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發現了你妹妹的蹤跡,咱們回來,大傢伙一塊商量救人!”

“白家雖然強橫,但畢竟也不是鐵板一塊!”

“好的,聽您的!”林辰點了點頭。

笑傲紅顏

他這一次,主要的目的有二,一是找尋林鈺彤,二來,也是爲了探一下白家的虛實,楚雲飛所說的,關於白家的情況,這隻能聽信一半。

傳言嘛,畢竟有真有假。

只有自己親眼去看,才能證實。

之後,楚雲飛不再囉嗦,立刻把關於白家的具體位置,告知給了林辰。

關於白家內部的一些結構,極盡詳細的跟林辰描述了一遍。

楚雲飛作爲京都的豪門家主,有拜訪過白家,白家對於他來說,並不陌生。

林辰,默默的將楚雲飛所說的,一一記在心裏。

很快,一個大致的白家雛形,便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之後,林辰謝過,便回到了房間裏等待着夜晚的到來。

當然了,這期間林辰並沒有閒着,而是充分的利用這段時間,修煉起來。

陰陽轉換大法,修煉的是陰陽二氣,所以對於靈氣濃度什麼的要求不高,單純的吸收陰陽二氣就能修煉,而這一點,可說是非常的逆天了。

當然,林辰並沒有放肆的吸收,相對節制。

陰陽轉化大法,修煉的時候,非常的霸道,如果任由着他肆無忌憚的修煉吸收,楚家這一畝三分地,恐怕很快就會成爲一片死地。

剩下的時間就不多贅述,單純的等待天黑。

大約晚上八點多,天終於黑下來了,林辰開始行動了。

他沒有驚動楚雲飛他們,從三樓直接跳窗出去,然後,悄悄的離開了楚家,不過,他沒走多久,前面馬路上,忽然橫着出現了一輛奔馳車。

車窗搖下,趙寒坐在駕駛室裏,笑着看着林辰說道:“都說了,今天晚上我陪你過去,你自己去算怎麼回事啊,而且,白家可是很遠的……”

林辰看着趙寒,無奈苦笑。

自己已經夠小心了,爭取不去打擾旁人,沒想到還是被他給發現了。

多說無益,林辰直接上車。

趙寒一腳油門,車子就好像飆出去的火箭一般竄了出去,林辰一個沒抓穩,差點被甩飛,無語的看着趙寒說:“趙哥,咱們可以慢點開嘛,還有……”

“我怎麼覺得你這麼興奮那!”

“哈哈,看出來了!”趙寒聞言大笑:“哈哈,老弟啊,你是不知道啊,老哥我是從戰場死人堆裏爬出來的,半輩子血裏火裏,槍林彈雨,習慣了,結果可倒好,自從世界太平,我跟着老爺子回到楚家,這一下卻是閒了十幾年。”

“你哥我真不是那種閒得住人,骨頭都快散架了!”

“好不容易今天能有點消遣,我自然得興奮一下了,哥哥這是沾你的光!”

“這……”林辰一下不知道說啥好了,只覺得滿腦袋的黑線頭。

這傢伙,這事還有這麼一說嘛,貌似有點扯吧!

林辰只能是苦笑搖頭,隨後,仰身靠在副駕駛上,閉目養神。

有趙寒在,一路上不用林辰費心,大約一個半小時之後,他們開車來到了臨近北省的一處大山腳下,而這裏便是白家的家族所在之地了。

跟楚家一樣,白家也單獨開出了一個風景秀麗的山,作爲家族所在地。

他們這些家族,雖然入世,但是並不住在市區當中,一來是因爲市區的環境不好,不利於他們這些大家族立足,二來也是因爲家族人口數量龐大。

就拿楚家來說吧,尚且不如白家,家族所在地還建有幾十棟別墅那,還得有花園,有假山,而白家這種,比起楚家更爲龐大,所以就更不用說了。

京都市區,根本找不到這種地方。

再說此時,二人驅車來到山腳之後,趙寒將車停在一處隱蔽的所在,然後衝着林辰道:“這裏就是白家的地界了,他們家族的所在地就在山裏,不過家主說了,雖然他們的家族在山裏,但是其實整個山都在監控當中,要想悄無聲息的潛進去,非常的困難,所以咱們必須加倍小心,否則進去了就別想出來。” “嗯,我知道,這一點你放心!”林辰點了點頭,想了想他道:“趙哥,我看你就留在這接應我吧,我一個人過去就行了,人多顯眼。”

