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羅楓考慮著要不要立刻溜走之時,沙薇攤開了雙手:「來吧,將匕首架在我的喉嚨上,然後去找我的父親!」

羅楓失聲道:「什麼?」

沙薇微笑著,就好像這只是一個遊戲而已:「你還在猶豫什麼,我成全你,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羅楓猶豫了一下,問道:「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要幫助我,威脅你的父親!」

「很簡單,因為我也想挑起我們狂沙族和泰勒的戰爭!」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沙薇緩緩地道:「你或許聽說過,我曾經多次向父親提出建議,讓他去打陰煞領主,卻被父親拒絕了,因為他是一個保守派,而且父親愛惜族人,如果戰爭真的爆發的話,我們將會損失很多族人。可是,長久的和平,總是需要付出更多的生命和鮮血的代價,這是難以避免的,如果再這樣由得泰勒不斷地壯大,總有一天,他還會再來打狂沙城的,到時,我們損失的,就不一定是很多的族人,甚至可能是整個狂沙族了!既然父親無法下定決心,也不聽我的話,那我就得用更特殊的方式達到目的,現在你既然來了,那就正好幫了我這個忙,我為什麼要憤怒?」

這番話,讓羅楓無比的驚訝。

沙薇,不止是聰明,還是個很有手腕和魄力,目光看得很遠的女英豪!

故意讓別人挾持自己,以達到說服父親的目的,難為她竟然做得出來。不過,對自己而言,這可真是大大的走運了。

「我故意隱瞞自己的實力,狂沙城中沒人知道,包括我的父親,就是為了有朝一日泰勒打我族時,讓他對我們的力量計算錯誤,一個有這靈魂力量和元素之體的人,對於戰爭結果的影響,可是很大的。」

魂域階!

羅楓只知道,沙薇已煉出元素之體,卻不知她已有著魂域階的修為!怪不得,自己在她的面前,竟然想逃都逃不了。

她還這麼年輕,天才已經不足以形容了,簡直就是鬼才!

羅楓並不懷疑沙薇的真誠,剛才的自己,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了,她想怎麼樣都行,又何必要解開禁制,對自己撒謊。

「來吧,不要再浪費時間了。」見到羅楓的猶豫,沙薇直接來到了他的面前,做配合狀。

「那麼,就先委屈你一下了,沙薇小姐!」羅楓取出了一把匕首,小心翼翼地架上了沙薇的玉頸上。

沙薇抓住匕首,往下壓了壓:「你最好表現得兇狠一點,這可不像一個劫匪,我可不想讓父親看出,我和你只是在做戲,到時可就要搞砸了!哦,對了,你還會不會什麼厲害的禁制,如果一時半刻沒能解開的話,我就會丟命的那種,而且不用獨門手法很難解開,這樣你和我父親談判的時候,他就不敢隨時找機會救我了。」

沙薇的考慮得那麼「貼心周到」,讓羅楓啼笑皆非,心道如果沙律知道自己女兒竟然這麼算計他,不知道會不會氣得半死。

沙薇所說的禁制手法,他還是會的,在她身上下了一個之後道:「這樣可以了吧?」

「差不多,走吧!」說到這裡時,沙薇的臉上也顯出驚慌失措的表情,完全就是落入歹徒之手的較弱大小姐的自然反應,讓羅楓不禁對她精湛的演技佩服萬分。了不得啊了不得,沙薇的表演水準,怕是不亞於她強大的能力了吧。

這個區域的守衛相當森嚴,羅楓走出了她的閨房之後,立刻就被人發現了,短暫的愕然過後,眾守衛紛紛喝了起來:「你是什麼人,立刻放開沙薇小姐!」

「不要過來,否則的話我就殺了她!」雖然有點不習慣,但扮演壞人還是比較容易的事情,羅楓一副凶神惡煞之色,讓守衛們絲毫不懷疑他會辣手摧花,全都停下了腳步。

這第六小隊的守衛隊長,也是那個馬大哈連忙安撫羅楓道:「朋友,你不要激動,千萬別傷害了我們小姐,有話好好說。」

「我會好好說的,但是,你還沒有和我說話的資格!」羅楓從鼻孔中哼了聲:「叫你們族長過來,我有事和他商量,還有,只能請你們族長,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的話,那你們很快就會見到沙薇小姐的屍體了!」

