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漠看著兩人郎情妾意含情脈脈對望的眼神,不禁想起李玉剛的十年演唱會做的新歌《剛好遇見你》,感覺此時,此情,此景,分外美好和浪漫。回想當年玩遊戲時乘船來到揚州城的意氣風發,和小涼倆人一起在茶館任務,抓耳撓腮等客人點茶,穩准狠計算出需要泡茶的水,逗比的土肥圓次郎,用茶水撐死茶魔,藏在大石頭後面竊聽機密等等可愛的任務,小漠不禁樂出聲來。

這一樂不要緊,可把自己害羞的師傅公孫幽給笑的紅了臉。而這位鼎鼎大名的柳五公子則是抬起桌子上的茶壺斟了一杯茶水遞給公孫幽,來掩飾自己的害羞,因為小漠明顯看見這柳五公子赤紅的耳根。

柳風骨摸了摸小漠可愛的包子頭,在小漠嫌棄嘟嘴的時候又快速收回,輕笑一聲,「幽兒,你收的這徒兒可是相當的有趣又可愛呢。」

公孫幽緩過神來,微微一笑:「我遇見這孩子也是因緣巧合,不僅可愛,就連資質也是一等一的好呢,可這孩子身世可憐著呢,那是三年前尋找我途徑鳳凰山一帶……」

因為公孫幽早就和小漠坦白過身世,所以此時並不懼被小漠知道自己是個被家人遺棄的孩子,因為從小漠的表現中知道這是個堅強的孩子。公孫幽哪裡知道小漠不是堅強,而是知道自己是被侍女侍衛丟棄,所以才並不傷心,一心想要找到十一的親生爹娘,完成任務呢。

柳風骨聽完小漠的身世,不禁對小漠更加憐愛,解下腰中的掛件,遞給小漠:「小漠,這是霸刀山莊的信物,以後遇見困難只要亮出此物,相必江湖上的盟友們也會禮讓三分,霸刀山莊的大門永遠歡迎你。」

小漠看著柳風骨手中的信物,原來是一個霸刀山莊莊主信物「吞吳」的縮小版,看著與「吞吳」完全不同的精緻的掛件,劍三中可從未出現過,作為外觀黨的小漠非常心動,但是還是控制住自己首先看向自己的師傅。

「既然柳公子送給你,你就收下吧。」公孫幽看著小漠渴望的眼神,微笑的說道。

小漠開心的接過掛件,系在腰上,甜甜的說了一句:「謝謝柳大俠。」

柳風骨點了點小漠的鼻子,說道,「真是淘氣。」接著又說到:「幽兒,你遊歷江湖尋找小妹可曾見到過隱元會的蹤跡?」

「隱元會?最近他們活動愈發頻繁了,神都洛陽,長安,成都,還有這揚州,哪裡不是他們的耳目。」公孫幽說道。

「隱元會勢力遍布天下,消息最為靈通,號稱沒有打聽不到的事情,只有出不起的價錢。最近他們活動頻頻,動作很大,不知又有什麼行動。」柳風骨有些憂慮。

「柳大哥這麼說來,相必是知道些什麼,只希望天下太平,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可以通過隱元會打探下小漠的身世呢。」公孫幽寬慰柳風骨。

看著柳風骨和師傅公孫幽在討論著隱元會歷年來坐的大事,小漠突然想到自己完成任務的途徑了,沒錯,就是無處不在的隱元會!

小漠聯想到自己看到過的劍三人物資料分析貼中說的,柳風骨不正是掌管天下九天之一,炎天君,主管天下兵器製造,而不知此時的柳風骨是否已經接任九天之職呢? 隱元會可能是江湖上最神秘的一個組織,沒人知道它是什麼時候成立,也沒人知道它的內部情況,但是,隱元會幾乎知道所有的事情,只要你付出相應的代價,就能得到任何你想知道的消息,也許是錢,也許是武功秘籍,也許是你的生命……

每一次勢力更迭,都會帶來一番血雨腥風,最近的一次就是著名的「周武政變」事件,這一樁樁事件的背後肯定有著隱元會的身影。

小漠想到穿越之前看到的隱元會的隻言片語,內心對這個神秘的組織產生了敬畏之情,畢竟當年無數劍三愛好者們的深挖和劇情黨們的剖析,都沒能將這隱元會的頭目挖出來,只是猜測為唐門中人,具體為誰,只能用無名來稱呼,這不能不說這九天中的幽天君乃是最最神秘的了!

