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僅僅是一家,那倒也不足為奇,可是當數十家,甚至在某些消息靈通的傢伙散布下,眾多市民得知就連在江海市也有數十家,都在統一時間掛上統一的招牌之後,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個個廣大市民圍在街道上,親自圍觀這奇迹發生的一刻。

誰都不知道天龍集團到底做了什麼,誰都不知道天龍集團到底蘊含了多大的能量,一時間讓蘇杭,江海兩個繁華大都市的娛樂場所都加盟到『天龍』的名下,這是多麼的恐怖,堪稱是史無前例,絕無僅有!

天龍集團的名頭,這一次突然一下子衝到了一個令人難以企及的高度,就像是神明在世,高高在上,神秘的難以觸摸卻又真實的存在著!

此刻在天龍集團的最頂層,陳天,龍芸,寧小小,宋千月四個人都在,通過大大的落地窗看著外面的繁華,雖然不能將整個蘇杭都盡收眼底,但還是遠遠的看到了數不清的街道,這些街道上,一家家娛樂場所正在熱火朝天的換招牌,記者們一個個東奔西跑,忙活的腳不沾地,在這家門前拍了幾張照片,然後迅速趕往下一家!

「蘇杭呦!」陳天忽然沒來由的感嘆了一聲。

「呵,怎麼了?你難道不希望看見這樣的景象?」龍芸嘴角彎彎笑了笑,龍家的資產像是坐火箭似得往上翻倍,她這個龍家的當代家主自然最為興奮。

陳天咧嘴道:「嘿,高處不勝寒吶!」

「切,最看不慣你一副遭雷劈的樣子,玩什麼深沉!」宋千月不屑的撇了撇嘴,很鄙視!

「呵呵。」寧小小嬌笑了一聲,「小月,這兩天你爸爸給你打電話了吧,怎麼說的?」

「哼,我管他怎麼說,反正我是賴在蘇杭不走了!」

寧小小有點頭大,「啊,你也賴在蘇杭?」

「要不然呢?何況某人還佔盡了我的便宜沒對我負責呢!」

陳天一愣,閃身就要撤,「呃……你們先聊,我去趟衛生間!」

「回來!」三女異口同聲,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陳天!

「說,怎麼回事?」

「呃……誤會,誤會啊!」陳天老臉尷尬,「你說這次謝然那丫頭會升幾級?」

寧小小哼了一聲,死咬著不放,「切,少轉移話題,快說你到底怎麼欺負月月妹子了?」

「呃,我感覺這一次謝然會被提拔到市公安局也說不一定,只是會是什麼職務還不好說!」

寧小小惡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哼,月月才十九歲,還是小孩子呢,你可不能亂來!」

「呃,一定一定!」陳天連忙點頭,至於是一定不亂來,還是一定亂來,這個就很讓人懷疑了!

而在蘇杭市政府辦公的大樓下,一種市領導坐在表彰大會的主席台上,其中坐在中間的是一個大人物,江南省公安廳廳長李齊峰。

雖然江南省委不方面出面辦表彰大會,有鋪張浪費之嫌,但是蘇杭市辦的表彰大會,李齊峰出面還是可以的,更何況這次表彰大會的主角還是警務人員,謝然!

「我說老張,你這搞的是什麼表彰大會?人呢?難道你們蘇杭就這麼點人?」李齊峰微微皺了皺眉頭。

張天佑心中也是一陣鬱悶,本來這召開表彰大會的意思就是想大肆傳揚,宣傳,可是到場的除了幾十家媒體之外,圍觀的市民卻少的可憐,「呃,李廳長,這事說來也趕巧了,今天那天龍集團正好對各大娛樂產業進行加盟活動,幾十家一同換招牌,這事轟動極大,蘇杭一大部分的市民估計都被他們吸引走了!」

李齊峰一愣,「哦?還有這事?那天龍集團什麼來頭?」

「哦,那天龍集團是本市的經濟龍頭,為蘇杭的經濟發展立了不少功勞,現在蘇杭東郊的開發就是他們給做的!」

李齊峰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天龍集團搞出這麼大的動作,也難怪來看這表彰大會的人少。」

「李廳長,要不,我再想想辦法?」

「你能想什麼辦法?趕緊吧,一會說不準省委書記還來呢!當初就是我提議要開這個表彰大會的,萬一搞的不成樣子,我怎麼向書記交代!」 「我找了上千年,終於看到了線索了,當初我說的沒錯,這瑤池天宮真的存在於世間,他們還不相信,哈哈哈……我是對的,我才是那個對的人……」白樺真神狂笑出聲,如若瘋癲一般。

