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玉回頭看他,他又繼續介紹道:「咱們現在住在徐州縣城管轄下的一個小山村裏,名叫大柳樹村。這裏有兩百多戶人家,民風淳樸,大家相處得都還不錯。」

除去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確實都還不錯。

宮玉道:「那這是什麼國家,什麼朝代?」

夏文樺眸色深深地望着遠方,幽幽然開口:「這是大梁國,建棠帝三年。」

不知不覺的,夏文棠都已經當了三年的皇帝了。

大梁國在夏文棠的治理下,經濟持續發展,百姓安居樂業,國與國之間也和諧相處……

很不錯!

這是他對夏文棠的評價,所以大梁的帝位便讓夏文棠繼續坐吧!

遠離了京都,他這三年過得很平靜,以後也想繼續這麼平靜下去。

「玉兒,你坐。」

他回過神來,給宮玉搬了一張小凳子。

宮玉張望一瞬,拿過他手裏的小凳子,坐到兩個孩子拔雞毛的地方。

「你們會拔嗎?」

看兩個小包子拔得賣力,她好奇地問。

夏青陽拿他拔雞毛的小手一拍胸膛,「會啊!爹爹說了,我是男子漢,什麼都要學會,要不然以後就成一個廢物了。」

看他太可愛了,宮玉忍不住一笑,「那你現在多大了?」

(七夕快樂哦)

。 賽娜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覺得A區的人腦子不太正常了。她剛剛不過是問了一下關於然的事情,結果那個男人突然回頭緊張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只要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就會出手解決了自己。

「你有男人了?找你男人?」男人三連問一下子就把賽娜問住了。

「不是!他之前幫過我,我想感謝他結果就走散了!」賽娜大聲的。着急的解釋著自己和然的關係,這個男人的問話把她都弄迷糊了。

「見過幾次,在二十一層的時候失去聯絡。」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後,男人繼續在前面帶路。

「那你們都是A區的,以前有過什麼交集嗎?」

「A區人多不多,聽說都是一些首犯。」

「你們是不是都不太喜歡說話,還是覺得不適合和小弟說話。」

賽娜跟在男人的身後唧唧咋咋的好像一隻小麻雀,別的人看見了都忍不住避開。只有男人臉色淡定的走在前面,時不時的幫助她擋住危險。

「你說他是不喜歡說話,還是我問的問題他一個也回答不上來?」賽娜說了一路,問了一路自己都累了,可是這個男人就是一句話不說。

『可能你太吵了,或者他就是聽個響。』

「行,你厲害!」賽娜一時之間居然無法反駁系統的話。

「他們都說血天使後面跟了一個小尾巴,我還以為是胡話。現在看來,還真的跟了一個小尾巴,還是一個漂亮的小尾巴。」

就在賽娜和系統爭論她的正確使用方法的時候,一個帶着白色面具的女人出現在兩人的眼前。

「組隊?不是就快滾!」男人看了一眼女子,兩人似乎是相識之人。

「血天使?這個世界也用那麼中二的名字!」賽娜差一點因為這個代號笑了出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也挺中二的。

『可能是從小說裏面挑選出來的,你要知道末世會造成世界時間線倒退幾千年。再老土的稱號和武器都是正常的。』系統倒是習以為常,它經歷了那麼多的末世,早就有這點認知了。

「那我是不是要取個代號,比如白雪公主之類的!」

『你有白雪公主白,有白雪公主有錢,有白雪公主溫柔嘛!』

「代號而已,你激動什麼。」賽娜被系統的三連數落的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這邊一人一系統還在吐槽這個世界的代號,另一邊兩人快速的商定了組隊的事情。畢竟都是老相識了,與其路上隨便找一個,還不如找一個了解的。

「小妹妹不要害怕,我沒有惡意的。你叫我白就行了,這是你榕哥哥。哎呀,我不小心把你的名字說出來了,不會怪我吧!」

白做作的一臉驚訝又不好意思的看着榕,嘴裏說着不好意思,眼神可是幸災樂禍的不行。看來這兩人也是損友的關係,至少挺喜歡拆台的。

「小妹妹,你……」白還想詢問賽娜的名字,結果直接被榕丟到了一邊。

看着榕盯着自己的眼神,賽娜小心翼翼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娜,C區的!」

看着榕貌似滿意的眼神,賽娜頭上的問號更多了。最近自己是什麼情況,他們就那麼喜歡和自己親近。

「喂,系統你是不是又給了我主角設定。不然這些人怎麼那麼喜歡靠近我。」

『你想多了。你仔細觀察一下你們之間的外表,看清楚再說。』

「外表,外表能有什麼不同,你不要忽悠……」賽娜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低聲說話的兩人,自己好像還真的有一點不太一樣。