公孫幽和柳風骨情意綿綿敘舊之後,決定兵分兩路行動,公孫幽繼續尋找胞妹公孫盈,一邊沿路查探隱元會的蹤跡,而柳風骨則先回霸刀山莊向親人報平安,跟蹤調查隱元會的動向,兩人最後約定在洛陽外的茶館匯合。

一對有情人依依不捨的分離,柳風骨折柳相送,公孫幽一步三回頭的帶著小漠坐上了馬車。車窗外,楊柳依依,春江水暖,江水中三兩隻鴛鴦在戲水,醉了遊人,醉了離人。

「師傅,剛才的柳大俠是不是心悅師傅?我看他看著師傅的眼神會發光呢!」小漠看公孫幽有點失落,連忙插科打諢調侃公孫幽。

「小漠,你這孩子,小小年紀誰教你的。」公孫幽果真被轉移了注意力,敲了敲小漠的額頭。

「哎呀,師傅,不要打人家的頭啦,書上不是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師傅這麼美麗,肯定會有君子追求的!」

公孫幽丟開失落,掩唇輕笑……

一路微風伴著說笑,兩人來到了稻香村。

小漠好奇的感受著稻香村的微風,體會到了與在遊戲中不一樣的感觸,風是暖的,草色青青,瀑布激打落石濺起的水花一朵朵……而在遊戲中則只能通過微揚的秀髮,製作的音效來感受這個世界,真是非常期待全息網游時代的到來呢!

路過的村民們熱情的和公孫幽打著招呼,可想而知,平日公孫幽沒少來這裡幫助這些可愛的村民們……

「幽娘子,又路過稻香村了,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是你新收的弟子呀?」王婆婆和藹的問道。

大家都知道在原來的遊戲世界,公孫幽一直以「公孫大娘」自稱,而這裡的人都叫公孫幽為幽娘子,而不是原來的大娘,這就是小漠的努力了。小漠知道因為稱呼問題公孫盈回到憶盈樓後為自己往日傳奇事迹被算在公孫幽身上后心有芥蒂,特地找機會和自己的師傅公孫幽半是撒嬌半是軟磨硬泡,終於答應要以自己的名號行事,不要讓世人誤會,也好讓世人知道公孫氏厲害的不只一人。

「是呀,王大娘,這是我收的弟子,年歲和月兒一般大呢,一會讓她倆見見,一定會玩到一塊去呢。」公孫幽答應道。

公孫幽和王婆婆在路上聊起小月的病情,小漠聽到王婆婆說小月的病情經過上次治療已經好多了,現在都可以和小菊,小白,毛毛,莫雨他們這幾個小夥伴們一起玩耍了呢!

到了王婆婆住的地方,小漠眼前一亮,只見一排木屋整齊的出現在眼前,稻草為頂,泥土為牆,木枝為籬,春天來了,籬笆牆上也點綴著幾朵野花,為這平凡的農家添了幾分活潑生動,院子里有個小小的鞦韆,很有童趣,想必是小月平時玩耍用的吧。

王婆婆讓公孫幽帶著小漠去找小月,自己笑著去做好吃的稻香餅了。

來到小月的房間,小月正在床上躺著,眼巴巴的看著窗戶呢。原來是春日多咳嗽,王婆婆怕小月見風,又把小月拘在屋內。

「小月,還記得我嗎?」公孫幽一邊觀察小月的氣色,一邊打著招呼。

「幽姐姐,我當然記得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早就不在這個人世了。」小月看到公孫幽非常高興,清脆的回道。原來這小月不是王婆婆的親孫女,而是收養的,這小月從小體虛,眼見身體越來越差,不久於人世,正好遇見公孫幽路過稻香村,用師傳之法,挽回了一條性命。這幾年間,公孫幽路過稻香村就會來看小月,經過這最後一次治療后,小月就可以痊癒了。

