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智不耐煩地道:「行了吧,你這話只能騙騙三歲小孩子,看看御龍家,到現在都是城都的土皇帝,我們還是快點想想怎麼才能上那個小島吧。」

就在這時,在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娜姿突然舉起了手。

「怎麼了?」

「要不然,我們飛上去?」.. 「飛……」小智愣了一會,接著緩緩轉頭看向大吾,「我覺得這主意還不錯,冠軍先生,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我恐高。」

大吾搖搖頭,哭笑不得地道:「你這時候倒是叫我冠軍了,要我打頭陣也無所謂,只是這具體位置在哪……對了!我想起來了!」

話音剛落,大吾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激動地衝出了帳篷,眾人趕忙跟了上去,卻只見他快步走向遺迹中央的一處破舊祭壇。

「各位,請看那個。」大吾指著祭壇上方的兩根石柱,「弗拉達利先生的木簡中有提到過門,我想那就是所謂的『門』了吧,至於兩塊石頭的光芒,我懷疑這石頭指的就是進化鑰石。」

「你是在說傳送門?就像遊戲里那樣只要把道具放進去,就會給你開啟一間異次元大門?」

「咳咳,這個……總之,試試看吧。」

被小智這麼一吐槽,大吾也覺得這的確有些離譜,不過既然都已經提出來了,試試也沒壞處,實在不行就只能飛上去慢慢找了。

一行人踏上台階,來到了祭壇頂部的平台,大吾轉頭看向阿蘭,說道:「阿蘭,把手放上去吧。」

「恩。」

阿蘭依言將手掌放在了石柱上,大吾則是摸向另一根石柱,接著只聽「嗡」的一聲,兩人身上的進化鑰石同時發出光芒,順著石柱表面的紋路一直蔓延到底部平台的圖案上。

隨著平台散發出的光芒,眾人的眼前竟是漸漸出現了一座五顏六色的光橋,無盡的階梯似乎一直延伸到高山的頂部。

「這是利用了MEGA進化的能量?」弗拉達利忍不住驚嘆道,「哪怕是我們卡洛斯地區,至今為止對MEGA進化也是一知半解,可這流星之民的祖先竟是發展到了這一地步,沒想到古代人早就走在了我們的前面。」

「沒錯,古代人的確不能小看呢。」想到之前在石之洞窟的遭遇,大吾也是心生感慨。

不過眼下還是遺迹的事最為要緊,大吾用腳小心地踩了踩台階,在確認安全后,立馬說道:「可以走!各位,我們快點出發吧!」

說罷,大吾第一個走了上去,阿蘭等人也是緊隨其後,唯獨小智站在原地,望著高.聳入雲的台階,臉上露出猶豫之色。

娜姿注意到他的異樣,停下腳步,轉過身問道:「怎麼了?」

「唔,我總覺得不太安全。」小智微微皺著眉頭,「連個扶手都沒有,要是突然刮強風,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摔下去了,還不如乘著精靈飛上去呢。」

娜姿想了一下,對著小智伸出手:「那你牽著我的手好了,我會抓緊你的。」

「才不要!而且我是怕……算了,先上去再說。」小智欲言又止,他心裡總有種不祥的預感,可惜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靜觀其變了。

……

「哇,好高啊,下面的景色都快要看不清了呢。」

漫步在台階上,瑪農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動地欣賞著周圍的風景,此時他們已經走過了大半的路程,漸漸地步入雲間了。

「如果累了的話,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哦。」走在最前面的大吾回過頭說道,同時腳步悄悄地放慢了一點。

「不累不累!我和小針都還很有精神呢!」

「誒瑪!」

「呵呵,那就好。」大吾笑了笑,接著便看到小智突然停下腳步,不由奇怪地道,「怎麼了小智,你是累了嗎?要不大家休息一會再走吧。」

小智剛想要說話,瑪農卻是一臉笑意地揶揄道:「不是吧,你明明是男孩子,體力居然還不如我一個女孩子,丟不丟人啊?」

「喂,瑪農,別亂說話。」阿蘭連忙出聲阻止她,只是看向小智的目光也是充滿了無奈。

「都給我閉嘴!」小智沒好氣地大喝一聲,把眾人嚇了一跳。

大吾暗自嘆了口氣,只能充當起和事佬,好言勸道:「小智,別這樣,瑪農只是和你開開玩笑的。」

「就是嘛,小氣鬼!」瑪農不滿地撅起嘴。

「我沒說這個。」小智看都懶得看他們,伸手摸向腰間的精靈球,「有什麼東西來了……六隻精靈,還有三個人,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是沖著我們來的。」

