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最強的青稠留下來守護,其他人,傾天八傑全部出動,小丫頭龍曉曉爲了蒼炎的安危,不顧大家的反對哭着喊着一定要去。

還好的是有敏兒一同前往,就算是遇到什麼危險,也可以讓龍曉曉先逃,考慮到這點,大家也是稍微放下心。

如果一如與邪龍開戰之前的危機重重,青稠也不一定會做出這個決定,既然邪龍已經被嚇得不敢再輕易興風作浪,就連那些鬼鳥都銷聲匿跡了,她也就沒有太多的擔憂了。

……

“記住,還魂草是極稀有的能夠治癒靈魂的藥材,在整個恐鱷島,也只有陰氣極重的死靈山可以找到這種植物……”

臨行前,青稠的叮囑,大家一字不落的聽着,還魂草的樣子與此行的目的地更是被他們牢牢的記在心裏。

終於是啓程了,除了龍曉曉外,大家也沒過於擔心蒼炎的情況,一方面是因爲他雖然昏迷不醒,但是生命力卻十分旺盛,另一方面,也是因爲有幻龍青稠這個太古異獸看護。

看着那張即使是閉着眼睛,但仍然俊美異常的蒼白的臉,龍曉曉是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地道。

敏兒的情況也差不多,不過雖然是隻小狐狸,但她卻要比龍曉曉堅強的多,畢竟跟了傾天王蒼炎已經十幾萬年了,對他的瞭解與信任要勝於任何人。

一路上,果不其然,並沒有再看到鬼鳥羣,也因爲是接近島邊緣的關係,偶爾遇到的幾隻奇獸也不過是四、五級而已,白戰楓等人解決它們自然是輕鬆無比。

死靈山位於整座恐鱷島的邊緣到島中心的中央地帶,距離青稠與蒼炎目前的所在地也不過三四天的路程,這也是大家比較慶幸的一點,畢竟就算找到了還魂草也不知道會不會對蒼炎有用,一切都只不過是猜測,猜對了還好,如果錯了,大家還要另想辦法,如果距離很遠,豈不是要浪費不少時間。

幾人不敢做何耽擱,除了趕路就是草草的吃點東西,就連睡覺的時間也只不過兩三個小時,都是身具靈力,大家也並不勉強,而有敏兒馱着龍曉曉,靈力低微的小丫頭倒也沒吃太多苦,當然了,就算是吃苦,爲了蒼炎,她也會咬牙挺着。

幾番跋涉,到第三天,衆人終於來到了死靈山腳下。

正如其名,整座山死氣沉沉,沒有絲毫生氣,大家見此也不由得開始懷疑,還魂草既然是植物,會生長在這種地方嗎?

只見那山峯雖然沒有多高,但是山上怪石嶙峋,陰森恐怖,帶給人的壓抑,卻不次於萬仞高山。


等到衆人完全步入死靈山的範圍,感覺與外部又有所不同,只覺得彷彿進入了另一個領域,周圍也好像竟是些人眼所看不見的不淨之物。

明明是豔陽高照,可是在這裏看來,火紅的太陽彷彿是蒙上了一層灰色,怎麼都不順眼。

“呼!”

一陣陰風颳過,即使已經提醒過自己,爲了蒼炎,要學會堅強,但龍曉曉還是被嚇得驚叫出聲。

傾天八傑見此,急忙將她護在最中央,以免有什麼意外,別看小丫頭龍曉曉是這裏實力最低的,也可能是最沒用的,拋開她大齊國公主身份不說,如果她要有什麼三長兩短,可以想象,蒼炎醒來,他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他。

“大哥,要不要分頭去找?”

心思縝密的曲微微提出意見,因爲她想到了,這死靈山雖然不大,但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地方特別多,很可能衆人一個疏忽就錯過了還魂草。

只見白戰楓沉吟了一會兒,堅決的開口道:“不行!”

“這樣太過於危險……大家在一起,加上我們傾天八傑的靈力戰陣,雖然不能確保萬無一失,但一旦遇到大危機,活命的把握還能大一些。”

其實他心裏還有一個想法沒說出口,這種鬼地方,明面上很平靜,但卻連只奇獸都沒有,暗地裏一定危險重重,如果真出現了意外,難逃一死的話,兄弟姐妹幾個人也能夠死到一起,總比做那孤魂野鬼強…… 在山腳下找了半天,並沒有發現還魂草,白戰楓等人向山上走去。

死靈山倒並不是什麼高山,但卻陡峭異常,由於並沒有階梯,幾人也只好運足靈力維持平衡。

還沒有爬到多遠,只聽一聲驚叫響起。

衆人都是心中一凜,疑惑的望向老七齊鑫磊。

還沒等老大問話,齊鑫磊伸手一指天上,“你們快看!”

