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號丹師紛紛趕來,當規定的時限一到,主持聚會的哲老和另外一個老者互望一眼,那個老者是副盟主,地位似乎比哲老高,在他的示意下,哲老開了口。

「今年的聚會,共有三位封號丹師沒有參加,其中一位無法脫身,派人送來消息,還有一位無跡可尋。唯有丹鼎本該到卻沒到,應該是出了意外,大家要齊心合力找到他或者兇手,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除此之外,十年內共出現了兩位封號丹師,相信你們已經得知,我就不再做過多介紹了。」

一番話語讓大廳里的封號丹師們議論紛紛,很久沒有出現過封號丹師出現意外了,如果丹鼎真的是被殺,簡直是在挑戰整個丹盟。看著亂糟糟的現場, 惹火燃情:首席老公好誘人

「咳咳,由於盟主閉關,所以臨時改成了在十一樓舉行,大家在煉丹方面有什麼疑問和難題,可以先相互交流,都解決不了也可以寫在紙上,由我轉交盟主,再由盟主回答。」

這句話簡直前後矛盾,這些封號丹師們,絕大多數都知道盟主是個什麼形態,盟主閉關簡直是扯淡呢。

「好了,大家不要在討論這事了。有什麼難題都提出來吧,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

聚會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讓人們交流心得,共同進步,盟主閉關的問題被人們拋出腦後,輪流提出自己的疑問或難題,希望得到其他人的解答。

陳青一直靜靜的聽著,沒有參與其中,不過把每次的一問一答都記在了心理,對他自身也很有幫助,大感不虛此行。

「我有一個很大難題,相信也是其他人共有的一個難題。」

一直沉默的丹鬼站起身大聲說話,眼珠還在滴溜亂轉,人們停止低聲的討論,很有興趣的望了過來。

見到自己成了人們注視的焦點,丹鬼得意的一笑再次開口。

「大家肯定都嘗試過煉製補魂丹,可無論是調整藥量還是煉製時間,都無法成功,我希望會煉製補魂丹的人幫我解答此事。」

隨著他的話語,人們的眼神又全都齊齊的看向陳青,因為在場的雖都是封號丹師,可只有他一人會煉製補魂丹。

陳青的眼睛一眯,沒想到這丹鬼還沒完沒了的打自己注意,冷聲出口,「我憑什麼告訴你?」

「憑什麼,就憑你是丹盟的一份子,你有義務為了丹盟的發展壯大做出貢獻。」

丹鬼的話變得錚錚有聲,人都是有私心的,這次沒人再幫陳青了,都想得到補魂丹的真正煉製方法。

陳青笑了,「說起來也簡單,只不過是我的煉丹手法跟你們不一樣而已。想讓我公諸於世也簡單,你哪一天不得善終,我哪一天就公布,我陳青對天發誓絕對說話算數。」

神魂大陸重誓言重賭約,沒人不相信陳青的話語,可陳青這次的誓言,過於血腥,是在用一位封號丹師的命在立誓。

誓言已出,沒人會在改變,大廳之內立刻變得悄無生息。

「這陳青果然夠狠夠凶!」

不管看陳青順不順眼,在場的人除了丹鬼,全都內心感嘆,有些人看向丹鬼時已經不懷好意,為了得到補魂丹的煉製手法,死一個丹鬼也值得。而在另外一些人眼裡,陳青就是在破壞丹盟內的和諧,丹鬼的要求雖然過分,也不至於如此惡毒的詛咒。

別人怎麼想,陳青才不理會,不管誰惹他,都要付出血的代價,這是他為人處世的方式,就算決定混跡正道也絕不改變。

哲老徹底的頭疼了,狠狠的瞪了丹鬼一眼,明知道陳青是災星,還找死的往上貼。瞪完陳丹鬼,轉身又要瞪陳青,可是哲老不敢,不知不覺間,他對陳青也起了敬畏之心。

沒人再敢惹陳青,人們主動不再提誓言的事情,可丹鬼已經見過那些不懷好意的眼神,心裡已經哇涼哇涼的,感覺就像自己被丹盟拋棄了一般。

人們的討論還在繼續,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下午,沒人感到饑渴,現場熱火朝天。

人數有限,問題也不是無窮無盡,到了下午時分,聚會終於結束,接下來就是聚餐時間,以為已經結束的陳青沒心情跟這些人吃喝,白天的討論已經讓他心滿意足,邁步就要離開。

「老弟別急著走,晚上還有活動,一個內部拍賣會將舉行,會有不少的奇珍之物。」

哲老攔住陳青,告知了晚上的活動,陳青猶豫了下留了下來。

同是丹盟成員,內部也有自己的小團體,酒宴開始,人們憑藉自己的喜好分散聚在一起吃喝談笑,也有人不喜熱鬧,對此丹盟早有準備,在角落安排了一些小的桌椅。

陳青就拒絕了哲老和丹帝的邀請,獨自坐在角落之中,哲老和丹帝還有應酬,只得冷落了他。

可陳青並不寂寞,有人看他很順眼,也想結交下這個年輕俊傑,此時的陳青可不是那個陳家灣的少年,而是名動大陸的封號丹師。陳青不喜應酬,可仍是彬彬有禮的面對每一個帶著善意而來的人,從不管對方身為正道還是魔道,這又迎來一些人的好感。

