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手裏不是有刀嗎!我倒要看看,是它的刀厲害,還是我的警棍厲害!”

瑪了個蛋!

這女人居然不信邪!

肖遙要瘋了。

該暈的沒暈,不該暈的暈了,現在丁薇居然要找骷髏陰兵單挑,這尼瑪要是骷髏陰兵不小心傷到她,那老子可就是襲警啊!

肖遙可不敢讓她和骷髏陰兵真打起來,不然更沒法說清楚了。

眼看丁薇已經走到骷髏陰兵跟前,肖遙急忙默唸了一句咒語,骷髏陰兵立刻化作一團黑霧,

丁薇舉起手裏的警棍擊向即將消失的骷髏陰兵,肖遙本能的擡手一擋,也是湊巧,剛好觸碰到了警棍的電擊端,他頓覺手臂猛地一震,身體一陣酥麻,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而就在這時,審訊室的門被推開了,一聲怒喝傳來:“丁薇!你幹什麼!?”

丁薇扭頭一看,只見隊長正站在門口,一臉怒容地看着自己。

原來,刑警隊長通過視頻監控看到了剛纔審訊室裏所發生的一幕。

不過,光學攝像頭拍攝不到骷髏陰兵,所以,他只看到劉偉忽然暈倒,然後丁薇手持警棍走向肖遙。

他預感要出事,趕緊衝進來,剛好看到丁薇用警棍將肖遙擊倒……

誤會就這麼產生了。

刑警隊長勒令丁薇立刻放下警棍,並叫來了醫務人員,爲劉偉與肖遙做檢查。

兩人其實都沒什麼大礙。

鑑於肖遙的口供沒有任何有用價值,警方決定放人,不過,他畢竟涉嫌嫖雞,雖然嫖雞未遂,但“嫖資”可是交了的。

肖遙欲哭無淚。

警方要通知他的家人來交罰款領人,沒辦法,他只得讓警方給張咪打電話。

張咪得知肖遙居然涉嫌**被抓,很是驚訝,立刻趕往警局。

她趕到警局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鐘,交了一千元罰款,這才把肖遙領了出來。 在回家路上,張咪笑着衝肖遙問道:“你就這麼飢渴啊,昨晚上躲在房間裏擼管,今晚迫不及待地出門,就是爲了嫖雞?”

瑪了個蛋!

真是節操盡毀。

肖遙一臉黑線道:“咪姐,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啦,我是去捉鬼的。”

“捉鬼?”張咪臉色露出震驚的神色。

肖遙點了點頭:“就是昨晚上把那黃毛吸乾的吸血鬼,此鬼不除,肯定還會有更多的人遭害。”

“可你捉鬼怎麼會捉到局子裏去了呢?還涉嫌**?”

“哎!一言難盡!不說了,找那女鬼要緊。”

肖遙說着,立刻將青銅羅盤以及射中自己肩膀那柄散發着鬼氣的匕首一同從物品欄中取出來,然後讓匕首散發出來的鬼氣悉數被吸入到羅盤之中。

不一會兒,羅盤的指針便發生了變化。

肖遙立刻將手朝着指針所指的方向一指,

“咪姐,那吸血女鬼在這個方向。”

“啊!?你現在就要去抓鬼啊?已經凌晨兩點半了呢。”

“晚上正是捉她的好時候,而且這鬼氣不能保存太長時間,必須趁着鬼氣完全消散之前找到她。”

肖遙心裏暗暗着急,因爲距離任務時限,僅剩下30小時不到了。

張咪有些無奈,只得依照肖遙的指示,驅車朝着他所指的方向駛去。

約摸半小時後,張咪驅車來到了城東工業區一棟破舊的倉庫前,根據羅盤指針所指,吸血女鬼曼麗,應該就藏身在這棟倉庫之中。

肖遙擔心張咪有危險,對她說道:“咪姐,待會你把車開遠點兒,等完事了我給你電話。”

張咪緊張地點了點頭。

肖遙打開車門,剛從車上下來,張咪立刻一腳油門,駕車揚長而去。

看着一騎絕塵的車尾燈,肖遙一臉懵逼,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喃喃嘆道:

“哎!這跑得也忒快了吧。”

