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文盯著兩人,砍刀虛空一劈,怒吼道:「死守」

帶著滿腔熱血,刀鋒劈向男子,田大統領站向男子身前,砍刀擋住孟文的攻勢,說:「世子殿下,可退後讓我來。」

男子正是當今齊國皇帝燕無雙的胞弟燕無歸唯一的兒子燕懷荊。燕懷荊看著交手的二人,笑到:「田統領不要擔心本世子,我可不是來遊玩的,我們一起拿下他。」

說罷提劍配合田統領,朝孟文刺去。

燕懷荊身手也算不錯,雖說力道與田統領相差甚遠,若是單打獨鬥,孟文有把握幾個回合就將其拿下。但是有田統領抵擋在前,燕懷荊從旁側應,只做干擾,也讓孟文不厭其煩。

在幾個回合后,剛剛劈開身後偷摸上來的齊軍士兵,就被田統領一個橫劈怒掃而來,孟文提刀一擋,卻被燕懷荊從旁刺來的劍刺傷腹部,傷口很深。

孟文驚退,捂著正從甲胄溢出的鮮血,怒瞪兩人,眼角看著還在滔滔不絕而進城的齊軍,內心也是一陣絕望,難道青月城真的完了嗎?

燕懷荊兩人看著受傷的孟文,互看一眼,又聯合向孟文攻來。

城內,劈開飛一個衝來的齊軍,吳銳寒迅速拉來身旁的楊參將道:「楊深,,你速速帶人慢慢撤退,往城內走,這邊快不行了,只能進城打游擊,盡量守住南門,等待援軍。」

楊深得令,迅速通知各統領,撤退的號角響起。

同時,林安刺開衝來的齊軍,對著身旁的胖子說道:「胖子,你快去找小魚姑娘,帶她先撤去城中,往南門走,先行出城。」

胖子沒有多問,讓進安注意安全后,就快速離去。

林安看著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人群中迅速查找著孟文的身影。

田統領的大刀狠狠的劈在孟文的手臂上,若不是孟文身體素質不錯,怕這次一條手臂都給砍斷。

手臂吃痛,連握刀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在燕懷荊長劍快要刺到孟文脖子時,一桿長槍破空而來,還好田統領眼疾手快,迅速拉開燕懷荊,不然得刺個透心涼。

林安迅速而來,看著孟文的慘樣,怒火攻心,撿起長槍就往兩人攻去。

孟文看著大開大合的林安,在兩人圍攻中遊刃有餘,他也稍顯放心,快速撕開衣袍,綁住流血的左臂。

「長槍破龍」,一聲怒吼,林安躍起,長槍從上而下,怒沖田統領而去,田統領看著來勢洶洶的槍勢,提刀橫檔,卻被逼退好幾步,差點摔倒。

感受著發麻的雙臂,田統領大驚,要知道在長年的訓練下,他也是三品練骨的武夫,在軍隊中也當任萬夫長,在軍中名氣不小,若是此戰結束,都能身任一個不小的將軍。而現在卻被一個年輕人正面逼退。

而燕懷荊看到此景,更是驚怕,若是這槍是刺向他的,他能擋得住嗎?

他覺得情況部隊,就連忙退去齊軍大部隊那邊。

林安見狀,吼道:「老子讓你走了嗎?神龍擺尾,橫掃八荒」

抓住槍尾,朝著就要奔離的燕懷荊橫掃而去。

燕懷荊懼驚,不及回身抵擋,就朝前跳去,長槍還是在他腿部留下深可見骨的傷痕。

林安皺眉,這小子反應還挺快,不然得震傷他的五臟六腑。

田統領這才反正過來,趕忙上來與林安交手,護著燕懷荊撤往大部隊。

在孟文被齊軍士兵趕上,兩人快被圍毆時候,齊軍外邊突然響起了撤退的號角。

齊軍將士還以為聽錯了,可是細細分辨,確實是撤退的號令,眾人左顧右盼,都不明所以,這難得的戰機,為何要退?可是不容多想,大部隊就陸陸續續的往外退出,沒多久就退出了瓮城。

魏軍的殘兵,也是不明所以,吳銳寒走在屍海中,疑惑的看著瓮城,難道齊軍有詐?可是到現在了,還要什麼計謀?

派幾個士兵,小心翼翼的前去瓮城查探,士兵回報確實是一個齊軍都沒留下了,眾人頓時交頭接耳,搞不清齊軍在做些什麼。

不過吳銳寒不想錯過這個機會,連忙讓人再次布防瓮城,把傷兵接去治療。

不過卻發現,好像很多人都慢慢往後退去城裡了,只能又派人快速去喊回大量軍醫與士兵幫忙。

齊軍大營,萬重和各位統領將軍交代了一下撤退原因,眾人聽到這是皇上的命令,雖說已經錯失戰機,但是卻也沒有辦法。

站在下邊的黃庭堅驚恐,怎麼就不打了?他家人還藏在青月城內呢,他就等城破后,再尋到家人,畢竟走到這步,又不能讓他們跟大部隊撤離青月城,所以就找個安全的地方先藏了起來。

