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一個眼神望過去,不爭緩緩走過去。

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

可就憑她往那一站,紅杏三人就有些慫。

萬一這魏不爭一個不高興。

直接用那些『珠子』炸他們?

石壁都能炸開,別說他們了!

「不讓炸,那你說你有什麼辦法?」

矮小的男人,膽子還是很大的。

「我,我……」

被質問,黎淵說不出辦法。

「反正,不能炸開!」

「這裡面放著的很有可能是國家重要文物,必須要上繳國家的!」

「被你們炸開了,萬一文物破損了怎麼辦?」

黎淵自以為正義的一番說辭,卻是聽得紅杏三人各個瞪大了眼睛。

上繳國家?

這個黎淵怕是腦子有坑吧?

他們下墓,可不是為了將文物交給國家的!

「魏不爭,你的意思呢?」

魏不爭的身為,黎淵腦子裡清不清楚,紅杏等三人不知道。

但是他們三個知道的清清楚楚。

魏不爭,標準的盜墓家族傳人。

她下墓,不是為寶?

誰信啊!

不爭眼皮微掀:「嗯,說的對!」

國寶文物什麼的?

自然是要統統上繳國家的!

你們這群文物販子,就不要想了。

「魏不爭,你,你……」

三人臉上表情震驚。

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你們,是盜墓團伙?」

黎淵這個時候,要是再不明白什麼,就真是傻子了!

他一直以為他們是文物愛好者,地質勘測隊的人。

沒想到,竟然是盜墓團伙的人!

「我告訴你們,你們休想從這裡帶走一件文物!」

怪不得一個個沉默寡言的。

是怕說漏嘴吧! 周安有些擔心,他害怕那個葉子上是沾了農藥的,這樣吃下去身體可是會出毛病的。

他趕緊上前,說道:「唐婉,你幹什麼?你不知道你這樣做很危險嗎?」

唐婉嚼著嘴裡的菜葉子,笑了笑說道:「我沒事。」

然後她就拿出了她當村長的威懾力,說道:「方總,你不是說你很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么?那我現在就讓你親眼看看我們的菜真的沒有問題。」

「你只吃了這麼點,就算是有問題都不會表現出來吧?」

周安聽到方總這樣說的時候,確實是有一些不滿的,他也沒有控制住就表現出來了。

說道:「方總,你應該知道的,農藥的毒性有多強,這個菜葉子雖然表面上是正常的樣子,但是誰都不能保證它有沒有被潑到農藥。」

「所以你應該知道唐婉背後做出的犧牲有多大,我認為你這樣輕描淡寫的樣子是不正確的。」

「你這人怎麼回事,怎麼還說成是我們方總的不是了,方總說的話也沒有錯吧?」

這話是小助理說的,雖然他之前願意幫這些村民們說一些話,但是他的心當然還是向著自己的老闆的,周安的埋怨被他聽出來了,引起了他的不滿。

「好了,小王,剛剛是我的不是。」方總阻止自己的助理說下去。

唐婉看到方總這個樣子說,她也立馬站出來,說道:「不不不,方總,你沒有做錯,這一切都是我願意這麼做的。」

「但是方總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嗎?」

「不知道。」

「因為我的目標是讓白石村發展到一個知名的小農村,我告訴你這個並不是想向你展示我的志向有多遠大,我只是想向你說我是有目標的,而我有這樣的目標,就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周安看著說出這番話的唐婉,覺得她混身周圍似乎在發出耀眼的光芒,他覺得此刻的唐婉是迷人的,讓人覺得仰慕的。

方總也愣神了,他沒有想到眼前的女孩子雖然身板很小,但有這樣的境界,他甚至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覺得這人的眼中在發光。

方大偉覺得他此刻的腦子是亂的,有兩股力量一直在拉鋸著,他沒有辦法判斷自己最後的決定會是怎麼樣的。

想了想說道:「事情到了現在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我看這樣吧,今天我先回去,讓我回去思考一下這個事情到底要怎麼解決,我過幾天給你們一個答覆,這樣可以吧?」

周安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以。

這種未知的感覺完全就是煎熬,而且他覺得方總回去之後這一切就更難說了。

「方總,你看你就不能選擇相信我們一次嗎?菜的質量真的可以保障的。」

周安嘗試著挽留。

「不要說了,今天我腦子裡很亂,肯定是不能給你們確切的答案了。」

這次兩人是真的要走了,因為唐婉再說了自己心底的那番話沒有成功之後,也放棄了,似乎是累了。

說道:「方總,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不留你了,希望你回去可以好好地考慮一下,我們還是會等你的答覆的。」

