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廝說:“國王陛下,二公主隕了!”

國王不敢相信前天還好好的孩子,今天怎麼就沒了,她雖然被關押在極寒冷宮,雖然條件差點,但是不至於死了。

種田妻主有點錢 小廝說:“刑司府的趙大人跟白司長已經過去查了,具體的死因還在調查之中。”

國王問:“知道二公主是怎麼死的嗎?”

小廝有些猶豫,但是還是痛痛快快的說了:“聽說是身中劇毒。”

國王放下手中的奏章,站了起來說:“隨我一起去看看。”

雖然他的二女兒傷害了他的小女兒,但是畢竟二公主也是他的孩子,父母連心,二公主可以收到懲罰,但是突聞二公主去世,國王心裏還是非常的難過。

國王現在去冷宮,除了想知道是誰下毒害死了二公主外,最主要的是想再看二公主一眼。

國王趕往冷宮後,二公主沒了的事情很快傳遍了整個王宮,就連秦巖也得到了消息。

周小雨說:“這個時候誰會去傷害二公主呢?畢竟她現在一點價值都沒有了,難道有人想殺人滅口?”

秦巖說:“二公主無非是跟那個冒牌蔣少爺的人一起傷害了七公主,那個冒牌貨已經死了,怎麼可能還會去殺害二公主呢?”

周小雨說:“這件事情好奇怪呀!”

秦巖說:“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個時候二公主死了,嫌疑最大的就是七公主了。”

周小雨說:“難道有人想栽贓陷害七公主?”

秦巖說:“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先等等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吧。”

周小雨說:“只能等消息了,聽傳消息的人說七公主去了舒麗王妃的宮中,所以他們也不知道具體的原因。”

七公主跟舒麗王妃後還在母女情深,聽到二公主沒了的消息後,舒麗王后說:“小七,大事不好了!”

七公主問:“母后,你說什麼呢?我二姐死了怎麼會大事不好呢?”

舒麗王后說:“你不覺得很蹊蹺嗎?你剛剛從你二姐那來我這裏,你過來還沒一會她就死了,這明顯就是一個局,還是專門爲你而設立的。”

七公主說:“母后,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殺的我二姐,我只是去看看她,希望她能夠早日悔過自己的錯誤,我還答應她我當上國王后就赦免了她。”

舒麗王后摸着七公主的臉說:“傻孩子,母后當然相信你了,只是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找出幕後兇手。”

七公主說:“還用找幕後兇手嗎?肯定是我大姐做的,她現在最恨的人就是我。”

舒麗王后說:“虧你還叫她一聲大姐,她有一點大姐的樣子嗎?什麼都跟你搶,你父王都把王位傳給你了,還做這麼卑鄙的事情想要嫁禍於你。”

七公主說:“母后,你現在派人去秦巖仙帝那裏,告訴他這裏的情況,讓他幫忙調查下,這個時候也只有他能幫助我了。”

舒麗王后說:“好的,我這就派人去給他傳話。”

國王到了冷宮後,只見仵作拿着銀針在給二公主驗屍,當看到銀針的頭變成黑色後,仵作對趙大人說:“趙大人,二公主是中了白石草的毒。”

白石草是魚人世界非常有名的毒,別說是食用了,就算用手觸碰一下白石草也會很快中毒身亡。

仵作剛稟報給趙大人,就看到國王走了進來。

趙大人幾人向國王行禮,國王說:“不必多禮了,二公主的事情希望各位大人能夠給我一個完美的答案。”

神級龍衛 國王說完後走到了二公主的身邊,看到二公主的時候,國王突然想到了什麼,國王問白洪:“七公主既然能夠死而復生,是不是二公主也可以呢?”

白洪知道國王陛下現在很悲痛,他希望二公主能夠像七公主那樣活過來。

白洪說:“七公主只是被陰陽先生勾走了魂魄,身體沒有中毒,二公主是中毒而亡,我想二公主應該應該……。”白洪不敢說出二公主應該不會活過來了。

國王看了一眼白洪說:“去請下秦巖仙帝吧,萬一他有辦法呢?”

白洪說:“我親自過去請,陛下先離開冷宮吧,有情況我立馬去稟報給您。”

國王看了一眼二公主,帶着悲傷的情緒離開了冷宮。

趙大人說:“白司長你去請秦巖仙帝,我現在就把冷宮的奴才帶回府內調查,看看在二公主出事之前都什麼人來過這裏。”

白洪到秦巖府中的時候,看到舒麗王后的人剛剛走出了秦巖府,白洪進門看到秦巖後說:“秦巖仙帝這裏真是門庭若市呀!”