小漠看著小月感覺非常親切,因為當初遊戲時出生在稻香村后,還在小月這裡接了不少任務呢。

「小月,我是李小漠,你快點好起來,咱們一起玩耍呀。」小漠非常想見識見識小時候的莫雨,毛毛這些可愛的小正太呢! 公孫幽囑咐小漠在一邊修鍊雲裳心經,觀摩自己技能手法,而自己則運行心法,堆積劍舞,施展起雲裳心經的經典招式:回雪飄搖。在遊戲中這是一個給隊友加血的常用技能。

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舞姿飄搖,衣袖翻飛,劍光劃過,小漠發現空中隱隱有透明花瓣飄過,而這些花瓣以玄妙的韻律圍繞在小月周圍,一刻鐘過後,這些花瓣漸漸枯萎,消散在空中。

原來遊戲世界中的技能用出來是這麼唯美呢,小漠暗暗開心,此時的小漠並不知道只有修鍊了同樣心法的人才能看出花瓣的軌跡,而在外人眼中只是很平常的舞了招式而已,所以只有招式並不能發揮出雲裳心經和冰心訣的真正威力,只有心法和招式合一,才能修得至臻武學。

小漠發現經過治療小月的臉色已經從蒼白轉為健康的紅潤了,而師傅公孫幽內力深厚,自是沒有什麼損耗,調息片刻便自如收功。

放鬆下來的小漠抽動鼻子,聞到了一股五穀雜糧特有的香甜味道,小漠才發現時間已經過去有一個時辰了,王婆婆的稻香餅應該已經做好了。

果不其然,門外傳來王婆婆的聲音「幽娘子,小漠,小月,熱騰騰的稻香餅已經出鍋了,趕緊趁熱吃。」

小漠看了一眼公孫幽,公孫幽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調息好了,小漠欣然回道:「好的,王婆婆,小月我們馬上就來。」

帶著收拾好的小月,小漠循著香味來到了屋外,木桌上放著兩盤色澤金黃的稻香餅,這盤子也與現代的不同,是手工編織的藤條盤,下面鋪著一層布,看起來古色古香,十分好看。

觀其色,金黃,察其形,如圓月,聞其味,香而不膩,一股特有的農家天然風味縈繞在鼻翼,小漠一顆吃貨的心蠢蠢欲動。

看著小漠饞貓樣,公孫幽輕輕的點了一下小漠的小腦瓜,「你這孩子,看來是餓了,快快去潔面洗手,一會吃飯。」

「小漠妹妹,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小月因為身體已經康復,恢復了熱情活潑的樣子,自告奮勇的要帶著小漠去找水。

待小漠和小月回到屋中,王婆婆已經把午飯準備好了。主食是稻香餅,並伴有四個菜。這些菜很有農家特色,小雞燉蘑菇,香椿炒雞蛋,蒸槐花菜,清炒薺菜。香椿,槐花,薺菜,都是春天特有的野菜,農村的路邊,房前屋後到處都是,不過這些都要吃嫩芽,長老了就不是那麼美味了。

王婆婆宣布大家吃飯後,小漠一邊吃的不亦樂乎,一邊拿了一個稻香餅,要知道在新手村的時候,做任務王婆婆會給一個稻香餅,可是只能聞其名,不能知其味,現在小漠吃貨可不客氣了。一口下去,酥香可口,還帶有桃花的香味,原來王婆婆心靈手巧的將春天特有的桃花製成了餡料加入餅中,讓餅有了鮮花的香味,這和雲南的鮮花餅很是類似,但是是因為新鮮出爐的,再加上做工講究,所以稻香餅在小漠眼中還是稻香餅更勝一籌。

「恭喜小漠觸發美食任務,—嘗到劍網三一種特色美食,稻香餅!」

「恭喜小漠完成支線任務——嘗到劍網三一種特色美食,稻香餅,獎勵商城積分10分,美食積分增加1分。」

許久沒有聽到小白提示的小漠悄悄打開數據面板,看到人物數據的變化:

姓名:蘇小漠

地址:地球文明(一級文明)

性別:女

容貌:65(人類及格水平)

力量:10(手無縛雞之力)

智力:40(普通)

精神力:20(普通)

魅力:60(吃貨的感染力)

幸運:MAX

悟性:5(新增加,有利於提升領悟能力)

美食等級:初出茅廬(11100)

腦域:5%進化到15%(元靈融合)

積分:10

看來人生處處有驚喜呀,吃一個稻香餅都可以增加積分,這對一個吃貨來說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了!