「去,快去找族長!」那守衛隊長向身旁的一個手下示意,雖然沙基的派對很重要。但現在,不用說是族長的寶貝女兒才是最大件事的。

手下匆匆而去,而那守衛隊長則和羅楓對恃著,不時和他說上幾句話,不過知道,這是對方欲試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沒有足夠的能力從自己手上救出沙薇,但是,沙律可不一樣,狂沙族長未必會在第一時間露面,而是藏匿在暗中,看看有沒有機會。

羅楓進入了天人合一境界,暗中地注意著任何的響動,直至他發現一股特殊的氣息,這股氣息非常微弱,甚至比不上一隻小螞蟻,如果羅楓不是進入了天人合一境界的話,是不可能察覺得了其存在的。

心中一動,羅楓高聲道:「沙律族長,如果你不想你的寶貝女兒出任何事的話,就最好不要玩花樣。哦,對了,順便告訴你,我還在你女兒身上下了一個特殊的禁制,如果半小時之後,沒有我的獨門手法解開的話,她就死定了。當然,你也可以賭一鋪,成功偷襲,然後以你的能力,又或者狂沙族中還有其他的人可以在這段時間中解開你女兒身上的禁制,但是後果請自負哦!」

羅楓發現,自己演壞人還真的有點天賦,說起威脅的話一套一套的。

一道人影,從暗中走了出來,正是沙律。

臉色有點陰沉,沙律確實打算藏在暗中伺機而動的,可是羅楓的話,卻是讓他打消了主意。能夠闖過重重守衛和機關警戒,深入到沙宮中心將沙薇劫持,對方實力之強是不容置疑的,剛才隱匿在暗中被發現,再次證明了他的感應非常敏銳,加上那個特殊的禁制,讓沙律實在不敢拿沙薇冒險,要知道,這可是他唯一的女兒,視為掌上明珠般地寵愛保護著的,也是他愛妻死後最大的精神寄託了,他不能讓沙薇受到半點的傷害。

雙目猶如毒蛇般地盯著羅楓,隱約可見怒意,作為狂沙族的族長,女兒被劫持自然是很窩囊的事情,而那位守衛隊長則是忐忑不已,今天輪到他輪值,在嚴密的守衛之下,對方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劫了沙薇,這個責任可就大了,過後肯定得被重罰。

「說吧,朋友,你想要什麼?」沙律的聲音很低沉。

羅楓沒有直接挑明自己的目的,而是掃視了眾守衛一眼,才道:「我不希望有第四個人聽到我們的交談!」

「你們都給我退下!」沙薇已在對方手上,沙律不得不滿足羅楓的任何要求,揮手喝退守衛,同時道:「這件事,僅限你們知道,多嘴的人,以嚴重違反族規處理,懂得我的意思了嗎?」

以對方的能力,冒險潛入沙宮,看樣子可不僅僅是為了錢財那麼簡單,在弄清楚羅楓的企圖之前,沙律打算暫時保密,之後從決定要不要公告此事。

「是!」眾守衛連忙應道。

待得他們離開,沙律才再次道:「現在,可以說說你的來意了嗎?」

這次羅楓沒再遮遮掩掩,開門道:「我不需要錢,也不需要寶物,沙律族長,我需要你的軍隊,和羅剎族結盟,一起干翻陰煞領主泰勒!」

沙律的眼睛眯了起來,異光閃過:「你是……樓蘭城的那個外來人族,羅剎族的新領主?」

羅楓凜然,心道沙律的消息也是很靈通,只是一句話,就讓他就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保守歸保守,能夠當上族長的人,可都不笨啊!

事已至此,也沒必要否認了,羅楓點頭道:「沒錯!」

原來是那個人族,聽說他會瞬間移動,怪不得能夠潛入沙宮!

沙律又厲聲道:「人族,我們狂沙族和羅剎族井水不犯河水,你竟然做出這樣的事,還真是吃了豹子膽啊,難道你就不考慮,和我們為敵之後,以後樓蘭城會有什麼後果嗎?」

羅楓嘆了一口氣:「沒辦法,沙律族長,我這個人的目光比較短淺,只能夠看到眼前。如果沒有狂沙族伸出援手的話,過不了多久,羅剎族就有大難了,哪裡還有以後。所以,就算是得罪了沙律族長,那也沒有辦法啦,這也是我想到的唯一能夠解決問題的路子了。不管怎麼樣,請沙律族長派你的軍隊和我們並肩而戰吧,這場戰爭結束之後,我再向族長和沙薇小姐賠罪!」

