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老和尚神情一緩,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你不怪爲師,爲師欣慰了。”

頓了頓。

寂寞老和尚忽然話鋒一轉:“在冥途內,有什麼見識嗎?”

見識?!

白小鳳一怔。

寂寞老和尚淡然一笑:“冥途內,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說,冥尊怎麼把你帶出來的。”

白小鳳瞳孔一縮,駭然地看着無良師父。

恍惚間,他忽然像是明白了點什麼。

他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師父,你故意毀了紅繩,就是爲了置我於死地,看冥尊的底細?”

寂寞老和尚笑着點點頭。

嘶~

白小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沉默了下來。

心裏,卻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得不說,無良師父這次下了一盤大棋呢!

把他置於死地,故意引誘冥尊出手,就是爲了探查冥尊底細。

如果一旦在冥途內,連冥尊也束手無策,或者冥尊不出手的話,那連他和小妖女魂魄都得搭進去了!

這倒不是他瞎猜,而是在冥途內,他即便遇到了糟老頭,成功找到了小妖女魂魄。

但最後的節骨眼,還是和糟老頭鬧崩了,如果不是冥尊幫着反向破開了冥途,送他們離開,他和小妖女就得被糟老頭留下了。

白小鳳屏住了呼吸,瞪圓了眼睛,駭然地擡頭看着無良師父。

講道理。

他能想到的後果,無良師父肯定也能想到。

但無良師父還是這麼做了。

不等白小鳳說話,寂寞老和尚雙手合十,神情肅然地說:“知己知彼才能一戰一勝,冥尊在你身體裏,終究是個禍患,若是不探查出他的底細,徹底解決了這個禍患,下一次他再破封,可就不一定有這次這麼好的運氣了。”

說着,寂寞老和尚對着白小鳳微微頷首:“爲師這麼做,確實對你有大風險,可爲師也是無可奈何,從爲師撿你回家,到如今,對冥尊的底細依舊一無所獲,想要幫你解決這個禍患,也無從下手。”

白小鳳點點頭,心裏沒有一點責怪無良師父的想法。

雖說無良師父這把賭注下的很大,甚至豁出了他的命。

但,這把確實賭對了。

不僅讓他知道了陰陽崩斷的原因,甚至還了解到了一些冥尊的事情。

至少,不再像以前對待冥尊那般被動。

至於命的事情,白小鳳倒是不覺得有什麼。

本身身體裏就封印着冥尊這顆核彈頭,不知道啥時候會再bào zhà一次,就算不賭一把,他也活不了多久。

與其等死,倒還不如像無良師父這樣賭一把呢。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對着師父感激道:“多謝師父了。”

“阿彌陀佛,你不怪爲師就好。”

寂寞老和尚點點頭,“你在冥途中見到的事情,以你的天資,應該知道怎麼處理和冥尊的事情了吧?至於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要不要告訴爲師,都在於你。”

白小鳳猶豫了一下,道:“還是不說了吧。”

寂寞老和尚彷彿早有所料似的,點點頭。

這時,白小鳳又笑了笑:“不過,在冥途裏遭遇的事情,確實有用,我覺得,可以和冥尊談筆交易了。” 白小鳳沒打算把冥途內的事情告訴師父。

畢竟以冥尊的小傲嬌,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至於交易,他也沒說。

無良師父也沒問。

頓了頓,白小鳳問道:“師父,之前冥尊佔據我身體的時候,是豆豆阻止了冥尊?”

寂寞老和尚點點頭:“當時,正是小女鬼突然出現,跪求冥尊,他才放棄,自願被封印的。”

白小鳳瞳孔緊縮。

額滴個親孃耶!

當時冥尊破封,連無良師父和風長卿都沒得救了。

最後,竟然被豆豆給救了。

這丫頭,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祕密?

要知道,以冥尊小傲嬌帶中二的性格,能讓他服軟的估計陰陽兩界都沒人,更別說自願封印了。

或許你們不知道封印是什麼感覺。

但,你們應該知道關禁閉吧?

而封印,則比禁閉更狠。

關禁閉好歹還有一個狹窄的空間能讓人活動,可封印,卻是依照被封印者的輪廓,強行擠壓成一團。

那種憋屈、那種孤獨和枯寂,能分分鐘把人憋瘋了!

豆豆能讓冥尊自願回到封印中,毫不客氣地說,冥尊已經算是把自己的節操賣的一乾二淨了!

要不是現在從無良師父口中再次確認這件事。

打死白小鳳,他也不相信之前冥尊說的是真的。

“小鳳啊,你這次,真的是運數,天不亡你,讓你遇到了那個小女鬼,救了你。”

寂寞老和尚見白小鳳驚駭,嘆氣說道:“現在,你知道爲什麼爲師說下次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吧?”

