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有些不信,神魔都是什麼境界的強者,就憑他?看這個樣子也不像,否則不會死的連具軀體都沒有了,現在只能用一道微弱而隨時瓦解的神念來寄付屍骸中。

但是老者這一點絕對沒吹牛,當年的確是人族的某個種族中的領軍人物,最後被一桿戰矛釘穿,飲恨此地,也是此地最強大的一位人族修士,並非神魔。

經老頭了解那位無頭騎士是他的部下,那些怪物是神魔的部下,都是一些蝦兵蝦將不足一提,完全不被他放在眼裡,現在出去一巴掌足矣毀滅所有人,所以它現在懶得理會,即便出世也活不長久,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那麼強大的神魔對老頭來說卻是蝦兵蝦將,嚇得小龍獃滯當場,不敢相信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族前輩,怎麼越說越不靠譜啊,總覺得其中帶著吹噓的口吻。

「其實這個世界與另外一個世界接軌,在無盡星域中他們必須從古路中進入,哪怕在星域中也無法找尋此地,大千世界,太大了,萬域星河,估計他們也過不來。」老頭含糊其辭的說道,完全聽不懂。

「對了,怪物是不是機器人?」小龍忽然問道。

當即老頭眸子瞪圓了,瞳孔中像是有兩團火焰在跳動,居然熊熊燃燒了起來,非常可怕,他張了張嘴巴,想要與小龍交流,告訴他那個怪物的來歷。 小龍那是瞬間就把耳朵給豎起來了,仔細去聆聽老頭的話語,那是嚴肅的令人害怕,從來沒見過他如此認真過,可是此地卻像是在悟道般,眸子瞪圓了,看著對方,一語不發。

但是老頭張了張嘴巴,半晌不知道想要說什麼似得,昂著頭顱,眸子中火焰跳動,很難想象這又是一組什麼辛秘,可都是太古前的事情,需要仔細聽一聽。

可是最終小龍後悔了,沒想到老頭卻是打了個噴嚏,導致山崩地裂,大山炸開,血池內顫抖三抖,血液沸騰起來,像是驚濤拍岸,驚世駭俗。

他想要殺人,自己一不小心被一陣劇烈的狂風給吹的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小主…」

只看到老頭巨大的身軀在四處張望,喊道,想要尋獲小龍的身影,霍得抬頭卻是看到一旁的紅色山丘上躺著一個人,如倒掛金鉤般,發出慘叫聲。

「老頭,你特么的就是一個坑!」李化龍怒喊道。

他實在是氣壞了,這老頭還真是沒譜的貨,打個噴嚏而已,導致這麼大動靜,還把他給吹了起來,若不是他強大,早就不知道飛哪去了。

但是足矣說明老頭子的強大,真的不是一般人可比擬的,一個噴嚏而已,足矣令所有強者灰飛煙滅,這是小龍給他的評價,這還是他死後的能耐,若是沒死之前可想這是多麼強大的一個很茬子。

小龍都不敢對它出言不遜了,這一個噴嚏沒讓他隕落已經是萬幸了。

隨後老者又說了一組辛秘,讓他極為震驚,難以想象這個世界比他想象的可怕,這估計是一個黃金盛世,比之過去幾個時代都要輝煌,這是老頭子感覺出來的。

他說他曾經施展過某種古代大能開創的手段,察覺到,這是一個大世界,這個世界即將要爆發,可能會非常殘酷,可能也會一個黃金盛世,難以說的清楚。

老者推測的有些不靠譜,這是小龍評價的,看著他搖了搖頭,覺得這貨太不靠譜了。

「我說,老頭你能靠譜點嘛?說什麼會有真仙降臨,什麼恩怨解決,你咋不說仙女下凡臣服小主的胯下。」小龍撇嘴。

「你還別說,不出多少年肯定會仙女下凡,而且是為了尋找一個人,哪個人我曾經追隨過一個主上他親眼見過,當時我在征戰,無緣一見,實在是可惜…」

越聽老頭說話,小龍就越難受,不想說了,這都說的啥,完全就是在瞎扯,根本就聊不下去了,說的真跟似得。

什麼真仙?什麼仙女,我還去大鬧蟠桃,調戲仙女,打到兜率宮,掀翻天庭呢。

這話一出老頭就不爽了,很想在給李化龍一巴掌,直接拍的讓他解體得了,比他還能吹。

「小伙,我剛才幫你算了一掛,你的一生坎坷太多,對手無數,熬過去你將稱霸…」

「我將稱霸宇宙,統領諸天萬域,作用億萬疆土,俯視蒼茫大地,美女無數,點指江山,一劍裂天,成為救世主,打破九重天飛升仙界…」

小龍奪詞而言,小嘴猶如機關槍滔滔不絕,說了一大堆,頓時讓老者非常的鄙夷。

因為他一直覺得老頭子就是個噴子,在這裡瞎噴,然而他比其說的還仔細,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讓他氣的也是沒脾氣。