「師傅,我們真的找到了么?」少年好奇的問道。

聽到此話,在場的修士紛紛都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聆聽那白樺真神所言,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生怕遺漏了。

「這一面石碑上記載了附屬國祭祀的場景,提到了瑤池天宮,想必是不會有錯了,這一片廢墟應該就是昔年瑤池天宮的廢墟。

瑤池天宮啊,我追尋了上千年,終於讓我看到了一絲希望,真的是存在於世間。超然勢力啊,不知道會有什麼驚喜帶給我。」

白樺真神情緒異常激動,大聲的喊道。

「聽聞瑤池天宮之中有超越帝兵,古皇兵的存在,據說是仙兵級別的,這一道神光很有可能便是那神兵啊。」有強者輕聲說道。

「不管是不是,從這白樺真神的口中已經得知,這地方應該就是瑤池天宮了,估計八九不離十了。難怪,這一次前來了那麼多的宗門勢力,就連龍宮、天滅聖地、妖神村、雲海仙宗、碧血妖族都出現了,聽說還有不少巔峰真神都降臨了,估計是真的想要在這一片廢墟中尋找造化。」

「或許並不僅僅是為了廢墟,扼殺牧雲也很有可能,他前段時間表現的太過囂張了,招惹了不少人,他成長的太快了,引來了不少大族的不滿,估計也是為了要剷除他,不過這小子非常的聰明,自從進入這龍鯨小世界后便很少看到蹤影了。」有人猜測道。

「我可是聽說了,就在不久之前,妖神村的無敵天驕九翅血蜈被牧雲針對了,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難怪這一次,久不出世的妖神村強者都露面了,看來將會有一場暴風雨出現啊。」更有人說道。

「哈哈,牧雲這還真是膽大包天啊,居然敢招惹妖神村,與這九翅血蜈為敵,那便是自尋死路。我看都不用其他的宗門勢力出手了,妖神村可屠滅他千百次。你們看,那妖神村的古殿之中有混沌氣息瀰漫出來,據說是來了一尊老祖親自出面的,傳聞是一名老真神,他若是出手,還有牧雲囂張的什麼事,一根手指便碾壓了他。」有人道出了內情。

「哼,人族不過就是螻蟻而已,還妄想成為我們雲海界的第四大種族,開什麼玩笑,誰會給他成長的機會?萬古以來,在我們雲海界中,人族即便是最為強盛的時候,也不過就是曇花一現。現在,一個小角色也想要逆天而行,不過就是一隻螞蚱,蹦躂不了幾天的。很快就有人要落淚了。」有來自妖族的強者冷笑道。

「諸位不去談論瑤池天宮,怎麼都將注意力放在了牧雲的身上,難不成他比瑤池天宮還要有吸引力不成?」

就在此時,花園中出現了一名年輕的修士,慢慢的踱步而來,邊走邊說:「牧雲是人族後起之秀,以弱擊強戰勝了許多年輕一輩的天驕,我倒是佩服的緊呢,諸位還真是有趣,非要讓老一輩的修士來鎮壓他,莫非年輕一輩中,無一人能戰勝他么,這還是默認了牧雲是年輕一輩第一人么?」

致命三連問!

一時間,在場的修士紛紛都愣住了,此人所言不錯,頓時讓很多年輕一輩的修士,特別是那些自認為是天驕的修士更是面色漲紅,十分尷尬。

「血沉天,碧血妖族之人!」當眾人看清那開口之人的身份之後,一個個便強忍住衝天怒火,不敢多言。

血沉天並不強,但是他的背景乃是碧血妖族,曾經有過無敵的碧血仙帝,威震四海八荒,無人不驚。

這碧血妖族極少入世,在雲海界的帝統仙門中都顯得無比的低調,但是卻無人敢小覷他們的底蘊。

「血沉天,你什麼意思?你這是在嘲諷我們三大族的天驕都不如牧雲么?」帝王蟹一族的強者冷聲說道。

「帝王蟹族的帝蟹大魔王,號稱帝王蟹族萬古以來最強體魄!」見到有人反駁,頓時有人低聲說道:「前幾日他得到了一場大造化,實力突飛猛進,隱隱有爭搶年輕一輩第一人的趨勢。」

血沉天平靜的看了一眼帝蟹大魔王,平靜的說道:「三大族暫且不說,但你肯定不如牧雲。」

「你……」

帝蟹大魔王頓時惱怒了,他的實力遠遠的超出了血沉天,但是他卻不曾輕易的動手,畢竟他們同為妖族,但是自己的這一個分支中卻沒有仙帝出現過。 禁忌豪門:你只能愛我 雖然說,帝王蟹一族的生靈數量極為恐怖。

