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蝶身子瞬間消失,彷彿之中我似乎聽到了一陣陣佛音,來自遠古的天堂,又彷彿來自陰森的鬼域。

“你!”

“你竟然……你竟然已經掌控了這上古佛燈?”

這一刻九幽渾身都涌起了恐怖的陰煞之氣,而且此刻的陰煞之氣已經完全散亂,那張乾枯的面容上盡是驚慌的神色!

“你怕了?”

我聽到了小蝶冰冷的聲音,小蝶站在那裏,渾身佛光萬丈一時之間照亮了整個空間,金光萬丈,佛音寥寥……

九幽身軀猛地一顫,退後幾步,此刻他的身軀周圍涌起了陣陣恐怖的陰煞之氣,這些陰煞之氣此刻完完全全散亂了,那原本匯聚而成的無數鬼氣魔像,都瞬間崩塌。

“我怕?我可以怕任何人,但是你張小蝶卻是還沒有這個資格!”

九幽突然放聲大笑,身子不斷的後退。

我雖然知道九幽一定還有後手,絕不會就這麼輕易就被小蝶打敗,之前的一個風鐮,那恐怖的實力讓我震驚,這會兒的九幽,更是讓我難以揣度他的真實實力。

就在我心中還在思索的瞬間,那退後足足三四米的九幽突然猛地咬破自己的舌頭,周身那瘋狂的陰煞之氣瞬間開始變得濃郁起來。

“魔!”

突然九幽雙目睜開,冰冷的大喝一聲。

一雙血目,刺人心魂!

(本章完) “不好,九幽在魔化自己,他的力量將會瞬間飆升三到四倍,小蝶姑娘有危險了!”

就在這時葛青峯頓時臉色大變,有些擔憂道。

聽到葛青峯的話,我心中更是擔憂起來,不由得開始想要掙脫小蝶佈置保護我們一行人的長髮大網。

這會兒工夫,九幽渾身已經開始發生恐怖的變化,他整個身軀都開始變得龐大起來,身軀由之前的三米瞬間長大到了六米,高大的身材此刻卻是沒有絲毫的血肉相連,完全都是一塊塊白森森的骨頭,在那白森森的骨頭之間是陰森恐怖的黑色濃郁的陰煞之氣。

八兩叔告訴我這叫做魔軀,那不斷在骨頭之間洶涌的是魔氣,而並非陰煞之氣。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看到由一個鬼怪變成了魔身的存在,雖然我當時並不知道九幽修煉了一門極其邪惡的功法,化魔決。

九幽站在那裏,渾身都是那漩渦一般洶涌的魔氣,幾乎是一瞬間,我看到了小蝶周身的佛光大漲,小蝶的身軀也是開始發生改變,遠遠望去,我看到了小蝶的眉心出現了一個金色的燈盞模樣紋身一樣的東西,小蝶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後猛地按在眉心,突然之間我便看到了小蝶的身軀開始出現龜裂,但是就在身軀決裂的瞬間,我看到了小蝶的身軀之中出現了一條黑色的符文,這條符文瞬間在小蝶的身軀之中交織,最後直接攀上了臉頰,在臉頰上化作一個黑色的紋絡,類似“佛”字的右邊一般,而在小蝶的眉心出現了一顆黑色的美人痣一般的印記。

看到小蝶的變化,一旁的葛青峯臉色再一次大變。

接着葛青峯才告訴我關於小蝶的變化的原因。

原來在小蝶的身軀之中有着一戰上古佛燈,這盞佛燈已經是超越了法器和寶器存在,是一個真正道器。雖然我沒有見過這盞佛燈,但是此刻我能夠感受到的便是猶如在一尊巨大佛祗之下,只能感受到磅礴的威嚴和莊重。