沙律臉色陰晴不定,過得了會,忽然緩和下來,口氣也沒那麼凌厲了:「人族,雖然你已經是羅剎族的新領主,但是據我所知,你也是剛剛來到樓蘭城沒多久的,和羅剎族非親非故,又何必幫他們的忙。這個領主的位子,可不是那麼好坐的,就算你解決了現在的危機,以後也是問題無數。再說了,樓蘭城也沒半點像樣的資源,像你這樣潛力無限的年輕人,更應該擁有一個更好的地方修鍊,樓蘭城可提供不了。就算羅剎族的詛咒解除之後也有幾個美女,可是,以你的實力,還愁沒有美女嗎?這樣吧,你把我的女兒放了,解開她的禁制,我可以當眾發誓,絕對不追究你的任何責任,讓你隨便離開。作為族長,我絕對不能做沒口齒的人,這點你大可放心!」

沙律不愧是老狐狸,見到羅楓不吃硬之後,開始來軟的,曉之其中厲害關係,試圖說服羅楓主動放棄這次劫持行動。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除了大說道理之外,他的話抑揚頓挫,有著無法言喻的說服力。

只是,羅楓不吃這一套,他微微一笑道:「沙律族長的靈魂之力確實強大,這應該是某種精神技能吧,可惜,這對我是沒用的。」

他早就得到沙薇提醒,沙律很可能會用靈魂之力施展精神技能,因此早有防範,先別說他本身的意志就相當堅韌,太古逆天訣中也有專門針對精神技能的防禦術,沙律想要說服羅楓,那是不可能的。

「我這個人優點很少,但其中一條恰好就是誠信!」羅楓笑道:「既然羅剎族人那麼信任我,讓我當他們的領主,我也不能辜負他們的信任,想到自己子民可能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身為領主的我,怎麼能夠毫無誠信,就這麼抽身一走了之呢?」

沙律又點無奈了,羅楓軟硬不吃,警戒心又強,不給他半點的機會。就算這狂沙族長是條老狐狸,一時間也是束手無策。

「沙律族長,看樣子你一時間也打不定主意呢,沒關係,還有點時間,你可以慢慢打算,不過嘛……」羅楓口氣一轉:「在這之前,我得請沙薇小姐到樓蘭城做上幾天客了,只是,到時沙薇小姐的命運,也和樓蘭城相同了,如果泰勒的大軍攻破樓蘭城的話,沙薇小姐可是會很麻煩的。至少我對沙薇沒有惡意,只是希望得保族人平安,才暫時請她做客而已,可是沙薇小姐如果落到了泰勒手上的話,以狂沙族和陰煞領主的過節,他會怎麼對沙薇小姐,那可就很難保證拉。再說了,泰勒狼子野心,遲早還是會拿狂沙族開刀的,趁這個機會剷除他,不管是對羅剎族,還是對狂沙族,都是有好處的,沙律族長,你是明事理的人,所以,希望能夠盡在樓蘭城早日恭迎你的到來,那麼,再見!」

漣漪波動,接著羅楓和沙薇就已經消失了,沙律沒有動,以他的力量,甚至可以留下會瞬移的人,但女兒在羅楓手上,沙律投鼠忌器,卻是不敢這麼做。

哼,這個人族,竟然還反過來和我說利害關係!

看著羅楓離開的地方,那裡只剩下了一片黑暗,沙律的眼中,卻是不知為何閃過了一絲異色。

在狂沙城中,也就只有沙律等有數幾人能夠對羅楓有威脅,而且生怕羅楓會真的殺了沙薇,被警告去報信守衛只告訴了沙律一個人,沙律也不敢帶其他人過來。所以,到目前為止,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沙律和那隊守衛了,族長有令,那隊守衛也不敢多嘴,所以,羅楓離開沙宮,也沒受到什麼阻撓。

