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她被人追殺,然後逃到了這裡,結果沒想到這個屋子的主人是個厲害人物,她以為那個人也是殺手,兩個人還打了起來,後來……好像又有一個殺手追了過來,對了,那個殺手呢?她掀開被起身,一低頭,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身上穿著海綿寶寶的睡衣,地上放著一雙小兔拖鞋,顧珺北感覺自己保持了十幾年的心境差點碎裂。

身上的傷口被包紮好了,屋裡的痕迹也被清理乾淨,這個人是個老手,顧珺北想,但是她明明記得救自己的那個人是個女人,看身形,年紀也不大,怎麼會這麼熟練,身手還那麼厲害,難道也是混道上的人?

她再怎麼樣也想不到救自己的人才十七歲,且,是個高中生……

等林攸吃完飯準備回家時,路過了一家粥店,摸了摸肚子,還沒吃飽,她走進去買了一份青菜粥,然後拎著回家。

【大王,你為什麼要救那個人啊?】

「不救她難道眼睜睜看著她死,我是那麼善良的人。」

【大王……我第一次發現你的臉皮這麼厚。】

「謝謝誇獎。」

打開家門,看著眼前的一幕,林攸微微眯了眯眼,她看到了什麼!昨晚那個麻煩精竟然靠在她的沙發上,喝著她的酸奶,還看著她的喜羊羊!!!

真當這裡是自己家嗎!

那個縮在沙發上的女人轉頭對她笑了笑,風姿綽約,驚心動魄……「多謝你的救命之恩,我是顧珺北。」

顧珺北……不認識……林攸的表情充分的表達了這個意思,她瞥了眼顧珺北,把粥放到了桌子上,冷冷說道:「傷好了嗎?你可以走了。」

尼瑪一個晚上傷怎麼可能好呢!!

顧珺北看著林攸略顯嫌棄的表情,內傷了有木有,自己昨晚怎麼會覺得這個人是殺手呢!那張臉嫩的可以掐出水!還特么戴著一副老年眼鏡!這貨就是一個書獃子吧!!!

還是第一次被人嫌棄的顧珺北傲嬌了,「傷還沒好,送佛還送到西呢,你怎麼能趕我走呢。」

林攸感覺牙有些疼,這個女人是有毛病吧,「如果我沒記錯,你昨晚還想殺我來著。」

「啊,如果我沒記錯,你昨晚把我看光了。」

這殺傷力!林攸的表情僵住了……她面無表情的回道:「如果我沒記錯,我救了你的命。」

顧珺北換了個姿勢,卻不小心扯動了傷口,疼的倒吸一口冷氣,「呵……你難道不知道,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清白比命重要嗎?」

林攸:我到底是救了一個什麼樣的奇葩……

【大王……我看出來了!她就是想訛你!】

這還怎麼繼續話題!林攸正想著該怎麼反攻的時候,那個女人又說話了,「我餓了……那粥是給我買的吧,難為你還記得我是病號,謝啦。」

木著臉把粥放到了顧珺北的面前,林攸咬著牙說道:「撐死你!」

「哎呀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青菜粥!真是心有靈犀,小妹妹有心了。」

小妹妹你個大頭鬼!!

「阿姨你客氣了,小心點別燙死。」林攸一副死人臉吐槽道。

顧珺北喝粥的動作一僵,在心裡默默的罵著這死小孩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於是,接下來的一整天兩個人都在針尖對麥芒中度過,顧珺北除了知道了林攸的名字外,一無所獲,但是,知道名字也就足夠了。而林攸呢,內傷了無數次……當然,她在內傷的時候,也絕對不會讓別人好過。

比如吃午飯的時候。

「恩人你喜歡吃紅燒排骨嗎?」

「不喜歡。」

「那糖醋牛柳呢?」

「也不喜歡。」

「叫外賣吧,挑你喜歡的點。」

看著桌子上那兩道菜,一個紅燒排骨,一個糖醋牛柳,顧珺北笑的明艷,「哎呀都是我喜歡吃的,你明明不喜歡,為什麼還點呢?」

林攸咧嘴一笑,燦爛非常,從廚房裡端出一鍋白粥,「我騙你的,病號得吃清淡的,你聞著就好。」

顧珺北:##¥#¥#!!!

