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泰喜出望外,拱手道。

「等他再大點吧!」

秦穆然說道。

「等他七歲的時候,再送過來給秦老弟好好調教!我老薑家也算是後繼有人了!」

姜泰笑道。

「呵呵,還早!」

秦穆然說著,便是繼續給吳亞龍施針。

九龍針法的加持之下,吳亞龍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化著。

身上的傷疤,血痂甚至已經開始慢慢的在癒合。

神乎其技啊!

即便之前姜泰已經見證過一次奇迹了,可是當看到秦穆然的這一手以後,依舊還是很震撼。

在姜泰的眼中,幾乎已經沒有秦穆然治療不好的病了。

秦穆然一次又一次的創造奇迹,似乎,姜泰以後都要習以為常了!

有這麼醫術強大的人做自己的兒子的師父,姜泰幾乎是不要擔心他未來的發展了! 趙小川實在受不了葉楓的目光,轉頭看向崔美美,發現她依然一副木木的表情。

看着崔美美的樣子,趙小川瞬間無語,搖搖頭問道:“學長,看的出來你和崔大部長的感情很好,難道說還有比崔大部長更重要的麼?”

“自然沒有!”

葉楓斬釘截鐵的說道,一旁呆滯的崔美美立刻衝着葉楓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而葉楓也回了一個笑容。

趙小川無語,但還是反問道:“那就對了!既然沒有,學長你自己爲什麼不送她回去呢?”

“這個.。。”葉楓語塞,發現自己竟然給自己挖了個坑,不由用求救的目光看向成浩。

成浩冷哼一聲,將手摸進懷中,走向趙小川。

趙小川看到成浩一臉的冷意,稍稍向後退了半步,警惕的看着他,腦中不知爲何想到了曾經看過的香港警匪片,心中冒出一個念頭。

“這麼詭異的氣氛..難道他們要殺人滅口?”

這當然是趙小川的胡思亂想,當趙小川看到成浩來到自己身前,從懷中掏處的黃符時,瞬間無語。

“這個,學長,你這符咒是在學校門口買的麼?”

“學校外面的符咒?哼,那種符咒效果一定都不好,而且價錢太貴,你認爲我會用它?”

成浩不屑的說道。

趙小川贊同的點點頭,好奇的看着符咒,問道:“那這是?”

“我自己畫的!”成浩驕傲的說道:“等你進入學校會可以選修繪畫,你可以跟着教授好好學習,到時候他自然會教你!”

“繪畫?符咒?難道說教授是個道士不成?”趙小川越發的好奇。

“咳!”

葉楓乾咳一聲,瞪了一眼成浩,成浩瞬間反應過來,轉移話題,說道:“總之你拿着它,以後就會知道的他的好處了!這就算我付給你的報酬,好好保護嫂子!”

“嫂子?”

趙小川聽到成浩的稱呼愣了一下,半天才反應過來對方說的是崔美美,同時對方也乘着這個機會將符咒塞在了自己手中。

“拿着它,遇到危險,比如說不乾淨的東西,就把它扔出去!”成浩囑咐了一句,然後又說道:“好好保護嫂子,不然的話,哼哼!”

趙小川張着嘴巴還想說些什麼,葉楓拍拍他的肩膀打斷了他,說道:“學弟,就辛苦你了!要是這次順利.。”

葉楓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下去,向着洞穴外面走去。

“等等!我還沒有答應呢!”

趙小川看到兩人消失在洞穴,瞬間反應過來,連忙追了出去,但到了洞穴外面卻已經不見了他們的蹤跡。

趙小川看到黑黢黢的森林,嘆了口氣,由攤開手心看着符咒,默然無語。

“這符咒有保證麼?還有這學長也太放心我了吧?孤男寡女的.。”

他還在胡思亂想,耳後一陣風聲傳來,然後趙小川瞬間感覺背後一疼。

“崔大部長,你這是在鬧哪樣?”

趙小川的傷口被崔美美拍了一巴掌,觸動傷口,不由倒吸口冷氣,然後便看到她一臉詭異的看着自己。

“趙小川,你想不想.。”

“不想!”