「是我錯覺嗎?他們有比我高那麼多,好像我的聲音也比較軟軟的。我這個外形在他們眼中,不會就是一個小孩子吧!」

『喲,意識到了!你的外形和那些天生矮小的人不一樣。而且你的編號也顯示了你的年齡,你在這個世界只有12歲。』

賽娜感覺到自己的頭被雷劈了一樣,自己可是一個成年系統,怎麼就變成小孩子了。她就說怎麼那麼多人喜歡找她下手,又那麼多人看見自己都會讓路。感情自己在這個世界就是一個12歲的小孩子。

「小娜,走了。」白回頭牽起了賽娜的手,得意的看着眼前的榕。彷彿炫耀一般,將兩人牽在一起的手,在榕的面前晃悠。

「這個世界的人怎麼長那麼高,怎麼說我也是一米六的成年人!」賽娜越來越覺得這個世界對她越來越不友好了。

於是乎就看見類似一家三口的畫面,賽娜被白牽着走,榕走在最前面。她原本是來找人的,結果誤打誤撞又找到了兩個大佬。

賽娜現在覺得這個死亡好像就是為了讓她找到自己的隊友,於是乎她開始懷疑這個是不是系統故意安排的。

『別,我還沒有神通廣大到這種地步,你太高看我了。』

「我又沒有說什麼,就是想讓你記下這些大佬,要是有標記就更好了。」

『我嘗試過標記,直接就被發現了,根本不可能,你不要想了。』這事都不用賽娜說,系統之前就嘗試過了。

結果一下子就被發現了,導致他們更加警覺了,根本無從下手。它自己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退步了,怎麼一個系統的標記他們也會有所懷疑。

系統不知道的是,一個真正的高手是能感覺到別人對於自己的想法。只要不是友善的,他們都是能感覺到細微的差別。如果不是系統的標記沒有殺意,只怕賽娜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裏了。

賽娜蹭著兩位大佬的光環一路上平平安安的向上,可惜的是她沒有得到任何的獎勵。天塔似乎能分辨自己戰鬥,和被保護的戰鬥區別,所以分發獎勵的時候也會區別對待。

「怎麼會這樣,我還想給小娜弄一個驚喜。」白看着賽娜空空如也的手,想必她也明白了其中的彎彎繞繞。

「看來在天塔裏面,誰也不是特殊的。」榕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個道理,正在思考要不要讓賽娜自己來戰鬥。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賽娜的視線之中,賽娜激動的朝着然的方向跑了過去。生怕自己會引起懷疑,賽娜都不敢喊他的名字,只能快步的追了上去。

然一個轉身抬腿就要攻擊到賽娜的身上,白眼疾手快的丟出了手裏的木棍。然的攻擊被擋了下來,他看着眼前氣喘吁吁的賽娜。

「我……我……你不記得我了!」賽娜調整呼吸,滿懷期待的看着然。

結果然冷漠的轉身離開,看來然又沒有了上一次的記憶。賽娜不死心的跟了上去,身後的兩人只能無奈的一路跟着小祖宗。

。遠明月自然不會把自己的把柄留在別人手裡。

「謝謝明月姑娘,謝謝明月姑娘!」那名侍女自然很是歡喜,看著遠明月的眼神充滿著感激。

「下去吧,我要歇息一會。」估計,醒了就可以聽到關於月蘇沁的『好消息』了呢……遠明月勾了勾那明媚動人的薄唇,眼底的陰狠似乎再也掩蓋不住。

月蘇沁,即使你再怎麼被寵愛,你也比不了我,即使前面有林暮,後面有你這個賤人,容修最後愛上的人也只能是我。

第二天—……

《神醫皇后治人有方》第七十八章平凡的夫妻 沿着忽然在遺跡出現的蠍人給出方向,大魔法師轉世駕馭著疾風在空中飛馳。

利用天賦魔法帶來的便利,基本能無視這片迷途荒漠的所有陷阱。

哪怕是有心在路途上企圖攔截大魔法師轉世的生物也束手無策。

經過長時間移動,魔術王終於在一片擁有許多洞穴的小綠洲旁落下。

根據這些時間在第四層遊盪的經驗來看,此地已然接近邊界地帶。

或許只要再往前走小段路程,就能碰到無法逾越的幻境。

那些被視為守護者的智慧種族、蠍人族應該位於此地。

當人類來到最靠近外邊的洞穴前,有道威嚴聲音從不遠處響起:

「比吾想像中來得要快許多。」

是亞人族說人類通用語的奇怪語調,即使千奇百怪,但表達的意思萬變不離其宗。

總之對亞人發音沒任何基礎、理解的大魔法師轉世,能勉強聽出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亘古禁忌迷宮,第四層視為生靈滅絕之地,亦為吾等滅絕生靈所棲息之地。」

從眾多洞穴深處,緩緩走出一道蠍人族身影。

相較於剛開始在遺跡見到的蠍人,眼前這位存在要比前者強壯大半。

達到和雪魔不相上下的身高、一雙下方配備的巨鉗、與身後帶有毒針的長尾,無一不在顯示它的強大。

「這片空間由大魔法師當年刻印下的魔法陣幻化而成,地上的流沙、沙塵暴等,其實皆是魔法陣實現預計好、往複不斷循環的規則。所以只要將這些規則掌握,即使是最為脆弱的生物,都能走出迷途荒漠。」

