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單煌接過資料看了一眼,發現這五個人分別來自五個門派,有嶗山派的顧雲鵬、百花谷的林風荷、終南散修譚維希、黃山蒼松派康文祥,甚至還有一個是已然在2012年末那場決戰中被滅了的廣錄派的殘存弟子,名叫金剛。

季單煌道:「那我們就先問候一下這五個人吧!」

手中持有龍神遺留神器的人,想必不會讓自己死在戰場之上的,應該是在破開結界后便退居後方,即便是上了第一線,也會以保命為主。等到毒咒開啟之時,他便持著遺留之物迅速逃離。所以,這五個在東海龍島結界被破時離得最近又活下來的人,才是最有可能持有龍神遺留之物的人。

敖岳道:「這五個人被分配在了不同的鎮元塔里,需要多走幾趟了。」

季單煌笑道:「沒事兒,多跑兩趟也無所謂。那麼,咱們女士優先,先去看看百花谷那個林風荷吧。」

敖岳點頭道:「林風荷在地慧鎮元塔里,我帶你們去。」

當下,眾人又是一陣急走,在塔林之中急速穿梭,最後停在了一座門上刻有「地慧星」三字的鎮元塔前。敖岳上前扣了扣門,便有一個龍族女子走了出來。季單煌認得她,這個名叫敖雪菲的龍女,正是上次他來刑堂後山禁地時,帶著他四處遊玩兒的那一位。

敖雪菲應該是在忙著審問俘虜,一身的煞氣很是兇殘,手上還拿著一根滿是倒刺勾著細碎血肉的長鞭,一身白衣也沾染了點點鮮血,看上去甚是驚心,與當日季單煌初見她時那副大方得體的模樣格格不入,簡直就是一煞星。

很顯然,她也已經被這裡的氣氛給感染了,整個人都兇殘了起來。再加上大量的工作急需處理,而俘虜們又沒有供出多少有價值的東西,使得她的脾氣一下子就暴躁了起來。(未完待續。) ?一臉煞氣的敖雪菲一開門,眼睛裡面一片凶光,頓時就把毫無準備的季單煌給嚇著了,不自覺地倒退了半步。而敖雪菲看到季單煌一臉震驚的樣子呢,顯然也已經意識到自己如今這幅模樣,怕是和母夜叉一般嚇人,趕忙收起手中的鞭子,淺淺一笑,對著季單煌等人拱手道:「負責人,堂主,龍族長,陳掌門,南宮莊主,你們可是來審問犯人的?」隨著她這一笑,滿身煞氣頓時一收,顯出幾分親切來。

季單煌也是收起了自己的窘態,笑道:「嗯,有些事情需要過來問一下。」

關於龍神遺留之物的事情,他並不打算再讓人知道了。

敖岳自然知道龍神遺留之物的事情需要隱瞞著點兒,於是對敖雪菲道:「雪菲,辛苦你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負責人打算親自審問一下俘虜,這裡你就不用操心了。先去休息室喝口茶吃些點心養養精神,等會兒這邊結束了,你再過來繼續吧。」

敖雪菲十分知趣地點了點頭,高高興興地走了。這一夜,她倒是真的累壞了,這會兒正巴不得好好休息一下吃吃喝喝補充體力,因此什麼都沒再說,如蒙大赦一般地跑遠了。

希望休息室里的紅豆小涼糕還在。

由於人手的緣故,每座鎮元塔只有一個後山刑堂人員負責。敖雪菲一走,這座地慧鎮元塔裡面就只剩下了俘虜,他們倒是想怎麼審就怎麼審了。

因為林風荷是毒咒施放者之一,因此之前審問毒咒相關事宜的時候,敖岳曾經親自來過這裡,審問過林風荷。進了鎮元塔之後,敖岳就輕車熟路地去找林風荷了,季單煌等人則在這裡隨便看看,等敖岳押著林風荷過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進入到鎮元塔裡面來。和外面的富麗堂皇不同,鎮元塔裡面簡直和古時候閻羅王的審訊室一般,那叫一個陰森恐怖。血池、刑具之類的東西應有盡有。周圍還堆著些不知道是什麼的骨頭,空洞的眼眶正對著為受審人員準備的荊棘刺椅。而那張為審訊人員準備的桌案倒是還不錯,乾乾淨淨的很有格調,一看就是后加進來的東西。

更重要的是。那桌子上竟然還放著一張菜單,左手邊甚至還有個碗大的傳送台。很顯然,這是為審訊人員準備的,怕他們餓。

看這樣子,他們忙起來是連出去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的啊!

