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的門可不是隨便進的。

這種道理,林洛不可能不懂。

但此時自己的苦衷又有誰能夠了解呢?

自己總不能和劉玉梅說,我想要你胸口上的黃瓜吧?

那樣的話,恐怕會直接被劉玉梅轟出去,一點回轉的餘地都沒有。

林洛已經進門,劉玉梅無奈,只能觀望四周。

好在此時沒有人在旁邊,只能先讓林洛進去坐坐。


劉玉梅的一舉一動,林洛都收入眼中,心裏也越加愧疚。

因爲一己私慾害的玉梅姐兩面爲難,甚至有可能名聲盡毀。

“玉梅姐,只要這次度過難關,以後你就是我親姐姐。我林洛一定會保護好你。”林洛在心中暗暗發誓。

進了屋,劉玉梅給林洛倒了一杯水。

“小洛啊,喝了這杯水你就趕緊回去吧,你爸媽不知道你來這了,估計擔心着呢。”

這一次劉玉梅不敢再客套,只能暗示林洛早些走,希望這孩子能懂事吧。

“好嘞!”

林洛表面應得爽快,但是喝起水來卻是慢慢吞吞。

一口就能喝完的水硬是當作八二年的拉菲在品。

“玉梅!玉梅!”

就喝杯水的功夫,外面忽然鬧騰起來,有人扯着粗大的嗓門在門外喊。

“不好,是趙大牛!”

劉玉梅神色慌張起來,這趙大牛可是村裏有名的惡霸。

要是讓他知道林洛在自己屋裏,肯定會把自己當成一個**,從而大肆宣揚。

這趙大牛垂涎劉玉梅可是很久了,只是因爲劉玉梅做人滴水不漏,纔沒給他趁機而上的機會。

但一旦劉玉梅名聲敗壞,街坊鄰居不願幫忙。趙大牛就可以爲所欲爲了。

林洛一聽,也感覺壞事。

趙大牛心裏的那些小算盤他又何嘗不清楚?

他倒是無所謂,但不能壞了玉梅姐的名聲。

“玉梅姐,我去柴房躲一下。”

林洛很懂事,趕忙躲進了柴房。

劉玉梅臉色微紅,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卻要弄得和偷情一樣。

這也是作爲寡婦的憋屈。


林洛躲好之後,劉玉梅纔開了門。

“大牛哥,有事嗎?”

一開門,劉玉梅就看見趙大牛氣勢洶洶的樣子。

“玉梅,聽說你家裏進賊了,我幫你抓賊!”趙大牛奸笑道。

寡婦家裏的賊是什麼賊,不言而喻。

趙大牛恐怕早就知道了林洛來了這裏,畢竟一路上那麼多人看見了,而林洛也沒有回去。

“賊?大牛哥你說笑了,哪有什麼賊。”

劉玉梅一聽這話,這趙大牛恐怕是有備而來,開始慌張起來。

這趙大牛恐怕等這個機會很久了。

“有沒有賊,找找看就知道了。”趙大牛可不管這麼多,直接衝進了門。

若是換做平常,劉玉梅早就喊街坊鄰居了。

但是今日,林洛在裏面。若是喊了街坊鄰居,那她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見劉玉梅不敢喊,趙大牛更是斷定了自己的猜測。

林洛那小子肯定就藏在裏面!

趙大牛感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今日不論劉玉梅喊還是不喊。

她的名聲都敗定了。

而劉玉梅名聲一敗,他遲早能把這女人搞定。

“大牛哥,你出去吧,我這裏真沒有賊。”

劉玉梅苦苦哀求,還奢望着趙大牛能夠放她一馬。

林洛在柴房裏,聽着劉玉梅的哀求,心裏很不是滋味。若不是自己,會給趙大牛趁虛而入的機會嗎?

趙大牛衝進客廳,看見桌上還有一次性杯子裝的水。


劉玉梅暗道一聲不好,因爲太過急切,竟然忘記了收拾水杯。

趙大牛臉上的奸笑的更濃郁了。

一個一個的房間搜過,趙大牛最終的目光鎖定了柴房。

完了!

林洛和劉玉梅同時心裏一咯噔,終於要被發現了嗎?

“這賊就在裏面吧?”

趙大牛笑的都有些扭曲了,得意忘形到了極點。

他隨手撿起一根木棍,走進柴房。

狹小的空間裏面,林洛根本無處藏身,四目相對,林洛也感覺自己完了。

“好啊,原來是林洛你這小賊,今天我就好好教訓你。”

趙大牛獰笑一聲,拿起木棍就往林洛的身上抽去。

“啊!”

木棍抽到身上,林洛只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

一瞬間,林洛也火氣涌了上來。

現在的他也是光腳不怕穿鞋,自己反正活不了了,還怕什麼趙大牛?

一想到這裏,林洛竟是主動撲了上去。

趙大牛見林洛還敢反抗,手中的木棍也打的更加兇狠起來。

他先是一棒敲在林洛的肩骨上,再一把抓住林洛直接朝門外扔去。

“不要,不要打小洛!”

劉玉梅這時候也剛好衝了過來。

好巧不巧,飛出去的林洛直接與劉玉梅撞了一個滿懷,然後壓在了劉玉梅的身上。

更甚的是,林洛的手還印在了洶涌之處。

“信物已收取,是否開啓神農錦囊!”

相比手上的柔軟與耳邊的喘息,系統的聲音纔是真正的天籟。 信物已收取?

聽到系統的提示,林洛欣喜若狂。

他看向劉玉梅,胸前的黃瓜早已經消失不見,目光所到之處只有大片的雪白。

咕嚕!

看到這番場景,林洛有些口乾舌燥,趕緊轉移目光。

“開啓神農錦囊!”林洛心中默唸。

恭喜宿主獲得神農黃瓜種子一顆,附贈一次性道具癲瘋散!

系統自爆倒計時延長七天。

選擇開啓神農錦囊後,系統就推送了這樣的信息。

此刻林洛顧不得其他,因爲他感覺到沉重的棍子又打在了他的背上。

“使用道具癲瘋散!”

林洛也來不及查看這癲瘋散有何用,但是此刻只能病急亂投醫,用了再說。

下一刻,林洛的手中就出現了一包藥粉。

“我和你拼了!”

林洛二話不說,拿起藥粉就往趙大牛身上撒去,

咳咳!

趙大牛還想躲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要吸入一點,這藥就會生效。

“玉梅姐快走!”

藥粉一撒,林洛不管三七二十一,拽住劉玉梅就往外面跑。

畢竟這癲瘋散可不認人,要是他們也吸入那就完蛋了。

“哈哈哈……我是大牛!”

“我是村霸老大牛!村長見了也要叫爸爸!”

吸入癲瘋散的趙大牛像個瘋子一樣跳了起來,一邊手舞足蹈,一邊胡言亂語。

林洛鬆了一口氣,看來是癲瘋散生效了。

“小洛,能不能先鬆手。”

林洛正在爲戰勝趙大牛而喜悅,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儀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