尋着他所指方向望去,正看到一羣黑色鳥類在空中徘徊。

“鬼鳥!”

衆人驚呼出聲。

“剛纔還連只奇獸都沒有,這剛一會兒功夫怎麼飛出這麼多鬼鳥?”

白戰楓喃喃的道,努力着回想着,並不覺得沿途被這些東西跟蹤了,因爲衆人爲了防備那邪龍,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

“老大,難道說,那條惡龍還會出現?”

抑制不住,曲微微用顫抖的聲音問道,倒不是她多軟弱,而是如果現在就碰到邪龍,在沒有青稠與蒼炎的情況下,大家完全可以宣告玩完了,而且是兄弟八人加上龍曉曉和敏兒死無全屍。

“不要理會它們!”

說完這句話,白戰楓當先向上爬去。

衆人也不再言語,雖然心裏都打怵,但老大都那麼淡定,他們自然要效仿。

“注意四周,青稠夫人說過,只要三株還魂草就夠了。”

經過白戰楓這一提醒,衆人更是不敢分心,龍曉曉卻是從來都沒擡頭望那些鬼鳥一眼,一方面蒼炎的傷勢要緊,另一方面,經過上一次被不知不覺的施以術法,她也是有了心理陰影。

待到灰濛濛的太陽落到西方,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衆人還是沒有看到還魂草的影子。

“嗚嗚……”

龍曉曉甚至急的哭了起來。

“到底該怎麼辦啊,找了這麼半天,還是什麼都沒有。”

八傑等人見狀急忙安慰。

正當此時,整座死靈山似乎顫了兩顫,周圍那些奇形怪狀的山石,也彷彿活了過來,陰風颳起,類似於萬鬼哭泣的聲音,隱隱約約的響起。

衆人沉靜了,龍曉曉的哭聲也停止了。

“快,大家聚在一起!”

隨着白戰楓一聲號令,傾天八傑急忙聚在一起,並將龍曉曉圍在了中央。

“嘎嘎……”

羣鳥的叫聲響起。

聞聲望去,不知什麼時候,一直與他們相安無事的鬼鳥們已經落到山上,正不動聲色的向他們靠近……

被靈魂力量摧毀的百里方圓地帶,長長的地道盡頭。

蒼炎的眉頭微不可覺的皺了皺。

盤臥在他身邊的青稠小心的守護着。

……

“我是在哪裏?”

自問自答,卻並沒有人回答他。


此刻的蒼炎正身處於一個仿若虛幻的空間,四周紫光閃閃,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包圍着他。

接連喊了幾聲,仍沒有人回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裏的。

望着自己的身上,他心裏一驚,只見全身上下是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這本應該是劇痛無比的,但身處這紫光中,竟然毫無感覺,就彷彿是別人的傷口,自己只不過在觀望罷了,這還不算,那些傷口竟然正在緩緩地癒合。

半晌過去,正當他以爲自己是在做夢,打算靜等夢醒……

“哎……”

很疲憊的嘆息響起,繼而就是一個蒼老而慈祥的聲音,“蒼小哥,以後要小心啊,不要總將自己弄得這麼狼狽……”

聽到這聲音的一瞬間,蒼炎心裏泛起了軒然大波,繼而就是一種想要流淚的感覺。

他不確定的顫抖問道:“蒼老?”

“嗯。”淡淡的應了一聲,聲音中卻有着濃濃的關懷,“剛纔因爲急着修復你的靈魂,並沒有迴應你。”

聽到對方答應,蒼炎激動地甚至無法言語,心裏大聲的喊着,太好了,蒼老還活着,他還活着,他……

不對!想到這,意識一頓,他發現了問題。

“蒼老,這是……你的魂體?”蒼炎帶有不可置信的聲音響起。

“不錯。”

已經猜到了答案,但蒼炎的心中仍然是泛起了強烈的失落感。

“你一定很奇怪吧,我的靈魂爲何還沒進入冥域……”