眾人聞言一愣,急忙環視四周,卻是什麼都沒看見。

「什麼都沒有啊,你是不是看錯了?」瑪農奇怪地道。

旁邊的大吾和弗拉達利倒是沒說話,皆是一臉嚴肅的表情,這兩人都知道小智有著波導之力,想必不會搞錯,恐怕真的是有誰盯上他們了。

「要不要我派噴火龍去偵察一下?」

阿蘭的話剛說出口,卻是有一陣風突然吹過,緊接著三隻沙漠蜻蜓以極快的速度飛了過來,將他們團團包圍著。

這三隻沙漠蜻蜓的背上分別馱著一隻精靈,不僅如此,爪子上還各自抓著一個人類,估計是它們的訓練家。

大吾悄悄觀察這些人的衣著打扮,發現他們穿的都是很古樸的服飾,心中頓時有了個猜測。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

那三人互相望了一眼,為首一人說道:「我們是流星之民!前方是我們一族的聖地,嚴禁外族人進入,請你們原路返回吧!」

果然是流星之民!

「原來傳說是真的啊。」大吾高興地道,「我對於你們的事一直都很感興趣,能不能行個方便,我們身上有很重要的任務,必須要去你們的聖地。」

大吾的脾氣真是不錯,說話好聲好氣,更是不惜放低姿態,一點都不像個冠軍的樣子。

誰料那人想都不想,一口拒絕:「不行!識相的話就快點離開,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這眼前突然出現的三人,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壯實大叔,一個頂著個光頭的胖子,還有一個劉海蓋過眼睛的陰沉男。

雖然外貌相差極大,但穿衣風格倒是差不多,皆是一身和服打扮,而且小智還注意到他們衣服上的圖案和裂空座身上的一模一樣,想來的確是流星之民無疑。

「等一下!」大吾急忙解釋,「請先允許我來個自我介紹,我叫大吾,是一名考古學家,還請問三位怎麼稱呼?」

小智看看大吾,這傢伙身上西裝筆挺的,居然說自己是考古學家,真是把對方當傻子了。

果不其然,為首的絡腮鬍大叔面露慍怒之色,厲聲喝道:「我們是誰與你無關,你只需知道前方是我族的聖地,非本族人絕對不允許踏入!」

「可是,我們沒有惡意,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能不能商量一下?」

「沒得商量!」

大吾還待要再說,身旁的小智卻是突然拍拍他的肩膀,開口說話了。

「我說大吾先生,這就是你不對了,你這人不講道理。」

「明明是對方不肯聽我說話,怎麼變成我不講道理了?」大吾愕然,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小智竟然胳膊肘往外拐。

「你還不明白?」小智故作無奈地嘆了口氣,「你都要去挖人家的祖墳了,就算你再有道理,別人也不會聽的吧。」

「什麼!」

聞聽此言,不但大吾他們傻眼,那三個流星之民更是氣得七竅生煙,胖光頭和陰沉男當即就想要衝過來,卻是被絡腮鬍大叔攔住了。

「你們兩個給我安分一點!」絡腮鬍大叔似乎頗有威信,只是瞪瞪眼睛就讓兩人縮了回去,隨後他又望向小智。

「小鬼,你聽好了!」絡腮鬍大叔警告道,「聖地並非埋葬先人的地方,而是我們一族祭拜天龍大神的場所,這次就算了,你以後說話最好小心點!」

小智沒理會他話中的威脅,驚訝地問道:「天龍大神?你們把裂空座叫做天龍大神?」

「不錯!天龍大神是我們一族的神,更是這個星球的保護神!」

說這話的時候,絡腮鬍大叔語氣充滿驕.傲,另外兩人的臉上也滿是尊敬和自豪。

按理來說別人的信仰應該要尊重,可惜小智偏偏和裂空座不對付,當即就陰陽怪氣地道:「你們這幫廢物就算拜神,至少也該拜個真神才對,拜個偽神算什麼名堂?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絡腮鬍大叔一愣,臉上露出暴怒之色,大吼道:「混賬!給我把話收回去!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你準備怎麼不客氣?」小智面露不屑,伸手拿出精靈球,「說句實話,就憑你們這三個廢物和你們的廢物精靈,我派一隻就足夠對付你們了。」