但是,在真正的巔峰強者面前,數量根本不足以構成威脅。若是此時和這血沉天出現衝突,並非是明智之舉。

一念及此,帝蟹大魔王冷哼一聲說道:「滅自己威風,長他人士氣,血沉天,你忘了你也是來自妖族么?」

「是又如何?不過我看好牧雲,也打算聯合一把,你們想動他,那也要先過問下我們碧血妖族的意思。」血沉天淡淡的說道。

「好大的口氣!」

此時,一聲冷哼傳來,遠處有一尊老者緩緩的站起身來,一股無形的威壓瀰漫開來,席捲整個花園,讓所有人都心中猛然一顫。

回首望去,那是一名端坐在涼椅之上的老者,血氣滔天,怒目圓瞪,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磅礴的氣息,令人心中震顫。

「光明聖殿的左護法光明左使!」有人認出了這名老者,不由得驚呼出聲。

光明左使,本是妖族的一個強大勢力的老祖,昔年也是攪動天下的風雲人物,後來卻洗心革面,加入光明聖殿,被封為光明左使。

這個舉動,在當時的雲海界引發了巨大的轟動,誰也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其加入了光明聖殿。

自從進入到了光明聖殿之後,此人便銷聲匿跡了,幾乎從未露面過,但這一次卻主動的現身了。

他一開口,便引來了無數修士的關注,這樣驚艷的人物,自然是威震八方。

光明左使眸光一閃,盯著血沉天,那宛若是實質的目光充滿了冰冷殺意,就算是巔峰天尊在這一股威勢下,都要渾身顫抖。

「同為妖族,不知廉恥,和人族合作,虧你還是出身帝統仙門。這牧雲小兒,斬殺我聖殿使者,罪不可恕,我要殺他,誰敢阻攔?」

「哼,那便拭目以待了!」血沉天平靜的開口說道,他不卑不吭,異常從容。

「此子,有秘寶護體。」有強者輕聲說道。

任誰也能夠看出,血沉天身懷重寶,方才能夠在光明左使的威壓中平靜如常,此刻若是產生衝突,並非好事。

「諸位朋友,我天仙客棧的競技場開了,歡迎諸位參加。」就在此時,一道和煦的聲音傳來,宛若是微風拂面,場中那緊張壓抑的氛圍一掃而空。

「競技場開了,哈哈,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去看看……」當即便有強者大笑著說道,起身離開。

見狀,在場的修士紛紛離開此地,前往競技場。

這天仙客棧的競技場,來歷非凡,更是擁有大量獎品,足以吸引到任何人,這一次開啟,自然是吸引了在場修士。

紛紛離開。

與此同時,牧雲一眾人緩緩的來到了天仙客棧,剛一落地,便有一名身穿淡紫色的少女款款而來。

她的身上沒有絲毫的血氣波動,但是那一雙眼眸,卻閃爍出道道精光,顯然此女是一名高手。

並且,在其身上還有重寶屏蔽修為,顯然是為了不暴露實力。

見到牧雲這一群人出上前,女子的眼中閃爍出了一絲詫異,這一群人並未有門派標誌,顯然是散修。

這種人,結伴而行非常罕見,一般來說,散修大多都是孤身來往。類似這麼一群人,當真是少見。

不過,紫衫女子眼中的詫異也只是一閃而逝,臉上不動聲色,柔和的說道:「諸位是要用餐還是住宿?」

牧雲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用餐。」

「諸位請隨我來,這邊請。」紫衫女子點點頭,在前方帶路,很快就將牧雲一眾人安置在用餐大殿前端的一處角落。

天仙客棧中,用餐也分地方,便宜一些的便是用餐大殿第一層,來這裡的修士大多都是慕名而來,只是為了品嘗一些簡單的美食,往往點菜不會超過三個,只為了日後能夠對外炫耀,來到此地。

在這用餐大殿高層,則是一些雅座,用餐的大多都是富貴人家,身上不缺錢的主,那才是天仙客棧的大主顧。

紫衫女子看眾人的模樣,也不似富貴人家,便將眾人安排在這一股不起眼的地方,雖面色不顯,實則心中已經有些看輕了。

這個地方,算是比較次的地方了,畢竟這用餐大殿的正中央是競技場,眾人可以居高臨下的去觀看裡面的比賽。

第一層本就是和競技場平行,容易受到裡面嘶吼和戰鬥的衝擊,而他們的位置更是貼近競技場,自然非常糟糕。

霸龍濤微微皺眉,正欲開口,卻被牧雲打斷說道:「就這裡了,有勞姑娘介紹菜品。」 「我們天仙客棧菜品種類繁多豐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們做不到的,其中有清湯、燜鍋、拼盤、熱鍋……」