而小蝶這次發生變化的原因便是徹底融合佛燈的表現,將佛燈與身軀之中的鬼氣相融合,匯聚成了鬼佛之軀。

不過小蝶所化的鬼佛之軀並不是完美的,這也跟當時小蝶還沒有完全的和這盞上古佛燈相容有着重要的關係。

“哈哈哈,沒想到你竟然已經能夠施展出上古佛燈的鬼佛之軀,不過看你的樣子並沒有蛻變完成,今日我就要讓那鼠目寸光的靈看到我九幽真正的潛力,我是一個天才,無人能及。”

說話之間,九幽的身軀之後瞬間魔氣翻滾,無數的魔氣大手朝着從他的背後伸出,

一時之間九幽就如是一個變性了的千手觀音一般,條條魔氣手臂瘋狂朝着小蝶抓來。

看到這裏我的心瞬間懸了起來,我甚至能夠感覺到兒子前所未有的緊張,一直以來兒子的表現都讓我極爲的震驚,不管是當初直接鎮住兇胎,還是能夠破滅厲鬼的風水幻術,都讓我難以理解,從出生到現在,兒子還是第一次露出這樣緊張的神色。

小蝶站在那裏,那無數黑色的手臂瘋狂的朝着小蝶抓去,而小蝶則是站在那無數魔氣的正中央,突然那雙清澈的眸子之中射出道道凌厲的金色光芒,每一道光芒都洞穿條條手臂,無形之中將整個空間之中的魔氣都打的粉碎。

就在那條條魔氣手臂瘋狂匯聚在一起時候,小蝶突然冷哼一聲道:“你的附魔之軀不過只是初期,想要和我一戰,還要回去再練幾年,九幽當年奶奶就說過,不是因爲你不是天才,也不是你沒有潛力,而是因爲你沒有心!”

說話之間小蝶伸手對着那翻滾的魔氣就是一抓,五指緊握之間四周的空間瞬間碎裂,道道金色的光芒瞬間洞穿重重魔氣手臂。

穿梁祝做女夫子 九幽的身軀瞬間碎裂,那白森森的骨骸之中滾滾的魔氣剎那之間開始鑽入了他的身軀之中。

“你,你的身上怎麼有如此多的祕密,你的身上絕對不止上古佛燈,你……”這一刻的九幽完全的化作了之前的本來面目,不過此刻的他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那般的囂張和風雲,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驚愕和驚恐。

似乎此時的九幽極爲畏懼此刻的小蝶。

“今日本該讓你魂飛魄散,但是念在當日你與奶奶有些因果,今日便用卍字古印將你的附魔之軀封印,希望今日過後,你能改過自新,離開王乾,重新步入正道!”

一掌,小蝶那帶着卍字咒印的一掌便猛地拍在了九幽的眉心,這一刻的九幽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整個身軀都瘋狂的顫抖起來,那原本身體之中滾滾的魔氣如潮水般的褪去,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但是就在小蝶收手的瞬間,我突然感覺眼前一花,原本我能夠感覺到小蝶的髮香,可是這會兒卻是瞬間消失額,一股狂暴的屍氣瞬間將我震出了幾米開外。

“媽媽!”

一瞬間我聽到了兒子的叫聲,我一摸我的肩頭卻是發現兒子已經不再了,心中更是猛地一顫,連忙就要站起身來。

“森兒,不要動!”

八兩叔的聲音,接着我便感到了八兩叔的手搭在了我的肩頭,然後站在了我的身前。

眼前一片模糊,滾滾的屍

氣完全將原本眼前的一切都淹沒了。

“凡兒,別靠近!”

我躺在地上突然之間又是聽到了小蝶的聲音,這個時候小蝶的聲音明顯沒有之前那般的凌厲,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力,彷彿身體剛剛受到了重創。

如此恐怖的屍氣,如此恐怖的力量。

難道是那傳說之中的王乾出來了。

我心中瞬間一空,此刻我只想衝出去,看看小蝶和兒子,在我的心中他們已經成了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森兒,別動,這屍氣太恐怖了,你不能起來,緊貼着在地上,千萬不要動。”

我努力想要掙扎着站起來的時候,八兩叔又是用力的將我按在了地上,雖然我能夠感知到那恐怖的屍氣壓着我喘不過氣來,但是我更加擔心的是小蝶和凡兒。

“八兩叔……”

