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第二辟熔爐世界內,是由宗族和八大分族來掌控的話,那麼二賢王則是真正的皇,而且是有冕之皇,是由大祭司親自冊封了的第二辟熔爐的王,二賢王!!

九辟熔爐世界,各有一大王者!!

能成為九辟熔爐世界的王者,自是最強的存在,到了他們的地步,俗務俗世的事情,已經不再關注,而是專註於修鍊。

可誰都不能否認,九大王者的尊崇。

因為,他們不僅是大祭司的皇,更是實力達到了「魔尊」的恐怖境界。

柳碧如自是看出來,這神鳥朱雀,炎煌老妖竟是慫了。

可是,神鳥朱雀,沒有理由畏懼「魔尊」二賢王呀……

「老妖,有人說你被封印了,修為跌損了七八成,如今看來,此事不虛!!如今修為,怕是不及滅境一成修為吧?」魔尊二賢王仰天哈哈大笑。

老妖無奈中嘆了一口氣,「若是老夫正兒八經的時候,就憑你這麼一個小傢伙,也敢在老夫面前忽悠?老夫早就一口火噴死你了!別說是你一介小小的魔尊,便是魔皇魔聖來了,老夫照殺不誤!!也就是你們那大祭司婆娘,若是本體來了,老夫會忌憚幾分……」

二賢王仰天哈哈大笑,「強如炎煌老妖,竟然也有今天這般凄慘模樣!!哼,若不是灑滿大祭司告知,本王怎麼也不會料到,你炎煌老妖,竟是還在我第二辟熔爐世界!!」到了後來,魔尊二賢王的話,已經是一字一頓,充斥著濃烈的恨意。

其雙目,憤怒之火幾乎快要燃燒而出。

老妖向著柳碧如使了個眼色,笑眯眯低聲道,「跑啊~」

「去死!!」魔尊動手了,一掌拍出,天崩地裂,勢不可擋,如同神祗臨世。

一股強悍的威壓,如同潮水一般,瀰漫在這虛天中,讓人無法喘氣。

「走啊!!」

老妖撲棱著翅膀,揮舞中翅膀上如同燃燒一般,雖是灼熱強悍,但是在魔尊這一掌之下,如同即將要熄滅一般。

此時老妖翅膀一揮,卷著柳碧如身形一閃,便是消失不見!

魔尊二賢王嘴角動了動,流露出絲絲的冷漠之意,「便在這炎煌山內,你們……逃不掉!!」

老妖卷著柳碧如的身形,出現在了古洞結界內。

「放心吧,這裡是那道古子的結界,哼,那二賢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找到這裡來的!!」老妖笑著道。「不說了,小柳子,倒酒!!」

朱雀撲棱著翅膀,飛到了石几旁,身形一晃,化作了老妖的人形模樣。

柳碧如聞此,心中略安,「前輩,您真的是朱雀神鳥麽?」

老妖毫不猶豫自得說道,「那是自然!!」

柳碧如納悶道,「那您剛才,為什麼不動手呢?魔尊雖然厲害,在奴家的心裡是不可攀越的存在,但是您是神鳥朱雀,不應該怕他的……」

柳碧如眼睛中冒著晶光,充斥著崇拜之意。

「嘁!!」老妖嘁了一聲,神色變得有些鬱悶,而後猛然間一指盤膝而坐的易立,說道,「都怪他,怪他!!」

「易道友?」柳碧如略微詫異的同時,見了此時的易立盤膝而坐,看來是在聚魔丹,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

老妖的手當即便是握了上去,「小柳子啊,你不要著慌,等著小子蘇醒了過來,我便讓他給你培育一株惡魔之花!!不就是惡魔之花嘛,當初老子我,可是吃了不知道多少顆惡魔之果!味道是不錯,可卻是總得神遊魔域,到了那枉死大川上,殺些域外心魔,實在是無聊的緊!試問,誰不知道,老夫又怎麼可能有心魔?!」

柳碧如聽得一知半解,但聽了老妖的承諾,當即雙眼冒出了金星,「前輩說的,可當真?」

「當然是真的了!!老夫不輕易許諾,可一旦說出話來,那便是一個唾沫一個釘!!」這話說出去,自是又引得魔女柳碧如心中升起陣陣的崇拜之意。

甚至,讓老妖覺得,自己真得便如自己所說,這般信守承諾,一諾千金。

索性,他便當真了,一時間洋洋得意起來。

老妖道,「你也不看這小子培育惡魔之花瓦拉卡的材料,是從哪裡來的!!」

「哪來的?」魔女柳碧如,在老妖的面前,哪裡還像是魔女那般模樣?此時她卸下了所有的偽裝,幾乎成了一個純真的少女,對老妖的崇拜之情,猶如滔滔江水,一發而不可收拾。

這短短的時間內,魔女柳碧如的變化,判若兩人。

難道說,這也是緣?