慢慢聽着蒼老的訴說,蒼炎明白了,在夜空寧來到的那一天,蒼老確實已被黑袍人們殺死,但卻因爲極重的陰氣吸引下,硬生生的保留了靈魂,也是因爲擔心着恐鱷一族與蒼炎等人,而看到了最終結果卻讓他大喜過望,蒼炎當時憤怒異常,並沒有注意到蒼老,不然的話,以他當時的實力配上聖魔之心,完全是可以發現周圍魂體的。

接下來,蒼炎更是得知了更爲心驚內容,原來那些陰氣是來自於一座埋有萬千屍骨的極陰之地……

一萬年前,當時剛繼任恐鱷一族族長之位的蒼鳴,實力已然是靈力九階,那一天,他察覺到恐鱷島範圍內,竟然有着一股及其陰邪的氣息,出於責任,他以族長權限,衝出了恐靈山結界,來到了那氣息所發之地,卻看到有無數身着黑袍的奇形怪物,正在大肆的屠殺奇獸,那些奇獸的屍體,堆積在一起,猶如一座小山,如此的血腥,如此的殘忍,見此,同樣身爲恐鱷島島主的蒼鳴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正當他憤怒的衝上前要阻止時,一頭邪龍卻橫空出現,蒼鳴力量不敵,被打成了重傷,只得狼狽而逃,而一萬年過後,那奇獸屍體堆積地被稱作……死靈山。

“這就是老夫所能告訴你的……”

久久的沉默過後,蒼鳴又接着道:“你呢?”

“什麼?”

並不知道蒼老的所指,蒼炎疑惑的問道。

“蒼小哥,我們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從見你的第一眼起,就彷彿認識了很久一般,那種來源於骨子裏的親切,我想知道是什麼原因。”

聞言,蒼炎沉吟了一會兒,最終決定,將自己的真實身份說出來,畢竟蒼老爲了自己付出了那麼多……

“你的祖先……蒼叢,其實是我的魔寵。”

“什麼?”語氣中透露出的震驚無以復加,此刻的蒼鳴只覺得自己所有的認知都已經顛覆,他深信蒼炎是不會騙自己的,來源於靈魂深處,那種對他的認可是不會做假的。

“怪不得……怪不得你能自由出入紫風山,也怪不得我們恐鱷一族的姓氏是蒼,原來蒼小哥,哦不,應該稱呼您爲聖主。”

恍然大悟的話音落下,蒼鳴那由魂力構成的龐大身軀緩緩地顯現。

待到靈魂逐漸變得清晰,蒼鳴匍匐於地,巨頭沉沉的扣在地上,大聲道:“第八代恐鱷族族長蒼鳴叩拜聖主!”

蒼炎見狀,急忙雙手虛託,誠懇的說道:“蒼老,你不必如此,不管小叢與我是什麼關係,你的品性與修養都讓我深深佩服。”

在隨後,蒼炎講起了十幾萬年前,許多自己與小叢的事情。

越聽越是心驚,驕傲與自豪也從蒼鳴心中升騰而起,只聽說過,祖上蒼叢是侍奉一個上古大能,卻沒想到,那位大能竟是傾天魔王!

“此生得以見聖主一面,蒼鳴死而無憾了……”

蒼鳴激動地話音剛落,一首升魂曲自蒼炎口中吹出,他知道不能再耽擱了,從剛剛開始,蒼老爲自己修復靈魂,就已經消耗了大量魂力,現在又現身見自己,他那龐大的身體所耗魂力已經讓他不堪重負,再持續下去,蒼老很可能有魂飛魄散的危險。

蒼老是因爲想要看到大家都安然無恙,也因這種強大的執念,他纔會被陰氣束縛住留在凡間,現在蒼炎的天界升魂曲響起,就是爲了令他可以擺脫束縛,歸於冥域。

一首升魂曲完畢,正看到蒼老逐漸化光的身體,眼角中也彷彿是淚水,只不過因爲是魂體,無法滴落。

“蒼老,恕我冒犯,你……不得不走了。”

如果有希望復活蒼老,蒼炎也自然不會將他送入冥域,可惜從他身死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迴天乏力。


“好美的樂曲……’

最後一聲感嘆,其中包含了濃濃的幸福之情,深深地凝視着蒼炎,彷彿是要將聖主的樣子牢牢記住。

待到蒼老化光而去,蒼炎並沒有說什麼再見的話語,畢竟自己不能去冥域陪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