白小鳳默然不語。

的確。

這次能活着,純粹就是走了大運了。

下一次,鬼知道豆豆還能不能讓冥尊服軟啊?

仔細想想,白小鳳都覺得不可能。

這一次,冥尊算是賣了豆豆一個面子,服了軟。

可下一次,冥尊怎麼可能繼續賣面子給豆豆?

面子這種東西,用着用着就沒了。

且,就算冥尊真的賣面子給豆豆。

可豆豆一直在白小鳳身邊的話,那難道說冥尊就再也不想着出來了?

想明白後,白小鳳覺得無良師父算是賭對了。

那麼短暫的時間內,想到了探查冥尊底細的方法。

如果他能想到的話,他也絕對會和無良師父一樣的選擇。

自己的命運,白小鳳可沒習慣交到別人手中。

“好了,你能明白,最好不過,好好休息,爲師先走了。”

寂寞老和尚站起身,對白小鳳說道。

白小鳳擡頭,看着寂寞老和尚,師父的身子都佝僂了許多,一副虛弱的樣子。

他感激地說:“師父,這次多謝你了,好好休息。”

“休息?”

寂寞老和尚白眉一挑:“不可能的,不可能休息的,你柳大媽還等着貧僧舉高高呢。”

“……”白小鳳。

娘希匹的!

老禿驢這是不打算要命了麼?

都虛成這樣了,還敢和柳寡婦舉高高?

就柳寡婦那坐地吸土的戰鬥力,他也不怕被吸乾了?

白小鳳正打算勸無良師父節制一下呢,一擡頭,卻發現無良師父已經離開了屋子,還順帶關上了房門。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一陣無語。

半晌。

白小鳳才緩過神。

他重新躺回了牀上,心裏喊道:“電池,出來。”

“哼哼哼……”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響起:“老禿驢,好深的算計,本尊,竟然着了道了。”

“呵呵!說的你好像多聰明似的。”

白小鳳嘲諷了一句。

“你,在懷疑本尊的智商?”

冥尊聲音低沉了下來。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繼續着嘲諷模式:“不是懷疑,是根本,看不起你的智商。”

這話倒是實話。

荒教大劫的時候,講道理,冥尊如果和尊主聯手的話,整個荒教都徹底栽了,最後肯定是他們兩方獲利。

偏偏,冥尊愣是因爲尊主的一句話,而反水倒戈,把尊主他們揍了個落花流水。

光是這莽的一匹的性格,還指望智商有多高?

“臭小子,本尊不要面子的啊?”

冥尊怒吼了起來。

同時,白小鳳就感覺到丹田的封印滾燙了起來,溫度極速暴漲。

他眉頭皺了皺,強忍着劇痛,決定不和冥尊廢話了,開口說道:“你省點力氣吧,剛纔本大爺師父說的話,你應該都聽到了吧?咱們,談場交易如何?”

嗡。

話音剛落,白小鳳丹田封印上的熾熱便快速退散。

隨之,冥尊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什麼交易?”

白小鳳笑了笑,揉了揉鼻子,目光變得深邃起來:“雖然不知道你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你被那些刁民搞到這麼慘的地步,氣不氣?”

“氣!”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充滿着憤怒:“本尊這漫長的歲月,無時無刻不想着破封而出,將那些混賬一一魂飛魄散。”

“那就行了。”

白小鳳送聳了聳肩:“交易就是,我幫你報當年之仇,而你,不要想着破封害死本大爺,咱們來個雙贏?”

靜。

封印中冥尊死靜下來。

白小鳳也不催促,這種事情,還是得讓冥尊一點點把思緒理清楚。

既然要交易,那一次談妥最好,省的以後冥尊腦子一抽,又開始莽了。

“哼哼哼……臭小子,你怕是真當本尊傻了吧?”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忽然響起:“這樣的交易,哪來的雙贏,獲利的終究是你,爲了報仇,本尊就要永世不出?那,憑什麼本尊不破封出世,親自報仇?”

白小鳳眼睛一瞪:“呀!居然被你發現了,電池的智商忽然有點高啊。”

“……”冥尊。

混蛋啊!

真的一點面子都不給啊!

本尊的智商哪會低的?無外乎是本尊想不想而已!

然而。

白小鳳眼睛一眯,冷冷一笑:“可你,有的選嗎?”

“什麼?!”

冥尊愕然。

“你就算弄死了我,破封出世,但你能保證立刻就能恢復到當年的巔峯狀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