「好好好!今天你要是能贏,我們三個就隨便你怎麼著了!」

絡腮鬍大叔氣極反笑,右手向前一招,接著只見三隻沙漠蜻蜓背上的精靈騰空一躍,在大吾等人驚訝的目光中,竟是穩穩地浮在空中,好像踩在平地上一樣。

「怎麼可能,呆河馬、大嘴娃還有勾.魂眼什麼時候也會飛了!」阿蘭不由地驚呼出聲。

「是因為流雲線吧。」大吾沉聲道,「我曾經聽渡先生講過,龍系精靈在飛行軌跡上留下飛機雲,這種雲彩憑人類的肉眼是捕捉不到的。」

胖光頭笑道:「你說的不錯,但有一點例外,那就是我們流星之民能夠看到這種雲,同時還能讓精靈們站立在流雲線之間的交叉處上。」

「難怪你們之前是互相交叉著飛過來的,原來是這麼回事,這還真是神奇啊。」弗拉達利恍然點頭。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是沙漠蜻蜓載不動你們,所以才飛得東倒西歪。」

面對如此詭異的對手,小智說話絲毫沒有顧忌,依舊是氣死人不償命,這可把大吾急得不行,生怕雙方真的要打起來。

「小智,你冷靜一點。」大吾連忙附到他的耳邊,悄悄地道,「我知道你在拉魯斯市的遭遇,我也很理解你的心情,可問題是現在對方佔據了地利,就算是我也難以保障所有人的安全啊。」

這階段本來就不寬,又是在離地千米的高空中,這要是不小心摔下去,肯定會摔成肉泥。

弗拉達利表示贊同:「是啊,這三個流星之民一看就是空中對戰的高手,我們還是先撤退吧。」

「看來還是你們兩個大人懂道理。」絡腮鬍大叔冷笑著看向小智,「小鬼就應該閉上嘴,乖乖滾回家喝奶去,念在你們只是愚昧無知,這次就饒了你們,不過下次可沒那麼好運了!」

娜姿皺了皺眉,剛想要上前卻是被小智攔住,他的臉上同樣是泛著冷笑,眼神更是像在看死人一樣。

「出來吧,巨金怪。」

真的要打?

大吾心頭不安,右手卻也是摸向了腰間的精靈球,老實說他有點後悔把小智找來了,這脾氣簡直就和爆竹一樣,稍微一點就炸。

望著眼前虎視眈眈的異色巨金怪,絡腮鬍大叔不以為然,嘲笑道:「小鬼你還真是不死心啊,待會要是摔死了,可別做鬼來找我。」

「白痴。」小智殺氣騰騰地抬起頭來,雙眼迸射出刺骨的寒光,「巨金怪,重力。」

話音剛落,大吾等人猛地感覺一股沉重的壓力襲來,瑪農和小針更是驚呼一聲直接趴了下來,而那三個流星之民卻是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啊啊啊——」

沒等三人反應過來,他們就隨著自己的精靈一道從高空中掉了下去,眨眼間便失去了蹤影,留下的唯有一聲聲驚恐的慘叫。

「切,空中對戰?」

小智不屑地撇撇嘴,再看看大吾他們呆若木雞的表情,對比一下他們之前如臨大敵的樣子,越想越覺得好笑。.. 好半天功夫,眾人才紛紛回過神來,臉色皆是複雜,剛才的一切來得實在太突然了,那三個流星之民剛剛還在揚武耀威,眨眼間就掉了下去,生死未卜。

