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您醒了。”

沈洛殊緩緩睜開眼睛,入目是一片天花板,他微微動身子卻感到疼痛萬分。

“少爺,您感覺怎麼樣?”管家坐在旁邊,急切的問道。

“沒事兒……”沈洛殊慢慢坐起來,扶着胸口。

管家擔心道:“少爺您慢點,您昏迷的時候,大總統還派人過來看過呢,給您開刀的醫生也是大總統命定的。”

沈洛殊抿着幹起皮的脣,“呵,他那麼多兒子,哪會只在意一個。”

“呦,二少您醒了!”張副官推門進來。

管家連忙站起來讓給他坐,諂媚道:“張副官,您坐這裏,敢問一句您有何貴幹?”

張副官咳咳兩聲,“咱總統說了,派車接您回京西,這麼多年您韜光養晦辛苦極了。”

“麻煩您將我的感謝轉達給父親。”沈洛殊淡淡笑道。

幾日後,京西**突然推出一道新聞。

沈宗澤總統多年前失蹤的二兒子沈洛殊已經尋回歸家,總統爲表示歉意,置萬金賠償二兒子。

韓軍領域


韓大帥驚恐的坐在椅子上,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養了二十年的兒子不是親生的!

他想着自己曾經對韓洛殊,不,是沈洛殊的不公平對待,他後背就開始發涼。

“大帥,小姐回來了!”士兵匆匆跑回來報告。

雪娜!韓大帥從一則震驚中又陷入另一則震驚中。

“快!帶本帥去!”韓大帥從位置上起來。

見到韓雪娜時,他一口老血沒噎回去。

那好久不見的女兒,懷裏抱着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 “混賬!跪下!”韓大帥一拍桌子怒吼。


“哎呀大帥,別嚇着孩子了~”三姨太在一旁安撫,其他姨太跟着附和。

韓雪娜將孩子交給別人抱着,自己很是乖巧的跪下去。

“孩子是誰的?”韓大帥面容嚴肅問道。

“殊哥哥的!”韓雪娜此刻也知道韓洛殊的真實身份是沈洛殊。

不過到底是名義上的兄妹,這妹妹生了哥哥的孩子,任誰都會譴責兩分。

聞言,礙於沈洛殊的身份,韓大帥不好在繼續說道。

二十年,沈洛殊再一次踏進京西,小時候離開這裏的時候,他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記憶。

隱隱約約他總是會記起一點,一個美貌豔麗的女人雙眼含淚看着一個小男孩。

“二郎,你要爲娘爭口氣。”女人語重心長囑咐他。

沈洛殊呲牙咧嘴揉揉眉心,管家擔憂道:“少爺,您頭怎麼了?”

大海上

傍晚的海碧金煌輝煌,神而美麗。

祕陽西夕下天空燃還着一片燒橘色的紅晚霞大。

海也這霞光被成染了黃金。那映照色在峯上的浪霞光就像一片片燃燒着的焰閃火着爍滾動着一高過浪一。

浪聽海水着溫柔“的刷”聲吹着清新刷涼爽海的風讓頓覺人神清爽氣心曠神怡。

聽說今夜船上有舞會,傅酒可不是這般愛湊熱鬧的人。

再說了,她也沒有能參加舞會的衣服。

哪知道當天阿佳妮夫人帶着一件禮服過來找她,“親愛的,晚上穿上它,與我一起參加舞會吧。”

傅酒無法拒絕,只好接過來連忙道謝。

原本傅酒是不想打扮的,但又一想,這是對參加舞會人士的尊重。

堂皇富麗的大廳上,吊着藍色的精巧的大宮燈,燈上微微顫動的流 蘇,配合着發着閃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鵝絨的藍色帷幔,一到這裏,就給人一種迷離恍惚的感覺。

傅酒與阿佳妮夫人一起入場,她一出現,就吸引了會廳裏一衆人的目光。

傅酒斜肩的禮服,露出一側的鎖骨和肩膀。

海藻般的黑色直髮滑落胸前,一襲露肩高叉白色晚禮服,映襯的肌膚如雪,在淡淡的燈光下宛如盛開的白蓮。

弧形優美的抹胸更讓纖腰盈盈似經不住一握,勾勒出完美的曲線。長裙下襬處細細的褶皺隨着來人的腳步輕輕波動,在暈黃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來的仙子。

白色晚禮服,襯托出她幽雅高貴的氣質,透出她潔白無瑕的品質。

加以明亮的點綴,讓它在夜間星光熠熠。

燈光亮起,在場的人們都紛紛攜着自己的舞伴步入舞池中央,優雅的奏樂在現場瀰漫開來。

爵士音樂抑揚地疾緩不同地響起來時,一羣珠光寶氣的豔裝婦人,在暗淡溫柔的光線中,開始被摟在一羣紳士男人的胳膊上。酣歌妙舞,香風瀰漫。

“哦,不得不說,傅小姐你吸引力全部男人的眼睛包括我,不過我現在要去請我太太共舞一曲,實在不好意思。”莫奈先生穿着黑色西裝走過來,十分禮貌客氣說道。

阿佳妮夫人捂嘴偷笑,“不好意思了,傅小姐我先失陪。”