黃庭堅心急,站出來說明原由,而萬重本就煩悶,讓人把他拖了出去,不理會外邊一直叫喚的黃庭堅,就和眾人繼續商量事宜。

恰巧此時,南門突然傳來群馬奔騰的聲音,臨安回防的先鋒騎兵回來了,孟虎孟文兩兄弟兩馬當先,在城門口將士確認后,從旁邊的門口迅速奔往北城。路上看著快速撤離的民眾,心想希望還來得及。 一番交談。

朱梅禕也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他們是來自於附近的村落,白天看見了動靜,所以先來打探。

對方聽到朱梅禕等人沒有拒絕是大明人的身份,十分高興,暢所欲言。

而且非常感謝朱梅禕等人殺了那些野人。

原來兩個是不同的村落互相仇敵。

瞧著對面大仇得報的模樣,朱梅禕暗自僥倖,幸虧沒有殺他們的人。

而這時,王大浩狼狽的逃了回來。

氣氛有些濃。

朱梅禕沉聲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王大浩咽了口吐沫:「東邊那個村落,裡面有紅毛鬼。」

朱梅禕神情一震,哪裡來的紅毛鬼?

這裡應該是南洋啊!

紅毛鬼怎麼陰魂不散?

他再次追問道:「確定是和古巴上的紅毛鬼一樣嗎?

「沒錯,一模一樣。」王大浩十分肯定,自己等人建的就是紅毛鬼:「村中還有十字架,一定是他們。」

作為經歷過古巴戰爭的人,朱梅禕確信了,有十字架,再加上外貌,那差不了了。

此時對面的土著也派人走了過來。

朱梅禕放開手下,只見走了過來的就是那位魁梧漢子,剛才介紹的時候,已經說了名字—胡三方。

胡三方也有一些漢人血脈,據他自己說,自己的祖先很久來到了南洋。

當時應該是漢末。

胡三方一副很了解當前情勢的模樣,開始介紹開來。

在眾人來之前的半個月,有10個樣貌異常的人來到了這裡,並且要傳道,手持一本書,舉著十字架。

旁邊的拉泗村,很快就接受了對方的洗禮,成為了對方教派的教徒。

對於教派這件事情,胡三方等人習以為常,可是對面兒的人,竟然也想讓他們村信奉那個教派。

所以雙方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拉泗村沒有佔上風,就這樣對峙了南洋起來。

朱梅禕盤算著當前的局勢,詢問道:「對方有多少人?」

胡三方吐苦水:「拉泗村也就五十戶人家,不到二百多人,而那些異族就十個人左右。」

「那些怪人手上有火槍,我們打不過。」

身處不同位置所帶來的不同結果。

哪怕土著們落後,但因為僅靠著中國,也見過火槍,殷人則大大不如。

朱梅禕目光閃爍,他來之前,大明和西班牙的戰爭還在焦灼狀態,所以,他動了小心思。

既然遇上了,那就只怪他們命不好了。

朱梅禕直接開門見山道:「我們可以幫你們打敗那些人。」

胡三方眼睛一亮,脫口而出道:「真的?」

朱梅禕淡淡道:「我乃大明的將領,說話算數。」

胡三方心頭一熱,高興道:「軍爺,咱大明兵要回來了嗎?」

胡三方認為朱梅禕等人是中明的人,他們也沒有反駁。

朱梅禕含糊其辭道:「嗯嗯!」

胡三方激動地拍了拍手:「早就應該這樣了,若是大明在此,那些賊人也不至於如此猖狂。」

「什麼賊人?」

胡三方恍然大悟,軍爺剛回來,還不知情,他偷偷瞄了一眼大明的士兵,一個個威武精神,黃色的日月旗看著更令人舒坦。

他開始解釋道:「現在海盜越來越多了,經常出海就回不來了,我太爺爺說,大明在的時候大家和和氣氣做生意,根本沒有這麼多動亂…..」

胡三方還提到了zong教的問題,逐漸綠化啊!【大家懂得】

朱梅禕沒想到中明還深入人心,他問了一個靈魂問題:「有其他大明人來這裡嗎?」

胡三方一愣,這個問題有些奇怪,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有一些明人的商人,但是你們是我看到的第一批大明士兵。」

朱梅禕鬆了一口氣,看來假冒大明行事不會被人揭穿。

隨後兩人又談論了一些其他問題,胡三方都一一解答。

前面出現了一陣騷亂。

尋聲望去,一位士兵跑了過來。

「大人,那些人找了過來。」說完瞄了瞄胡三方。

原來是胡三方的人怕他出了什麼事情,前來看看。

朱梅禕放過人來,很快胡三方的人涌了進來。

天色較晚,胡三方也要回去了。

胡三方恭敬道:「現在天色已晚,大人若不嫌棄,可先到草民村裡。」

朱梅禕道:「那就叨擾了。」

哪怕是交流了一陣,朱梅禕還帶著戒心。

村落並不大,最多只有百戶人家。

大多是草房或木屋子。

倒是良田耕種了不少,也養著雞鴨。

胡三方回村后十分高興,敲鑼打鼓,告訴村民們,王師來了,村子有救了。

村民們不知道這些,只知道朱梅禕等人要幫著他們打泗水村,所以也變得十分高興。

夜宴十分豐富,村子里的人們拿出來最好的東西,來款待「王師」。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