比如換藥的時候。

「恩人啊……肩膀那裡我夠不著……」瞧這妖嬈的音調,瞧這可憐的聲音。林攸站在卧室門外,「你的意思是讓我幫你?」

「當然,進來吧,便宜你了。」

我並不想占你便宜……微微垂下眼,林攸乾脆利落的打開了門。嚇得顧珺北一把抱住了被。

「你都不會敲一下門的嗎?」

呵呵……林攸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不是你讓我進來的嗎?快點,早做早結束。」

顧珺北神色一僵,怎麼覺得這句話有歧義呢……

不過她沒時間想那麼多,也不是扭捏的人,都是女人,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小丫頭,她乾脆的拉下被子,黑色文胸上方白色紗布被染紅了一點,林攸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畢竟該看的昨晚都看過了。她上前解開紗布,然後換上乾淨的。兩個人貼的極近,因為林攸需要穿過顧珺北的手臂,雙手交叉而過的時候,就好像在擁抱一樣。

氣氛一時間有些安靜,顧珺北側著臉,看著陽台的方向,眼底的情緒讓人看不清。

終於包紮完畢,正收拾藥箱的林攸聽到一句話。

「第二次看光了……」那語氣,嘖嘖嘖,林攸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受了重傷。

好了,到這個時候,兩人的比分2:1,林攸還倒輸一局。

晚上,顧珺北從卧室出來想找點吃的,結果冰箱里除了生雞蛋就是酸奶,哦,還有兩個蘋果。無奈,作為一個病號,連口肉都吃不到,她流的血什麼時候才能補回來?

關上冰箱,回頭的瞬間她愣住了。林攸剛從衛生間出來,身上穿著白色絲綢盤扣睡衣,洗完澡頭髮還是濕漉漉的,正在用毛巾擦水,眼鏡被摘掉了,整張臉再也沒了遮擋,說實話,在她戴著眼鏡的時候,顧珺北就知道她是個美女,但是沒想到,有人可以在兩種氣質間來回切換,且切換的關鍵就是那個眼鏡,你以為你是百變小櫻嗎!!

戴著眼鏡的林攸美則美矣,卻給人一種書生氣,並且因為年齡小的緣故,人們第一時間會感概,真是一個好看的小姑娘啊,然後再補充一句,學習一定很好吧。

去掉眼鏡的林攸,會讓人第一眼覺得,哇好漂亮,然後第二眼就會忘記她的容貌,轉而關注於她的氣質,進而忘記感概。

顧珺北就不知道該怎麼去評價林攸。

她發現這個女孩身上的謎團真的很多,普通的高中生是不可能有那種氣質的。

「臉不錯,就是胸太小了。」顧珺北調笑道。

林攸淡定的把頭髮撥到身後,瞥了她一眼,從上到下,那目光,跟x光似的。

「比不得你,走路很累吧。」

走路?關走路什麼事?胸大走路是累贅啊!顧珺北立馬領悟了裡面的含義,也不生氣,反而笑的頗具深意。「身手不錯,你似乎不只是一個學生。」

林攸心中微微一凜,來了,真正的試探才剛剛開始。

「呵……你錯了,我還真就只是一個學生。」

「是嗎……」話音剛落地,顧珺北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便是在林攸的身後,鎖喉!

好快的速度!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剛受過重傷的人!

林攸神色不變,似乎早料到她會出手,便是伸出手格擋,身體側開,一招凌厲的腿鞭甩了出去。

顧珺北不退反進,同樣的一腳踢了出去,兩人短短十幾秒交手了幾十招。嘭!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一掌相對之後,紛紛後退了幾步。林攸微微皺眉,感受著體內亂竄的那股力量,正在破壞著她的身體,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內力?不會吧……

相比較林攸,顧珺北的心情更是驚訝,這個女孩年紀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外門功夫竟然這麼厲害!而且……力氣也太大了吧!顧珺北感覺自己的手臂都在隱隱作痛。之所以說林攸是外門功夫,便是因為她沒感覺到對方有內力,僅僅是外門就那麼厲害,那麼如果再修習內功,豈不是……

「痛快!再來!」林攸笑道,眉眼張揚,再不復之前的冷漠淡定。顧珺北也笑,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出手!