老妖笑道,「從老夫這裡拿的!!先說這培育惡魔之花的土壤炎煌土,這自然是老夫的!!老夫是炎煌老妖,這座炎煌山都是老夫的!!告訴你,這座山可了不得了,是當初老夫從一人手中,搶奪過來的,最是神秘莫測,嘿嘿……咳,此事不提,再說那培育惡魔之花瓦拉卡的材料,那些瓦拉影魔的鬼爪,全都是老夫被封印在九州古燈內的時候,閑得無聊,將這些瓦拉影魔殺著玩兒,留下的!!便是那赤金色的瓦拉影魔的鬼爪,老夫也不知道收藏了有多少,現在全被這小子給拿走了!」

柳碧如聽得目瞪口呆,張大了嘴巴,不知道這一切,如同做夢一般,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哦,對了,前輩你為什麼說,要怪易道友呢?」柳碧如詢問道。

老妖愈發覺得面前的柳碧如,面目可親,笑著道,「你我是不是見過?老夫總覺得你面熟?」

「沒有吧!」柳碧如搖頭。

老妖嘶的一聲,倒吸了一口冷氣,「莫非這就是所謂的緣分?」

他輕聲呢喃了幾句,愈發覺得自己,彷彿是在哪裡見到過柳碧如,可是眼下,卻是怎麼也都想不起來。

在柳碧如的催促聲中,老妖笑著繼續道,「你嘴裡所謂的易道友,他奶奶的,他真的不是一個好東西!!」

21010 老妖冷哼一口氣說道,「別看他如今的修為,低微的可憐,但當年,可是真正的霸絕古今,驚才艷艷之輩!!便是這人,將老夫的三魂抽離出來,封印在了九州古燈內,成了他至寶的器靈!!此寶的威力,雖說一時達到了極其恐怖的地步,可是……燃燒著的九州古燈,無時不刻在燃燒著老夫的靈魂啊!!該死的道古子!!!」

說到最後,老妖捶胸頓足,差一點淚眼滂沱。

「現在好了,道古子踏入了輪迴天道中,說是三紀之後會回來,可是老夫等了三紀之後,又三紀,三紀之後,又是三紀!!整個九百年吶,卻是等來了他!!」老妖痛苦地捶胸。

「你說,要不是這該死的道古子,老夫又怎麼能淪落成今日這般地步?!」老妖痛苦中握著魔女柳碧如的柔荑,一副嗚呼哀哉,絕望至極的樣子。

「三魂?封印?」柳碧如大瞪著眼睛,水汪汪的模樣,更是讓炎煌老妖內心中咯噔作響。

「是啊!!」炎煌老妖道起古今,「遙想當年,老夫雖是眾兄弟中不成器的,但怎麼說也算是獲得逍遙自在,修為滅境巔峰,試問有誰敢惹?哼!!便是這史上最強的二賢王,不也是被老子坑死的么?」

老妖冷冷一笑,「哦,那自稱史上最強的二賢王,便是這第二辟熔爐世界內當今魔尊阿史那的父王!!他老子可是要比他強上了太多太多,當時修為不僅是半步道境,一身玄功更是通玄!!!縱使老夫全身妖靈之姿,也難以抵擋那人!!魔皇之稱,倒也不得不令人忌憚。」

「不過,這又怎麼樣?末了,還不是讓老子給坑死了!!要知道,那是滅境魔皇啊!!」

炎煌老妖得意洋洋得笑著回憶著,隨即其神色漸漸愁苦起來。

「只是後來,道古子來了第二辟熔爐世界,老夫的好日子便也到頭了!不是老夫不行,而是道古子他,實在是太強!!」

柳碧如盡量消化著炎煌老妖的說的話,但也只能明白個一知半解。

「老夫三魂七魄,被那道古子抽出三魂成了九州古燈的器靈,七魄被封印在本體中,如今老夫,不過是以妖靈姿態顯化罷了。」老妖苦笑著搖搖頭,「只是這修為,卻是不及當初的萬分之一啊……你說,這不是他道古子害得,又能是誰?」

