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永方冷冷瞥了一眼安林,然後當先進入了空間通道。

緊接著,上官藝,陽遠也開始毫不遲疑地邁入空間大門。

「我們也走吧。」莫海面帶微笑,開口說道。

「安林道友,朱雀獄十分兇險,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記得以生命優先,萬萬不可冒險踏入未可知的險地,否則連空間返回令牌也救不了你。」魯嘉致開口提醒道。

安林聞言鄭重點頭。

朱雀獄,上古聖獸朱雀曾經被封印的異界。朱雀脫困后,便憤怒地將那片天地徹底化作一片無盡的火域,時不時還有它破界時留下的火羽虛影出現。

那個地方有強大的禁制,能隔絕所有返虛境界的大能進入,但卻是化神期修士最佳的試煉之地,有無數狂暴炎能,有殘存潛伏的上古異獸,更有神秘不可測的秘寶……

安林望著那道赤紅色的空間門,目光堅定地邁開了步子,開始朱雀獄的征途。 一陣空間變化,安林便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赤紅色的大陸。

他的身後,白色光門緩緩收縮,最終消失不見。

天空上方是延綿至盡頭的暗紅色雲層,時不時有熾熱的火焰衝破雲層,或在空中綻放,或像金赤色的雨幕垂落大地,向世間展露它的獠牙。

周圍的溫度非常高,熱浪滾滾,大氣也在無聲地扭曲著,若是道之體階段的修士出現在這裡,恐怕撐不了一刻鐘。

「看來季永方,上官藝,陽遠三人已經各自前去尋找朱雀火羽虛影了啊。」莫海站在安林的身旁,開口笑道。

「朱雀火羽虛影每過數年才會凝聚新的出來,數量十分稀少,我們六人可是競爭關係,他們自然要抓緊時間搶奪先機。」魯嘉致不緊不慢地開口道。

安林望著遠方看不到盡頭的山脈和大地,不由得有些恍惚:「聽說朱雀獄內的強大異獸體內會有一定概率蘊含朱雀火羽虛影,另外在秘境險地中也會出現,最後便是那天空雲層中的朱雀火羽虛影。」

「只是雲層中的火羽虛影,最是縹緲不定,又有可怕的炎力持續不斷地侵襲,難度最高,不知你們打算走哪一條路?」

莫海望了一眼天空,無奈道:「我又不是會吸怪的許小蘭師妹,雲層中的火羽還是算了吧,我打算找異獸干架去!這種方法最為簡單粗暴!」

「我還是去西方尋找秘境險地吧,畢竟我戰鬥能力不強,自保能力還是不錯的。」魯嘉致開口道。

朱雀獄的西部有著各種不穩定的秘境險地,北部則分佈著各種強大的上古異獸,東部是一片無盡的赤色火海,南部據說存在著極為強大的秘寶,但它是試煉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危之地,一般宗門弟子都不會選擇去哪裡。

「那我也去找異獸得了,我別的優點沒有,就是能打。」安林斟酌片刻后,這才開口說道。

「哈哈哈……如此甚好,我就知道安林道友,比較喜歡和我這個第一天才一起走。」莫海大笑拍著安林的肩膀,開口道,「我既然答應了朱長老的請求,就肯定會好好保護你。我們一起行動吧,第一個朱雀火羽虛影你拿!」

安林有些感動地望了莫海一眼,鄭重道:「那好,我們一起行動,爭取都拿到上品朱雀火羽虛影!」

「那必須的,作為宗門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拿不到上品朱雀火羽虛影,就不回去了!」莫海的回答也是很堅決。