就在我扭頭看到八兩叔的那一刻,我的心中猛地一顫。

眼前的八兩叔鮮血已經染紅了整個下顎,他轉身將我按下,而他則是在那恐怖的屍氣之中被屍氣瘋狂的切割,我甚至看到了他的衣衫已經被屍氣腐爛。

“我沒事,森兒千萬別動,王乾出手了,這是一個我們根本就不能交手的存在,現在只有等屍氣過去在做打算。”

我緊咬着呀,頭慢慢的埋在了地上,身體能夠感受到自己後背的衣服被這恐怖的屍氣腐爛,而就在我身邊,我還看到了趙半仙。

“趙叔,你!”

這會兒的趙半仙雙手全是血,在他的身後是一片血光,這片血光匯聚成了一個極爲虛弱的鎧甲,將我完全的罩住。

這一刻我才知道我爲什麼感覺不到那恐怖的威壓,原來在這濃濃屍氣襲來的瞬間,他們第一時間便保護好了我。

這一刻我的突然眼淚不止,不知道是感動還是憎恨自己。

眼前的趙叔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那鮮血一沾到距離我不遠處的地面,瞬間腐蝕,就如硫酸潑在了爛豬肉上一般。

“小子,別動,不然我們這麼拼命爲你構造的一個暫時的安全地帶就沒有任何作用了!”

趙半仙吐了一口血,但是半開玩笑道。

聽到趙叔的話,我的眼淚頓時不止的往下流。

我恨,恨自己不能儘快的強大起來,恨自己處處都成了大家的拖累,還得八兩叔和趙叔一次次的受傷。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沒想到在這裏還有能夠開始融合上古佛燈的人,不錯,不錯……”

(本章完) 這個聲音,蒼老古樸,彷彿是從幽冥地獄之中飄然而出一般。

我依舊趴在那裏,這會兒我整個身體都已經緊緊的貼着地面,因爲越是這個聲音我越是聽的清楚,那恐怖的威壓便越是將我壓得喘不過氣來。

“你就是王乾?”

聽到了小蝶的聲音,我心中猛地一顫,但是這會兒我的身體緊緊的貼着地面,我的眼前便是那白森森的屍氣,我幾乎能夠嗅到那屍氣腐蝕地面的噁心氣味。

“本皇的名字還有人記得?不過你既然能夠融合上古佛燈,就說明你得到了靈的真傳!”那個蒼老的聲音緩緩的清晰,可越是清晰,我便越是感到了一股威壓,將我壓得喘不過來。

八兩叔和趙半仙此刻已經渾身是血,我身子看到了趙半仙的手臂上已經被這股白白森森的屍氣給腐蝕了,而馬通天等人則是死死的圍城一團,緊緊的貼着趙半仙。葛青峯站在八兩叔的身邊,他的身軀之中一股狂暴的陰煞之氣肆意的涌動,讓我一度以爲他並不是一個人。

“你把曦兒他們怎麼了?”

小蝶的聲音低沉,我感覺自己渾身就如被一塊巨大的岩石壓迫着一般,我心中擔心小蝶,更擔心兒子,因爲好半天沒有聽到兒子的聲音,更不能看到兒子在哪裏。

“你是說那四個深諳鬼術的人?呵呵,我只不過請他們進入了我的煉屍塔罷了!”

“煉屍塔!”

我當時只知道煉屍塔是一個極爲的恐怖的魔門術法,但是並不知道其實王乾祭煉煉屍塔是爲了鑄就他恐怖的肉身,這個時候的我對這些術法還處於懵懂和混淆的階段。

葛青峯臉色微微一沉道:“八兩,王乾親自出手了,絕對是想要奪取小蝶姑娘身上的上古佛燈,我曾經看到過關於煉屍塔的描述,煉屍塔想要大成,就必須要三件道器作爲塔眼,所謂塔眼,就是類似於風水大陣的陣眼,我們一定要阻止他,實在不行我之用動用……”

“上峯,不可!”

