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一剎那,諸人只見從聶天體內飛出了一顆珠子,此珠子通紅剔透,彷彿其中蘊含了一股可怕的烈焰,此珠正是焚天珠,焚天魔劍的配件之一。

在那焚天珠鑲嵌在了焚天魔劍之上以後,只見那焚天魔劍所釋放的烈焰開始收斂了起來,這時候,諸人很清晰的看清了虛空之中的那把千米巨劍。

「老朋友,久違了!」聶天淡淡的吐出一道聲音,繼而只見焚天魔劍一聲悲鳴,陡然間縮小了萬倍,變成普通長劍之大小,落在了聶天手中,但是,滾滾劍威讓人不敢忽視。

這一刻,聶天成就了佛魔之軀,再也不受焚天魔劍排斥,因此,他也成了真正的焚天魔劍之主人。

「希望你不要忘記你的若言,我只相助你一次,下不為例,望你日後能傲九天,不然本尊親自誅你!」

這時候,從焚天魔劍之中傳出一道聲音,接著繼續道:「本尊釋放劍威之時,以你目前境界難以承受如此大的負荷,所以,你也最多能爆發出半仙之實力,而且還只能維持三個時辰時間,希望你好之為之吧!」 「我聶天說到做到,只此一次,若我不能傲九天,不用你誅!」聶天堅定的回應道,他知道他的仇人有多強,若不能傲九天,何談報父仇?何談救娘親?

說完之後,聶天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帶動一股恐怖的風暴消失在了鎮魔峰上空,諸人望他離去,內心之中及其惆悵,聶天此去,必將在聖域中州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只是此去,生死幾何,諸人不知。

不過很快,也有很多洪武境以上的強者紛紛御空,追逐聶天,乘風而去,他們都想親眼目睹這等曠世天驕,降在神女宮掀起多大的狂風巨浪。

但是,燕蒼雲卻朝另一個方向消失,據聶天之前告知蒼龍宮隱世一脈的藏身之處以後,他不敢有任何怠慢,按照聶天的指令,所有蒼龍宮之人不可聚集神女宮。

但是,聶天之傳奇也終將在這裡譜寫而起。

蒼龍宮第二代宮主,到底能在聖域中州掀起多大的猩風血狼,諸人不知,但是,起碼可以認定,絕不會小。

經過這一段收復魔劍之後,也經過了一次年關,如今的聶天已經邁入了二十一歲之年齡,但是此等年青的天之驕子,將在聖域中州掀起巨浪,那絕對是前無古人,至於以後有沒有來者,這自然就是未知數了。

半月之後,滄州城。

這一日,整個滄州城上空被一股恐怖的劍威籠罩,方圓萬里彷彿都有劍氣呼嘯,使得整個滄州城人群聚集,目視虛空,然而卻不見任何身影。

「何人能有如此大的劍之氣勢?」滄州城中,有人開始唏噓道:「這股劍威,顯然乃是天象境強者才能夠釋放的!」

劍嘯,寒風起,直入心扉,讓人感覺很冷很冷,直到過了許久,那股無形的劍威才逐漸消失。

「沒有了?」

「劍氣竟然消散了,這是為何?」

這一刻,許多人開始露出一抹疑惑之色,隨即有不少身影閃爍,紛紛御空,企圖找到釋放劍威的來源,然而虛空中一片寂靜,了無蹤跡,彷彿從沒有發生過此事一般。

「神女宮絕塵,你坐下此等卑劣之事,註定要消失在聖域中州之上!」然而,就在這時,從虛空中傳出一道冷冽的聲音,這道聲音震徹萬里,諸人皆聞。

在這道聲音落下,陡然間,只見一位青年御劍從滄州城上空穿梭而過,眨眼消失,不還還是被一些目光銳利的強者抓住了痕迹。

「那是誅天榜第一的聶天,他降臨在滄州城了,竟揚言覆滅萬年底蘊的神女宮,好生狂妄啊!」滄州城,數萬人群之中,有人驚駭的開口道:「難道那股劍威就是剛剛聶天所釋放的?」

話音落下,許多人唏噓,繼而,騰空而起,皆朝神女宮方向御空而去,他們很想看看,聶天究竟憑何,揚言竟敢覆滅神女宮,而且,據聞神女宮老祖早在數月前,就以跨入了半仙層次,此等存在,除了軒轅家那高高在上的仙者,恐怕無人能及了。