朱雀火羽虛影分為下品,中品,上品三個級別,拿到越高級的朱雀火羽虛影,那麼在接受朱雀聖火之力的時候,獲得的聖炎能量便更加的精純浩瀚。

「那我先告辭了,祝各位順利!」

魯嘉致看到鬥志昂揚的兩人,笑了笑,開始御劍朝西部飛去。

莫海望向安林:「那我們也出發吧。」

「好!」安林點頭,隨後御磚而起。

莫海使用的是一把赤色古刀,跟著安林騰空而起。

兩人化作兩道流虹,開始朝朱雀獄的北部飛去。

安林望向遠處的大地,尋找著可能出現的異獸蹤跡。

在這個地方出現的異獸沒有明確的境界實力劃分,唯一能判別它們大概實力的,便是通過它們外放的炎力純度進行判定。

這些異獸都是炎屬性的異獸,凡炎異獸,靈炎異獸,地炎異獸,天炎異獸。

凡炎異獸是最為普通的異獸,內部沒有朱雀火羽虛影;靈炎異獸有一定概率蘊含下品朱雀火羽虛影;地炎異獸體內有一定概率蘊含中品朱雀火羽虛影,天炎異獸體內有一定概率蘊含上品朱雀火羽虛影。

莫海的目標就是天炎異獸,他的實力雖然只有化神初期,但是已經帶上宗門秘寶,對天炎異獸是志在必得。

安林則是為了在氣海凝聚更多能量聖炎,爭取一次性餵飽安麒麟,所以也想嘗試著獲得上品朱雀火羽虛影。

「轟隆隆……」

沒過多久,地面忽然傳來一陣顫動,遠處似有炎浪襲來。

安林望向遠處的大地,一片黃色的炎火席捲而來,威勢極為浩大。

「這是爆炎鼠,以地火為食,是凡炎靈獸,我們不用管它們。」

莫海看了一眼便懶得再看,繼續將目光投向其他地方。

安林倒是饒有興趣地望向地面上越來越近的炎浪。

數百頭比牛還要巨大,全身冒著火焰的紫色老鼠,氣勢洶湧地奔騰而過,如同一張在地面上移動的火焰地毯,煞是有趣。

安林和莫海越飛越遠,遇到過暗炎風,天隕火等險境,還遇到過飛炎鳥群的攻擊,但都被他們憑藉著強悍的實力一一化解。

一個時辰后,他們來到了一片巍然聳立的群山之間。

這裡的每一座山都有數千米之高,有的甚至沒入火雲層,不知其高几許。

「轟隆!」

天地忽然一聲劇烈的轟鳴。

只見遠處的一座山忽然噴薄出巨量的赤色的岩漿,一個個覆蓋著岩漿的岩石化作火球朝地面墜落,如同盛開的血色煙花,將方圓數里的地面化作一片絕地。

「火山運動劇烈的地方,一般存在著強大的異獸,走,我們去看看!」見到這一幕的莫海眼睛開始亮了起來,當先御刀朝火山爆發的方向飛去。

安林跟在莫海的身後,欣賞著那末日般的美景。

兩人里火山爆發的中心越來越近,最後不足千丈。

「慢著!我看到黑晶炎巨蟒了!」

莫海忽然停止飛行,示意安林慢慢降落。

火山的爆發還在進行,轟鳴之聲響徹天地,兩人的降落卻是無聲無息。

「看到沒,三里之外的山腰,有一頭跟山體岩石非常相似的巨蟒!」莫海指向東北面的某個方向,激動地說道。

安林本來還是一臉困惑,但是朝莫海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頭上百丈的黑色巨蟒盤旋在山間,正望著火山爆發的方向,渾身氣息低斂。

莫海幸好對炎力氣息的波動極為敏感,不然也不至於能夠發現它,因為它和山體的岩石色澤簡直沒有任何的區別,就連瞳孔也是暗黑色的。

兩人就這樣收斂著氣息緩緩接近。

「這頭黑晶炎巨蟒是地炎異獸,實力媲美化神期修士,我們萬不可輕舉妄動,需要徐徐圖之,找準時機再雷霆出手。」莫海低聲開口道。

安林肅然點頭:「好的!」

莫海欣慰地笑了笑,正想說一下作戰計劃。

「嘭!」

猛烈的音爆聲忽然響起!