很快地,就走出了狂沙城,進入大沙漠,高速飛行了約半個小時,已經在數百里開外了,這時沙薇終於出聲了:「呵呵,我看你扮演壞人很有一套嘛,還是真實表演。」

羅楓下意識地釋放氣息,探查了下周圍,沙薇笑了:「放心吧,沒有人跟來。」

煉成元素之體的她,在這沙漠的環境之中,感應甚至比起羅楓的天人合一境界都要強得多,幾里以內如果有人跟蹤的話,都無法瞞得過她。

羅楓鬆了口氣,別看方才看上去很輕鬆的樣子,但首次和一位大人物,又是魂域階的強者談判周旋,羅楓其實是很緊張的。

「我確實不是好人,卑鄙到劫持一位無辜的女性,」羅楓苦笑道:「希望沙薇小姐能夠理解,我也是為了我的子民,不得不出此下策而已!」

沙薇縱了縱肩,並不介意,因為羅楓的到來,剛好也幫了她的忙。

這時,羅楓似乎想起了什麼:「啊,我放開你吧,沙薇小姐!」

解除了她的禁制,羅楓歉然道:「不好意思,剛才委屈你了,還有,感謝你的幫忙,不然的話,我只怕這次是有來無回!」

沙薇笑了:「不用那麼客氣,我們只是為了達到相同的目的而已。」

兩人並肩飛著,羅楓發現,這位狂沙族的美女,就像籠罩在黑夜中的大沙漠那樣,真的是非常神秘,很難看得透,不過,羅楓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的沙薇,至少不會是自己的敵人,似乎想到了什麼,他試探性地道:「沙薇小姐,你說,沙律族長會不會來?嗯,我不是懷疑沙律族長對你的愛,而是這畢竟涉及到戰爭,這會使得很多人將至親之情也都放到次位!」

在見到沙律之前,羅楓只道這位沙族領主的印象很迂腐,並且是那種為了寵溺自己的女兒,什麼都願意做的人。可是,剛才的會面,卻讓羅楓大為改觀,沙律很狡猾,也很理智,完全擁有一族之長所應有的素質,羅楓甚至擔心,他會理智到,可以為了自己的族人而連沙薇也都放棄,所以在離開之前,他刻意地渲染了下如果沙薇落到泰勒手上會有什麼下場,讓沙律不能保持理智的平常心分析問題。

「放心吧,父親絕對會來的!」沙薇很是肯定地道:「並不僅僅是出於對我的愛,如果這場戰爭不應該發生,對狂沙族有百害而無一利的話,為了族人,父親他會放棄我。可是,這場戰爭,遲早都是要爆發的,而且遲不如早,父親只是不忍見到族人血流成河的場面,從會有了心結,一直在鑽牛角尖,明知讓泰勒繼續壯大下去是不智之舉,還是沒有向幽暗城開戰。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是不識利害的人,父親只是需要一點刺激,讓他可以打開心結,下定決心,而我,就是那個刺激他,讓他做出最正常的選擇的人!所以,父親他會來的,為了我,更重要的,是為了狂沙族的未來!」

「嗯,沙薇小姐,你說得很有道理!」羅楓心中稍安,旋即又道:「沙薇小姐,你這麼年輕,實力卻是驚人得很啊,魂域階,還有元素之體,天哪,簡直不敢想象,我都要自卑了,早知你強到這個地步,打死我也不敢去狂沙城撒野!」

據羅楓推測,沙薇的能力,甚至不一定亞於其父沙律。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在狂沙族中,沙薇確實是異類,雖然在樓蘭城附近一帶還算不錯,但這個種族放在奇迹大陸只能稱是一支很低級的種族。可是,沙薇的成就,卻是超過了許多優秀種族的年輕精英,包括鳳凰族的鳳舞,靈族的靈曦和靈玉,甚至都被她拋在了身後。

這是因為,沙薇擁有著狂沙族千年難得一遇的沙魂體質,這種體質極為逆天,修鍊土系和旁系屬性鬥氣,比起自然系中的土族都要容易得多,而且沙薇頭腦卓絕,年少時屢有奇遇,從誕生了這樣一位沙漠中的女英豪。

當然,沙薇是不會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一個陌生人的,哪怕雙方在某種意義上已經達成了合作關係,她只是微微一笑:「得了吧,你就別太謙虛了,你也很不賴,擁有多種屬性鬥氣,每種都有著這麼高的級別,瞬間移動也練成了,還有,你的武道境界,我看可不只是入門那麼簡單,應該是跨入天人合一之警了吧!」

見到沙薇一語就道破了的深淺,讓他不由得咋舌:「嗯,我算是比較好運。」

「好運能夠給人帶來更強的力量,但絕對不能讓你強成這樣!」沙薇心知羅楓也必有奇遇,當然她也沒有說太多,畢竟這種事對誰而言都是秘密。

樓蘭,天邊還沒破曉,法歷就已經爬起來了。羅楓在去狂沙城之前,將所有大小事務都交給他代由處理,發歷很是盡職,更何況這是羅剎族生死存亡之秋,不敢有分毫的鬆懈,法歷和幾位隊長,幾乎都在不分日夜地做這戰前工作,訓練族人,尤其是剛剛獲得力量沒多久的平民,教給他們如何更好地使用力量和配合作戰,同時也在籌備著退出樓蘭城,離開大沙漠另覓族群之地的第二計劃,自然是累得不輕,法歷的眼中,已經有了血絲,可見這些日子以來,他的休息很不好。