聶天,這曾經以四階聖紋修為在滄州城攪動滿天烏雲,更在兩年半以前,豪取誅天榜第一,屢創奇迹,而且在誅天台之下,又以誅魂古鐘更是誅殺了太多天象境強者。

因此,屬於他的傳奇,諸人自然也不會忘懷,不過那一次,也徹底把他逼入了絕境深入聖皇殿之中,原本許多人以為,聶天經過誅天台一戰,力竭而死,然而今日卻又強勢出現,揚言覆滅神女宮。

「看來,此次聶天出現,乃是為了林若雪,說起來,這林若雪還真是悲慘,不僅被神女宮剝奪了聖女之身份,更是要用她之軀煉製丹爐,這一切的始末,也皆因聶天而起!」

「昔日,誅天榜之爭,先是林若雪當著天下人之面,向聶天表達愛慕之心,后又有聶天強勢誅殺了神女宮天驕西門傲,之後,聶天又以誅魂古鐘誅滅了神女宮諸多強者,神女宮自然有怨氣!」

「這可能就是神女宮以林若雪之性命引聶天現身吧?」

這一日,神女宮強者匯聚,王家、軒轅家、柳家、紫金府、劉家、炎家、妖玄宗、葉家、喬家、即便是縹緲峰都已派出天象境巔峰強者來此鎮守,可謂是風雲際會。

以軒轅家為首的二十五大勢力,皆派出三位天象境巔峰強者鎮守神女宮,也可以說此等陣勢,遠遠超出了三千年前,覆滅蒼龍宮的陣勢。

二十五大絕頂級勢力,七十五位天象巔峰強者聚集於此,想象便知,陣勢之強。

要知道,一個絕頂級勢力的天象巔峰強者,除了掌舵之人以外,絕對不超過六位,如今各大勢力各派出了三位,由此可見,為誅滅一個聶天,帶來的震撼有多大?

此刻,神女宮百里之外甚至有數萬人御空,目光緊盯神女宮方向,當他們看到此等陣勢,徹底大驚,甚至有人唏噓道:「為了一個聶天,出動如此多絕世強者,他們可真看得起聶天啊!」

神女宮餘思,站在最高處,目光俯瞰而下,她之目光冰冷,在聶天的聲音響起的這一剎那,她就以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不過,這也使得她心中感嘆甚多,昔日在她眼中連螻蟻都不如的聶天,僅僅幾年時間,卻要用如此大的陣勢迎接,這一點,她萬萬沒有想到。

聽聞,半月前,鎮魔城之劍魂能斬天,被聶天所得,她也想看看聶天擁有此劍魂,究竟敢不敢前來神女宮逞威。

「師尊,難道你真要這麼做嗎?」此刻神女宮有一位靚麗女子來到餘思面前,似有求情道:「聶天雖該死,但是若雪妹妹是無辜的,為何要用她的命作此要挾?」

「你以為我想嗎?這次若雪徹底惹怒了老祖,已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了!」餘思嘆了一氣道,說起來,自從林若雪加入神女宮這五年來,她一直捧在掌心,視為掌上明珠,而且,林若雪還擁有百年罕見的九轉玲瓏體,天生的煉丹體質,更是讓她喜愛。

繼而,餘思接著繼續道:「去把若雪請出來吧,我倒要看看那聶天敢不敢現身此處!」

聞言,那靚麗的女子微微一嘆,餘思發話,她自然不敢忤逆,隨後離開了那裡,不久后,只見她押著一位絕色的女子來到了早就準備好的一座高台之上,隨即,把那女子綁在了一棵通體血紅的琉璃柱之上。