不過算了,她跑了,總比待在這兒好。

肖遙轉頭望向那棟倉庫,雖然並不明顯,但他還是能夠看到一絲絲鬼氣從倉庫之中飄灑出來。

很顯然,吸血女鬼還在倉庫內。

這回,肖遙沒敢貿然進入倉庫,他倒不是擔心鬥不過對方,而是擔心對方再度逃之夭夭。

因爲吸血女鬼壓根就沒打算跟他鬥,恐怕只要見到他,立刻就會逃跑,而鬼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他壓根就追不上。

所以,他必須得找個可靠的幫手才行。

他首先想到的是碧柔與骷髏陰兵,小刀劉去盯陳少峯了,能召喚的幫手也只有他倆,但他轉念一想,吸血女鬼十分厲害,碧柔與骷髏陰兵恐怕不是她的對手。

可除了他倆之外,還能找誰幫忙呢?

肖遙思前想後,忽然想到了一個靠譜的幫手,那就是黃巾力士!

黃巾力士雖然只是低級仙吏,但尼瑪終歸是仙吏啊,對付區區一個吸血鬼,應該不在話下吧。

肖遙取出了三清鈴。

召喚黃巾力士,需要耗費30點陽氣值,爲了對付吸血女鬼,只有豁出去了。

肖遙將心一橫,搖了搖鈴,嘴裏念道:“天靈靈,地靈靈,天兵神將快顯靈!急急如律令。”

話音剛落,伴隨着金光一閃,一名五大三粗的壯漢出現在肖遙面前。

壯漢身穿黃色布衫,頭上還扎着黃色頭巾,看上去就像一位古代的俠客。

原來這就是黃巾力士。

黃巾力士衝肖遙抱拳鞠躬,畢恭畢敬地問道:“敢問大仙,召喚小神所爲何事?”

臥槽!這傢伙口氣不小哇!居然自稱小神。

不過挺有範兒,我喜歡!

肖遙能夠感受到黃巾力士身體散發出來的仙靈之氣,頓時有了信心。

他將手朝着那棟倉庫一指,清了清嗓子,說道:“那裏面躲着一個吸血鬼,害了不少人,待會我進去拿她,你助我一臂之力,絕不能讓她逃了。”

“請大仙放心,我定然不會讓她逃脫。”

有了黃巾力士的保證,肖遙昂首挺胸,朝着那棟倉庫走去。

這是一棟廢棄的倉庫,倉庫門並沒有上鎖,開着一道半米寬的縫,肖遙從那道門縫擠了進去。

倉庫內一片漆黑,而且堆放了不少廢棄雜物。

肖遙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仔細查看了一番,並沒有發現吸血女鬼的蹤影。

他又低頭看了一眼捧在手裏的羅盤,指針正劇烈顫動着。

這足以說明,吸血女鬼就在附近!

很顯然,對方已經發現了自己,所以躲藏了起來,要麼就是伺機伏擊,要麼就是打算逃跑。

肖遙不敢怠慢,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九陽伏魔棒。”

棒槌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深吸了一口氣,大聲說道:“出來吧,你逃不掉了!”

等了片刻,並沒有任何迴應。

肖遙緩步往前走去。

忽然,頭頂上方傳來“嘣”的一聲響,彷彿是繩索崩斷的聲音,肖遙擡頭一看,只見一個巨大的木箱子正砸落下來。

臥了個槽!

這尼瑪要是被砸中,直接成肉餅。

肖遙就連一滾,躲開到一旁,木箱子幾乎擦着他的身體砸下來,濺起的灰塵噴了他一身。

wωw¸ тTk дn¸ ¢ O

還沒等他站起身來,一團黑影從木箱內撲出,尖叫着朝他撲來。

他一眼認出,正是吸血女鬼曼麗!

原來她躲在懸掛在半空中的木箱子裏,難怪剛纔雖然羅盤之中顫動劇烈,卻一直沒能發現她的蹤影。

吸血女鬼轉眼撲到肖遙跟前,張口便朝着肖遙的脖子咬去。

尼瑪這是要吸老子血的節奏啊!

想得真TM有夠美的!

肖遙立刻將手裏的棒槌往前一擋,吸血女鬼一口咬在了棒槌上,棒槌立刻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與此同時,吸血女鬼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立刻化作一團黑霧遁逃。

肖遙急忙大喊:“黃巾力士還不速速現身,更待何時!”

