷襲,傷的傷死的死,經常被搶走戰利品。

有了前車之鑑,白翎獵隊也不敢疏忽大意,尤其是現在人人都帶着不少的獵獲,太容易成爲了豺狗們覬覦的目標。

重生黎歌 ,算是又長了一回見識。

他將神臂弓摘下來握在手裏,同時扣上了一支羽箭。

鐵山笑道:“其實也不用太擔心,只要出了這條山道,前面就很安全。”

出了山道就是南遠城外的平原區域,視野開闊一覽無遺,想偷襲是不可能的。

“什麼人!”

鐵山的話音剛落,走在隊伍最前面的魏弘毅突然厲聲沉喝,凌厲的目光落在隊伍右側方向的山林裏。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過去,只見那邊有一片樹叢晃了晃,像是有什麼東西正藏在裏面,並且迅速後退中。

魏盈盈不假思索地挽起獵弓,瞄準那個方向射出了一支羽箭!

箭入山林,轉眼沒了動靜,顯然沒有命中目標。

咻!咻!咻!

但就在這個時候,十幾支箭矢從山道兩側不同的方位疾射而來,又快又狠!

“小心!”

一位獵人立刻出聲警告,大家的反應極快,立刻紛紛躲閃掩護。

由於隊伍早有防備,獵隊成員們的警惕性很高,所以面對來自暗處的襲擊,沒有人驚慌失措,讓偷襲者的第一波攻擊全部落空。

聶鋒靈活地躲開了一支朝自己射來的弩箭,依靠敏銳的感知,他瞬間鎖定了偷襲者藏身的位置,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加以回敬!

嗖!

在白翎獵隊的所有隊員裏面,聶鋒是第一個出手反擊的,他在眨眼之間拉開了神臂弓,閃電般地扣箭上弦,完全依靠直覺感知將箭射了出去。

偷襲者距離聶鋒有四五十步的距離,他非常的狡猾,在射出弩箭之後立刻藉助樹林的遮蔽轉移位置。

但是他做夢都沒想到聶鋒的反擊會如此迅疾,剛剛纔挪出半步,一支羽箭已然破空飛至,射中了他的肩膀!

噗哧!

百鍛精鐵打造的金屬箭頭輕易地洞穿了他的護身皮甲,勢如破竹地貫穿了肩膀,將他活活地釘在了後面的樹幹上。

“啊!”

這名偷襲者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但下一刻叫聲戛然而止,因爲第二支羽箭緊隨而至,洞穿了他的咽喉!

“殺!”

魏弘毅的怒吼聲在山道上再次響起。

他原先讓獵隊保持警惕狀態,並不是因爲有先見之明,知道這裏埋伏着豺狗,而是出於習慣性的防備,卻沒想到還真的遇到了偷襲者。

雖然偷襲者沒有得手,魏弘毅也是火冒三丈,斷然下達了反擊的命令。

咻!咻!咻!

獵人們手裏的弩弓也不是吃素的,在聶鋒射殺了一名偷襲者之後,他們將各自的箭矢射入到山林之中,成功地射翻了另外兩名敵人。

一名獵人在射空弩弓之後還不甘心,拔出戰刀就往山林裏衝。

“不要追了…”

魏弘毅當即阻止了他的衝動:“小心裏面有埋伏!”


山林茂密,很難預料在其中隱藏着什麼陷阱,所以進去追殺並不是明智選擇。

“便宜這些豺狗了!”


那名獵人恨恨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重新退回到隊伍裏面。

說起豺狗,幾乎沒有獵人不仇視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