但是老頭言語時很認真,很嚴肅,像是完全沒有戲謔的意思,但是聽者卻是很不屑,更不想聽其胡扯八謅,想要儘快離開此地。

老頭子現在真的想一巴掌拍死李化龍,氣的捶胸頓足,他此刻說的話這麼嚴肅,卻被這麼鄙視,真心的是死的心都有了,若不是早死過了,估計現在非氣的吐血不可。

「老頭子,沒事我走了,上面還有人等著我呢。」小龍一擺手,邁出步伐就要離去。

「你等一等,誰讓那你離開了,跟我去一個地方。」老頭子說道。

聞言的小龍一陣狐疑,隨後那是霍得精神來了,因為老頭子這次可能帶他去神魔寶藏之地,畢竟來此地為了什麼,不就是神魔寶藏嘛,差點就把這茬給忘記了。

他兩手摩擦著,一副賊頭賊腦的樣子,嘴裡發出」啾啾」的聲音,蹦躂回來,跟隨著老頭的後面,覺得這傢伙個子大,有什麼事情也是高個子頂著。

畢竟此地是神魔血池內,肯定會出現什麼幺蛾子,忽然出現一兩尊神魔魔獸啥的,也是正常,他可不想再此地出現什麼事情,隨便蹦躂出一尊神魔足矣碾死他。

然而,他們到了一片地方,此地有些神秘,像是被人施了法,布置下禁止什麼的,前方像是有一道水波般的屏罩,擋住了去路,用手撫摸的同時真的會出現波紋,且還有反彈性。

小龍在心裡掂量了一下,看來走在後面是對的,不然莫名其妙的碰上去,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事情呢,就連老頭都停了下來,嚴肅的看著這裡,有些嚴峻了。

「禁止?」小龍低語道。

「嗯?有些見識,的確。你看那上面繚繞的黑色魔氣,那是神魔施了法,剛才幸好你聰明躲在後面,不然,嘿嘿..」老頭子猥瑣的笑了笑。

白眼!

小龍就是這麼一個回應,隨後看了看屏罩上繚繞的魔氣,的確是蘊含著強大的魔力,應該是絕頂強者布置的禁止,小龍如果誤撞上去,很有可能會直接隕落此地。

「這東西,對我來手太簡單了。」老者說完,蒼勁而有力的大手撫摸去,手掌中散發出強大的威力,同時符文布滿,猶如一顆顆星辰在閃耀,包裹著那慘白的手骨,密密麻麻,非常神秘。

咦?

見狀的小龍那誰眉頭緊鎖,覺得老頭手臂上的符文怎麼這麼神秘,為什麼他施法時都不曾見到什麼符文,這是怎麼回事?他有些不明白?

經過他的一番了解,原來是這種原因,知道把道境這個秘境修鍊圓滿,身上便會自動激發出自己修鍊出的符文功法密力符文,會繚繞在自己的身軀上,只要施法隨時都能出現。

這是強者的體現,只有修為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便會出現這種強者的標誌。

這下小龍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個問題,即便他如今肉身成神在施法還是達不到這個層次。

他不知道後面還有幾個境界,才能成神,成聖,達到強者的境界,這樣就能返回地球,不用在此地盜墓了。

轟!

老頭就這麼一掌此地的屏障化成了一捧魔氣消散了,隨後屏罩中出現密密麻麻的符文跳動,像是無數的星辰在閃耀,熠熠生輝,璀璨至極,瞬間支離破散,化成光點逐漸消失。

「那幾個小鬼想進入此地門都沒有。」話音剛落,李化龍感受到後方背脊發涼,猛地轉過頭去,卻是看到幾個黑影沖了過來。

他能感受道一股可怕的氣息,當即躲到一旁去,任由黑影偷襲老頭,而不動於衷,其實他是想看看老頭的修為達到了什麼境界,問了好幾次對方都不回答,現在正是見證奇迹的時刻,自然不參合。

「哼!」

老頭一聲冷哼,虛空炸開,火焰噴薄,符文密布,一道黑影如鬼魅般,當場在虛空炸開,被符文磨滅,化成了一股黑氣消失不見了。

呼!