最讓法歷著急的,無疑是羅楓,為此,他用寶貴的時間召集了所有的守衛隊長和幾位長老,在議事廳中開了個短會。

所有人都聚集起來之後,法歷道:「領主大人已經去了狂沙城這麼多天了,現在還沒有回來,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我想,在等待之餘,我們必須做好兩手準備,若是情況不妙的話。」

法格擔憂地道:「雖然領主大人會瞬間移動,可是,狂沙族的高手實在太多了,此行十分危險,萬一,他落到了狂沙族手上……」

法格很是激動地道:「不會的,領主大人這樣的好人,不應該會遭遇厄運!」

「我也希望如此,但是,任何意外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法歷沉聲道:「我是說萬一,領主大人的行動失敗了的話,大家覺得應該怎麼辦?」

長老法林略為思索:「法歷隊長說得沒錯,我們應該做好兩手的準備,這也是當初領主大人在離開時的叮囑,如果他真的不回來的話,我們就離開樓蘭吧,沙漠雖然兇險,但至少比落在殘暴的泰勒手上好!」

守衛隊長法蘭斯皺起眉頭:「這麼說來,我們就棄領主大人於不顧了嗎,他對我族恩重如山,非但幫我們解除了詛咒,而且為了能夠和狂沙族結盟,還冒險去劫持沙薇,我們這麼做,未免也太過無情無義了吧?」

「當然,我們羅剎族一向都以知恩圖報為美德!」長老法瑞頓了下:「沙律還算是個仁者,如果領主大人闖入狂沙城,但沒有傷害了狂沙族人的話,沙律未必就會殺了他,有可能囚禁起來而已!」

法格喜道:「這麼說來,就算領主大人劫持沙薇失敗,落到狂沙族手上,還是可能活下來的?」

「嗯,不排除這種可能!」

法歷沉吟了會:「我贊同法林長老的話,如果領主大人真的失利,我們就離開樓蘭城,但也不能放棄領主大人。等我們在其他地方扎了根,穩定下來的話,然後再回到庫姆沙漠,去狂沙族請求放人,如果狂沙族不答應的話,我們就想其他辦法,一定要把領主大人救出來!」

「對,法歷隊長考慮得很周到!」幾乎所有的人都同意法歷的建議,這既顧全了自己的族人,又給羅楓留下了希望,他們沒有任何的理由反對。

「你們就這麼不相信我能夠成功呀,真的是讓我傷心欲絕呢!」伴隨著幽幽的嘆息,議事廳中忽然憑空地就多了兩個人,讓眾羅剎族大吃一驚。但是,當他們看清楚其中一人是誰時,卻是又驚又喜地脫口而出:「領主大人!」

離開樓蘭,前往狂沙城的羅楓,竟然這個時候回來了,而且,他的身邊,還帶著一位狂沙族的女性。

「沙薇!」長老法瑞幾乎不敢相信,他認得這個女性,他就是羅楓此行的目標,沙律的女兒。

羅楓非但離開了狂沙城,還真的把沙薇給帶回來了,也就是說,羅剎族有救了,他們不需要離開樓蘭城,流離失所,到處冒險尋找新家。

反應過來之後,法蘭斯驚呼起來:「我的天,領主大人,你真的回來了呢!」

「這是什麼意思?」羅楓摸了摸鼻子,佯裝生氣:「難道我鄙視我,認為我沒有能力辦成這件事不成?」

「當然不是,」法蘭斯連忙解釋:「領主大人,我只是實在太高興了而已,請你千萬別放在心上!」

羅楓當然不會介懷,實際上,他在議事廳外已經一會了,聽到了眾人的談話,心中是很有點感動的,因為他想知道,若是自己出了事的話,羅剎族人會怎麼做。結果沒有讓他失望,羅剎族人很重情義,他們並非只是因為種族遇到麻煩而擺自己上台,讓自己幫他們做事,是真心地尊自己為領袖的。

嗯,這些可惡的傢伙,害得我以後也不好瀟洒地拍拍屁股離開樓蘭城了,這可怎麼辦呢?