秦巖笑着說:“白司長果真會開玩笑,白司長來這裏難道也是爲了二公主的事情嗎?”

白洪說:“是呀,仙帝救了國王的七女兒,所以他想請秦巖仙帝去宮中走一趟,看看他的二女兒有沒有希望。”

秦巖說:“國王陛下真把我當神仙了,我如果什麼樣的人都能救活那還得了。”

白洪笑了笑說:“來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二公主回天乏術了,但是畢竟是領導讓來的,所以我還是希望秦巖仙帝給我們個面子,去冷宮轉一圈,看看二公主還有沒有希望。”

九窈公主笑着說:“老公你就去一趟吧,就當給白司長個面子。”

白洪立馬笑着說:“多謝九窈公主!”

秦巖說:“好吧,我跟你過去看一下吧。”

秦巖看到已經死透了的二公主說:“二公主中的毒已經侵入她的五臟六腑了,她的肉身已經壞了,根本沒有希望了。” 白洪嘆了一口氣說:“看來七公主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秦巖問:“這件事情跟七公主有什麼關係呢?就算是二公主傷害過七公主,但是也不能證明是七公主殺害了二公主呀!”

白洪說:“我們來的時候就問過冷宮的人了,只有七公主來看過二公主,七公主走後沒有多久,二公主就毒發身亡了。”

秦巖說:“這個時候二公主出事,肯定是針對七公主的。”

白洪長長的呼了口氣說:“這次恐怕七公主想洗脫自己的嫌疑都困難了,國王最看重的就是她們姐妹之間的團結了,現在出了這種事情,肯定影響七公主的位置了。”

秦巖說:“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會有破綻的,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還好我沒有走,不然就出大事情了。”

白洪說:“秦巖仙帝,我現在去王宮找國王覆命,麻煩你繼續查看下現場,幫助七公主找出兇手。”

秦巖說:“你去吧,多幫着七公主說點話,這件事情不可能是七公主做的。”

白洪說:“我明白的,這件事情明顯是針對七公主的,這個倒黴的孩子,剛剛復活過來,又被人陷害了。”

秦巖說:“我們有任何的消息儘快的通知對方,爭取幫七公主洗脫嫌疑。”

王宮大殿內,趙大人把今天所掌握的情況彙報給了國王,國王氣的渾身發抖。

他想不到他最看好的孩子居然心胸這麼狹隘,她二姐都已經進入冷宮了,她居然都不放過。

他現在還沒走呢,如果他走了,她不一定怎麼對其他的姐妹呢,這可都是他的孩子呀,哪一位受到傷害了,他都不希望看到。

國王對趙大人說:“趙大人,去請七公主過來。”

還沒等到趙大人回話,七公主走了進來說:“父王,不用去找我了,我過來了。”

國王問:“你二姐隕了,你知道了?”

七公主說:“我知道了,您不是懷疑是我殺了我的二姐嗎?怎麼還問我知不知道。”

國王生氣的問:“小七,你二姐已經得到了她應有的懲罰,你爲什麼就容不下她?一定要殺了她呢?”

七公主非常認真的問她父王:“我如果說我沒有傷害二姐,父王相不相信呢?”

國王說:“今天只有你自己去了冷宮,你一走你的二姐就毒發身亡了,你今天去你二姐那裏是帶着食盒去的,你如何證明不是你?”

七公主說:“父王,我現在沒有證據證明不是我向二姐下毒,但是請父王給我時間,我一定查出兇手!”

國王說:“趙大人,白司長今天已經調查了,如果還有其他的兇手,他們會看不出來嗎?”

七公主跟趙大人不知道如何接國王的話了,是呀!如果有其他的兇手,查看案發現場的時候就可以看出來,現場什麼痕跡都沒有,也沒有打鬥的痕跡,只有七公主進去過。

就在這時侍衛稟報說:“國王陛下,白司長在外求見。”

國王冷冷的說:“叫他進來吧。”

白洪進來後跟國王陛下、七公主、趙大人行禮後說:“國王陛下,我已經請了秦巖仙帝去了案發現場,秦巖仙帝說二公主中的毒已經侵入她的五臟六腑,他沒有辦法救回二公主,他對二公主的事情深表遺憾。”

國王說:“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跟小七是一夥的,就算是能夠救活,他也不會救治的。”

白洪第一次覺得國王陛下如此的不理智,他怎麼會相信二公主是七公主殺害的呢?