“什麼?那可不成!”趙寒一聽,頓時不幹了。

讓他留在這裏,林辰一個人進去,開什麼玩笑。

最後一個盜墓者 ,兩個人一塊進去,互相有個照應。

“林辰,怎麼可以讓你一個人去,那樣太危險了!放心,我不會拖累你的,我以前可是老山前線偵查兵出身,夜潛這種事情,是我的看家本領。”

“趙哥,我不是怕你拖累我,你誤會了,是這樣的……”林辰見趙寒誤會,立刻跟他解釋起來,末了,更是在趙寒面前,展示了一把迷蹤步。

他當然不是怕趙寒暴露,拖累自己,他只是怕趙寒跟不上他的速度。

到時候,他都進白家的領地,趙寒還趴在半山腰,那豈不是搞笑了。

趙寒是第一次看林辰施展迷蹤步,眼見着林辰施展開迷蹤步,竟然有神鬼莫測的速度,即便如趙寒這種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人,卻也直接驚呆了。

趙寒雖然也是武者,但他屬於半個修仙者,從來沒見過步法,身法這一類的存在,而此時,林辰展現出來的身法,說實在的,着實鎮到了他。


然後,他便明白爲啥林辰不讓他跟過去了。

按照林辰這個速度,他卻是跟不上,他太慢了。

“趙哥,你這下知道我爲啥不帶上你了吧,所以,請理解!”

看着被自己身法驚呆了的趙寒,林辰微微一笑。

趙寒半天沒有回過神來,回過神來之後,立刻苦笑起來:“呵呵,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林辰啊,你我原來,早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好了,我明白了,我在山下等你!”

“辛苦了!”林辰點了點頭,隨後再不遲疑,身法展開,瞬間衝出。

也就眨眼的功夫,林辰便好似類猿人一般,消失在茫茫的山野之中。

趙寒眼見着林辰消失,長嘆一聲,隨即,掏出一根菸點上,默默的抽了起來。

此刻的他,竟然給人一種英雄遲暮之感。

再說林辰,他身法展開,在山林之中穿行,幾乎是如履平地一般,不消片刻,他人已經在半山腰上,然後,他便看見,山頂之處,隱隱出現了一排別墅。

是一排山頂別墅羣,而這些別墅,便是白家的產業了。

眼見着近了白家,林辰不敢大意,步履間隱隱加起十一分的小心,隨後,在不被人察覺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靠近別別墅區。