這座琉璃柱,又名剝魂柱,乃是懲罰神女宮之叛徒所用的最殘酷刑法之一,剝魂柱一旦啟動,就會慢慢剝離懲罰之人的靈魂,直到魂飛魄散。

「好美,只可惜不久后就要香消玉殞了,而且這種過程極其痛苦!」諸人見那被綁的絕麗女子,心中皆都為之一嘆。

此女子如今雖然渾身有些凌亂,但是依舊蓋不住她之芳華,那種美是出塵脫俗,猶如冰山雪蓮,孤傲而立,不與塵世為伍。

神聖的玲瓏光環加身,更是使得她驚艷無雙,許多人即便掃一眼,目光便就很難再從她身上移開,這種美人即將香消玉殞,真是令人,可悲、可嘆。

此女,正是林若雪無疑。

「她與聶天,誅天榜互相交換愛慕之心,如今此女身處危難,那聶天可敢現身?」這時候,有人開始心中暗暗想著,甚至有人巴不得聶天就此救下此女,遠走高飛。

「嘩……」

就在這時候,一柄巨劍從天而降,瞬息使得天地劍嘯不止,當人群反應過來之時,一柄千米巨劍赫然立在了綁著林若雪的那座高台之上,劍柄直入雲端,使得雲端之中魔雲呼嘯。

「是聶天要現身了嗎?」這一刻,有許多人都開始唏噓不已,只見那柄巨劍釋放的劍威竟如此可怕,即便是神女宮諸強都開始謹慎了起來。

如今,此劍傲立在高台之上,顯然聶天也已降臨,只是讓人不解的是,半柱香過後,神女宮上下並未見到聶天一絲身影。 剝魂台,魔劍立,千米魔劍,直入蒼穹,釋放出恐怖的魔劍之威,使得整個神女宮上下之人,皆都謹慎了起來,然而,半柱香之後,聶天依舊沒有現身。

只是那高入雲端的魔劍,卻讓人感覺彷彿在俯瞰、嘲笑他們這些無知的螻蟻一般。

但是,既然魔劍現,眾所周知,聶天已經到了,究竟藏匿何處諸人不知,然而,這一切無疑證明了,昔日的少年,誅天榜第一天驕,今夕要為所愛之人再度攪動聖域中州之風雲。

諸人不敢想象聶天天賦是何其的恐怖,僅僅二十一歲,便就踏入天象,這是在聖域中州之上,史無前例,然則,對於那些天象境巔峰至強來說,依舊有所不足,不過聶天擁有恐怖神兵,倒是也拉平了這一切。

「鄭家諸強聽令!」然而,這時候,一道青年身影從虛空之中御空而來,天象境二重氣勢瀰漫而出,繼而只見這青年目光俯瞰而下,落在了鄭家強者所站立的方向。

「少族長!」這時候,鄭家強者抬頭仰望虛空,恭敬的行了一禮,那青年毫不在意,繼續平靜道:「爾等退下神女宮返回家族!」

此道聲音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皆都露出一抹愕然之色,繼而,人群之中有人開口道:「鄭千秋這時候降臨,命令鄭家之眾退下神女宮,這是公然違背軒轅老祖的旨意啊,難道他就不怕老祖降罪於鄭家嗎?」

即便是鄭家的三位天象境巔峰強者也微微一愣,繼而,有一為鄭家長老,上前一步道:「少族長此意是族長的意思,還是老祖的意思,或者是少族長自己的意思?」

「我之意,難道你們不遵從嗎?」這時候,鄭千秋的話音變得有些陰冷,周身的氣勢更加狂暴。

「不敢,只是我等奉族長之命前來助神女宮一臂之力,沒有族長之令,我們很難服從!」鄭家那老者開口道。

「放肆,今日我在此,鄭家一干人等不得有人與聶天為敵,不然,即便我現在不能把你們怎麼樣,若是將來我繼承了族長之位,必然會對你們懲罰!」鄭千秋聲音赫赫。

「恐怕鄭賢侄此言差矣,如今乃是我軒轅家領導天下,你鄭家也已歸順,若是你們此番退去,將來軒轅老祖怪罪下來,試問你擔當的起嗎?」軒轅家一位長老目視鄭千秋,輕蔑的開口道。

「我鄭家獨立一支,何時臣服在軒轅家腳下了?那隻不過是軒轅家一向自以為是而已,我鄭千秋的腰桿還沒有那麼軟,鄭家一直都是獨立獨行,只要有我在,鄭家之事,還是有鄭家自己做主!」鄭千秋的目光轉過落在了軒轅家的長老身上,冷哼道。