不知趣的人到哪裡都不會少,沒有多久,丹鬼竟然手拿酒杯,洋洋得意的走了過來。

陳青沒理他,可這丹鬼竟然主動坐到了對面。

「你是不是很得意?」

對於丹鬼的話語,陳青報以冷笑,「你還資格讓我得意,你要是想找罵,我可以滿足你,你要想找死,我也可以代勞,殺你我一點心理負擔都沒。」

丹鬼竟然沒生氣,仍是得意萬分的開了口。

送你一頂綠帽子[快穿] 我死不了的,以後我就住這大師塔,哪裡也不去,看你能把我這沒辦。你一個魂王就敢跟我叫囂,還嫩了許多。」

「你讓我想起一句話,千萬別跟白痴爭辯什麼,他會把人拉到同一水平,並用豐富的經驗打敗你。別在這裡倒我的胃口,我若殺你,誰都攔不住,滾吧。」

陳青已經不想再跟著丹鬼說些什麼,這傢伙一次次的挑釁他的耐心,快要忍不住就在這宴會之上幹掉他。 丹鬼也怕了陳青的毒舌,乾笑一聲轉身離去,酒宴進行的中旬,哲老拍拍手,把人們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諸位,丹盟再次傳來喜訊,又一個封號丹師誕生,這也是一位年輕俊傑,有請丹魄大師。」

這確實是個喜訊,尤其正趕上酒宴之時,是很好的助興之事,人們齊聲鼓掌,歡迎新的封號丹師加入酒宴。


一個有些局促的年輕人從門外走進,不停的給人們彎腰失禮,顯得很是禮貌。

坐在不遠處的丹鬼寫了眼陳青,又是忍不住的譏諷出口。

「看看人家多有禮貌,不像某人,囂張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丹鬼說完,還故意站起身,等著丹魄給自己施禮,丹魄也正好走來,陳青戲虐的笑了,這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徒弟黃釋龍。

不知道此事的丹鬼還在等待龍兒給他行禮,可龍兒臉色一整,無視丹鬼的從他身邊走過,直接來到陳青面前,在丹鬼震驚中跪了下來。


「弟子黃釋龍拜見師尊。」

這時的陳青已經變得笑眯眯的,他是真的開心,一伸手把龍兒拉起。

「起來吧,跟我喝一杯。」

龍兒還是有些拘謹,「弟子不敢與師尊同桌。」

陳青從沒把他當成過徒弟,也沒有進過做師父的義務,直接就把他按在座位之上,龍兒還要起身,被他一瞪眼,乖乖的坐了下來。

「人比人氣死人,人家徒弟都是封號丹師,我這輩子算是白活了。」

一個臉上滿是皺紋的老者先是感嘆出口,聽到丹鬼臉上火辣辣的疼,他那些自信心,被龍兒的出場徹底的擊碎,直接癱坐在椅子上。

宴會之中沒人在關注這丹鬼,就連他神情沒落的離開也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當他步出大師塔,慢慢的轉過身,借著月色仰望塔頂,又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估計也只有陳青目送了丹鬼離去,有心跟出去將其擊殺,不過自己是被人關注的焦點,只得笑笑放棄。再次面對龍兒,眼中透著欣賞之色。

「龍兒,你有資格開門收徒了。」

龍兒一直拘謹的坐在陳青對面,聽到陳青的話語,眼睛立刻放了光。

「師父,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把煉丹手法交給其他人了?」

「當然可以,你想教給誰就教給誰,我就不多過問了。」

陳青的話語很輕,可周邊桌子上的人們耳朵尖,有人聽到了這個勁爆的消息,眼睛也跟著發了光。

「噗通!」

之前那個滿是皺紋的老者直接就跪倒在龍兒邊上,嚇了龍兒和陳青一大跳。

「拜見師祖,拜見師父,請收下弟子吧。」

先不談歲數,一個七品丹師跟六品丹師拜師,陳青還一躍成了師祖,讓他如何解受得了,趕緊和龍兒一起要把老者攙扶而起,卻沒攙動。大庭廣眾之下,陳青一著急,冒出魂焰再次攙扶,可還是沒能攙扶起來。

「您老什麼境界?」

陳青冒著汗的脫口問出,老者臉上現出羞愧之色,輕聲的開了口。

「我枉活了一世,現如今才是偽聖境界,百年內如不能突破聖境,就會壽終正寢。唯一的心愿就是死前能把煉丹水平在突破一個品級,望師祖垂憐。」

「老天,你就嚇死我吧!」

陳青心中一哆嗦,龍兒則是直接跪倒在老者對面,他更是不堪,整個人都哆嗦了,一個偽聖要拜自己為師,已經嚇得他大腦一片空白。

老者倒是挺樂觀,看出兩人的顧慮,笑呵呵的開了口。

「自古以來達者為師,能教我新的煉丹手法,就是我的師父,請受弟子宋藝一拜。」

話音一落,老者猛的就是下拜磕頭,陳青無力阻止,見他同時跪拜自己和龍兒,趕緊的一閃身,把已經呆傻的龍兒自己留在了那裡,硬受了三叩首。龍兒當初就是硬拜陳青為師,現在算是也嘗到了滋味。