葛青峯似乎是在說給我聽,就在他說到最後的時候,被八兩叔直接的制止了,我當時也知道每一個陰陽先生都有着自己保命的手段,而葛青峯的手段是如何的逆天,大家往下看就知道了。八兩叔制止了之後,然後轉過身看了我的一眼,我心中猛地一顫,似乎這一次八兩叔又將希望寄託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腦子裏充滿驚疑,因爲此刻我都不能有絲毫的動彈,連自保都不能,更別說和這個他們傳說之中活了上千年的一個屍皇交手,我根本就沒有想過,也不敢想。

就在我思忖之間,小蝶突然一聲慘叫,我的心頓時揪了起來,努力的轉過頭,躺在地上的我看到了讓我至今都難以置信的一幕。

只見眼前的小蝶被一隻乾枯的大頭直接按住了頭頂,小蝶一臉的驚恐,渾身金光大漲,似乎想要瘋狂的震開那隻乾枯的手掌,順着那手掌望去,我看到了一個一身紫褐色袍子的乾枯男人,這個男人面容枯槁,那伸出的手掌就如是乾枯的老樹枝一般,他那雙眼睛裏充滿了溫和,彷彿此刻遇到的

這件事情,在他看來是一個十分有意思的遊戲一般,充滿了玩味和不屑。

此時的小蝶被那乾枯的手掌按住頭顱,竟然不能有絲毫的反抗的餘地,儘管她渾身金光萬丈,卻依舊是抵不過那白森森的屍氣一點點的進入小蝶的身體。這一刻我咬破自己的舌頭,用盡全身的力氣,瘋狂的想要從趙半仙他們爲我用生命搭建的安全地帶衝出來。

我不是不知好歹,小蝶是我的妻子,雖然我們並無夫妻之實,但是這些日子的相處,我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不是單純的做個聽話的孩子,聽奶奶的話。也不是因爲我爲了適應見鬼之後的生活,而是一種來自心底的親情。

嬌寵小毒妃 戀愛的保質期很短,更何況我和小蝶有了一個凡兒,我和小蝶的感情早已經是真正的親情,她是我的妻子,而我是他的丈夫。

丈夫丈夫,一丈之內方爲夫。

小蝶現在有危險,身爲他的丈夫我必須挺身而出,這是一個男人的責任。

“小蝶!”

我拼盡力氣大吼一聲,我感覺我的七竅都在流血,那種感覺,猶如自己被一塊巨石壓碎了五臟六腑一般的難受。

“相公!”

小蝶轉過身看了我的一眼,這個時候的小蝶渾身都在顫抖,我幾乎能夠看到她那痛苦卻是還要強裝微笑的壓抑。

而此刻那個一臉乾瘦,面目僞善的王乾轉過頭來,看着我,微微的笑了。

看到他的笑容我胸中涌起滿腔的怒火,我恨!

恨自己太弱,恨自己不敢闖,不敢拼。

“森兒不要衝動!”

“小子,好好呆着,不要動,既然王乾都出動了我相信一定要強人也會出動,我們現在要做就是等,我們要做好防守,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保護你妹,趙半仙,你放開我,我要去救小蝶!”

我瘋狂的想要爬起,卻是一次次被趙半仙壓下去,怒火中燒的我破口大罵。

“嘿嘿,小傢伙有點意思呀,你叫什麼名字?”

王乾此刻一邊將手放在小蝶的頭上不斷的灌入屍氣,想要將那盞上古佛燈直接從小蝶的身體之中逼出來,另一隻手卻是朝着我的指來。

就在他手朝着我指來的瞬間,我突然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威壓陡然之間消失了,早已經不斷用力的我頓時蹦了起來,身子因爲用力過大,根本就站不穩,一個踉蹌,直接撲到之地。

嗤嗤!

我連忙用手撐在地上,恐怖的屍氣瞬間包裹着我的手掌,一時之間我身子猛地跳起,那種如按在了硫酸上一般的痛苦,讓我整個手掌瞬間腐爛。

“相公!”