然而,鄭千秋此言一出,使得所有人心中咯噔一下,鄭家這是在公然造反啊,難道他就不怕鄭家遭受毀滅嗎?」

這一刻,即便是三位鄭家長老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軒轅老祖可是仙境大能者,今日千秋之言無疑是忤逆了軒轅老祖之意,萬一軒轅老祖一怒之下,一個仙念掃過,鄭家將萬劫不復啊。

「呵呵,好膽,都說鄭千秋天賦無雙,膽量也無雙,果然不假,我倒要看看你們鄭家如何能承受我家老祖之怒火!」軒轅家長老冷笑一聲,繼續道:「即日起,鄭家視為反叛,此間事情結束后,鄭家要為之付出代價!」

「我等著!」鄭千秋冷哼一聲之後,目光又落在了鄭家的一干人等的身上,開口道:「我命令你們迅速返回鄭家,不得有誤!」

聞言,鄭家幾位長老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如今徹底是與軒轅家鬧翻了,即便留在這,恐怕也不能挽回什麼,更何況鄭千秋乃是少族長,早在之前,族長就把鄭家大權交給了他,只是令他們嘆息的是鄭千秋太過狂妄,遲早鄭家要覆滅在他的手上。

想完這些之後,鄭家幾位強者紛紛御空離開現場,不過他們已經決定要把此事上報族長,讓族長定奪。

鄭家之人離去,人群中有不少人為之嘆息,鄭千秋此種決定,無疑是把鄭家徹底推上了絕路,軒轅老祖是何等存在,那乃是仙,而且自封為皇,天下臣服。

殊不知,今日鄭千秋之抉擇在一月後,反而救了鄭家上下。

「嗡……」

然而,就在鄭家之人剛走不久,那立在剝魂台之上的千米魔劍陡然間爆發出一道悲鳴之聲,接著有劍氣開始爆發,滾滾劍威使得虛空之中風起雲湧。

魔劍悲鳴,聶天將現。

諸人感受到那恐怖的劍威之中,心中皆都猛然一緊,顯然,聶天即將現身,欲攪八方風雲。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皆都四周瞭望,看聶天究竟從何地方現身,然而,不久之後,一道青年身影從人群之中漫步而出,身體之上瀰漫著可怕的狂暴氣勢,無盡的星辰天象在虛空之中籠罩而下。

「聶天!」即便聶天如今遠在數十里之外,依舊使得神女宮諸強的目光第一時間匯聚在了他的身上,無人敢輕視這青年身影。

聲音落下,林若雪的美眸也落在了聶天的身上,只見嘴角勾勒起一幕青純的笑容,不過很快美眸中落下了一滴淚光,似乎在責怪聶天不該現身此處。

聶天並不在意,只是對林若雪微微一笑,笑容很燦爛,彷彿,這裡的一切都不能給他帶來任何威脅一般。

今日,他前來,乃是帶林若雪離開。

餘思的目光閃過了一道冷芒,盯著漫步而來的聶天,如今這裡的一切都是為聶天而布置的,現在聶天現身,無疑正中她的下懷。

「餘思,你言而無信,我奪三甲,你竟毀約,十足該死!」聶天的目光投向最高處的餘思身上,冷喝一聲,昔日,餘思曾言,只要他聶天奪得誅天榜三甲之席,就不會阻撓林若雪與他聶天交往,然而,今夕竟違背諾言,如今的聶天對她已起必殺之心。

今日,他聶天現身在這裡,一是救林若雪脫身,二是要把神女宮連根拔起,這是他下定的決絕之意,有誰敢對他心愛之人不利,他必誅之。

話落,聶天彷彿一步千里,隨便一個意念,便就到達了神女宮的大殿腳下,目光望上,數千階梯,如今站滿了絕世強者,若救下林若雪,必殺要殺上絕頂。

「敢對我宮主不敬者,死!」就在這時,一道中年女子的身影攔住了聶天的去路,天象五重之氣勢,剎那間爆發開來,隨即星辰天象綻放而出,化成一道恐怖的掌印朝聶天面門轟殺而來,恐怖的風暴席捲而起,彷彿,一掌誅滅一切。

「死!」聶天目視殺來的掌印,依舊站在那裡巋然不動,只見他身上陡然間有恐怖的劍氣席捲而起,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劍之風暴,繼而,他一指殺出,劍之風暴之中有可怕的劍光射殺而出,彷彿一劍誅滅一切。