「這麼好的徒弟,還是龍兒去消受吧。」

陳青拍著胸脯就要開溜,卻看到哲老和丹帝兩人一臉壞笑的走進,一左一右的把他擠在了那裡。宋藝拜完了龍兒,站起身規規矩矩的來到陳青面前,再次下拜磕頭,陳青只能苦笑著接受。

「為了恭賀丹魄喜收佳徒,也為了慶賀新的煉丹手法即將流傳於世,老夫將準備拍賣的千年蛟龍膽贈送。」

哲老大笑著開了個頭,在場的都是富有之輩,也想著跟兩個前途無量的年輕封號丹師打好交情,紛紛的獻上禮物。沒有一會兒,還處在呆傻狀態的龍兒就快被禮物埋住了,宋藝幫他收起所有禮物,急不可耐的拉著他去請教煉丹手法,留下陳青不停的接受眾人的敬酒。

事情已成定局,陳青也很高興,有一個偽聖當徒弟,龍兒在丹盟的地位算是穩固,自己也可以放心。

酒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內部的拍賣會開始,各種珍稀寶物開始上場,這讓陳青一下大開眼界。

這些世間罕見的寶物,賣的不是錢,出價人都是在用其他寶物出價交換,就看售賣之人喜歡哪種,就可以直接交換。

陳青也開口要拍下一件寶物,可一開口道好,對方直接就送給了他,弄得陳青極不好意思,乾脆再碰到喜歡的東西,都不再開口。

快要天亮時分,眾人才心滿意足的散去,有些人立刻離去,有的則是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拉著好友展開了各自的小聚。


陳青沒有在參與其中,乘坐著馬車返回丹魂府,打開車窗讓微風吹進,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路過一個幽深的衚衕口時,一股冰冷的殺機突然出現,陳青眯著的眼猛然張開,在車廂中露出幽藍凶光,接著再次閉上了眼,那股殺機已經消失不見。

「有你在一日,我永遠不會再踏足丹城一步,丹鬼就此告別。」

幽幽的話語傳來,陳青笑了,這丹鬼也是個有意思的人,不懂人情世故又過於孤僻,性格顯得有些怪異。明明恨自己恨得要死還來道別,可話語中又透露出他服氣了,以後退避三舍。一下讓陳青也不再計較丹鬼得罪自己的事情,而且龍兒已經開門收徒,新的煉丹手法將會逐漸流傳,估計沒人再會為了自己的誓言,而去誅殺丹鬼。

回到丹魂府,沒有去打擾已經熟睡的玲兒,來到以前瑩瑩的房間,爬到床上倒頭就睡。

轉眼間又是一個月過去,陳青仍是每日練功,煉丹,只不過晚上多了一個事情,就是與玲兒纏綿。



「主子,你今天怎麼不修鍊了?」

陳青躲到了府邸角落裡曬太陽,跟陳青靈魂有聯繫的花瓊芳輕易的找到了他,陳青從未把花瓊芳當過外人,眼皮一翻。

「玲兒每天早上都要折騰一次,被她弄得有點腿軟,歇會就去修鍊。」

話語讓花瓊芳嬌笑出聲,站到背後給他扭捏肩膀,「主子,改天我和玲兒一起侍寢,弄得你下不了床。」

玩笑話讓陳青露出苦笑,妻妾多了並不是什麼好事,就搞不明白,很多男人找那麼多女人,怎麼能夠忙得過來。

玩笑開完,花瓊芳臉色一沉,再次開口,「我剛從下人們那裡得知,有個叫丹鬼的傢伙曾對你不敬,要不要我找到他殺掉?」

「算了吧,那傢伙已經認慫了,不用在趕盡殺絕。對了,大師塔頂層有個魂仙的靈魂體,你有沒有聽說過?」

「魂仙的靈魂體? 異界魔王:腹黑娘子來種田 ?你是想讓我幫你吞了他?」

花瓊芳的話語讓陳青的眼皮再次一翻,「你就當我沒說,千萬不要去招惹那靈魂體,暫時咱們還惹不起。」

吩咐完花瓊芳,陳青站起身就要去練功房,可突然天上有片陰影掠過,抬頭一看,一個傢伙從天而降。

「我的花園!」

降落而下的身影沒有減速,直接掉進花園之內,魂力震蕩之下,花園毀於一旦。花園裡種的可都是珍貴藥草,陳青一拍腦門哀嘆出聲,花瓊芳更直接,身形就要竄過去動手,被陳青一把抓住手腕。來人陳青認識,正是哲老,從來都笑眯眯的哲老,現在卻一臉的焦急。

不用陳青詢問,哲老立刻開口,「龍兒出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