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沒說話,胸前起伏不定,她被氣著,葉無天的話太過於氣人,若是她此時不是行動受控制,早就將這混蛋碎屍萬段,說的是人話嗎?混蛋,無恥的混蛋。

「真不想說?小美人,再不說我可以動手了,你也知道,像你這麼漂亮的女人,沒幾個男人能忍受得住。」

對方不說話,甚至連眼睛都不打開。

葉無天見狀頓時來氣,他都將戲演到這個份上,還是嚇不住對方,唯一的解釋就是,他的戲還演得不到位。

「麻痹的,小妞,我看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既然這樣,別怪老子不客氣。」鬱悶的葉無天快速把自己衣服扒掉,渾身上下只留著一條內褲。

「是你自己脫還是要我幫你脫?」葉無天冷笑,「哦,我忘了,你行動不便,沒法脫,行,我來幫你。」

「砰!」

葉無天剛彎下腰去準備行動,就在此時,砰的一聲,房門被踢后,極為粗暴的踢開。

如此突發事件,讓葉無天整個人傻愣在原地,第一反應就是警察查房。

葉無天並不怕東城的警察,無論是古安市委書記還是徐遠華,都跟他有交情,但眼前這些人並不像什麼警察,西裝制服,三大五粗,一個個都壯得跟頭牛似的,最重要是,這些傢伙身手敏捷,高手。

東城的警察遠沒這個水平。

「你們是誰?想幹什麼?」回神過來葉無天很不爽,無論是誰,被這麼多槍指著都會不爽。

「葉無天,請跟我們們走一趟。」一個平頭裝中年男人冷冰冰說道。

葉無天苦笑,果真是沖著他而來,並不是什麼警察查房。

「我要是不呢?」葉無天問。

回答葉無天的是十多把槍齊齊上膛的聲音。

這下,葉無天也沒折了,武功再好,他也不敢冒這個風險,不敢在十多把槍口之下動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讓我穿上衣服行不行?」無奈之下,葉無天只能退而求其次。

對方根本不跟葉無天廢話,直接將葉無天雙手反扭到背後,然後被戴上一副特殊的手銬。

「我草,你們怎麼回事?」沒見老子沒穿衣服嗎?」葉無天叫嚷著開始抗議,他可不想自己以這副尊容走出去。

「葉無天,希望你合作點,對大家都好的。」那個平頭裝男人說道。

葉無天氣得想罵娘,麻痹的,合作個毛?

「小美人,太子的人?」葉無天看著床上同樣在發獃的神秘女人。

對方沒說話,可內心卻早已是的驚訝不已,這些人她一個也不認識,倘若直是太子的,她不可能不認識。

「不認識?我靠,那是什麼來頭?」葉無天見神秘女人那模樣,就知她不認識這些人,如果是她的人,這會早就笑起來,而不會這副傻乎乎的的表情。

對方沒再給葉無天提問題的機會,直接一個黑色袋子朝葉無天腦袋拉下去。

坐在車內搖晃好久,葉無天被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待黑色袋子被拉開時,只見這個陌生的房間里有兩個人坐在那,加上葉無天,一個三個。

「我說,不管你們是誰,能不能弄裝衣服給我穿?」葉無天對這些人極為不滿,奶奶的,什麼玩意?明擺著是故意。

「葉無天,我們們是軍部的人,知道為什麼帶你來嗎?」坐在葉無天對面的眼鏡男問道。

「軍部?又怎麼得罪你們?」葉無天皺眉問道。

「這個你熟識嗎?」對方將桌上電腦顯示屏直接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將屏幕向著葉無天。

葉無天一看那視頻頓時什麼都明白過來,狗日的太子,又被他給賣了。

「陷害首長家屬,這是死罪。」眼鏡男說道。

長吐口中氣葉無天問道:「然後呢?」

葉無天知對方必定另有目的,不可能將他抓來只是為了想要恐嚇他。

對方一拍桌子,「葉無天,你這是什麼態度?」

「說出你們的目的。」葉無天風輕雲淡道,從他知太子有這條視頻后,就已作好了最壞的打算。

「上面首長決定給你一個機會,葉無天,只要你恢復傾城丸的供應,這事就能抹過去。」

葉無天拍起掌,說道:「知道嗎,我喜歡跟你們聊天,直接,爽快,從不拐彎,痛快。」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眼鏡男問。

葉無天說道:「回答你的問題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剛才所說的上面領導到底是誰?馬家?」

「那就不是你所需要關心的事。」

「呵呵,我說,你們還是把我送入大牢吧。」說完,葉無天直接將眼睛一閉。

葉無天的反應倒是讓對方極為不解,按他們的猜測實在不應該是這樣,上面高層明顯想給他葉無天一條路走,想放他葉無天一馬,知這小子根本不領情。

不領情?寧願坐牢也不領情?