四個人在桌邊坐下。陳黃鷹拿過那菜單看了一眼,試著點了一碗皮蛋瘦肉粥,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會有食物送過來。結果不到十秒,那小傳送台上便是光芒一閃,還真的有一碗皮蛋瘦肉粥被送了過來。

捧著那碗還冒著熱氣的皮蛋瘦肉粥,陳黃鷹萬分驚喜:「臣卜木曹!還是熱乎的呢!」

季單煌笑道:「當然是熱乎的!刑堂總部這邊的食堂是二十四小時隨時供應的,只不過之前一直不忙,大家便都按照規定時間用餐。現在是非常時期,二十四小時隨時供應的機制開啟了,不管是什麼時候。只要想吃菜單上有的東西,不出十秒絕對送到,免得這邊好不容易抽出點兒吃飯時間,再被耽誤沒了。」

「哦?是二十四小時供應的?」龍進眼珠一轉,一臉壞笑地搶過菜單來,「那我得點份韭菜盒子麻辣燙這種香味兒濃的東西來吃吃!」

季單煌頓時一愣:「為什麼?」

龍進道:「當然是為了審訊啊!自從這幫俘虜被抓來,肯定是沒有好吃好喝招待的,估計也就能喝到點兒稀粥,勉強維持下身體機能。這都過了一夜了,眼看著這一上午也快過去了。估計那林風荷已經是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咱們弄點兒香味兒大的東西來吃,看她受不受得了。」

季單煌聞言,嘴角頓時一抽。如果說林風荷是個吃貨的話,說不定她真的會為了一口麻辣燙。把什麼都供出來了。

雖然覺得龍進這個想法很扯淡,但季單煌仍舊是跟著點了一份醬香豬蹄,順便又給南宮俊叫了一份叫化童子雞,還不忘了再給敖岳來盤糖醋小排。這些東西熱呼呼地一端上來,頓時香氣四溢,著實誘人。

點完了菜。敖岳也押著林風荷過來了。見這四人已經在這裡大吃大喝了起來,敖岳不由得一愣:「怎麼?你們早上沒吃飯嗎?」

陳黃鷹道:「吃倒是吃了,只不過看見這裡有菜單,又餓了。哎呀,這排骨可真香啊!你要是不敢進來吃,大哥可跟你搶了啊!」

敖岳頗為意外道:「還有我的份?」

「當然有了!」陳黃鷹道,「快快快,把那個女的綁好了,趕緊過來趁熱吃。」說完,抄起半隻豬蹄,啃得直吧唧嘴。

敖岳忙了這許久,也是水米未進,這會兒還真有些餓了。當下,將已經被折磨了一頓渾身傷痕的林風荷給綁好,用濕巾擦了擦手,也過來跟著一起大吃大嚼。

季單煌等人意在勾起林風荷的食慾,因此吃得很是誇張。而林風荷顯然具有女人嘴饞這一特點,餓了許久之後看到如此美味,早已是餓得眼冒綠光,盯著桌子上的食物不住地流口水。

龍進太眼看看林風荷,夾起一隻雞腿沖她揚了揚,笑問道:「怎麼樣,想吃嗎?」

林風荷沒想到龍進會問她想不想吃,頓時一愣,隨即十分不顧形象地大叫起來:「想!想吃!龍族長,求求你行行好,給我口吃的吧,我從昨天到現在,一口東西都沒有吃,還被吊打了一頓,已經餓得頭暈眼花了。只要你給我一口東西吃,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哦?是嗎?」龍進眉頭微微一挑,笑了,「既然你主動要求配合,那就先給你口吃的,讓你緩緩再說。」從那雞腿上戳下來一小塊雞肉,丟到了林風荷的衣襟上。