「很幸運,我把沙薇小姐請回來了。」頓了一下,羅楓又道:「不過,在臨走之前,我和沙律領主曾有過會面!」

法格追問道:「領主大人,結果怎麼樣,他同意了吧?」

「不,他沒有!」他的話讓眾人大為詫異,羅楓又繼續道:「當時的他並沒有點頭答應會和我們結盟,我也不敢保證,我們一定能夠得到狂沙族的力量支援,所以只能將沙薇小姐先請回來,耐心地等待。不過,這個消息,大家千萬不能泄露出去!」

劫持無辜的沙薇,本來就不是光彩的事,當然不能大肆宣揚,得知內情的,現在就只有議事廳中的幾個人而已。更何況,這個消息若是傳了出去的話,泰勒那邊就會有所警覺,所以羅楓需要眾人保守秘密。

接著,他又道:「這段時間,我會將沙薇小姐視為上賓,誰也不得無禮怠慢了!」

「那是自然的。」長老法瑞走了出來:「沙薇小姐,我們領主大人也是無奈之舉,還請你多多諒解,而且,沙薇小姐是聰明人,應該知道,這次如果沙律領主和我們聯手的話,對於狂沙族,其實也是好事。」

沙薇笑道:「呵呵,我也沒來過樓蘭古城,這次就當是旅遊了。」

「沙薇小姐果然識得大體,」法瑞道:「等泰勒之事一了,我們就會還沙薇小姐自由,同時樓蘭的大門,永遠為沙薇小姐敞開,歡迎你隨時過來做客!」

「好了,我先安頓好沙薇小姐,其他的事情再說吧,還有,你們就當我沒有回來過,也不要告訴任何人!」羅楓的話讓眾人一愣,但是他們都是聰明人,很快就明白了羅楓的意圖。

泰勒的探子,肯定也會知道羅剎族立了個新領主的事,但這剛上任的領主卻是失蹤了,泰勒很可能會以為,羅楓是畏懼他,從而放棄羅剎族走了,這會讓泰勒掉以輕心,而當羅楓突然間出現時,就會讓他始料未及,甚至打亂他的計劃。

現在的羅楓由明轉暗,對這場戰爭,是大有好處的。

「是,領主大人!」

下一刻,羅楓和沙薇,就再次消失在眾人眼前,卻是以瞬間移動離開了。

就算是面對著法歷等人,羅楓也沒有道出這次狂沙城之行的全部真相,比如沙薇和自己只是在做戲,沙薇隱忍了這麼多年,就是希望在和泰勒之戰時能夠給陰煞領主一個「大驚喜」,讓他更錯誤地估算雙方高手的實力對比,這會讓他措手不及,精明如羅楓,自然不會放棄這點,好好利用的話,甚至很可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這樣一來的話,兩人就暫時不能在樓蘭城公然露面了,羅楓以瞬移把沙薇帶到了法蒂的塔樓。自從法蒂將她的房間讓出之後,羅楓就一直都住在這裡,即使離開了段時間,法蒂還是留著,沒有再搬回來。

兩姐妹已經早早外出接受培訓了,墮落黑光的覺醒,讓她們成為了重點的培訓對象,每天法歷甚至都會親自進行指導,兩姐妹也很用功,饑渴地學習著,希望自己的進步能夠給族人帶來更多的幫助。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這間房的女性風格還是很明顯,沙薇一眼就看了出來,調侃道:「羅楓領主,你竟然住在女性的房中,樓蘭城的地方多得很,你難道連自己的專屬領主府都沒有嗎?又或者,這位女性,是你的戀人?」

「沒有的事!」羅楓有點尷尬,連忙矢口否認,當然,他不能把十元靈脈的事告訴沙薇,乾咳了聲:「因為某些原因,我暫時佔用了這個房間,房間的原主人搬到了塔樓其他地方,我和她清清白白的,什麼關係都沒有!」

沙薇似笑非笑地道:「呵呵,羅楓領主,真的是這樣嗎?」

不想就這個話題談論太多,羅楓岔開道:「總之,沒有人會想到你會在這裡,環境稍微有點簡陋,但還算比較乾淨,沙薇小姐,你就暫時住上幾天吧,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隨時和我說的。」

沙薇想也不想就道:「好呀,我需要你陪睡,可以嗎?」

「什麼?」羅楓頓時瞠目解釋,面紅耳赤,結結巴巴地道:「沙薇小姐,你可不要開玩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