「你確定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心有不甘的眼鏡男問。

「別浪費時間,送我入大牢吧。」葉無天懶得跟對方聊下去,沒勁,天欣紅顏集團絕對不能向任何人妥協,否則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談判破裂,如葉無天所願那般,他被送到大牢里,用眼鏡男的話說,他犯的是死罪,不合作,只有死路一條。

「你小子幹什麼?」不知上面怎樣想,葉無天又被安排到這間牢房,也正是如此,獅子頭才感到奇怪。

葉無天呲牙裂嘴的笑道:「嘿嘿,師父,人家想你了。」

獅子頭怒目圓睜,「放屁。」

葉無天狂汗,這老頭,「師父,人家回來陪你不好么?」

「好個屁,你回來了,誰給老子帶酒?」

葉無天連撞牆的心都有,鬧了半天,敢情他在師傅心中連瓶白酒都不如。

「快說說,這次又得罪誰了?」獅子頭問道。

「一個不能得罪的人。」葉無天答道。

「被人輪了?」

葉無天撲通一聲摔倒,「師父,你怎麼變邪惡了?」

「是你讓我邪惡。」獅子頭說道:「就你現在這樣,誰也不會忍不住懷疑。」

葉無天嘆了聲:「唉!一言難盡,那些人全都是流氓,合法的流氓。」 蘇紋兒一臉嬌嗔道:「你呀!仗著我不敢把你怎麼樣,有恃無恐…屢次三番的背著我和他見面…」

她拿高妍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自己干著急,也不知道陳壘給高妍灌了什麼迷魂湯,讓她如此死心塌地的報告她的情況。

高妍瞧著蘇紋兒的語氣不如剛才那般強硬,臉上的怒氣漸消,她趕緊趁機伸出手,裝模作樣的發誓道:「紋兒,你相信我,我以後再也不會被他可憐兮兮的真情打動…不會再幫他忙了!」

蘇紋兒聽了,一臉懷疑的說:「這句話你已經說了很多次了,我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

高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尷尬的笑道:「我幫他…也還是看在他對你是真心的份上…誰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也是這般的小肚雞腸。」

陳壘剛才的表現,讓高妍很失望,她或許高估了他對蘇紋兒的感情。

高妍一臉嫌棄的發牢騷,嘴裡小聲的咒罵著陳壘,她心裡也是一陣的煩躁。

淡淡的開口說:「好了…不要生氣了,天氣這麼熱,我們回去吧!」

她看高妍臉色蒼白,有些擔心的說道。

就在兩人轉身打算離開的時候,眼睛的餘光瞟見,幾步遠的位置站著一個人。

蘇紋兒扭頭正眼一瞧,是陳壘。他已經站在那裡有一會兒了。

方才兩人之間的談話,他都聽到了,意識到自己犯了錯,所以不敢出聲,也不敢上前打招呼,只能像傻~子一樣,佇立在太陽底下暴晒。

蘇紋兒和高妍好歹躲在樹蔭下,避免太陽紫外線的直射,陳壘的情況就悲催了。

高妍看到太陽下的陳壘,噘~著嘴,瞪著眼睛,故意怒氣沖沖的扭頭不看他。

蘇紋兒看他被太陽曬得大汗淋淋,衣服都濕透了,頓時有些於心不忍。

囁嚅半天,吞吞吐吐的輕問:「你不曬嗎?」

陳壘因為剛才發生的事情,心裡很是自責,雖然人在太陽下暴晒,可陽光無法照射~進他的心裡。

他的心已經瞬間結了冰,人也變的木訥,神情獃滯。

蘇紋兒就在眼前,他心裡有無數的話想要告訴她,卻無論如何都無法開口。

喉嚨像是被人瞬間封了啞穴,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都無法發出一丁點的聲音……

蘇紋兒臉上那含蓄的擔憂,溫柔的嗓音透過微風送入他的耳朵里,彷彿石化的他,一下子就復活了。

身體能動了,嘴巴也能發出聲音了,就連他被冰凍的心也被這一句問候給擊碎了禁錮,重新撲通撲通的跳動起來。

他迫不及待的走上前,抬手胡亂的擦掉臉上的汗珠,只因汗珠流淌到他的眼睛里,模糊了眼前的可人兒!