見雞肉就在面前,林風荷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一低頭將那塊雞肉叼在了口中,只覺得這是天底下最好吃的東西了。(未完待續。) ?五個人大吃大嚼著,很快桌子上的東西便下去了一半。龍進時不時地會丟一小塊肉給林風荷,得到她一段不住口的感謝之詞。

看到龍進這樣的舉動,季單煌心中很是不快。他們是過來審問林風荷的,可不是來喂她的!不過見別人都沒什麼意見,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黑著臉瞪著林風荷,心想等會兒一定要你好看。

哼哼,搞出毒咒坑害東海龍島的女人,管你是不是來著大姨媽,也得先狠抽一頓再說!

很快,桌子上的東西就被吃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一隻雞腿還沒有動。季單煌正想伸筷子過去,將這隻雞腿也解決掉,卻見龍進竟端起了那個裝有雞腿的盤子,向站了起來。

季單煌一愣:「龍進,你想幹什麼啊?」

看這架勢,怎麼好像這雞腿是特意給林風荷留下的呢?

龍進沒有搭理他,徑直朝著林風荷走了過去。季單煌感到十分納悶,正要叫住他,卻感覺旁邊的陳黃鷹扯了扯他的袖子,將臉湊到了他的耳朵邊上來。

趴在季單煌的耳邊,陳黃鷹低聲道:「大煌,別急,等會兒配合著龍進,他肯定能把話給你套出來的。大哥知道你對這小娘們兒心懷怨恨,但事有輕重緩急你說對不?哥幾個啊,先把話兒給套出來,之後你想怎麼的都行,慢慢玩兒死都沒人能說你什麼。」

季單煌眉頭皺起,低聲問道:「龍進他到底是想幹什麼啊?」

他知道,龍進、陳黃鷹、南宮俊這三人的心靈是互通的,隨時都可以在外人無法察覺到的情況下進行交流,剛才一定是龍進跟他們說了什麼,他們才這麼配合的。可是,龍進他究竟想怎麼把話從這女人的嘴裡套出來啊!

總不能是把這女人的饞蟲勾出來,故意用雞腿來誘惑她,讓她忍受不住招了吧!

這怎麼可能!

在生死關頭,就算是頂級的吃貨。也未必能夠被美食引誘進而招出一切啊!

季單煌滿腹疑惑,雖然覺得龍進的做法實在有些匪夷所思,但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相信他。讓他去試試。一直以來,龍進的表現都十分的成熟老練,整個人就跟個懶散的老狐狸似的,沒事兒的時候成天睡覺,有事兒的時候那腦子轉得比誰都快。而這些跟他從小在封靈族那種充滿鬥爭的成長環境也有關係。

所以他覺得,即便龍進此時的做法很是匪夷所思,但這應該是龍進經過深思熟慮多重考慮之後,挑選出來的效率最高的那一種審問方式。

在來之前,他們也都了解到,這一群炮灰其實也挺難纏的,真正事關重大的事情,還真無法從他們的嘴裡撬出來。再加上他們一天天的東拉西扯,在沒有龍神和龍生九子那種超強的讀心術的情況下,還真就判斷不出他們哪些話是真哪些話是假。著實令人頭疼。

季單煌不再說話,點了壺茶過來,一邊喝著一邊看著龍進的審訊。只見龍進端著那隻雞腿,走到林風荷面前,扯過一把椅子坐下,滿臉笑容道:「怎麼樣?感覺東西好吃嗎?」

林風荷用力點頭道:「好吃!」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龍進手中端著的盤子上面放著的噴香的雞腿,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來這兒之後,她就喝了一碗餿了的稀粥,喝完之後就越來越餓了。這會兒。她已然是餓得眼冒金星了。

龍進道:「那你還想吃東西嗎?」

林風荷更加用力地點頭了,脖子都差點兒被她給挫斷:「想!」

這一聲回答,那叫一個響亮!

