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奶’‘奶’’鐵板釘釘道:“嗯,就這麼辦!”

說完,一行人就簇擁着拾荒者往前走。

而拾荒者卻不跟隨,幾步走到白‘色’西服旁邊,靜靜的站在那裏。

‘帥哥’的臉一下子就冷了。

看着白‘色’西服冷聲道:“是你把我們長官……不,把這個人‘弄’成這個樣子的?!”

白‘色’西服就算再笨,也能明白其中的關節,趕忙說道:“誤會,誤會!這是今天‘辦事’的時候偶然遇到的,我看他……呃……天賦異稟,根骨驚奇,就起了愛才……哦不,是崇拜之心,所以這才請了過來,一直好吃好喝,可沒敢有半點耽誤啊!”

‘帥哥’仰起頭,用下眼皮和鼻孔很讚許的看了白‘色’西服一眼,說道:“嗯,你很好,很不錯,有前途!”

隨手一揮道:“一起帶走!”

一番綁票事件,到了現在‘弄’得彷彿變成了‘鬧劇’。

小姑‘奶’‘奶’猶豫了一下,還是在走之前說道:“我叔他還在裏面。”

‘帥哥’眼皮明顯跳了一下,臉上現出無比的厭惡。

但看着小姑娘那種略顯不捨的眼神,還是嘆了口氣,擠出滿臉笑意,說道:“謹遵姑‘奶’‘奶’命……”轉頭對手下道:“你們還等什麼?還不趕緊把他救出來?”

幾個黑水營是兵有氣無力的說了聲是,走向了屋子。

不過還是有一名士兵小聲的嘟囔道:“就這貨,不如讓他死了算了。”

‘帥哥’權當沒有聽到,招呼着小姑‘奶’‘奶’繼續往前走。

路過米國悍馬車的時候,‘帥哥’眼皮一挑,心念一動,就停下了。

那斯密斯趕忙道:“這個……那個……人也救出來了,我們……就沒事了吧?”

‘帥哥’道:“說吧,我想知道原因。”

斯密斯嘆了口氣,說道:“知道瞞不過您,不過…您也能想得到我們爲什麼這麼做吧?其實…真的沒有惡意,自從我們國家在太平洋上輸給了天朝,就一直在想方設法的避免戰爭,但天朝中還有很多人對我們那片樂土虎視眈眈,所以…我們只是想多一些談判的籌碼。”

‘帥哥’道:“哼!應該是多一些能拖延時間的東西吧?你們輸在傳承之上,天朝那些方外之士讓你們大開眼界了,你們就把舉國的力量都投入到對古蹟的研究中去了,你們當我不知道嗎?不過…罷了,長官一生都在避免這些事情的發生,我們沒有做到,已經算是失職了,如今更不會因爲貪戀一些資源而去進行侵略什麼的,更不會幫助別人,所以你們找我們,絕對是錯誤的,明白嗎?”

斯密斯點了點頭,但還是很不放心的說道:“可是王氏集團…”

‘帥哥’突然怒道:“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知道嗎?!”

斯密斯趕忙低下了頭。

小姑‘奶’‘奶’愣了愣,隨後拉住‘帥哥’的衣角,小聲道:“我知道你們黑水營對我們那些叔叔伯伯看不慣,但…終究是一家人…”

‘帥哥’又馬上溫柔了下來,蹲下身笑道:“姑‘奶’‘奶’,你們是長官的家人,所以是我們的姑‘奶’‘奶’,但他們並不是,你還小,不要關心那些討厭的東西…”

想了一會又繼續道:“這次發生這種事情也並非不好,這樣我意識到,即便是不‘插’手王氏集團的事,也必須要時刻爲你們的安全負責,你的那些叔叔可以把集團霸佔走,但他們並沒有實力保證你們的安全,這是我們的疏忽,我們會改正的。”

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拾荒者,嘆道:“要是你們真的出了什麼事,長官回來之後,怕是我自己捧着腦袋去見他,也不會得到原諒吧……”