「我沒事…我平時訓練的時候,能在太陽底下曬整整一天呢!」

清脆爽朗的聲音從陳壘的嘴裡脫口而出,曬一會兒太陽,對他來說不值一提,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陳壘的反應在某種程度上提醒了蘇紋兒,她的臉上一下子變的很奇怪。

是啊!她怎麼忘記了,陳壘是位軍人,這點小事,對他來說,無關痛癢。而她剛才的擔心…就是所謂的關心則亂嗎?

自己究竟是怎麼了?剛才陳壘如此讓自己難堪,選擇曬太陽,也是他自找的,就算是晒成了人干,也不關她的事…

自己幹嘛沒事找事,擔心他的安危,現在倒好,人家根本一點也不在意。

就在蘇紋兒心裡一片混亂,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時候。

高妍突然伸手碰了她一下,一臉氣悶的說:「紋兒,你不是在生氣嗎?幹嘛還擔心他…就是被曬死了也是他活該…」

「高妍…我…」蘇紋兒慌張的想要解釋,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反而是一旁的陳壘,一臉笑意的凝視著蘇紋兒,一臉的幸災樂禍。

蘇紋兒羞愧的低著頭,臉頰緋紅,感到一股灼熱的目光一直在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她頓時感到手足無措,神色慌亂。

高妍發覺蘇紋兒一臉的急切,臉色憋得通紅,趕緊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太熱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家吧!」

高妍的提議正好替蘇紋兒解圍,還以為她會瞧出端倪,原來高妍沒有察覺出她的真實心思。

她慌張的點頭道:「好,我們趕緊回去吧!」剛說完就率先轉身要走,彷彿把近在咫尺的陳壘給忘記了。

「我開車來的…我送你們吧!」陳壘心知肚明,卻故意裝作什麼也不知道,自告奮勇要送她們。

蘇紋兒目光閃爍,不敢看他,只是脫口而出道:「不用了,我們打車走。」

高妍以為蘇紋兒還在生氣,也就聽從了她的建議,兩人走到路口,攔了一輛計程車,絕塵而去……

沒過幾分鐘,高妍扭頭看了一眼車尾,無奈的嘆息道:「他真是固執,還在後面跟著我們呢!」

蘇紋兒也扭頭瞧了一眼,語氣平淡的說:「不管他。」

車裡面的空調,已經讓她的焦灼不安的心,瞬間冷靜下來。

她回想剛才的一幕,告訴自己,是因為太陽太毒,自己被熱浪侵襲,頭腦發脹才會胡言亂語。

不得不說,她給自己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借口,用來解釋自己剛才反常的舉動。

高妍也愣了一下,這麼快,蘇紋兒再次恢復了她以往的面目表情,冷靜的近乎冷漠。

她忍不住懷疑,剛才自己聽到的那些話,是自己因為中暑產生的幻覺…

蘇紋兒對陳壘永遠是冷言冷語,怎麼會明目張胆的關心他呢!

……

蘇紋兒和高妍兩人坐在沙發上,吹著冷氣,看著電視劇。手裡捧著冰激凌吃的津津有味,日子過得不要太舒適了。

「喂!已經一個小時了…你說他真的沒事吧?」

高妍時不時的瞅著窗外,探頭探腦的,有些擔心的問蘇紋兒。

蘇紋兒的注意力全在電視上,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

「他不是說自己可以在太陽底下曬一天,也會安然無恙嗎!如果你真的擔心他,你就勸他走吧!」 葉無天沒想到電話那一邊的太子會一聲不吭就掛斷電話,就算被他罵得如此狗血淋頭,太子卻還是掛斷電話,不罵他,不反駁,甚至連話都不說。

這太子到底是什麼人?也太他媽扯蛋,還是人么?這麼能忍,他怎麼能忍得住?

聽到電話里傳來嘟嘟之聲,葉無天這會也不知該怎麼辦,他這樣罵,太子都不還手,有些讓他自討沒趣。

「你們的太子到底是什麼人?這樣罵他也能忍住?他還是人嗎?」葉無天看著地上的神秘女人。

「你才不是人。」

「他是太.監?不然怎麼一點脾氣都沒有?」

「你才是太.監。」

「不管是不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絕對是怪人,這麼罵他都能忍住,還太子?草,真不知你們這幫人是不是腦袋長草,就那樣一個人,你們竟然還死心塌地跟著他。」

「葉無天,太子一定不會放過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