龍進柔聲道:「那我喂你。」說著,竟真的親手撕下一塊雞腿肉。遞到了林風荷的面前。

林風荷早已餓抽了,見雞肉遞到面前,連忙一口吞下。龍進溫柔地笑道:「慢點兒,別噎著,不夠的話等會兒我再給你弄點兒來。」

嘴裡嚼著雞肉,林風荷感動得痛哭流涕。只會用力地點著頭。她突然發現,這個名動江湖的封靈族族長,原來是這麼的溫柔貼心!溫柔得她的心都快要化了。

他對自己可真好啊!

龍進一邊喂著林風荷,一邊閑扯道:「唉,看你餓成這樣,真是太可憐了,他們都沒有給你吃的嗎?」

林風荷含含糊糊道:「只有一碗餿了的粥,吃完了餓得特別快,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連口水都沒有。」

龍進點了點頭。之前他曾了解到,東海龍島上確實有那麼一種為了懲罰犯錯之人,特意研製出來的藥物,能夠讓人吃了之後迅速覺得飢餓難耐。看來,後山刑堂眾人,是將這藥用在了俘虜的身上了。

龍進故作一臉憐憫道:「唉,他們真是太過分了,簡直不拿俘虜當人看。你身上的傷,也是他們弄的嗎?」

林風荷憤憤道:「對!那個白衣服的龍族女人,把我吊起來,用鞭子抽了我半宿,想要從我嘴裡套話,壞得很!」說話的時候,顯然是忘了自己在戰場上的時候,曾經用毒咒坑害過東海龍島的人。

想來,敖雪菲針對她並不是沒有原因的。敖雪菲應該是已經知道毒咒的施展方式了,因此對這個來著大姨媽的女人十分痛恨,因此也就更加照顧她一些了。

龍進道:「嗯,是啊!太過分了!剛才我們來的時候,已經將那個人給狠狠批了一頓了,把她趕走了。你看現在,咱們兩個輕鬆聊天,不是很好嗎?」

林風荷靦腆一笑:「嗯,很好啊!龍……龍族長,你人真好。以前在大會上見過你,感覺你特別的帥,覺得像你這樣才貌雙全的男人,這輩子都沒機會能和你說上話的。卻沒想到,今天和你說了這麼多,你……你對我真好。」說著說著,一張沾著血污的臉,竟然紅了起來。

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切的季單煌,整個人都傻了。明明都已經成為階下囚了,這女人發什麼花痴!她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來大姨媽來傻了?(未完待續。) ?季單煌有些發懵,扯扯陳黃鷹的胳膊,低聲問道:「哎哎老鷹!這什麼情況啊?怎麼看著這麼像在談情說愛?龍進該不會是看上這娘們兒了吧!」

「屁咧!」陳黃鷹撇嘴道,「你那是什麼眼神兒!還能看出龍進看上那娘們兒了?你也不看看那娘們兒什麼德性,她哪兒配得上龍進的眼光了!」

季單煌不由得仔細打量了一下林風荷。說起來,林風荷這長相不難看,但也絕對稱不上好看,完全就是一張路人臉,毫無可取之處,胸平腰粗沒p股,整個就一直筒,連個女人味兒都沒有,再加上被敖雪菲抽了半宿,身上到處都是傷,更是沒法看了。非要說個優點的話,也就那對柳葉眉還算好看,但細瞅卻會發現,那完全就是後期加工的產品。

如此看來,除非龍進眼睛瞎了,要不然還真不可能看上這麼樣個女人。更何況,這女人還用大姨媽放毒咒!

嘔……

季單煌扭過臉去:「的確,龍進的眼光絕對沒差到這程度。」

既然龍進肯定看不上這女人那估計這就是他審訊的獨特方式了吧。

說話間,龍進手裡的雞腿已經下去了大半,他折回身來拿了一杯茶回去喂林風荷,順便又狠狠瞪了季單煌一眼。很顯然,剛才季單煌說的話,都被他聽在了耳中。

他能看上這麼個女人?簡直就是在侮辱他的眼光!