周安聽到這話的時候,忍不住看向了唐婉,像她這樣不會輕易放棄的人,也選擇了放棄,說明她心裡是真的傷心了。

村民們的眼中也有藏不住的失望,周安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事情的結果是這樣的。

「方總,你怎麼了?」

突然間原本都已經打算要走的方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低下了身子,用手用力的抓住了自己的腿,神色見全是痛苦的樣子。

「方總,是你的痛風又發作了吧?」

方總此刻臉已經蒼白了,他吃力的點了點頭。

小助理在方總確認了之後有一點著急,周圍都是田連坐下來休息的地方都沒有。

「方總,我看你像是很痛的樣子,你要不先到我們村民的家裡去休息一下?」

「對啊,方總,我家就在離這不遠的地方,要不我們大家把你扶過去?」

一個熱心的村民說道。

周安以為方總痛成這樣了肯定是想都不想就答應了。

只見他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村民聽了這話以為是這個人不想要麻煩自己,立馬說道:「沒事的,方總,我們家裡人不會嫌麻煩的。」

「大家有所不知,不是方總不願意去,而是他在痛風發作的時候,根本就哪裡都去不了,他也是想找一個地方可以坐一下,但是動一下只會讓他更痛啊!」

「這麼嚴重啊!那還是不要去了。」熱心的村民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嚴重。

唐婉看著人家不能移動,但是就這樣站著也是不行的,於是她對旁邊的村民,說道:「你去搬幾個凳子來,讓方總可以坐下來。」

得到命令的村民馬上就跑走了。

「方總,我看你很痛苦的樣子,我們能為你做點什麼呢?你有帶葯或者是什麼的嗎?」

「沒有,這個病沒有什麼特效藥,要吃也是吃止痛藥罷了。」方總有些吃力地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啊,看你的樣子又這麼痛苦。」

「你們不用擔心,這種情況出現了不止一次了,方總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些痛苦,但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應該是要變天了,所以才會發作的。」

「方總的病是很早就有了嗎?」唐婉有些好奇地問道。

方大偉痛成那樣了,當然是沒有力氣回答唐婉的問題了,只能由她旁邊的小助理幫忙回答。

」是啊,有很長的年頭了吧!反正從我跟著方總的時候他就這樣了,病不發作的時候還是和正常人一模一樣的,只是發作起來就恐怖了,整條衣服都會濕掉。」

唐婉聽了也是皺起了眉,她都可以想象那個場景了。

「那你們有去看過醫生嗎?醫生怎麼說,這個病應該還是可以治好的吧?又不是什麼絕症。 氣氛在一瞬間,變得弩拔劍張起來。

「魏不爭,你?」

「我支持黎淵。」

我『傳家寶』說什麼,我都支持。

我不支持他?

你們還不活撕了他?!

「魏不爭,你別忘了你是誰?!」

你一個盜墓家族的傳人,你支持上繳國寶?

你來搞笑的吧?!

紅杏目光在魏不爭和黎淵的身上來回移動。

「魏不爭,如果你是因為黎淵,我勸你儘早回頭。」

紅杏一臉的『你們之間絕無可能』的模樣,看的不爭翻白眼。

我也沒想怎樣啊?

就是有所求而已。

魏不爭不說話,懶得說。

「餓不餓?」

算算時間,到點了吧?

不爭取下身上背著的包,拿出饅頭鹹菜和臘肉,還有一大瓶水。

「吃吧。」

饅頭給你。

鹹菜和臘肉都夾裡面了。

還倒了一蓋子水遞過去。

黎淵吃著饃,喝著水。

一切都感覺是這麼的不真實。

我,還在墓下嗎?

食物充足,還有水喝?

一點都不危險,心情愉快又平靜?

饃味。

肉味。

在石室中飄蕩。

紅杏等三人聞著,吞口水不斷。

「那個……」

矮小的那位開口,伴隨著肚子『咕嚕』的聲音。

「沒了!」

不爭將背包快速拉上,重新背到肩膀上。

紅杏三人:我們都看到了!

饅頭還有七八個!

臘肉好多片!

鹹菜小半包呢?!

不爭吃著饃,目光冷冷的盯著面前的三人。

想搶我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