小龍驚呼,覺得老頭子太厲害了,僅僅片刻間,一聲冷哼神魔當場就炸開,另外幾個想要偷襲他卻被一巴掌拍死,完全擋不住他的一擊。

他完全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鬼?只是一團黑色的煙霧,在虛空忽隱忽現,忽左忽右,直接撕裂虛空,甚至能看到虛空中出現一道黑口,一人從虛空逃走了,簡直太嚇人了。

這個自然是他開啟天眼看到的,以肉眼他完全看不到這種強者對決的場面,僅僅片刻,所有神魔,只有一個撕裂虛空逃走了,其它幾個全軍覆滅。

「幾條漏網之魚罷了,還想進入此地。」老頭冷哼道。

這麼幾道黑影隨便一個衝過來,估計一巴掌就能令小龍隕落,但在老頭手裡根本不夠玩,足矣說明老頭的強大,遠比他想象中的可怕多了。

「老頭子,你到底啥境界的修為?」小龍非常好奇,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可是當他望向前方的時刻,兩隻眼睛卻是瞪圓了,因為他看到了五光十色的東西,非常刺眼,圓圓的像一枚珠子,在前方滴溜溜直轉,不斷的發出萬道霞光,非常瑰麗。

「那枚珠子?看來發財了。」突然他狼嚎一聲,第一時間沖了過去。

「小心,那東西很厲害!」當老頭說時已經晚了,小龍已經觸碰而去,當即被霞光震的橫飛了出去。

碰!

狠狠的撞擊在地面,無比震驚的看著前方那枚珠子,依舊是滴溜溜轉個不停,散發出萬道霞光。

「著急個啥啊,這東西不發光還好,一發光便一發不可收拾。」

「老頭子這什麼寶貝,我是不是要發財了?」

這裡有一座紅色石頭般的堆砌物,剛好那枚看似有些顏色很深的珠子就懸浮在上面,光芒閃耀,正是那枚之前浮現而出的珠子,此刻就在他的眼前,第一眼見到當然有些激動。

老頭子一語不發,注射著那枚珠子,其實他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因為這裡他也沒進入過,否則那道屏罩在就被他擊破了,不可能還會出現在此地,留到現在。

這枚珠子帶著魔力,小龍的掌心已經出血了,可想而至珠子的可怕,他現在已經是肉身成神的強者,沒想到還有東西能傷到他,的確讓他非常駭然。

「的確可怕,能傷到你,足矣令人忌憚。」

「別跟我說,你也不認識?」

聞言的老頭子點了點頭,此刻並沒有想要吹噓的意思,看著珠子,露出驚訝的神情。

「咦?金簡?」

這時小龍居然也看到了金簡,因為金簡在前方發出金色光芒,浮現出一枚又一枚的符文,像是天上的繁星複雜繁瑣,密密麻麻出現在虛空之中,像是一片星河般,氣勢磅礴,恢弘蒼勁,有些令人駭然。

推薦耳根新書:一念永恆天域劍主最新章節天域劍主無彈窗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金光閃閃、符文密布。

這正是之前在上面之時血池翻滾時刻看到了那枚不過巴掌大小的金簡,此時看卻是出現在這裡,讓他有些恍惚,總覺得自己眼花,一些事情有些對不上。

之前老頭還說那屏罩除了他沒人能打開,可是這枚金簡是如何跑到上空去的,還有那枚珠子,這讓他越想越覺得離奇,有些事情真的講不明白了。

「這是什麼文字?」小龍驚呼道。

「那是符文,什麼文字。」老頭撇嘴。

「我去,符文與文字有啥區別嗎?不都是闡述的一種形式嗎。」小龍糾正。

但是老頭卻是一副見鄉巴佬進城似得,斜撇他一眼,覺得這小子連最基本的符文都能認錯,這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

那一池魔血啊…?

不過經過與老頭核對了一下,他才明白,之前上方出現的那並非真實,而是虛幻,而是金簡的倒影被血池傳送到了上方,這裡的才是真實的金簡。

即使老頭都嘖嘖稱奇,這金簡上面的符文它居然不認識一個,這絕對是出奇了,畢竟他是從太古時代活過來了,應該認識一些古代的文字,可惜了,他一個也不認識。

總覺得這枚金簡非常不一般,像是在告訴人們什麼?