一躍,跳上了相對比較孤立,但視野開闊的三層別墅樓頂。

放眼一瞧,映入眼簾的是一棟棟簡歐風格的別墅,細數下來,絕對有幾十棟之多,這些別墅錯落有致的分佈在山頂之上,環城了一個圓形。

中央有個大廣場,廣場上,假山林立,分佈着十幾個大小不一的花園。

而於此同時,一個個身挎着腰刀的護衛,正在廣場四周警戒巡邏。

古武家族,不同意世俗家族,哪怕安保人員,都是不配槍支的,全都是清一色的冷兵器,不過,即便如此,卻也絕對不能低估他們的戰鬥力。

林辰拿眼一掃這些護衛,便可以斷定,這些人幾乎都是修行者,不過還好,他們普遍實力不高,幾乎都在後天三品到二品之間。

心尖蘇美人 ,這是相對於林辰來說,如果面對世俗,這力量很強大了。

就在這時,忽然,一輛黑色的奔馳大G車,從道上駛來,停在了大門口。

然後,就見車上,直接跳下來兩個年輕人。

這兩個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白羽和白傑兩個。

這兩個傢伙從臨省坐飛機趕回京都,所以,速度上,要稍稍瞞過林辰一步,眼瞅着天黑了,才趕回京都。

而林辰乍看到二人,眼中頓時閃爍出一抹森寒殺機。

林辰雖然沒有見過白羽白傑,但是他調查過兩個人的資料,有他們的影響。

知道這兩個傢伙,就是白華宇曾經的跟班,而按照白華宇所說,林鈺彤,自己的妹子,很可能就在這兩個人的手裏。

頓時,一股熱血直衝天靈,林辰差一點逃出去,生擒二人,當然了,這想法一生出來,林成便將其壓制住了。

這裏是白家的地盤,他這個時候跳出去,且不說能不能擒住二人,只說就算是擒住了,自己也會陷入被白家人團團包圍的悲催境地。

對於救人來說,沒有好處。

強壓制住殺心,繼續觀望。

而此時,再說白羽白傑,兩個人下車活動了一番手腳之後,白傑轉身打開了後面的車門,然後,就見他從裏面,拉出出一個少女。

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林鈺彤。

此時的林鈺彤四肢僵硬,形如木偶,想來是被白羽或者白傑給點了穴道了。

白傑把林鈺彤弄下車之後,立刻招呼那些護衛幫忙。

然後,七手八腳的,將林鈺彤扛進了不遠處的一棟別墅內。

林辰見狀,立刻騰身躍起,好像蜻蜓點水一般,踩着別墅的房頂,跳上了那棟別墅的樓上,繼而,攀騰間,滑到了二樓的陽臺之上。

如此一來,他雖然看不見裏面的情況,但是卻能聽見裏面的對話了。

與此同時,就聽別墅裏面有人說道。

“皙李哥,這丫頭就是那個林辰的妹子,林辰殺了白華宇,又把嵩山老人給砍死了,我們雖然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的妹妹我們是絕對不會還給他的!”

“想着把她掠回來,讓您,還有家族長老發落!”

“嗯,你們乾的很好……這個丫頭既然是那小雜種的妹子,那麼,哥債妹償倒也是個道理,這樣,你們把她留在我這,明天我親自帶她去見長老,至於你們和白華宇的事情嘛,這件事起因是白華宇搞起來的,你們只是聽命行事,所以,過不再你們,明天我會跟長老求情,免除你們的責罰的!”


說話之人,正是白家雙驕之一的白皙李。 此時,客廳內,白皙李叼着雪茄,盯着被白羽和白傑綁來的林鈺彤,這廝嘴角挑着,帶着邪魅的笑容,似乎對林鈺彤極爲的感興趣。

白羽看出端倪,用手捅了捅白傑,白傑見狀,一把抓住林鈺彤,將她直接推到了白皙李面前,嘿嘿笑道:“皙李哥,那這丫頭我們就把他留在你這了。”

“嗯,好!”白皙李點了點頭。

白羽道:“皙李哥,既然這裏沒有我們的事了,那我們就先行告退了,家中長老那裏,還希望哥您多美言,我們哥倆的小命就交給您了!”

“以後,你但凡有什麼吩咐,我們哥倆一定鞠躬盡瘁!”


“……”白皙李這回沒說話,只是衝着兩個人傢伙擺了擺手。


其實白皙李對白羽和白傑並不感興趣,他之所以收留白羽白傑這兩個傢伙,也主要是因爲白華宇,另外也想留下兩個炮灰給自己用。

白羽白傑兩個很識相的乖乖離別墅。

林辰就在外面陽臺守着,所以清楚的看清了兩人離開。

不過,他並沒有妄動。

畢竟他的目標不是白傑和白羽,而是林鈺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