柳碧如點點頭,「前輩是說,易立真的是道古子?」

老妖鬱悶中,似有些猶豫和疑慮,而後又狠狠得點點頭,「錯不了,他肯定就是道古子!!」

柳碧如雙眼冒出閃亮光芒,「既然如此,何不讓易道友將前輩的封印解開?如此一來,三魂七魄交融,前輩縱使修為沒有恢復如初,想來也不會怕這魔尊二賢王阿史那了吧?」

老妖道,「老夫你何嘗不想?只是他終究是不是道古子!!卻是解不開這封印!!」

柳碧如若有所思,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

老妖抬著頭,看著古洞內穿插縱橫的枝蔓,手摩挲著,意味深長地說道,「一時半會兒,怕是回不去了……」

柳碧如接著道,「前輩的本體,是炎煌山上那根枯枝么?」

老妖道,「炎煌山那根枯枝,不就是這些枝蔓麽?都是一樣的,在你們眼裡或許有差別,但對老夫來說,都一樣的!!」

柳碧如搖搖頭,「奴家這就不懂了。前輩您究竟是神鳥朱雀呢,還是老樹呢?」

炎煌老妖嘿嘿一笑,「都是,也都不是!」

柳碧如只能報以苦笑。

……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炎煌老妖在古洞結界內走來走出,神色流露出焦躁之色,時而面露狠辣之色,只是又有些猶豫,似乎頗為危難。

此時在結界外面,第二辟熔爐世界內的魔尊二賢王阿史那,手執著蛟龍鞭,在炎煌山一通亂砸!!一時間,龍吟陣陣,嘶吼不絕,土崩瓦解,亂石穿空,一座好好的炎煌山,硬是被砸得到處都是破洞,坍塌崩潰,一片狼藉。

至於炎煌山上,僅有的一根枯枝「炎煌神木」已經是斷折,如同是遭受了雷劈一般,渾身漆黑一片,頂端燃燒著一團烈焰。

「唉!!」炎煌老妖一拳砸在了石壁上,「老夫堂堂炎煌老妖,竟是落了這麼個地步!時至今日,竟是被一名區區魔尊追得下地無路,上天無門!」

老妖緊走兩步,回身將石几上的青銅古燈,緊緊地握在手裡。

「阿史那,休要欺人太甚,惹怒了老夫,和你同歸於盡!!」

老妖的聲音轟隆隆傳出,此時執著蛟龍鞭亂砸,卻是尋找不到老妖所在之地的二賢王,頓時神色大喜,信念堅定,更是使勁揮舞著蛟龍鞭,一通亂砸,縱使掘地九尺,也要把炎煌老妖給找出來。畢竟,殺父之仇,不可不報!

除此之外,炎煌老妖更是灑滿大祭司囑咐下的,必殺之人!!

二賢王阿史那領命而來,怎能空手而歸?

轟轟轟!!

大地崩塌,炎煌山已經被砸得崩塌了一大半兒,阿史那幾乎已經將整座炎煌山都快要翻過來了,卻依舊尋不到老妖所在的古洞結界。

這處古洞結界,是道古子所為,以二賢王阿史那魔尊的修為,想要尋找到道古子留下的古洞結界,顯然不大現實!!畢竟,魔尊雖是強悍,但畢竟是集境巔峰,而道古子,卻已經是道境中心,差距不是一星半點兒。

而阿史那魔尊和老妖這般的存在,對於易立和魔尊柳碧如來說,便如同魔尊和道古子之間的差距。

那是隔著無數個銀河!

只是崩塌的炎煌山,被二賢王阿史那攪了個天翻地覆,老妖坐不住了。

「該死,該死!!欺人太甚,太甚!!」老妖走來走去,手中握著九州古燈,若不是擔心自己撐不住,估計老妖便是拿著九州古燈殺出去了。

只是九州古燈是道古子的至寶,以老妖的修為,顯然不可能能夠催動,唯獨燃燒自己的靈魂來駕馭……只是如此一來,對於老妖來說,實在是損傷慘重。三魂被道古子抽離,久久不能和七魄相容,此時的老妖已經是虛弱到了極致,不及他巔峰修為的萬分之一。若是再使用道古子的至寶九州古燈,那麼等待老妖的,或許是寂滅。