喂林風荷喝了點兒水,龍進心中咒罵著季單煌,臉上卻擺出溫和的笑容來,對林風荷道:「怎麼樣,是不是感覺吃了東西,舒服一些了?」

林風荷點了點頭:「嗯,感覺好些了,多些龍族長。我……唉,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才好呢!」

龍進道:「你感覺好些了便好,至於謝什麼的。就不用了。說起來,你也真是厲害,連東海龍島的結界都能給破開,這點我都做不到。」

閑扯了半天。直到這裡,龍進才開始把話題往正軌上引去。

林風荷臉上一紅,搖頭道:「破開東海龍島結界的人,並不是我。」

「哦?不是你?那還真好!」龍進笑了,又將雞腿拿起來。繼續一點點地喂林風荷,「那估計你也不知道,破開東海龍島結界的人是誰了呢!要是能夠找到那個破開東海龍島結界的人就好了,你們也就都可以回家,不用在這裡受苦了。」說著,輕嘆一聲,面露愁容,似乎十分著急知道那個破開東海龍島結界的人是誰。

實際上,他確實挺著急。

見龍進一臉失落的樣子,林風荷心中一陣狠抽。十分難過,頓時急道:「不,我知道的!東海龍島結界雖然不是我打開的,但是我知道是誰打開的。」

「啊?你知道?」龍進的眼睛一亮,「你是說真的?可別騙我啊!」

「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會騙你!」林風荷急於表明自己真心,竹筒倒豆子般地說了起來,「破開這東海龍島結界的人是廣錄派的金剛,他手裡有一件龍神遺留下來的東西,他就是用那個東西將東海龍島結界給破開的。那東西他藏得十分寶貝。我們只知道他有這麼個東西,卻都還沒有見到那究竟是什麼呢!之前破開東海龍島結界的時候,我還想看看他會拿出個什麼呢,結果他速度太快了做得又隱蔽。我卻是一點兒都沒看出來呢!」說到後來,不由得有些憤憤,似乎是不滿金剛的隱瞞。

聽到這樣一番話,正悠哉喝茶的季單煌頓時傻了,連茶水灑了都沒注意到。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這林風荷竟然這麼容易就把話給說出來了。

之前不是說這群人的保密意識還挺強的嗎?這林風荷怎麼看都不像保密意識強的樣子啊!龍進這三言兩語。就把話都給套出來了!

「哎哎!老鷹!」季單煌一臉震驚地轉頭看著陳黃鷹,「你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況?」

隨便一聊,情報到手,要不要這麼簡單!

陳黃鷹咧嘴一笑,得意道:「大煌,你有沒有聽過,這世上有個東西叫做『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季單煌頓時一愣,「那是個什麼玩意兒?」

他好像還真不知道有這麼個東西存在。

陳黃鷹解釋道:「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又叫做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或者人質情結,是指被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被害人的生死操控在加害人手裡,但是加害人讓他們活了下來,他們就感動得痛哭流涕,進而會對加害人產生一種心理上的依賴感。他們會覺得自己與加害人的命運是關聯在一起的,把加害人的前途當成自己的前途,把加害人的安危視為自己的安危,這個情感造成被害人對加害人產生好感、依賴心、甚至協助加害人,甚至會把解救他們的人當成了敵人。」

「我勒個去!」季單煌眼睛一下子就圓了,「這也可以?你確定這叫什麼『斯德哥爾摩綜合征』,而不是叫聖母病白蓮花?」

他還以為,只有聖母病白蓮花,才會給加害人開脫呢!

「你那不廢話嗎!大哥學識多淵博,當然能確定了!」陳黃鷹道,「你看現在啊,這女的之前都想好自己被押出來會挨一頓暴揍了,結果沒想到龍進笑呵呵的好吃好喝好招待,就對龍進產生心理依賴了,看龍進想知道破開結界的人是誰,她就直接招了。這啊,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征』了。」

季單煌頓時無語,他此時才知道,龍進為什麼要對林風荷這麼好了,原來是看出來她有這個毛病了啊!