對於林攸來說,能見識到傳說中的內功,真是意外之喜,而且她之所以有底氣敢再來,便是因為那內力破壞她身體的速度趕不上她身體恢復的速度,頂多讓她難受一下,卻並不致命。所以,她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百招之後,林攸便不是顧珺北的對手了,畢竟她以前會的那些都不是正統的功夫,而是自己在多年的冒險生涯中琢磨出來的,再加上和顧珺北打的時候邊打邊學的,她覺得自己學的差不多了,再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畢竟最重要的內力她也學不過來,而且她和顧珺北又不是拚死相搏,她敢肯定,顧珺北根本沒使出全力!更何況對方還受著傷!

想到這裡,林攸收了招,顧珺北沒想到這人說不打就不打,一掌拍了出去,嚇得她趕緊又收了回來,一出一收,氣血翻湧之下,傷口裂開了,眼前一黑往前倒去。兩人打著打著不知何時打到了沙發附近,顧珺北這一倒,整個人便往林攸身上摔去。

猝不及防之下,兩人摔倒在了沙發上。

吧嗒……門打開的聲音……

林攸下意識扭頭去看,是她的老哥林峰……不過……他的狀態貌似不怎麼好……

林峰的狀態當然不好!任誰一打開家門就看到自己妹妹被一個女人壓在身下都不會覺得多好吧!他該慶幸壓妹妹的是女人不是男人!不然他大概就不是死機而是直接暴走了吧……

林攸推開顧珺北,整理好衣服和頭髮,然後隨意的靠在沙發上。

林峰關上門,走到她們對面坐下,雙手抱胸,上下打量著顧珺北,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女人長得可真漂亮,(咦……好押韻啊……)顧珺北的長相本來屬於那種很有侵略性的,美艷女王式的人物,但是她因為受傷,再加上剛才強行收掌的緣故,臉色蒼白,神情虛弱,似乎下一秒就會倒在林攸懷裡一樣。除了那張勾人的臉,她身上穿的衣服也讓林峰再次黑了臉,那不是他給小攸買的嗎!!小攸一次都沒穿竟然給這個女人穿!!(因為林攸太嫌棄,覺得這個衣服十分幼稚)

「小攸……這位是?」林峰的涵養很好,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輕聲問著林攸。

「老師!」

「朋友!」

兩個人同時開口,林攸和顧珺北對視了一眼,目光交錯間都懂了對方的意思。

顧:你幹嘛拆我台!我什麼時候成你老師了!哪個老師會留宿學生家!

林:抱歉我沒有年齡那麼大的朋友……

一擊必殺,顧珺北覺得自己受的傷更嚴重了…… 2:2,林攸終於把比分掰平了。

林峰在心裡呵呵冷笑,他二十歲進入自家公司,二十四歲掌權,在商場摸爬滾打七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這個顧珺北給他的第一印象除了漂亮大概就是不好惹,比那些商業巨頭還要可怕。

顧珺北當然看出了林峰對自己的忌憚,不過她根本沒放在心上,她看中的是林攸,至於林峰?在她眼裡也不過是個長得好看點的小白臉,雖然這個小白臉挺有魅力的。

「你好,我是顧珺北,林攸的老師兼朋友。」顧珺北淡淡一笑,不熱絡,也不疏遠。林峰也是笑的客氣,「你好,我是小攸的哥哥,林峰。」

老師?開什麼玩笑,一中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妖精似的老師,那些學生能安心學習才怪!林峰在心裡瘋狂吐槽。

哥哥?哪家的哥哥會這麼關心妹妹的私人生活!這貨不會是妹控吧!看我的眼神那麼奇怪!顧珺北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還未了解,硝煙已經瀰漫了整個戰場。

當然,林攸是感受不到的。

她猛地站起身,摸了摸頭髮說道:「我去吹頭髮,哥你今天留宿嗎?」

林峰呵呵一笑,眼裡精光一閃而過,「當然,你一個女孩子獨居我不放心。」

顧珺北:當我是死的嗎?