趙小川看到崔美美一臉神祕的表情瞬間打斷了對方的話。

崔美美氣鼓鼓的看着趙小川,怒道:“我還沒說呢!”

“我不聽,反正沒有什麼好事!”趙小川搖搖頭,說道。

崔美美氣急敗壞,剛想衝上來,但想到之前趙小川的態度,瞭解趙小川倔強的性格。

她眼神咕嚕嚕的轉動起來,心中瞬間有了計較。

“嗚嗚.。”

趙小川看着雙手捂在自己臉上發出一陣哭聲的崔美美,瞬間無語。

“崔大部長,不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啊?”

“不許叫我崔大部長,叫我美美!”崔美美一邊哭,一邊出聲抗議道。

“前面你也沒反對啊!”

“前面不是有我男朋友葉楓在麼?我怕他吃醋!”崔美美理所應當的說道。

“得!這大小姐還真是乾脆!”趙小川聽到崔美美的理由,心中哭笑不得。

“好吧,好吧,崔大小姐,你說你到底要做什麼?”

過了一會兒,趙小川聽着崔美美哭聲,有些煩躁的說道。

“崔大小姐?”崔美美的哭聲一滯,依然捂着臉,聲音有些悶悶的。

“這個稱呼也可以,你真的想知道我要做什麼?那你必須的先答應我!”

聽到崔美美的話,趙小川無奈的點點頭,說道:“我答應你了,您老快點說吧!”

“我要去見鬼!”

崔美美猛然站起來,雙手發了下來,一臉興奮的看着趙小川,臉上哪有半天淚痕。

“這裏可沒有鬼啊。”

趙小川並沒有半點吃驚,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點,攤開手說道。

“有鬼的!”崔美美看到他的模樣,焦急的辯解道:“他們剛剛就是去找鬼了!只要我們跟着他們一定會找到鬼的!”

“但是我們不知道學長他們在哪裏!”趙小川有些得意的說道:“所以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說不定你的朋友已經着急了!”

“他們纔不會着急呢!他們都忙着做準備呢,哪有時間理我?”

“什麼?”

趙小川看到崔美美低聲嘟囔道,沒有聽清,問了一句。

崔美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不就是他們人麼?我有辦法!你跟着我就可以了!我會找到他們的。”

“恩?這大晚上的,崔大小姐,你可不要開玩笑,萬一我們走錯了地方那就不好玩了!”

趙小川顯然有些不信任崔美美。

“安啦!我當然是有十足的把握纔敢這麼說的!”崔美美擺擺手,自信的說道:“總之你就跟着我,我們肯定是會找到他們,不,找到鬼的。”

www● ttκΛ n● ¢ O

趙小川好奇的看着崔美美,不明白她怎麼這麼自信,正想詢問她究竟是什麼方法。

只見崔美美閉上了眼睛,神情平靜了下來,不一會兒,她瞬間睜開眼睛,指着右邊的方向說道:“他們就在那邊五百米的地方,我們快點跟上去!”

崔美美剛說完,立刻向着那邊跑去。

趙小川的表情有些癡呆,這你就找到了?你們有心電感應不成?還有這幾個呼吸的功夫他們就到了五百米外?這速度都可以參加奧運會了吧?

趙小川看着崔美美的身形漸漸消失在黑暗中,神情一緊,連忙把腦海中不切實際的想法排出掉,隨即跟了上去。 以氣運針大約十五分鐘,秦穆然看著九龍針法針灸的時間差不多了,便是將針全部拔掉。