不過,龍進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似乎猜到季單煌會有此一問,陳黃鷹得意地笑道:「這個毛病雖然案例也不少,但也算是不常見的。這女的本來挺正常,但是龍進可不是一般人啊!小小地用點兒手段,這沒毛病的也都tmd能讓他給弄出毛病來!」(未完待續。) ?「我靠!」季單煌頓時瞪大了眼睛,「龍進他還有這功能?能把別人智商忽悠苶了?」

這技能,高大上啊!

陳黃鷹笑道:「也不是忽悠苶了,只不過是說話的時候,眼神兒里加了點兒暗示。再加上這女的來自百花谷,百花谷那幫女的都有點兒花痴,又tmd都是幫感性動物,心理素質不夠強,對她好點兒再加點兒心理暗示,這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就很容易被引發出來。以後啊,哥幾個要是再想問點兒什麼,直接讓龍進過來就成了,能省不少事兒!你看這不就是嗎,吃個飯的工夫就什麼都出來了,不費勁兒,也不鬧心,多好。」

季單煌不得不佩服。的確,這麼一來他們真就是跟吃了蓋中蓋高鈣片兒似的不費勁兒啊!

問出了想要知道的東西,龍進也懶得跟林風荷多扯了,簡單囑咐她回去好好休息之後,就坐了回去,不再理會她了。而季單煌則讓敖岳把敖雪菲叫回來,之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就可以了。

在門口等了一會兒,敖雪菲便抱著一碟冰鎮過的小涼糕回來了,顯然是還沒有休息夠,卻又不能耽誤事兒,便只能帶點兒喜歡吃的點心回來,一邊繼續工作一邊吃。

簡單和敖雪菲進行了交接過之後,五個人不再耽擱時間,直接跟隨著敖岳,前往關押著金剛的地奇鎮元塔。

看守著地奇鎮元塔的龍族名為敖劍臣,五人趕到的時候,傲劍臣也是一臉兇狠地拿著一根滿是尖刺的棍子在抽打著俘虜進行審問。而有了之前見到敖雪菲的經驗,這回季單煌並沒有再被驚到,反而是琢磨著怎麼讓自己也能顯得如此兇悍。

一身的煞氣,倒是能夠起到不錯的威懾效果。不過據說,這種凶煞之氣只有在戰場上做過那殺戮機器,才能夠鍛鍊出來。

殺人,季單煌倒是也干過,曾經在魔界的時候可是沒少殺人。只不過。因為他這性子的影響,就算殺了人也沒將他磨礪出多少凶煞之氣,看著還跟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菜鳥似的。

倒是龍進、陳黃鷹、南宮俊他們三個,平日里看著懶懶散散的。但若是真的認真起來,那股兇狠可真不是一般人更夠承受得住的。想當初,季單煌就被他們給嚇到過,到現在想起他們那凶煞莫名的樣子,都會有些起雞皮疙瘩。

以前倒是沒什麼感覺。不過現在,季單煌還真有點兒羨慕了。試想一下,兩軍對壘的時候,他要是能如張飛一般,大吼一聲就把敵人給嚇退,那得有多牛波伊啊!

敖劍臣顯然也是料到季單煌等人會過來,因此並不顯得驚訝,熱情地招呼他們進去坐,並點了一壺龍井茶來。季單煌看到,此刻審訊廳的地上。正躺著一個人,渾身血肉模糊的,已經暈過去了。

嘖嘖,挺慘的。

見季單煌的注意力落在了地上的人身上,敖劍臣道:「這是天山腳下雪霽堂的人,名叫宋思偉,修為差得離譜,但嘴卻很硬。這一晚上,被打得昏迷了十多次,棍子都斷了三根。硬是一個字都沒說,是個硬骨頭。」

「喲!是嘛!」季單煌笑了,「這人倒是不好對付啊!沒看看他有什麼弱點嗎?」

敖劍臣道:「這個我也專門查過了,發現他是個孤兒。從小被雪霽堂收養,拜了個末等的師父,學了些末等的工夫和法術,到現在連穿界門都不會開,在這個世上,除了他師父之外。很少會和別人說話,無比的孤僻,在同門眼中不像個活人。若說弱點的話,也就是他這孤僻的性格,或許還可以作為突破點。」

孤僻的人,都不太好對付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