看到小漠一邊傻笑一邊不停的吃著稻香餅,王婆婆慈愛招呼小漠吃菜。

終於吃到了遊戲中的著名時候稻香餅還意外的得到了積分,小漠興奮的嘗起其他王婆婆準備的特色菜。

小雞應該是王婆婆為了招待公孫幽和小漠特意燉的,自家養的矯健的小雞和山上野生的蘑菇,燉出鮮美的味道,不油不膩,雞肉勁道,蘑菇吸收了雞肉的油膩,鮮香可口,喝一口雞湯,清香美味。

槐花帶著大自然賦予的天然的甜味,細細品味這裹著面的槐花,是清香,是清甜,裹著春天萬物復甦的氣息,甜而不膩。

香椿是農村一種常見的野菜,香椿炒雞蛋是一道經常被人們端上餐桌的菜,有的人喜歡香椿的香,而有的人則是覺得「臭」。也許是古代的環境沒有經過工業污染,所有的食材都是純天然的,王婆婆做的香椿炒雞蛋,吃起來特別的嫩,讓小漠這個一向不太喜歡吃香椿炒雞蛋的人也忍不住多吃了兩口。

薺菜是小漠小時候最喜歡吃的野菜之一,薺菜餡兒的餃子,到現在還是小漠最愛吃的餃子呢。吃薺菜也要看時候的,老了就不好吃了,王婆婆顯然深諳其道,清炒薺菜,放少量的油,鹽提味,既不至於讓薺菜無味,而又不會喧賓奪主,完全體現了薺菜的鮮嫩。

中國人講究順應天時,順應四季,順應二十四節氣,是以養生養心。這在古代古代更是顯示的淋漓盡致,因為古代沒那麼多的選擇,無大棚蔬菜,無便利交通,自然可以順應天時,順應地理,因時而動,因時而變。

小漠敞開肚皮吃的滿足,小月也被帶著比平時多吃了一些,樂的王婆婆只恨不得讓公孫幽師徒多留幾天。

茶飽飯足,公孫幽像以前一樣要去村口為這裡的村民診治,活潑的小月則招呼小漠一起去找玩伴小白,莫雨和毛毛玩耍。

小漠欣然前行,想起當初做任務遇到的小不點們,不知現在是否和遊戲中一樣呢? 小月開心的帶著小漠去找村裡的玩伴,這次比以往更積極開心,可能是小孩子愛炫耀的心理,小月想要對他們炫耀自己又有了一個新的漂亮小妹妹朋友,而且這個小妹妹還是善良的每次為村民們診治的公孫幽帶來的。