小姑‘奶’‘奶’也看了拾荒者一眼,突然間,她小小的內心之中,有些期盼這個人真的是自己的哥哥了。

其實‘帥哥’從過來,也並沒有太把這件事當回事。

因爲在這個世界上,即便王昃‘不在’了,也沒有什麼人敢於挑戰黑水營的威勢的。

唯一怕的就是些什麼都不知道的下三濫,而從空中看到米國的人在,他早就放心了。

紫‘色’西服從被救出來後,就又變成了那位‘高層人士’,氣勢囂張的不得了。

也並沒有給黑水營的人任何好臉‘色’。

互相不對付,自然沒有半句話可說。

把米國那些人扔在那裏,剝削了幾輛悍馬車,一行人快速向市中心駛去。

在大海市的鬧市區,突兀的有一片極大的空地。

這在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而造成這裏的原因,是兩年前,米國的太平洋艦隊在公海上拉起了戰鬥警報。

他們認爲這場戰爭將讓米國正式成爲人類史上最爲絕頂的霸主。

但意外發生了,一羣‘非人類’的人類,出現在了大海市的岸邊,有些漂浮在空中,有些站在海面上。

接下來的事情,就成了‘隱祕’。

但唯一被流傳下來的,也是無法掩蓋的是一件事,就是在雙方都是傷亡的戰事最後,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大能,在大海市中製造了一個巨大的陣法。

陣法的代價是那裏所有地表的事物都消失了,而效果,是讓整個太平洋艦隊成爲了‘海洋垃圾’,在接下來的一年內,各種殘骸漂浮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岸邊之上。

於是,戰爭這個兩個字,在僅僅三年的時間內,又有了一個新的定義。

而這片被陣法‘獻祭’過的土地,卻在一年前成了王氏集團的駐地。

一棟類似晚唐時期的復古建築在這裏拔地而起,周邊稚嫩的鮮草和果樹,中間巨大而平靜的池塘,一排用‘玉’石鋪就的石板路,通往一個全部用木材製作,並沒有使用任何一個鐵釘的三層樓建築。

那是木老把失去‘摯友’的心緒全部投入到創作之中的產物,在那建築的半年之中,他一句話都沒有說過,連指揮其他木匠工作,都僅僅使用手勢。

悍馬車到了這座被稱作爲‘王府’的建築羣大‘門’口處,就停了下來。

‘帥哥’把小姑‘奶’‘奶’抱到車下,說道:“你去把老‘婦’人請出來吧。”

“你們還是不進去嗎?”

“呵!連親手建造它的木老都再未踏進這裏一步,我們怎麼可能進去?”F 「外面怎麼這麼大動靜,擾亂父親的安寧如何得了,明日便要入土為安,今夜不能消停點么!」劉琮從地毯上站起身子,實在容忍不住,他打心裡佩服劉琦的耐心。

「王將軍,麻煩你去看下到底發生了什麼?」蔡夫人坐在一邊犯暈,本來就不舒服,外面還如此嘈雜,弄得心神不寧。

「是!」王威原本是想跟著守靈的,卻被他們三個叫到廳堂外候著,畢竟不是血脈之人,就算是以表忠心,人家也不一定能夠接受,見有安排,急刻飛奔出廳打探。

「屬下查明,是關將軍在校場設下烤肉宴,眾武將在比拼腕力!「

「他怎麼沒請你?」劉琦似乎想到什麼,冷哼一聲。

「可能是我一直在這邊,他們沒找到我,剛才我去的時候,關將軍還叫我吃肉來這,公子放心,我已經和他們打過招呼了!」王威彙報完畢,見三人都不說話,便重新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哎,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君夫吶,你在天之靈都看到了吧,這便是你那託孤之臣干出來的好事,若是吵擾到你,自個受著吧!」蔡夫人竟然捂臉哭泣起來。

「就知道哭!」劉琦心裡正煩著,見不得女人落淚,於是起身急步出廳,他想單獨呆會。

「我讓你萬夫不當!」已經是第五個回合,方才二比二扯平,這次張飛可是使足了力氣,非要勝對方一頭不可。

「三弟,你不行,讓我來!」關雲長等了許久,見他們這樣糾纏下去,定然是勝負難分。

「說好的三局兩勝,怎麼就變掛了呢!」黃忠趁機取走案上所有的酒罈子,將剩下的酒歸到自己酒壺中,一邊喝酒一邊叫不公平,反正他是不急,等他們兩敗俱傷了,老頭兒再來個一桿收。