運氣好一點的話,可能不死,但也只能是漫長的沉睡。

「轟!!」炎煌山又被二賢王阿史那轟開了一角,土石紛飛中,轟然崩潰。

老妖眼睛都紅了,從未有過這般狀態,顯然炎煌山被毀,卻是觸動了老妖的逆鱗。

「老夫為了搶來這座炎煌山,生生付出了九死一生的代價,否則的話,也不會藏匿在這九辟熔爐世界中,更不會遇到那該死的道古子!!」老妖呢喃著,手中握著青銅古燈,當做了板磚,狠狠地敲在了石几上。

石几應聲轟然崩潰。

「炎煌山內鎮壓著她,只是在哪裡,老夫卻是不知……若是炎煌山被這阿史那轟碎,老夫便再也尋找不到她存在過的痕迹!!」老妖呢喃中,眼睛愈發得猩紅。

與此同時,他的目光陡然間看向盤膝而坐的易立。

「小子,既然已經到了假丹的境界,那就不要藏著掖著了,你是道古子,必定能夠發揮出這盞青銅古燈的威力!!如此一來,有老夫助你一臂之力,定是能夠將阿史那焚燒得乾乾淨淨……」

聞此,易立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其目光,很平靜。

古洞結界外面的轟隆聲,他自是能夠感覺到,也能夠看到,外面那人手執著蛟龍鞭,瘋狂得舉動!!

只是,此人身上的氣息,令人窒息。

易立覺得自己,在他面前,便如同螻蟻,甚至是不如螻蟻,簡直就是一粒塵埃。

易立吸了一口氣,心中暗道,「這九辟熔爐世界,究竟是怎樣所在,竟是恐怖到了這等地步……」以他的感覺,以他如今假丹境界,在所謂的阿史那面前,也實在是太弱太弱了,幾乎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一個是天,一個是地!

他的心中,自是不會氣餒,只是眼界開闊了,便愈發覺得自己應有一天,也會達到這般恐怖的境界。

只是目前,他覺得老妖是在說瘋話。

「前輩,縱使在下剛剛凝聚了魔丹,達到了假丹的境界,可你讓我去面對這所謂的阿史那,這不是開玩笑么?」易立苦著臉,不知是該哭還是笑。

「是魔尊阿史那!」柳碧如道。

魔尊?易立心中深深一顫,稱尊道寡之輩,哪個是好相與的?

幸虧這裡是九辟熔爐世界,若是擱在他先前所在的古皇星,怎麼著,「魔尊」也得是一名半步「證道」巔峰人物……易立心道。

只是,若是讓二賢王知曉,易立心中所想的話,怕是會仰天大笑。

……實在是愚蠢得可笑。

「由不得你了!」老妖此時根本不管易立的微弱如同螻蟻一般的修為,神色猙獰道,「若是再讓這個沙魯(shabi)一般的阿史那破壞下去,炎煌山怕是再也沒有了她的痕迹了,老夫……走!」

老妖當即,二話不說,卷著易立便是呼嘯中衝出了古洞結界,與此同時,老妖將手中的青銅古燈放入了易立的手中,其身形化作三縷青煙,融入了古燈內,騰地一聲,古燈上面瀰漫出了縷縷火焰。

而易立此時,握著青銅古燈的手,傳上來一股熱流,瀰漫全身。

與此同時,他握著青銅古燈的同時,更是感覺到了青銅古燈上面傳來的恐怖能量,此時此刻,讓易立感覺到,執著青銅古燈的他該是何等的強大,以及先前的自己,又該是如何的渺小。

「這……」

這種天差地別的感覺,讓易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自己,太弱了!!

即便達到了假丹境,但……還是太弱!!

如螻蟻,如塵埃!

手中握著九州古燈的易立,心中這般對自己的說道。他本不是輕易附屬之人,人如其名,毅力非凡之輩,當察覺到自己不行后,易立不僅沒有絲毫的氣餒,反而是激發起了他內心中對於強大最強烈的渴望。

「終有一日,即便手中沒有握著道古子的九州古燈,沒有炎煌老妖,我也要變得這般強大!!」易立心中對自己暗暗發誓。

……

嗖,他的身形,眨眼便是出現在了炎煌山上。

此時此刻,老妖已經融入了九州古燈內,古燈上,跳躍著烈焰,焚塌虛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