兩人路上遇見了村長劉洋,小月帶著小漠和村長開心的打著招呼:「村長好!」

小漠也乖巧附和:「村長好!」小漠沒想到現在的村長和遊戲中的村長名字是一樣的,只不過,現在的村長還是風華正茂的青年人呢,而不是遊戲中的白鬍子老爺爺。

「好好,這是幽娘子帶來的小徒兒小漠吧,小月可要好好保護小漠奧。」劉洋彎腰笑著對兩個和自己打招呼小朋友說道。

「放心吧,村長,我現在要帶小漠妹妹去找莫雨哥哥,毛毛哥小白他們玩呢!」小月學著大人一樣拍著自己的小胸膛說道。

「我看見莫雨和毛毛在村外的亭子里玩耍,你們去找他吧,小白正在吃飯呢,一會我讓他去找你們玩。」村長說道。小月和小漠都沒發現村長的眼神在說道莫雨的時候略帶複雜。

小月和小漠告別了村長后開心的向村外走去。

這時的稻香村非常平靜,正是午飯時刻,歡聲笑語從各家各戶傳出,雞鳴狗吠之聲時不時響起,顯得村子非常溫暖和諧。

沒有遊戲開始時候到處巡查的民兵,緊張的村民;村外也是和樂融融,沒有遊盪流氓的騷擾。

村外的草地在春風的吹拂之下脫掉冬天沉重的外衣,發芽成長,生機勃勃的綠色是它們生命的延續。間或有朵朵野花點綴其中,讓人的心情不由得美好起來。

小漠眼尖的發現其中還有凝血草,要問為何小漠這麼敏銳,小漠只能心酸的告訴你,遊戲的時候一堆人受萬花弟子紫晴姑娘的委託,來這採摘這止血藥,不眼疾手快,根本沒法采夠草藥,回去交差呢。這可是止血聖葯,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是否還有相同效用。

剛出村口就看到了土地廟,而土地廟旁邊就是一個茅草亭,十分古樸。這個地方小漠非常的熟悉。稻香村裡除了可以看到的任務外,還有很多隱藏任務和成就!這個在新手時期的小漠是不知道的,一直到出了稻香村,知道有論壇,貼吧之後,才在論壇上才看到很多任務達人分享的任務攻略,才知道隱藏任務的事,還有奇遇系統。自那以後,小漠天天走在路上都幻想遇見世外高人,傳自己一身高強武藝,笑傲江湖。

劍三世界中,出了稻香村的新手基本是回不到稻香村的,滿級后,因緣巧合,小漠又回到了稻香村,然後把論壇上說的隱藏任務一個個完成,取得了很多隱元秘鑒的成就!這個稻香村的亭子就是其中之一。學習完輕功后的小漠也是幾經周折試驗了好幾次卡好角度才成功登頂。

走的近了,發現裡面有兩個小孩正坐在地上玩著很多人小氣候都會玩的遊戲:抓石子。因為不是遊戲,人物頭上並不會顯示名字,小漠只能隱約從兩個小孩的髮型裝扮上分析出哪個是正太莫雨,哪個又是被大家安上莫雨CP的毛毛。

果不其然,小月沖著頭上有三個髮髻的可愛少年叫「毛毛哥哥」,而朝著另一個小小年紀就見面目英俊嚴肅的小少年「莫雨哥哥」。看來這裡和遊戲中的人物沒多大區別呢。

「小月,你前幾日的風寒好了嗎?雖然是春天,但是還有風,你跑出來玩,萬一又被風吹得風寒了怎麼辦?」毛毛一臉不贊同的看著小月。莫雨在一旁也是一臉關心,不過可能是因為性格自小傲嬌並沒有問出口。

「毛毛哥哥,莫雨哥哥,你們就放心吧,今天幽娘子到咱們稻香村了呢!所以我已經大好了,可以出來玩啦!今天幽娘子還在我家用的飯,諾,這是婆婆做的稻香餅,給你們吃。」

王婆婆的稻香餅在稻香村可是一絕,連毛毛和莫雨都很喜歡。莫雨和毛毛開心接過稻香餅,一邊吃一邊終於注意到站在小月旁邊的小漠。

毛毛好奇的看著站在一邊不說話的小漠,問道:「小月,這位可愛的小妹妹是誰?」

「是幽娘子的徒兒,小漠。幽娘子那麼厲害,小漠可是跟著幽娘子修習過武藝和醫術呢,肯定也很厲害!以後莫雨哥哥不舒服的時候可以找小漠了呢。」小月拉著莫雨的袖子高興的說道。

「你們好,我是李小漠,莫雨,毛毛我可以和你們一起玩耍嗎?」小漠期待的問。 從遊戲小白到滿級大俠,小漠這個劇情黨和風景黨通過一系列劇情任務知道毛毛和莫雨的身份並不是稻香村的人知道的那麼簡單。

稻香村的人只知道毛毛是阮氏在稻香村的水車旁邊的河裡救起來的,而莫雨則是滿身血跡的被眾人在稻香村口發現,記憶全無。誰能想到這兩個來歷不明的孩童身世竟然有天大的隱情呢!