林攸:我已經獨居一年了。

「不行,你留下來她住哪?」林攸指著顧珺北問。

「我當然是和你一起睡。」顧珺北笑的勾人。林峰下意識的想說不行,但是又突然覺得自己反應有點過激了,既然是林攸的好朋友,一起睡很正常吧。

林攸就沒想那麼多了,雖然不習慣身邊多了一個人,但是也不是特別介意,「我去吹頭髮,你們自便。」說完便回卧室了。

「我從來沒聽林攸提過你。」林峰坐的端正,目光探究。顧珺北雙手抱胸,靠在沙發背上,除了臉色比正常人白了一些,看不出一絲虛弱。「呵……女孩子家總有屬於自己的小秘密。」

這句話說得……很耐人尋味啊,林峰不置可否,「是啊,小孩子總有長大的時候,不像我們,都老了。」

你才老了!你全家都老了!老娘才二十五!!顧珺北臉色不怎麼好看,反擊道:「看你年紀也不小了,孩子都會打醬油了吧。」

「不好意思,目前我並沒遇到能讓我貢獻基因的女人。」

「哈,直接說你是單身狗不就得了。」

「看來顧小姐的婚姻很美滿。」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烽煙四起,敵意滿滿,完全看不出像是第一次見面的人,不知道的絕對以為他們是不是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

要說林峰不是氣量小的人,認識他的人都說他有君子之風,在商場上有儒將之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和一個女人鬥嘴的,但是現在,他確實是在和一個女人鬥嘴,且……不分勝負……

為什麼會這樣?大概是剛進門的那一幕刺激到他了,或者是顧珺北這個人的氣場實在太招人恨,總之,他們杠上了。(承認吧林峰,你丫就是一個妹控。)

而在外面兩個人鬥嘴的時候,林攸已經吹好了頭髮,並且在搜索顧珺北的信息。

信息不多,還是在d·w上花冒險幣才找到的,不然還真查不到。

顧珺北,女,年齡不詳,身世不詳,實力不詳,黑道幫會北斗的掌權人,為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曾在一夜之間屠盡一個反對她的幫派,素有暗夜女王之稱,是南方黑道名副其實的龍頭老大。

還真是來頭不小,說到心狠手辣,林攸想起昨晚顧珺北不問緣由便直接下殺手的樣子,如果她沒有兩把刷子,大概真的會被她殺死。顧珺北,果然是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啊。不過能爬到她那個位置,心不狠,也許早就死了。

想到這一天來她對自己的試探,林攸忍不住搖了搖頭,那個女人的心智不可謂不超絕,試探的都是自己是否對她有敵意,而不是那些略顯敏感的背景問題,若是她試探林攸的武功來源,怕是兩人無法相安無事到現在。

顧珺北走進房間的時候,林攸正好在關電腦,她也沒往書桌那邊去,而是直接躺到了床上。

林攸關好電腦後,伸了個懶腰,轉身,便看到顧珺北靠在床頭,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林攸微微皺眉,「你那麼看著我幹嘛?」

「我傷口好像裂開了……疼……」堂堂黑道大姐頭露出那種可憐巴巴的神情,林攸真的很想拍下來發到d·w上面去,保管很多人願意買。

沒辦法,林攸走過去,低頭看著這個傳說中吃人不吐骨頭的女魔頭,淡淡說道:「給我看看。」

顧珺北解開了睡衣最上面的兩顆扣子,然後甩了下頭髮,把臉側開。林攸伸手撥開睡衣的領口,看到紗布上一點殷紅,「你最好不要在亂動這條胳膊,不然就等著廢掉吧。」

說完,林攸走到床的另一側,躺下,蓋好被,眼睛一閉,準備睡覺。留下顧珺北無語的望著天花板,這就完了?說好的檢查呢?這個小孩一點都不可愛!!!

很平靜的一夜,兩個人都是睡姿良好的人,早上林攸醒的時候,根本沒感覺床上還有另外一個人。她起床,去衛生間換好衣服,順便洗漱好,出來時顧珺北依然睡的像個死豬一樣。

等林峰起來時,打開房間就看到自己妹妹已經買好了早點,正在擺放餐具,剎那間他差點就熱淚盈眶了,妹妹終於懂事了!!! 變裝禁忌遊戲:愛上替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