白洪說:“國王陛下,秦巖仙帝人家可是統治好幾個世界的仙帝,他怎麼可能說謊呢?但凡有辦法,我想他都會救治二公主的,就跟他救治七公主一樣。”

國王說:“他救小七肯定也是有目的的,我雖然不知道他跟小七兩人有什麼交易,但是他們兩個現在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祕密瞞着我。”

七公主生氣的說:“父王,你是不是老糊塗了,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我是什麼樣的人,你心裏最清楚了。”

國王說:“在沒有得到王位的時候,你是表現的很好很優秀,但是在權利面前你就變了,變得跟你大姐一樣,做事心狠手辣。”

七公主說:“既然父王這麼想我,那就請治我的罪吧。”

國王生氣的說:“小七,你以爲父王不敢嗎?”

趙大人看着吵架的父女兩人不敢說話了。

白洪知道這樣下去吃虧的是七公主,白洪說:“國王陛下,七公主,你們兩位都冷靜一下,七公主可是我們看着長大的,她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心裏都很清楚,二公主隕了,我知道國王陛下很難受,但是我想作爲親妹妹,七公主心裏也不好受,我們現在不要互相猜忌了,儘快找到兇手纔是最重要的,如果兇手不是七公主,國王陛下如果錯罰了七公主,只會親者痛仇者快。”

趙大人也附和着白洪說:“陛下,白司長說的對呀,我們現在應該儘快的找出兇手,而不是互相的猜忌,七公主的爲人,我們整個魚人世界都知道,雖然她的嫌疑最大,但是如果讓我相信是七公主殺害的二公主,我真不相信。”

國王看了一眼七公主,他現在也覺得自己剛纔的言行說的過重了,國王說:“那就給你們三天時間查找兇手,現在把七公主關押在王宮,等待案件的結果。”

白洪跟趙大人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臣盡力而爲,微臣告退。”

七公主被關押的消息很快的傳開了,孟超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來到了秦巖的府上。

秦巖問:“孟少爺不是對我有意見嗎?怎麼現在有時間到我府上了。”

孟超不好意思的說:“秦大哥,我不是不懂事嗎?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放在心上,七公主出事了您知道嗎?”

秦巖裝作不知道的問:“七公主不是回王宮了嗎?她能出什麼事?”

孟超說:“我剛剛得到消息說,國王懷疑七公主殺了二公主,現在被禁足在了王宮,等待刑司部的結案消息,如果刑司府找不到其他的證據證明兇手另有其人,七公主就算不會被判重刑,那也會影響她的前途的。” 秦巖說:“這件事情我知道了,白洪已經給我消息了。”

孟超問:“秦大哥,你現在有線索嗎?”

秦巖搖了搖頭說:“還沒有。”

孟超說:“肯定是大公主幹的,嫁禍給了七公主。”

秦巖說:“你有證據嗎?我想所有的人都懷疑大公主,但是就是拿不出證據,如果說大公主陷害七公主,大公主怎麼會知道七公主會去冷宮見二公主呢?”

周小雨說:“會不會是七公主府內有大公主的眼線呢?都說七公主帶着吃的去見得二公主!”

孟超說:“周姑娘說的對,一定是七公主府上有大公主府中的人。”

秦巖對李天霸說:“李天霸,去一趟刑司府,把這條線索告訴白洪白大人。”

李天霸一聽要他去刑司府,他就想起上次去刑司府的情形了。

李天霸說:“上次我假扮二夫人去刑司府,門口的侍衛居然給我拋媚眼勾搭我,噁心的我不行不行的。”

秦巖說:“這次又不是讓你男扮女裝,你有什麼好惡心的。”

李天霸想到了什麼笑着說:“你們說二夫人肚子裏的孩子會不會就是門口的侍衛的呢?”

周小雨說:“你趕緊去通知白大人消息吧,不要胡說八道了。”

李天霸撇了撇嘴說:“好吧,那我先走了,你們繼續探討。”

燃情總裁寵上癮 李天霸走後,孟超說:“秦大哥,謝謝你了,我前幾天還對你有意見,但是一有事情你二話不說的幫我們忙。”

秦巖說:“我跟七公主只不過是互幫互助而已,我幫助她就是在幫我自己,還有就是你們什麼時候變成我們了呢?”

孟超說:“不管怎麼說在公主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是秦大哥在幫助她,如果沒有你,公主就不可能活着。”

花開半朵 周小雨說:“孟公子你能想明白就好了,主人跟七公主合作是對兩方都好的事情,並不是什麼壞的事情。”

孟超說:“我確實想明白了,是我太狹隘了,以後我會支持七公主跟秦大哥的決定。”

其實七公主跟秦巖無論做什麼決定,跟孟超都沒有關係,不能因爲這個孟超喜歡七公主,就擅自以七公主的老公身份替七公主想,不過確實孟超想多了。

七公主跟他能不能有以後還是另一回事呢。

白洪得到消息後,立馬趕到了七公主的府上,叫來了七公主的管家夏涵。

夏涵看到白洪後特別焦急的問:“白大人,七公主怎麼樣了?”