毛毛乃是「仁劍」穆天磊之子,本名穆玄英。其父曾經救過浩氣盟盟主謝淵,時隔幾年,叛軍大舉圍攻南坪山。穆天磊帶著村中習武之人力戰叛軍騎兵隊,最後戰死沙場。而四處漂流的穆玄英母親得知夫君已死,萬念俱灰,將兒子放到了東柳岸的清衣河邊,自己投河自盡。而毛毛則被河水帶到了稻香村被阮氏收養。

莫雨,是原駱賓王手下四大家族之一莫家,五歲那年莫雨被世仇之家的肖葯兒下毒,幼小的莫雨左胸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形狀有點像佛教文字的印記,此印記每每以火毒趨勢蔓延到左邊整個手臂和背部。當瞳孔變成紫色時,印記會變回以前的大小,但左手前端會變色,一到此時,莫雨定開始瘋狂撕咬、抓扯,面目猙獰,狂暴不已,之後又會格外痛苦。

莫雨六歲那年的一天,毒印發作,雷雨之夜,他在瘋狂中殺死了自己莊園內所有生靈,之後狂奔而逃。此事次日轟動巴蜀,浩氣盟當即發下長空令追拿莫雨。莫雨清醒之時只知被人誤會,四處逃竄,偶爾被激發狂之時見人攻擊便出手殺死,狀若瘋癲,更令浩氣盟之人忌憚,派出的高手也越來越多。直到莫雨最後一次發狂力戰浩氣盟高手,投水而逃。最後順著水流昏迷在稻香村旁。

看著面前的兩位少年,想到他們曲折的身世,又想到遊戲中他們以後的波瀾起伏的故事,小漠從內心想為這些在遊戲時就陪伴自己長大的劇情人物們做點什麼,讓他們不要有什麼後來的生別離,難相逢之苦。在劍三世界中,他們不僅僅是劇情人物,他們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江湖,有自己的悲歡離合。

毛毛很開心說道:「太好了,小漠,以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而莫雨沉默的沒說話,小漠知道這不是因為討厭自己,而是因為莫雨害怕自己再次失控傷害到自己親近的人。

「毛毛,莫雨,小月,你們在玩什麼,我也要玩。」吃過飯的小白出現在村口。

「小白,你好,我是小漠,我們在玩找朋友的遊戲,你也來參加嗎?」小漠看著加快速度向亭子一路跑來的小白,高興的說道。

「好呀,小漠妹妹,我知道你,你是幽娘子女俠的徒弟吧,爹爹都跟我說說起過。」小白顯然已經從村長劉洋那裡得到了消息。

現在,在這個充滿回憶的亭子里,稻香村少年組除了小荷都集齊了。毛毛提議帶著初次來到稻香村的小漠探索全村,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

稻香村春日風光和揚州城的風光相同亦不同,相同的是春日的生機勃勃,綠意盎然;而不同之處就像是大家閨秀和鄰家妹妹之間的區別,一個秀麗多姿又含蓄優雅,一個絢爛炙熱又熱情奔放。

水車轉動齒輪,溪水清清淌過,楊柳岸邊依依,青草隨風搖曳。草地上時不時有種種野花,小月開心的採摘了很多,不一會就心靈手巧的編織了兩個別有野趣的花環,一個送給了送給了小漠,一個帶在了自己的頭上。

小漠謝過小月,開心的接過,發現這和現實里各種景區喜歡賣的花環造型一樣,不過更美麗,可愛,也更有野趣,戴在頭上,感覺自己更可愛了呢。

前面是空曠的草地,小漠拉著小月的手,使出了七秀輕功暗香掠影第一重,在草地上方飛起,心情飛揚。小月發出陣陣驚奇的呼聲,顯然先是害怕,而後就是滿滿的驚嘆!惹得小白和毛毛也纏著小漠要求一起玩這個以前沒玩過的飛高高遊戲。

