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唯伸出去的手被打了,被那個漂亮的女孩打了。

「不要碰我!猥瑣男――」

「哇唔!」封唯表現出吃驚的樣子,「女孩喲,你為啥知道我的愛稱?」

豪門小妻 我才不是中二病呢 湊了上去,封唯。

女孩伸出手,準備再次發動攻擊。

封唯動也沒動,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

張小雨本來以為小猥會被人扇耳光的,但――

那個頗有姿色的女學生卻跑開了。

因為她看到了他眼底浮動著的黑暗,讓她不寒而慄的某種危險信號。

至於那個女孩的男朋友,被封唯丟置在了「空絕」里,存在法。

隨手反揮,封唯解開了「空絕」,那個不明所以的男學生搔搔頭,納悶不已「咦?我怎麼在這裡?**怎麼走了?」

封唯嘲笑似的看了那人一眼,走開了。

「為什麼做這種事情?」張小雨問道。

「因為有趣啊,大哥你難道沒看到剛才那個girl吃驚的表情嗎?她本來以為是自己的男朋友握住她的手,實際上,是我牽著她的手。女孩真是善變,那麼快我就被她討厭了!」

那是正常的女孩正常的表現吧。

一般來說像封唯這樣冒失的舉動都會被討厭的,當然如果封唯是一個超級大帥哥,情況或許就不一樣了。也許還會譜出某段戀情。

「選美大賽快開始了。」

張小雨說道。

封唯笑笑,「是啊。」

「真的有人為了奪得碧皇學院最漂亮的公主桂冠而不擇手段呢,聽說很多漂亮的女孩都遭到襲擊了。似乎不能參加比賽了的樣子。」

封唯:「這樣啊,那麼選美大賽最後獲得勝利的那個女孩有極大的可能就是犯人。」

「……犯人會那麼傻么?」

封唯:「誰知道呢,這種事情不要管了。大哥,你要知道我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子,不是嗎?」

「你丫別一邊看漫畫一邊說出這麼有學生深度的話!」

快把最新的乳漫拿出來給少爺我看啊!

張小雨的眼神是這麼告訴封唯的。

於是――

兩位健全的男生都在看乳漫。一人坐著,一人蹲著。

當然,封面還是偽裝的很好,某古典名著的外殼。

碧皇學院的公主走過來了,冰墨。

張小雨沒有發現她。但是?娥的蘿莉雷達卻有反應了。雖然不情願,?娥的視線還是從張小雨手中的漫畫移開了,瞄向了兔耳眼鏡娘。

「小雨,眼鏡娘走過來了。」?娥拍了拍張小雨的臉蛋。

「沒關係,沒關係,她會注意到我的存在的。」

即是說,張小雨有把握冰墨會主動向他打招呼。

事實上,冰墨看也不看張小雨一眼,徑直從他面前走過去了。無視某少年的存在。

「我數到三她就會回來的!」張小雨自信滿滿說道。

「一…………二…………二…………二…………二………………」

數十秒過去了,張小雨始終沒有數到「三」。

?娥:「小雨,眼鏡娘似乎沒有回頭的意思!」

「噌!」

張小雨從長椅上站了起來,追了過去。

很快就追上了眼鏡娘。

「冰墨學妹,你真是沒有禮貌呢,見到了學長也不打招呼。」

冰墨淡淡道:「哦,原來是鬼畜學姐啊。你好,中午好,學姐好。還有事情么,沒有事情么,應該是沒有事情,那我走了。」

「有事情啊!」

「什麼事情,多大的事情,很嚴重的事情,如果不是特別讓我在意的事情那就別說了。」

「學妹,今天早上我和如玉通過電話了,她昨晚沒有收到鱗片,不知道你收到了沒?」

「唔,你們從早上就開始打情罵俏了啊…………」

冰墨周圍的空氣明顯地散發著不詳的氣息。

「學妹,你這是這麼了?」

「鬼畜學姐,不知為什麼,我現在想要詛咒某人呢。」

大婚晚成:遇上傲嬌總裁 「哈、哈哈哈哈…………冒昧地問一下,學妹你想詛咒的人該不會是少爺我吧?」

冰墨轉過頭去。

喂,喂,不要沉默啊!