「子龍將軍,是不是對自己沒信心吶?」見趙雲獨自坐在位子上,不起鬨也不參予,魏延提著一罈子酒走到他面前。

「劉荊州靈樞在上面,長公子他們一家人在守孝,我總覺得在此設宴似有不妥!」趙雲皺了皺眉,他可從來不幹為難人的事,雖然關羽並不是有意為之,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管那麼多幹嘛,現在的荊襄是主公說了算,等劉表下了地,誰還會記得他,亂世啊亂世,永遠是勝者王候敗者寇,這便是世道,誰紅了不想火一把,這也不怪咱主公,要怪只要怪劉表無能,當初要不是把我下放到荊南,誰敢在荊州亂搞,呸!」

魏延正因為劉表識人不舉而生氣,壓根理解不了趙雲的憂慮,子龍只好搖搖頭,和他說不到一塊去。

「子龍,你見著袁公子了嗎?」大喬從府外回來,她應該是在花明樓撲了個空,沒找著袁尚。

「沒有啊,史阿也不在么?」

「找遍了,都沒有啊!」襄陽已經完全被軍方控制,安全應該沒有問題,只是大喬找不到他,心裡空蕩蕩的。

「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或許是主公大喜,袁公子喝多了,醉倒在哪顆樹下嘔吐醒酒吧!」

「或許吧,那沒事,你先吃著!」大喬見校場上甚是熱鬧,也不便影響他們,於是低頭往府內住處走去,今夜孫尚香歸了劉備,她只能一個人睡。

荊山的深處,雜草平膝,袁尚舉起鐵鋤頭狠狠的挖下去,史阿在一旁也沒有閑著,手裡的鐵鍬翻滾不停,數米深的大坑越陷越深,兩人忙得滿頭是汗,卻是樂此不疲,顧不上說話。

「好了,把箱子丟下去吧!」

兩個巨大的鐵箱後面,是拖拽重物所造成的痕迹,劃過草叢與鮮黃泥,兩人分別抓住箱子兩側的耳環,沉甸甸的感覺麻透手臂,為了讓更少的人知道,他們只好辛苦自己,對史阿,袁尚也只能是信任,當然,就連他也不知道箱子里放的啥。

第二隻箱子還處在坑平線以下,其餘的空間被二人用掘出來的黃土填平,又在上面踩上數十腳,新鮮泥面上留下不少腳印,為了掩蓋它們,撒下些許樹葉和石沙做為偽裝,此處本來就隱密,這一處理,應該較為安全。

「公子,這東西以後我們還用得著么?」史阿覺得裡面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東西,要不然也不用掖著藏著。

「當然有用,吃喝拉撒都離不開它,在這亂世,也只有它們最為可靠!」袁尚往後退兩步,回過頭再次確認過,這才帶著史阿往山腳下走。

等回到襄陽城,已是深夜時分,城門的崗哨一個勁捂著嘴巴。

「甚麼人,這麼晚了還在叩門,小心放箭射死你,不知道現在是宵禁時間么?」

「大膽,連牧府從事都不認識了,速速開門!」史阿在馬上極困,沒想到還被城衛盤查,火氣有點大。

一縷火光伸出城外,守門校尉看得真切,確實是新上任的州牧從事,於是小步跑下樓將城門開出一條縫。

「真不好意思,從事大人,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只是您這深更半夜的出去,有何貴幹?」

「大人出去辦事,還要經過你允許么?」史阿訓斥道,現在的小官小吏膽子越來越大了。

「這不以故荊州牧明日上山,我們連夜幫他選好風水寶地,所以回來晚了些!」袁尚睜開欲滴的眼皮,他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出過城

「噢,這樣啊,劉荊州可是末將最敬佩的人,選坑的事非常重要,從事大人辛苦了,請進城吧!」守門校尉瞬間端正態度,命令手下士兵將城門大開,躬身讓到一旁。

「這還差不多!」史阿揮了揮鞭子,恨不得馬上回旅館倒床不起。

剛剛進入花明樓的大院,便見一席白衣側立在廊柱下面,寒冷的天氣不怎麼想讓人夜間出來,而那個人似乎並不在意天氣,她等得有些焦急,兩手相互搓著時不時伸到嘴邊哈氣。

一生中值得等待的人並不多,一生中願意在寒風中始終等你的人也不多。

「大喬姑娘?」雙方低著頭,將凍著通紅的眼臉藏在折色狐裘中,袁尚的呼喊聲驚起了她。

「你去哪了?」語氣中帶著關切,還能感覺到有點生氣。

「昨晚喝多了,出去溜溜馬,跑遠了些!」袁尚朝史阿使了個眼色,兩人達成一致。

「外面這麼冷,還到處亂跑甚麼,快進屋烤火!」大喬見袁尚走近,本想用親密的動作來消解漫長的等待,卻又不知所措,只好擒住對方的衣角。 這是一個快速發展的時代。復制本地址瀏覽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這是一個忘記了‘追憶’的時代。