一個有著白色風翼的身影,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穿破空間,手中的黑色長劍更是纏繞著白色流風,爆發出驚人的銳芒。

數百丈的距離,一息而至!

黑晶炎巨蟒睜開雙眼,面露驚恐地望著某個方向。它渾身剛剛爆發出黑色晶體般的炎火,那直衝而來的白色流光,便化作璀璨的白線,一閃而逝。

「轟隆!」

巨蟒那碩大的頭部斷開,血液化作火雨噴薄而出,氣機徹底斷絕。

莫海望著那個有著風翼凌空而立的背影,張了張嘴,吐不出半個字。

說好的徐徐圖之呢?說好的伺機而動呢?

你這樣做讓我很尷尬啊!

安林轉過身,笑著問道:「怎麼樣,我這個雷霆出手還可以吧?」

莫海嘴角微微一抽,隨後有些敬佩地點頭:「安林道友,你這手逼……裝得雷霆迅猛,在下佩服!」 「莫海道友過獎了。」安林淡淡一笑。

這種情況發生得太多,他早已習慣。

莫海來到黑晶炎巨蟒旁邊,用刀將它的身體切開。

只見一個赤色火羽模樣的炎團,在巨蟒體內熊熊燃燒著,精純的炎力形成波紋朝四周擴散,讓人精神一振。

「運氣不錯,第一頭地炎異獸就發現了中品朱雀火羽虛影,來,安林你拿著它,將它吸收了吧!」莫海將火羽遞給安林,笑著說道。

火羽不能收入納戒,回朱雀宗時,每人只能夠攜帶一個火羽。而他們的目標是上品朱雀火羽虛影,所以對於這些低品級的火羽,自然是選擇吸收它的能量。

安林接過火羽虛影,開始運轉吸納術法,將其內的炎力吸入體內。

這火羽蘊含的炎能極為龐大,絲毫不亞於頂級靈丹帶來的效果。

他吸收完火羽炎能之後,雙目變得極其明亮,體內的四大神火皆有小幅度的增益。

「這火羽果然是個好東西,要是一直在這裡獵殺異獸,收集火羽吸收,相信炎力一道肯定能夠有非常大的突破!」安林驚嘆道。

莫海笑著搖搖頭:「也只有安林道友你能說這種話了,我們宗門弟子都是冒著生命危險來這禁地的,能得到一個中品朱雀火羽虛影就謝天謝地,哪裡敢將這裡當作獵場……」

安林雙眼微亮:「那朱雀獄試煉有時間限制嗎?」

莫海聞言一愣:「紅色傳送令牌的能量能維持七天左右的時間,時間一到,紅色傳送令牌會自動激活空間傳送,將我們送回朱雀宗。當然,我們獲得火羽后,提前激活也可以。安林道友,你不會真想一直在這裡收集火羽吧?這個異界的危險,可是遠超你我想象,就連化神後期境界的修士,也曾有二十多人在這裡隕落。」

「放心吧,我不會在這裡呆這麼久的,我們繼續狩獵吧。」安林笑著說道。

不呆七天,就呆六天吧!

莫海聽到安林沒了那心思,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他現在已經認同安林的實力,兩人合力即使遇到天炎異獸,或許在不動用那件代價很大的秘寶的情況下,也能有機會將它斬殺。