我一臉擔憂的看着此刻的小蝶小蝶的身上金色的光芒開始更加的瘋狂的綻放,幾乎將周圍方圓十丈範圍來的空間完全的照亮,我站在那裏一臉的凝重,王乾那張幾乎只剩下一張皮的臉讓我滿是不安,我強忍着手掌的劇痛,一把抓住了身後槍囊裏的長槍,此刻這把古代長槍彷彿也是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怒火,瞬間一股逼人的鋒芒

射出,我一把抓住身子幾個躍步,長槍瘋狂的轉動起來。

“森兒!”

“相公!”

……

我聽到了八兩叔和小蝶的聲音,但是此刻我的心中之後一個想法,那就是將小蝶就出來,無論如何,哪怕是賠上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有點意思……”

就在我一步踏出的瞬間,王乾那蒼老陰森的聲音響起來了。

只是三四步我便來到了王乾的面前。

“相公,快回去!”

“啊!”

小蝶渾身一顫,一臉的痛苦的吼道。

我的心更痛了,雙手緊緊長槍,不顧一切,瘋狂的刺向了面容枯槁的千年殭屍王乾。

砰!

然而王乾對於我的攻擊根本就沒有躲閃,而是陰森的笑了一聲,然後當着我的面便將小蝶一把暗了下去。

啊!

小蝶痛苦的大叫一聲,周身那金色的光芒瞬間比之前耀眼了十倍,我自然知道此刻的小蝶已經堅持不出,體內那上古的佛燈就要被抽取出來了,我怒喝一聲,雙手緊緊抓着長槍,瘋狂的朝着王乾再一次刺去。

嘭!

“森兒!”

就在我用力的瞬間,那一臉興奮的王乾轉過身,身子微微一抖,我便頓時感覺自己的眼前是大海洪潮,將我直接震飛四五米開外。

胸口痛的我幾乎難以呼吸,半天才爬起來,深呼吸一口氣,滿口都是血腥味。

我剛站起來,便覺得胸口一陣翻涌,一口鮮血便噴了出去。

“啊……”

小蝶趴在地上,周身的金色光芒不斷的閃爍,而此刻的王乾則是站在那裏,那乾枯的手掌微微的開始握攏,我身子看到了小蝶的心口一個不斷跳動的火苗開始緩緩的升起!

“血煉身軀,氣命化劍,斬!”

就在我猛地一口鮮血噴出就要再一次往前衝的瞬間,八兩叔已經在我之前瘋狂衝出,八兩叔渾身是血,他的身軀幾乎在衝出去的時候化作了一柄血紅長劍。

“血劍之術你還沒有練到家呀!”王乾的聲音不在是之前的那般平靜,陰森冰冷,我幾乎是親眼看到了八兩叔一掌便朝着王乾的眉心落下。

而王乾那陰森的聲音剛落伸手便一把直接抓住了八兩叔的脖子,然後隨手一扔,八兩叔便直接退開了三米開外。

好強,王乾的強大,完全超出了我的認知想象。

“小蝶,你要撐住!”

我大吼一聲,咬破中指猛地點在自己的眉心。

“陰兵鬼道,耗!”

這是一種十分極端的借靈之法,極爲的危險,這一刻我的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將小蝶就出來,不能讓這個王乾將小蝶身體之中的上古佛燈抽取走了,雖然我不知道小蝶被抽取佛燈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看到小蝶痛苦,我的心就在滴血。

可是就在我準備衝出去的瞬間,我的眼前突然鬼氣沖天。

“都退下!”

(本章完) 我周圍原本白森森的鬼氣瞬間就如被這氣焰滔天的鬼氣吞噬了一般,四周瞬間昏暗起來,趙半仙呆爺他們這才長長的送了一口氣,不遠處朵朵此時也是從一片鬼氣之中飛了出來。

“上峯!”

八兩叔臉色大變,身子不斷的後退,幾乎是退到了呆爺他們的身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