「他、他們……死了?你殺了他們?」瑪農身體微顫,聲音也有些發抖,一臉驚恐地看著小智。

「你哪隻眼睛看到他們死了?」小智沒好氣地反問,「要不要我把你踹下去,讓你親自去確認一下?」

說罷,小智作勢就要踢人,把瑪農嚇得尖叫一聲,趕忙躲到阿蘭身後去。

「行了,都別鬧了。」大吾無奈地擺擺手,制止了胡鬧的兩人。

接著,他的目光轉向小智,張了張嘴卻是沒發出聲音,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小智倒是毫無顧忌,張嘴就問:「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說真的,小智,你……有點衝動了。」

其實大吾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誇他么不合適,罵他么也不合適,那三個流星之民本身沒做錯事,只是態度有些惡劣而已,好好說應該還是能說通的。

可小智並不這麼認為,一句話就讓大吾閉了嘴。

「我們來這兒又不是旅遊的,你還想不想管芳緣了?」

的確,現如今在大吾心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芳緣即將面對的危機,哪怕他再有正義感,對這件事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和小智鬧翻一點好處都沒有,只會失去一個強力的盟友。

這是大吾所不願見到的。

「是啊,眼下還是將精力放在芳緣的事上,小智只是想早點解除危機,出發點還是好的,而且我看那三人也不簡單,不會那麼容易出事的。」一直在旁觀的弗拉達利,此時終於站出來打圓場了。

大吾也是見好就收,順勢說道:「好吧,正如弗拉達利先生所說,我們繼續前進吧。」

一行人再度出發,可沒走幾步,落在最後面的娜姿卻是悄悄地拉了拉小智的衣角。

回過頭一看,只見娜姿的手指朝下指了指,用詢問的眼神注視著他。

小智愣了一愣,旋即點點頭:「恩,那就麻煩你了。」

……

「各位!你們看,前方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

大約半個小時以後,走在最前方的大吾突然轉過身來,渾身喊了起來,眾人一聽立刻加快腳步,直到階梯的盡頭,他們才發現並沒有什麼空中小島,而是一座高山的頂部。

「什麼啊,原來我們在山上啊。」瑪農頓時有些失望,本來還以為會有更神奇的展開,沒想到走了半天居然只是在爬山。

「即便如此也是很厲害了。」大吾蹲下身子,在地上撿了塊碎石,捏在手心裡慢慢磨著,「這裡的平地明顯不是自然形成的,能在這麼高的山上建立城市,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雖然這裡的建築物都很破敗,但從其規模來看著實不小,尤其是中間的那座巨大石塔,就算塌掉了一半,可依舊佔了好大的一塊地方。

弗拉達利打量著四周,感概道:「看來流星之民的祖先就是在這裡建立避難所,躲開了固拉多和蓋歐卡的戰鬥,這才能夠一直延續下來。」

「總而言之,我們先去塔里看……」

大吾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掃視了一圈眾人後,遲疑著伸.出手指數了數,赫然發現隊伍里竟然少了個人。

「小智,你的那個朋友,娜姿跑哪去了?」大吾急忙問道,「我記得她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么,怎麼會一下子不見了?」

「她身體不舒服,回營地里去了。」

「啊?就她一個人?」

「沒事的,用不著管她。」小智擺擺手,扯開話題,「我們還是快點去找東西吧,MEGA的秘密正等著我們呢。」

小智是一點兒都不擔心娜姿的安全,這傢伙自打加入了火箭隊,獲得了充足的資源后,不但手下幾隻精靈的等級節節攀升,就連自身的超能力也提升了一大截。

如果說以前娜姿的精神力相當於一片湖泊,那如今簡直可以稱得上是汪洋大海,和小智比都是不相上下。

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這句話還真不是瞎說,若是娜姿始終窩在道館里,絕對不可能提升得那麼快。

「那好吧,諸位請跟我來。」

在大吾的帶領下,一行人走進了石塔的內部,中間是一個圓形平台,左右兩方各自立著一處祭壇,除此以外再無它物。

「應該就是這裡了。」大吾走到一處祭壇前,發現上面雕刻著一些古代文字,當場就翻譯了出來,「將不同的鑰匙放到這兩個祭壇上,奇迹便會出現。」

「沒錯,巨石就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