話音剛落,伴隨着金光一閃,黃巾力士擋在了那團黑霧前,黃巾力士手裏拿着一面八卦鏡。

他將八卦鏡高高舉起,鏡面立刻散發出銀白色的光芒。

受到八卦鏡的照射,吸血女鬼又現出了原型,發出一陣陣淒厲的慘叫。 機會來了!

現在正是將吸血女鬼徹底除掉的大好時機,肖遙立刻上前,一聲大喝,舉起手裏的棒槌,朝着吸血女鬼的腦袋猛地擊打下去。

在棒槌擊中吸血女鬼腦袋的剎那間,散發出耀眼的金光,吸血女鬼發出最後一聲絕望的慘叫,魂體迅速被金光撕裂,化作黑霧,隨即迅速消散。

吸血女鬼終於被徹底剷除,片刻過後,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吸血鬼,獲得經驗值5000點,

提前28小時完成2級任務,獲得經驗值7800點,

陽氣值+150,

法力值+6,

獲得物品:冥火幡。”

咦?又獲得了法器,冥火幡,是什麼鬼?

肖遙很是好奇,立刻查看物品屬性:

冥火幡,可藉助此番召喚玄冥冷火,玄冥冷火能滅鬼邪之氣,卻不傷人分毫。

這世上居然還有不會燒傷人的火?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他決定看看,這所謂的玄冥冷火,究竟是什麼樣的火。

他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冥火幡。”

一面呈三角形的紅領巾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你沒看錯,就是紅領巾!

尼瑪說好的幡呢?

哎!算了,只要這玩意兒管用,管它什麼模樣,紅領巾,再怎麼也比夜壺靠譜吧。

肖遙將紅領巾高高舉起,嘴裏默唸:“我奉太上老君令,離火萬丈,燒殺瘟鬼,急急如律令。”

話音剛落,一團幽藍色的火焰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胸前。

這莫非就是玄冥冷火?

肖遙嘗試着將手指靠近幽藍火焰,還當真是沒有感覺到絲毫熱量。

他鼓起勇氣,將手指伸入了火焰之中,果然完全沒有被火燒灼的感覺。

臥槽!這尼瑪真是太神奇了。

幽藍火焰很快消散,黃巾力士上前一步,衝肖遙拱手抱拳道:

“鬼邪已遭斬殺,大仙若是沒有其它吩咐,小神告退。”

肖遙揮了揮手,

“去吧。”

黃巾力士化作一道金光,轉眼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已經除掉了吸血女鬼,是時候超度黃毛亡魂了,肖遙默唸咒語,將黃毛召喚了出來。

得知害了自己性命的吸血女鬼已被剷除,黃毛體內怨氣迅速消散。

肖遙取出一道超度符,在默唸了一番咒語後,一個散發着金光的深邃黑洞憑空顯現了出來……

超度完黃毛的亡魂,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超度鬼靈,

獲得經驗值500點,

陽氣值+30,

法力值+1,”

任務總算徹底完成,肖遙長舒了一口氣。

他走出廠房,給張咪打了一通電話,沒想到等了不到兩分鐘,張咪便驅車趕到了。

原來,張咪其實並沒有逃離太遠,因爲擔心肖遙,她就把車停在離這兒不足三百米的路邊,以便於能夠隨時接應肖遙。

獨自一人待着車上的她,可是一直提心吊膽,直至現在看到肖遙,她一顆懸着的心總算落了地。

回到家已經凌晨四點多了,兩人都困得不行,倒牀就睡。

第二天早上,肖遙從睡夢中醒來,剛欲擡手伸個懶腰,卻發現手臂被壓住了,睜開眼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

映入他眼簾的,是一頭烏黑秀麗的長髮。

他再擡起頭來一看,頓覺心臟突突一陣狂跳,

居然是張咪!

瑪了個蛋!

我怎麼會和她躺在一塊啊?

肖遙再扭頭看了看房間內的佈置,發現這並不是他睡的那間房,而是張咪的房間!

臥槽!

難道說昨晚上我走錯房間了?而且看這情形,昨晚怕是發生了什麼不該發生的事!

不行!我得趁着她還沒醒來,趕緊溜回自個兒房間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