「鏡面迷宮守護者已然將您到來的信息通過子水晶告知給吾。吾自然早已吩咐眷屬們在這片沙漠留意您的動靜。」

發言的蠍人身邊還跟着十多名面色嚴肅的同族。

比首領瘦小一圈的它們,身體外骨骼的顏色、花紋都沒首領那麼具有威懾力。

彷彿是供奉這一位天生的王者,簇擁著靠近來到領地外準備拜訪的人類。

「結果卻是令吾嘆為觀止。能夠使用飛行魔法、動用火焰、暗器等斬盡所有敵人,即便您還未獲得前世記憶與力量,依舊是值得吾尊敬的戰士。」

二者相互距離不到十米,大魔法師轉世靜靜地聽着對方的話語,並不打算開口打斷。

手持一把看上去質量放在人類社會裏堪稱頂尖的長柄大刀,蠍人族首領看向面前黑袍人。

明明瘦小到似乎隨意一鉗子就能將之粉碎,可無論情報給出的能力、還是如今正對面感受到的龐大壓力,都讓蠍人王感到如臨大敵。

唯有這樣的對手,才能激起蠍人族沉寂數百年的戰鬥慾望!

「吾輩早早守候於此,那位大人的轉世之身。數百年前吾輩先祖與您簽訂契約,留守在此地。吾輩亦遵循先祖的訓責、默默等待您的到來、回到這片荒蕪之地。」

蠍人王將手裏的長柄大刀立在地面,打量著自始至終都沒表態的黑袍人:

「吾聽說第三層雪魔族,已然在您的恩澤下得到解放,得以在合適的時機離開這片迷宮?」

接下來不再是單純的講述,而是朝人類拋出問題。

沉默不言的魔術王抬頭看着眼神凝重的蠍人,並不否認:「沒錯,余已經使用大魔法師的權能,允許它們離開亘古禁忌迷宮迷宮。若是你們也想——」

「知道這一點就行了。」

統御著匯聚在此越來越多的蠍人族,它拔起立在地上的長刀:「既然當年和我們遭遇相似的雪魔族,能打破數百年來堅持的誓約,代表吾等蠍人族也能離開這片荒蕪之地,前往外面更廣闊的空間!」

「是這樣沒錯。」

不動聲色的大魔法師轉世再度承認:「你們不需要留在此地鎮守了。因為據余所知,數百年來從未有人能闖到過第四層,別說這下面還有最危險的第五層了。」

「嗯,吾輩在這數百年來,並未摒棄先祖好戰的傳統。自我們出生開始,除了面對這座迷宮內生活的各種沙漠生物,再未與其他有挑戰性的闖入者進行搏殺。」

蠍人王話語中帶着一絲遺憾:「所以吾輩只能在族內相互比拼、靠着同族間殘酷競爭,終於得以保留下如今還具備的戰鬥意志。」

它將手裏握著的長刀指向魔術王,後者微微愣道:「余能理解為這是蠍人族對余宣戰么?」

「不,並不是蠍人族,而是本王。」

在場身形最大、實力和力量皆為數十名蠍人戰士內頂尖的王者,對此地的創造者說:「當年吾輩先祖同意加入亘古禁忌迷宮迷宮,是因為當年的大魔法師曾擊敗了先祖領袖。」

「而現在除非身為大魔法師轉世的你擊敗吾、得到吾輩蠍人族的認可。不然沒資格解放吾輩,行使那位大人的權能。」

話音未落,傳來的是大魔法師轉世輕輕的笑聲。

「余還以為你們蠍人族是具備多高智能的生物,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身披黑袍的人類在面對數十隻加起來足以摧毀小城鎮的異族,竟是帶着笑意說:「即便余不應戰,對余有什麼損失?為了解放你們、而必須去打敗你們,余為何要做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

魔術王身形再次來到半空,俯視着這群戰力之盛足以讓許多魔法種族忌憚的蠍人:

「若是余沒猜錯,出口在你們營地內。或許就是最鄰近此地的邊界,對否?」

迎著居高臨下傳來的聲音,蠍人王不太明顯的臉色一變再變,終於長嘆口氣道:「果然不愧是大魔法師轉世大人,句句讓本王無法反駁。」

「那還真是余的榮幸。」

臨界於空中的人類忽然話鋒一轉,朝失落的蠍人王說:「不過,余並未拒絕你的挑戰。」

並未拒絕?

幾乎是全體蠍人一齊抬頭,灼熱目光看得魔術王渾身有些不自在。

數百年前先祖曾立下規定,當大魔法師重來亘古禁忌迷宮迷宮之日,若是想解放生存在此的蠍人族,必須擊敗當時的最強族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