如果不發生意外,四天內就能收集兩個上品火羽。

兩人不再耽誤時間,再次騰空而起,深入群山之中。

不知不覺,又過了近十個時辰。

兩人總共殺了十幾頭靈炎異獸,四頭地炎異獸,收穫真可謂非常的大,但就是沒遇到天炎異獸。

「嘩!」

一道十幾丈的赤色刀芒蘊含可怕的炎力,將地炎異獸破炎白虎的炎域破開,碩大的身軀也瞬間被刀芒撕扯成了兩半。

莫海瀟洒回刀,臉上有著不屑的神色,冷冷道:「區區小貓,也敢跟我叫囂,真不知天高地厚!」

「啪啪啪……」安林鼓掌道:「這個逼有70分了,要是你的目光不去看倒地的老虎,而是看向天空,還能再加10分!」

莫海幡然醒悟,一臉虛心地點頭道:「多謝安林道友指點,下次我一定會注意的!」

安林一臉欣慰地點了點頭。在枯燥的獵殺異獸之旅中,他時不時會指點一下莫海如何裝逼,所以這段時間莫海的逼格突飛猛進,獲益甚多。

莫海吸收了朱雀火羽虛影的炎能,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口道:「我們走吧,繼續尋找天炎異獸。」

安林聞言卻沒有動作,而是望著破炎白虎那白中帶金的血肉。

他算了一下時間,現在似乎是平底鍋能力恢復的時候了,可不能浪費了這一次做菜的機會,畢竟那可是絕頂美味的食物啊!

「安林道友,你怎麼了?」見安林神態有異,莫海有些好奇地問到。

「啊?」安林回過神,肅然道:「莫海道友,你餓了嗎?」

莫海搖了搖頭:「我可是化神期,堅持幾天不吃東西,根本沒影響。」

安林點頭:「嗯,不餓就好,那我先炒一份老虎肉,先說好了啊,你到時候可別來搶我的肉吃!」

說著,他便拿勝邪劍走向破炎白虎,開始割肉。

莫海有些迷茫地望著安林:「你現在要炒老虎肉?還怕我會搶你的肉吃?你在搞笑嗎,你到底在想啥?!」

安林不理會莫海的話,自顧自地從納戒中拿出了平底鍋,生火,添加底料,將白虎肉塊拋向空中,勝邪劍化作陣陣黑影,將巨大的肉塊瞬間切成數百片勻稱晶瑩的肉塊,墜落鍋中,隨後開始翻炒!

莫海看著這一串列雲流水的動作,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行家啊!」

隨著不停的翻炒,那誘人的香味終於是慢慢散發出來。

莫海聞到那香味竟渾身一顫,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我靠,這味道……難道這破炎白虎的肉質是絕頂食材?!」

「呵呵,破炎白虎頂多算好一點的食材,關鍵還是得看我安廚神的廚藝,不然你以為我還能將這麼大的白虎軀體隨便扔在地上?」安林淡淡一笑,開口道。

莫海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

隨著香味越來越濃,肉快要出爐了,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雙目熾熱地望著鍋里的肉,有些哀求地說道:「我能收回剛剛說的話嗎?」

安林瞥了莫海一眼:「你剛剛不是說不餓么,不是說我在搞笑嗎?」

莫海一臉尷尬,隨後歉然道:「我剛剛是在胡說八道呢!我都好幾天沒吃東西了,你能不能可憐我一下,把鍋里的肉分我一點?」

安林斬釘截鐵道:「不能!」

莫海:「……」

就在這時,幾頭冒著黑色火焰的巨狼緩緩靠近安林,一雙瞳孔緊緊盯著鍋里的肉,臉上有著危險和貪婪的表情。

「喲呵,我這肉竟然還能吸引異獸過來,賺了,賺了……」安林看到這幾頭巨狼,臉上便浮現出驚喜的神色。

「安林道友,你的安全由我來保護,這幾頭遠古凶狼就交給我了!你安心炒肉,待我解決了這些怪物后,分我一點肉補充體力便可!」莫海戰意凜然道。

就在這時,遠處的火雲劇烈涌動。

一道白色的身影朝他們這個方向飛來,身後跟著上千頭火焰飛鳥。

「上官藝!」莫海看到來者就是一愣。

朱雀獄這麼大,能相遇真是不小的緣分,可惜這緣分好像不那麼友好。

上官藝的身後,上千頭火焰飛鳥如同翻滾的火海,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恐怖的氣勢讓他呼吸都有些困難起來。

最前面的那一頭六翼金色火焰鳥,還是天炎異獸等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