默認的意思嗎?

「請你不要那麼做,我的人生已經遭到詛咒了。如果你再詛咒我的話,不幸會加倍的!」

「鬼學姐,你不用擔心啦,只是普通的詛咒,我已經買了某種神秘的詛咒人偶…………」

「啊?已經買回來了啊?!即是說學妹你本來就打算詛咒我!」

冰墨再次轉過頭去。

啊?又沉默了。

還是默認的意思。

「冰墨醬,昨晚你究竟收沒收到鱗片?」

「這種事情我不想告訴鬼畜學姐,除非你鄭重地懇求我。」

張小雨:「冰墨醬,少爺我在此鄭重請求你告訴我有沒有收到奇怪的鱗片。」

「……收到了。」

冰墨輕聲回答道。

即是說――

還在威脅她。

「不要報警么?」

「鬼姐,你認為會有用嗎?」

張小雨的想象圖:

拿著某些鱗片去報警,「有人威脅我,這是他晚上留下的威脅證據。嗯,還有,我家的警戒系統相當完善,沒有任何外人入侵的跡象…………」

――大小姐,走開啦,我們很忙的,沒時間陪你玩這種無聊的惡作劇!

「真是讓人傷腦筋啊!」

張小雨這麼說道。

「鬼姐,還有其它的事情嗎?」

「喂,怎麼還叫我鬼姐啊?!你是不是覺得鬼畜學姐這四個字太多了,所以才簡化的么?」

「真不愧是鬼姐,被你發現了嗎?」

「這種事情還需要發現嗎?」

不是很明顯么。

根本不用刻意去發現啊。

「鬼姐,這種小事我不會在意啦。」

「我會在意啊!」

「鬼姐,你認為那個犯人為什麼還要送給我鱗片?」

「這種事情……我不知道。」

「真是沒用的男人呢。」

啊?變成男人了,還是沒用的。不是鬼畜學姐、鬼姐么?

「冰墨醬,你似乎很聰明的樣子。」

「嗯,年級第一呢。從來沒有得過第二名,綽號『兔耳神話』。」

「兔耳神話啊,真是不得了的神話。」

冰墨:「嗯,那是我自己命名的。不知道怎麼就流傳開了。」

――自己命名的啊。

「冰墨醬,你分析一下那個喜歡兔耳的傢伙為什麼還是送鱗片給你?」

「因為我很萌。」

呃,自己說自己萌?

張小雨:「冰墨醬,那種事情本人不要說出來啊,會減分的!」

「萌是一種屬性。」

張小雨:「這種事情我還是知道的。」

「萌就是正義。」

張小雨:「你是想說自己代表正義嗎?」

「請不要擅自猜測會長的話中話。」

淡淡的,冰墨這麼說道。

「啊,想起來了,冰墨醬,我們是不是還忘了做一件事情?」

冰墨:「鬼畜學姐,請不要想一些沒有禮貌的事情。」

「我只是想要擁抱一下冰墨醬。」

冰墨:「原因?」

「因為你很萌!」

冰墨:「…………」

沉默了。

還是默認的意思?

要抱抱看嗎?

破壞氣氛的人出現了,封唯蹲在張小雨的左前方,雙手捧著臉,很仔細地觀察著張小雨、冰墨。

「繼續,你們繼續。我看著呢。」

封唯是這麼說的。

?娥更過分了,用手捂住了張小雨的嘴。這是做啥啊,少爺我有不會用嘴去非禮冰墨醬。

「鬼畜學姐,我先走了,下次見到我的話,請不要無視我。」

說完,冰墨離開了。

張小雨:「我哪有無視你啊,分明是你在無視我!」

封唯站起身來,鄭重其事道:「大哥,請擁抱一下封唯醬!」

張小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