「當然,這龍鳳焚火九宮格更是我們天仙客棧一大特色,聞名整個雲海界,深受好評,絕對值得一試。」

「還有你冷鍋缽缽雞……」

紫衫女子雖心中有些看低眾人,但還是依照客棧的規矩開始講述這裡的菜品,眾人聽著心中驚奇不已。

這天仙客棧果真是厲害了,幾乎涉及到了所有的菜品,更是包羅萬象,各種食材都能夠觸碰到。

聽起來,便令人食慾大開。

「難怪這天仙客棧價格昂貴,單單是這些菜品的選材便已經足夠驚艷了,能夠在這裡吃上一頓飯,足以傾家蕩產啊。」黑衝天感慨道。

若是讓他自己前來,也只能是選擇那一道最為便宜的時令蔬菜湯了,想要多喝一份都無力支撐。

畢竟,那價格可是在那裡擺著的。

天仙客棧的流通貨幣是天仙貝,這是此地獨有的一種生靈,被作為了交易貨幣,想要在這裡吃飯,那便必須支付天仙貝。

當然,天仙貝是可以兌換的,不管是神兵利器,戰甲頭盔,還是各種靈丹妙藥,都可以用來交換,有專門的鑒定人員專門兌換。

紫衫女子看著眾人都滿臉震驚的神色,也不曾開口點菜,眉頭微微一皺,眼神之中再次多出一絲輕視的神色。

這種人,她見多了,無非便是為了尋找一個名聲,僅此而已,最多也就是點上一份時令蔬菜湯和灌湯龍蝦包。

當即,她也懶得浪費時間,於是輕聲開口說道:「諸位若是為難,不妨我推薦幾個菜品,諸位可以選擇這時令蔬菜湯……」

牧雲微微一笑,他早已看出了這紫衫女子的輕視之意,但是他絲毫都不在乎,目光落在那競技場上。

而後,他朝著紫衫女子說道:「你剛才說的菜品挺多的,不過嘛,選擇什麼呢?」

「諸位可以自由選擇。」紫衫女子說道。

「小孩子才會選擇,大人全都要。」牧雲靜靜的說道:「這樣吧,你們天仙客棧的所有菜品都先來一份吧。」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了。

紫衫女子直接便愣住了,她徹底的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

全都要?

她不是聽錯了吧?

「公,公子,您剛才是都,都要麼?」一時間,紫衫女子說話都不利索了,滿是震撼的神色。

天仙客棧,以貴聞名,能夠來到此地品嘗上一兩道菜品那便是極大的破費了,就算是那些不差錢的主,也不敢如此的大放厥詞啊。

全都要,這需要多少錢?

不知道!

原因很簡單,根本就從未有人要過,就算是想要也買不起啊,別說是買得起買不起了,即便是能買得起,誰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呢?

這菜品的味道再好,也終究只是一道道菜品而已,無法更加實用的給修士帶來逆天的改變。

所以,從未有過。但是今天,牧雲這一開口,直接讓她愣住了。

「有什麼問題么,我全都要。」牧雲平靜的說道。

「我,我不是聽錯了吧,公子,你確定要全部要?這天仙客棧的價格可是很難承受得起的,全部都要估計史無前例了。」

霸龍濤都被嚇了一大跳,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需要多大一筆錢?

難以想象!

但是牧雲卻眼皮都不眨一下,直接便開口了,這更是讓她紫衫女子驚訝不已,這種事情,前所未見啊。

能夠開得起價的人,豈能是在這第一層?

「哈哈,兄台還真是會開玩笑,在這裡來吹牛了,真是厲害了。」

「一會結賬的時候估計就好玩了,我倒是想要看看這位兄台如何能夠去支付那天價一般的賬單。」

「我可是從未聽聞過,有人敢在這天仙客棧欠賬的,恐怕一會會有一出好戲去觀看了吧。」

四周的眾人紛紛都大笑起來,絲毫不敢相信牧雲能夠拿出這麼多錢來支付這一次的菜品費用。

「怎麼,姑娘有什麼疑問么?」牧雲盯著那怔住的紫衫女子,平靜的問道。

「沒,沒有,我這就去安排。」紫衫女子深吸一口氣,平靜下震驚的神色,隨後恭敬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