傅酒微微一笑點頭。

兩人相互一行禮,做好準備的姿勢,順着音樂就舞進了舞池裏。

傅酒站在一旁,看着舞池裏的一對一對佳人,面露笑意。

她的笑顏極是清麗,誰看了都會覺得心裏化開了。

膚色瑩白如月眼中含着千秋星波。

“您好,美麗的女士,不知我可有機會邀您共舞一曲?”男人很紳士在她面前鞠躬邀請。

傅酒還是頭一次碰見這種情況,一時不知該如何,她結結巴巴道:“可以,可以。”

男人擡臉看她,回她一笑。

他膚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帶着一抹俊俏,帥氣中又帶着一抹溫柔!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好複雜,像是各種氣質的混合,但在那些溫柔與帥氣中,又有着他自己獨特的空靈與俊秀。

俊俏的臉上那一雙淺咖啡色的眼睛流露出醉人的溫柔。

男人朝她伸出來手掌,傅酒忐忑了一下,才緩緩將手遞過去。

優雅的奏樂在現場瀰漫開來,在舞會中央,在所有人都陶醉於快樂之中,燈光變成淡黃色的光束。

“不好意思,我不太會跳。”傅酒抱歉一笑說道。

“沒事,我們慢點來。”男人一手環住她的腰,一手握起她的手。

“你叫什麼?”男人繼續問到。

“傅酒,你呢?”傅酒反問道。

“我叫楚星海,星辰大海的星海。”楚星海介紹道。

……

音樂聲充滿整個舞廳,沒有人想起憂愁的事情,這是一個狂歡之夜, 宴會裏的人愈來愈興奮。

傅酒忘記了身上一切的不愉快,她盡情痛快的笑了,後半夜覺着舞廳太悶,裹了一件毛裘後去甲板那散步透透氣。

“傅酒,傅家酒的傳人,霍御乾的妻子是嗎?”男聲在背後響起。

傅酒明顯脊背一僵,她轉過來看着楚星海。

“有一點你錯了,我與霍御乾已經離婚了。”傅酒語氣平淡,隨後一笑。

甲板上燈光豔麗,卻沒有被風吹亂頭髮的她露出的一抹笑臉好看沒有人想起憂愁的事情,這是一個狂歡之夜, 宴會裏的人愈來愈興奮

楚星海有趣的看着她,眼底帶着笑意。

“我是京西法院院長兒子,楚星海。”楚星海給她握手。

“很高興認識你。”傅酒沒去看他,她的目光停住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輪船的螺旋槳翻起層層白浪,在海面裏留下一條長長的波紋。

汽笛發出雄壯的吼聲,輪船像一匹鋼鐵駿馬,斬波劈浪,向遠方衝去。

“我也是呢,傅小姐。”楚星海笑着道。


琥珀色的眸子一直盯着她,“對了,傅小姐此行是去美國做什麼?”

“一些私事,看望一下我的親人。”傅酒撩了一下凌亂的髮絲,語氣平淡道。

“真巧,我也是去看親戚。”楚星海一下一下的接着話。

“傅小姐!”遠處阿佳妮夫人的呼喚聲拯救了現在無比想要離開的傅酒。 傅酒臉上外露欣喜,“抱歉,失陪了。”

楚星海點點頭,傅酒連忙腳步迅速離開。

阿佳妮夫人臉上帶笑,眼底深意,“傅小姐,那位男士看着很紳士。”

傅酒聞言微微一笑,“我和他並不熟悉,只是剛剛纔認識。”

“我能看出來那男士似乎對你有意思呢。”阿佳妮夫人捂嘴笑道。

傅酒臉上可見浮起紅暈,“阿佳妮夫人,您多想了。”

“哈哈哈……”阿佳妮夫人瞧着她反應十分有趣,忍不住笑起來。

楚星海這個人,傅酒能感覺出來他在刻意接近,卻又感覺不到他的目的。

他給人的感覺就是若即若離,整個人清清淡淡,與你相處好像就是自然而然。


霍御乾在書房處理軍事,午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絲毫不影響他集中精力。

劉子易一直守在公館,自從傅酒走了後,霍御乾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怎麼形容……

每天就像是一個工作機器,睜眼就是處理軍務,閉眼就是睡覺。

在軍隊的訓練強度更加重,讓士兵們一個一個叫苦連天,爭着吵着問他少帥這是受了什麼刺激,拿他們來出氣呢。

他每天都要忙到天色魚肚白時纔去休息,劉子易不放心就守在公館。

果不其然,他剛剛就聽見書房傳來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