白洪說:“七公主沒有事情,我來府上是想查看下府上所有人員的賣身契跟身份證明。”

夏涵說:“這個沒問題,白大人跟我來吧。”

夏涵把白洪帶到了七公主的書房,在書房的暗格內拿出了七公主府所有人員的花名冊。

白洪對夏涵說:“夏管家,麻煩你把府上所有的人全部叫來書房門口,我要一一查驗。”

就在白洪跟夏涵說話的時候,有奴婢慌慌張張的跑到了書房,大口喘着氣說:“不好了夏主管,花園池塘有人溺水了。”

白洪聽到溺水的消息後,帶着官兵快速的向池塘跑去,本以爲是剛剛他們來的時候被人發現畏罪自殺的,沒想到屍體已經漂浮在了水面上,可見死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白洪對身邊的府兵說:“把屍體打撈上來。”

夏涵這時也跑了過來,看到屍體後特別驚訝的說:“陳錦碟,怎麼會是她?”

白洪問:“她什麼身份?怎麼會溺死在河中?”

夏涵說:“是不是失足掉進池塘的呢?她是七公主的貼身丫鬟之一,七公主的膳食是歸她管的。”

白洪聽到這裏,只感覺這是在殺人滅口,本以爲有了線索,卻不知線索就此被掐斷了。

白洪說:“夏主管召集所有人來這裏,我要一一詢問。”白洪就不甘心了,他覺得嫌疑人做的再天衣無縫,也會有失誤的,別以爲殺了一個小小的婢女就能夠阻礙他們破案了。

所有的人員到後,白洪指着陳錦碟的屍體問:“你們誰跟她一個宿舍。”

這時兩位婢女站了出來,白洪問:“你們兩人的名字,還有在府中的工作。”

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奴婢說:“回白大人,我是在廚房的廚娘,主要負責麪食,已經進府十多年了。”

另一位年紀小一些的奴婢明顯是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有些害怕的說:“我負責公主洗漱的,我入府才半年的時間。”

白洪問年長的女婢說:“你平時跟陳錦碟接觸多嗎?”

年長的奴婢說:“她負責公主的飲食,每天都會來廚房很多趟。”

白洪問:“那七公主帶去給二公主的甜品是你做的了?”

年長的奴婢也聽說了七公主的事情,年長的奴婢說:“白大人,甜食是我做的,但是我做出來的甜品是沒有毒的,我整天在府中也不知道怎麼下毒呀。”

白洪說:“我現在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我也沒說你下毒。”

夏涵說:“李姐,你不要害怕,你知道什麼就說出來,白大人明察秋毫,一定不會冤枉你的。”

原來這個廚娘姓李,李姐說:“昨天,陳錦碟找到我,說七公主要去冷宮看望二公主,讓我做點甜品出來,我做好了以後,陳錦碟就取走了,然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她,就連昨晚她都沒有回宿舍睡覺,我還以爲她被七公主帶到王宮了呢。”

白洪此時看着陳錦碟的屍體說:“我知道了。”

夏涵說:“看來陳錦碟是被人滅口了,白大人,您一定要稟報國王陛下,還我們七公主一個交代呀。”

萌寶找上門:媽咪,請簽收 七公主對府上的人都很好,非常的尊敬他們,七公主出事後,大家都在爲七公主着急。

所有的人跪在了地上:“求白大人找出兇手,爲七公主洗脫冤屈。”

白洪趕緊的扶起離他最近的李姐:“我一定盡我最大的能力,還七公主的清白,爲七公主辦事是我的責任跟義務,我很高興七公主府上能有你們這麼一羣爲她着想的人。” “七公主對我們好,我們對她也好。”

“對啊,七公主人太好了,爲什麼接二連三的總出事呢?”

“七公主命太苦了,她人那麼好爲什麼國王還要懷疑她。”

所有的下人紛紛說出了自己的觀點,白洪對夏涵說:“把這個陳錦碟埋了吧,順便把她的賣身契、入府時間等詳細的資料送到刑司府一份。”

夏涵說:“白大人,您放心我現在立馬去整理,完事給您送過去。”

白洪點了點頭,帶着府兵直奔秦巖府上。

秦巖見白洪黑着臉,知道白洪肯定沒有找到有利的證據,秦巖問:“線索斷了是嗎?”

秦巖已經猜到了,對手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二公主殺了,就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掉所有的線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