這是一個每一年就會出現一個‘代溝’的時代。

這是一個同班同學找不出一個共同語言的時代。

這是一個男人找不到對象,女人找不到老公的時代。

如果三百年後,再有人議論這個時代,只能說這是一個‘狗屁’時代。

……

王昃,祖上書香門第,現世小康生活,但說白了他本人並不陪他這個名字,他只是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一個心靈脆弱的小屁孩。

何為平凡?

他慵懶,口頭禪就是‘明天再來~’。

他好色,最大的興趣就是把橡皮故意掉在地上,蹲在桌子下面半堂課不出來,欣賞雪白焦黃的一片片大腿中間的‘五光十色’,頗為燦爛。

他稱之為‘藝術’。

再追問,他就說這屬於‘人類的原罪’,好奇心使然。

既然女生們刻意的遮擋,費勁千辛萬苦就是不給人看,卻還留下如此大的‘漏洞’,如此絕佳的‘機遇’,簡直就像是寡婦半夜不鎖門,任君自來。

他膽小,但凡遇到‘土匪惡霸’,絕對是老老實實把藏在褲頭小口袋中的十元大票拿出來,‘請’哥幾個抽包煙或者買幾瓶汽水。

如果再趕上王父‘大發慈悲’,這個鈔票就會變成五十元,請客的內容也變成了‘網吧留宿’。

王昃痛恨這些‘朋友’,所以鼓足了勇氣隨身帶了一把老虎鉗,卻把它藏的更隱祕,比鈔票更不想讓人發現。

他得過且過,明明擁有任何都羨慕的‘過目不忘’的本領,卻在得知只要‘成績在手,天下我有’的真理之後,卻每次考試只比第二名高出一分,驚險的一分。

所以他當時十七歲的青春,還沒有流過血碰過頭,他對此相當的自得。

但他真的就平凡嗎?

如果真要跟王昃的一生做一個‘一詞評論’的話,姬老那句‘肆意妄為’就相當的貼切。

王昃從小到大,所處在的那種精神狀態,會給人一種他什麼都不在乎的感覺。

而之所以這樣,根源並非‘天煞之命’的傳承,而是他的那種‘過目不忘’造成的。

這在某些人眼裏看來,是千金難求的‘天賦’,實則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這對於王昃而言,就是一種詛咒。

有位很有哲理的傢伙說過一句話,‘美麗,源自於忽視缺陷。’

而王昃就沒有這種‘能力’。

再漂亮的女人,他也可以輕易的發現對方鼻孔中有一坨鼻屎黏在鼻毛上,晃晃悠悠的就是不掉下來。

再美麗的風景,他也能看到埋在石頭地下那些潮濕環境中的成片成片的各色爬蟲。

不是他想見,而是那些東西會自然的進入到他的眼睛中,腦袋中,然後……再也離不去。

又有一位哲人說過,‘人類之所以有目標,是因為視線有焦點。’

可這同樣不是王昃能夠具有的‘能力’。

對他而言,在無關緊要的事情,都是‘焦點’,比如鄰桌的同學在寫字,沙沙作響,前面的同學在用橡皮,噝噝發響,後面的同學在翻動著漫畫,還一個勁的傻笑。

而他偏生還不會忘記老師講解的每一個問題。

所以他考試可以穩穩的只比第二名多一分。

這裏面有太多的因素要考慮,計算起來不亞於推論六合彩的中獎號碼,但對於王昃而言,就是家常便飯。

比如那名考了第二名的女同學,戴著眼鏡,每天都會掉七到八根頭發,看書的時候喜歡距離書本二十三釐米,變化在兩三釐米之間。

她最大的‘毛病’,或者說怪癖,就是喜歡用原子筆去塗橡皮的根部,仔細的小心的塗滿,藍色或黑色的,泛著油光,等幹了後,就會再塗上一層,直到隨便用它在書本上一印,就能印出一個整齊的長方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