老頭子在古代也是一尊強者,對於強者來說應該不會說古文不認識,但是老頭子卻說這是魔族的一種特殊文字,必須是魔族中的王族才能認識,這讓小龍的好奇心瞬間飆升。

他心念如電,覺得這東西肯定不一般,能被老者如此看重裡面肯定是蘊藏著驚天的大秘密,畢竟是魔族的東西,非常棘手,且還是屬於魔族的一種符文,別說人族,就是魔族都不認識。

「老頭子,你是古人嗎?連這都不認識,萬一是什麼驚天秘密要告訴魔族,該怎麼辦?」小龍呵斥他。

「小主…你別急,我來看看。」老頭子說完,大手向前一抓,遮天蔽日,要對金簡下手。

他在此地呆了這麽久,居然從來沒有發現這枚金簡,若不是小龍告訴他之前在上空出現過,它都不相信這枚金簡有這麼大的能耐,且還解釋錯了,再看看符文,這明顯就是有天大的秘密,一定要阻攔不可。

小龍此刻也都激動無比,看著金色的文字,閃耀的金光,金簡展開光輝燦燦,密密麻麻的符文閃耀,形成一睹金色的牆壁出現在眼前,帶著密力,像是在告訴誰什麼事情。

老頭子為何這麼著急下手,因為覺得金簡併非是金簡那麼簡單,很有可能已經通靈了,有了自主意識,現在必須要親自拿下才行,否則它不放心。

大力魔手出擊,對著金色符文牆壁拍擊,那隻手掌粗大如一朵魔雲,帶著威壓,震動天上地下,此地顫抖,可就是無法倒塌,像是有某種法陣籠罩著,非常神秘。

李化龍覺得此地不簡單,可能內藏乾坤,否則以老頭子這等強大的古人,一個噴嚏早就天翻地覆了,所以此地有些邪門,他不敢往下想了。

轟!

金光顫抖,符文如火苗在虛空搖曳,當那麽龐大的魔雲碰撞而來時,天地間像是有一道悶雷在此地炸響了,老頭子手心內部的符文居然瞬間被磨滅,當即身軀一個踉蹌,後退數步。

此時小龍嚇得半死,嘴巴張大了,眼睛瞪的跟火血蛙似得,鼓起,驚訝的下巴都掉了一地,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還有人能震撼老頭子?

「老頭子什麼情況?」小龍驚呼。

「嗯?遇見對手了。」龐大的骨頭架在動彈的時刻咔咔作響,如爆竹般震耳欲聾。

但是老頭子怎能就此認輸,繼續向前邁出兩腳,龐大的手掌再次向前探了出去,還要進行拍擊的意思,看著金簡金光越來越盛,它心中越覺得不放心,想要除去這神秘的金簡。

總覺得這枚金簡是個禍害,因為它在此地呆了萬古,不知道這枚金簡從什麼地方進來,完全就是沒有發現,突兀的出現讓它有些不安,想盡一切辦法也不能流落出去。

以它的知識與見長,這枚金簡哪怕在太古年間也沒有出現過,從未見過,突兀的出現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很有可能是從最深處出來的,這是老頭子的猜測。

此刻它無比心慌,但是金簡居然與它對上了,在虛空發出一道刺目的金光刺傷到了它,手臂一絲濁氣生出,像是魔氣般,一股黑氣纏繞在他的指骨上,開始侵蝕。

「果然生靈了,豈能放過你。」老頭子斷喝一聲,雙手向前抓去。

可是小龍有些不明白老頭子的意思,難不成再說金簡成精了?

「如若不識抬舉,斬你!」

這次小龍聽得一清二楚,是哪快巴掌大小的金簡在說話,而且還是貨真價實的人語,雖然文字有些古老,但是經他的辨認這是古文,而且正是太古時代的文字。

小龍很想告訴小聖你老表來了,還很猖狂。

不過那傢伙被小龍暴打一頓之後,現在已經進入了沉眠時期,一直沒醒過,小龍很懷疑這傢伙一睡起不來了。

嗤!

一道金光炫目璀璨,如黑夜的天空突然激射出一道光幕,瞬間點燃了夜空,令人眼睛發出刺疼,有些承受不了。

啊…

小龍發出一聲慘叫,雙目瞬間流淌血液,難以想象那道光芒帶著符文密力衝出了老頭子掌心,在虛空綻放,居然想要遁走,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就此離去,否則很有可能會出大事。

「區區魔族金簡還敢放肆,鎮壓!」

老頭子大風大浪見多了,非常沉穩,此刻雙手大開大合,無數的符文籠罩它的手臂,如眾星捧月般,非常璀璨,像是肌膚都是符文組織成的,非常嚇人,如天羅地網,虛空出現一道道神秘的紋絡,帶著符文,要禁錮虛空,禁錮金簡。

剛才實在是太可怕了,小龍此刻直接躲避開來,不敢在靠近了,現在眼睛刺疼的嚇人,像是已經瞎了,短暫的看不見了,疼的讓他面部都抽搐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