聽見笑聲的在田間勞作的村民們,看著這幾個一起玩的開心的孩子們,不由得也露出慈愛的笑容。

對於毛毛,莫雨,小月,小白來說,這個春日明媚的午後,有一個會輕功的漂亮的小妹妹和他們一起在草地上追逐玩耍,也是幼年記憶中永不褪色的一個美好畫面,多年後回想起來,仍溫暖,醉人。 對於吃貨來說,沒有什麼是一頓美食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是兩頓。而這在我華夏同樣適用於熟悉兩個人。

所以在小漠幾個來到村外看到一群在禍害莊稼的野豬時,聽到村民們數落這些野豬破壞莊稼,沒有辦法解決的嘮叨;再加上看著這些純天然無污染的肉在眼前晃悠,小漠的一顆吃貨之心蠢蠢欲動,靈機一動。

「這些野豬太可惡了,整天禍害莊稼,我有一個辦法懲治它們!還可以一舉兩得呢。」小漠為了自己的吃貨大計積極的動員莫雨,毛毛,小月和小白。

「好呀好呀,小漠快告訴我們吧,這些野豬太壞了!爹爹也為這件事情感到憂心,但是又說什麼不能破壞平衡聽不懂的話。」義憤填膺的小白說道。

小漠再次感受到了古人的智慧,看來古人也知道自然規律的重要性呢,不會輕易打破平衡。

「莫雨哥哥跑的最快,讓莫雨哥哥引過來一頭小野豬,我來把它殺死,然後我們去瀑布邊去吃烤野豬怎麼樣?烤豬肉香噴噴~~」小漠提議。

任毛毛將來要成為浩氣七星,任莫雨將來或許會變成惡人谷少谷主,陳月將會醫術超凡,小白還學會了空冥決,此時他們還都是單純的孩子,輕易的就被烤野豬吸引了注意力。

眾人商定結束,莫雨就拿從旁邊挑撿了一個枝丫,選中了在邊緣的脫離群野豬的一隻看起來沒有那麼兇惡的比較嫩的小野豬下手了,並且歪頭思考了一下下手的角度就快速出手戳中了小野豬的鼻子,野豬吃痛,成功的被莫雨拉走了仇恨,向莫雨沖了過來。

莫雨可能是從沒見過發怒的野豬是這麼兇惡,竟然愣在原地,渾然沒聽見眾人焦急的喊叫聲。

說時遲,那時快,小漠立馬運轉冰心訣,使出躡雲步快速閃到莫雨旁邊,拉起莫雨有些發熱的手再運轉暗香掠影,帶著莫雨一起向原來商議好的地方奔去。

莫雨只覺得有一股無法控制的力量即將湧出,內心也變得無比狂躁,即將失去理智。這時莫雨突然感到一隻暖暖的手拉起自己,用盡全力拚向前跑去。

側眼望去,精緻可愛的人兒似是感應到自己的觀察,對著自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是那個今日才認識的小女孩呢,這就是朋友嗎?可以生死相托,初次相識就會救對方於危難之中嗎?謝謝你,小漠,以後的莫雨也會好好保護你的。莫雨露出了堅定的笑容。

感到莫雨正在看著自己的小漠,回頭對英俊正太露出了一個笑容,看到莫雨竟然回了自己一個笑容的小漠感到深深地成就感!

一番兵荒馬亂,終於成功的把野豬引到了指定地點,小漠運轉冰心訣用自己目前學會少有的招式江海凝光將野豬一點點給拿下。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小月等人只看到小漠跑來跑去,手中雙劍揮出陣陣劍光,沒過一會,那隻看起來很兇惡的野豬就被打倒在地。他們不知道,這全憑在遊戲中打怪打副本鍛鍊出來的能力,俗稱風箏。

陽光之下,綠草如茵,小漠幾人望著倒下的野豬,想著即將入口的美味,笑靨如花。 小漠給大家都分好了工,小白負責回家拿一些鹽巴和胡椒粉孜然之類的調料,懂得一點藥材小月和毛毛負責去採摘蘑菇和撿燒烤用的大樹枝和乾柴,自己則和力氣大莫雨一起去溪邊清洗野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