當銀針離開吳亞龍身體的剎那,吳亞龍突然咳嗽了一聲,下一秒,他身上的傷口,竟然都已經緩緩的癒合。

此時的秦穆然臉色有些慘白,額頭上已經出現了大量的汗水。

幸虧他現在進入到了化勁之境,體內的勁氣儲量越來越多,再加上丹田之中的那團精氣支撐著,讓他沒有多大的事情,要是以前的話,恐怕此時早就已經脫力再次倒下來了。

上一次治療的時候,他可是足足昏睡了好幾天。

「秦老弟,你沒事吧?」

姜泰注意到秦穆然的異樣,連忙上前關心道。

這可是自己兒子未來的師父啊,他可不能出事。

「沒事,就是真氣損耗有點大,沒事!」

秦穆然擺了擺手道。

此時,床上的吳亞龍已經緩緩睜開了眼睛。

第一眼,他便是看到了陌生的環境,隨後,他看到了秦穆然和姜泰。

「部長?我是在哪裡?」

吳亞龍問道。

「你別動,我剛給你治好,你還要好好養一段日子!」

秦穆然阻止了正要起身的吳亞龍。

「部長,這一次又麻煩你了!」

吳亞龍的嘴唇慘白,有些干,微微顫動著說道。

「說什麼呢!事情我都知道了!應該是我感謝你!要不是你,我老婆就危險了!」

秦穆然認真地回道。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本來我就是保護陸總的安全的!」

吳亞龍說道。

「龍哥,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跟嫂子說下,他們都但心壞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轉身離開了ICU重症監護病房。

剩下的事情有姜泰收尾就好了。

重症監護病房的大門打開,一直在外面焦急等待著的陸傾城,吳月和吳母三人看到秦穆然出來以後,立刻沖了上去關心的問道。

「老公,怎麼樣了!」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說道。

秦穆然注視著陸傾城這個樣子,突然心裡惡趣味上來,他一臉憂傷的看著陸傾城,淡淡道:「老婆……我……」

說完,眼睛一閉,便是要倒下。

「老公!」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暈倒,嚇壞了,連忙抱住了秦穆然。

秦穆然一時間待在美人的懷裡,聞著撲鼻而來的香味,還有那柔軟的感覺,戀戀不捨,嘴角也忍不住幸福地上揚了。

陸傾城感覺到懷裡的異動,再低下頭看去,赫然看到了秦穆然微微上揚的嘴角,瞬間還能夠猜不出什麼來。

「哎呦!」

突然,秦穆然疼的跳了起來。

原來,就在剛才發現的時候,陸傾城已經毫不客氣地出手了,兩指對著秦穆然腰間的軟肉,一掐,一擰然後一揪。

那酸爽,比老壇酸菜來的還要帶勁。

「還暈嗎?」

陸傾城冷著臉,看著跳起來的秦穆然,問道。

「幼稚嗎?」

「老婆,別生氣,我就開個玩笑!」

秦穆然臉上立刻堆著笑說道。

「好笑嗎?」

陸傾城一點都沒有覺得這個玩笑好笑在哪裡。

「不好笑!」

秦穆然立刻嚴肅地說道。

開什麼玩笑,現在還能夠沒有一點求生欲嗎?秦穆然已經明顯看出陸傾城是真的生氣了。

「吳大哥情況怎麼樣了?」

陸傾城問道。

「是啊,穆然,我家老吳怎麼樣了!」

吳母也是立刻問道。

「我都說了,我出手誰能夠阻擋,肯定是沒問題的啦!」

秦穆然嘚瑟地說道。

「真的?」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吳母,吳月,陸傾城立刻瞪大了眼睛異口同聲地問道。

「當然,一會兒就轉入普通病房了!龍哥也已經醒了!」

秦穆然說道。

「太好了!穆然!謝謝你!謝謝你!你真的是我們一家的福星啊!要不是你,我們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吳母一想到這裡就忍不住的要抽噎。

「好啦,嫂子,你還是別哭了,怪晦氣的,再說了,我龍哥剛剛化險為夷是個喜事,你該笑!要是真的說抱歉,還是得我們夫妻兩說抱歉,要不是龍哥,我老婆可能就會出事了!」

秦穆然安慰地說道。

「你別這麼說,這是老吳的工作,也是他的職責!」

吳母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道。

「嫂子,一會兒龍哥就要出來了,你們一家人好好說話,不過現在他不能太勞累,需要好好補身體,多休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