「噗嗤!」劍光直接洞穿那中年婦女的星辰天象,以恐怖的速度繼續射殺,彷彿無堅不破,然而,劍光太快,那中年女子根本閃避不及,瞬息之間,劍光直接沒入了她的眉心之中,拉出一道猩紅的血光。

一劍,誅殺一位天象境五重強者,這一切,來的太過震撼。 聶天空手,隨便一道劍意,誅殺了一位天象五重之境的強者,這一切倒是使得不少人心中為之一顫,聶天之強,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那可是天象五重之境的超級強者啊,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遠方諸人的目光聚焦在聶天的身上,深深的為之倒吸一口涼氣。

即便是身處在最高處的餘思,也是赫然一愣,不過很快,她的美眸之中露出了一抹冰冷的殺意,從誅天榜之爭,到現在,神女宮已經有一大半天象境強者死在了聶天的手上,也徹底使得神女宮的地位動搖。

若不是,老祖絕塵跨入了半仙層次,恐怕現在神女宮就已經退出了絕頂級勢力的範圍之內。

但是,聶天的目光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在斬殺了一人之後,他再次開始朝階梯之上邁步而去,不過,他之周身卻有冰冷的殺意席捲。

然而,就在這時候,大地之上猛然間有恐怖的毀滅氣流爆發,下一秒,只見聶天所站立的地方顫抖了起來,繼而崩裂,隨即,一根根恐怖的長矛從地中湧現,聶天反應極快,梯雲縱立即綻放開來,拉出無盡的殘影,消失在了原地,彷彿,只要聶天慢上一絲,就會被那些長矛洞穿成馬蜂窩。

「卑鄙!」現身之後,聶天的目光朝餘思看了一眼,冷哼一聲,然而,餘思並不在意,繼而,只見她手掌一揮,冷道:「布十方大陣,誅殺此賊!」

話音落下,地面之上龜裂,一股股駭人的殺戮之光從大地之下瀰漫而起,不久之後,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剎那間,那片大地被掀翻掉來,緊接著有十道恐怖的身影衝天而起,以十大方位排列而成,他們手中的長矛,很快結成了一張陣網,朝聶天籠罩而去。

「哼,一群烏合之眾布置的破爛陣法就想取我聶天之命,不得不說你們太兒戲了!」聶天冷喝一聲,目視虛空之上殺氣滾滾的陣法,目光中透露著一抹輕蔑之意。

十方大陣,聶天早就在魔鬼窟的那些聖紋大陣之中見過,不光見過,而且自己還會親自布置,自然不屑一顧。繼而,只見聶天目光緩緩抬起,目光立即鎖定一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爆射而出,腳下星辰綻放,七星劍意立即施展而起,七道身影以天罡北斗之勢盤踞而成。

一瞬間,使得這片空間,劍嘯之音不止,然而,還不待諸人弄清楚怎麼回事,七道劍光瞬息洞穿了七人眉心,剩下三人手中長矛鎖定聶天其中的三道身影,刺殺過來,然而,長矛未到,他們鎖定的那三道身影卻消失的無影無蹤,很顯然,乃是聶天的分身。

至於聶天的本尊,如今已經出現在了他們頭頂上空,天機掌頓時綻放,一掌如同一座山峰,鎮殺而下,恐怖的風暴,使得虛空之中亂流四射。

天機掌,斷天機,掌八方,乃是恐怖的仙法,就在天機掌印鎮殺而下的剎那,瞬息,只見虛空之中響起了滾滾的閃電轟鳴。

「轟隆……」

那剩下的三人,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就被恐怖的一掌徹底砸入了地底,猩紅的鮮血,傾灑而出,如今他們三人的身軀已經被掌印碾壓成了肉泥。

「小子休得猖狂!」就在這時候,劉家、炎家、裂天宗三大勢力各撲出一人,三道身影以恐怖的速度爆射,繼而,三人同時手掌成爪,朝聶天籠罩而下,頓時一股冷冽的洪流瀰漫而起。

「嗡……」

剎那間,聶天身影一閃,再度消失,在他現身的時候,已經站在了第一道階梯邊緣,使得,那三位天象境巔峰強者一爪撲空。

但是,三位天象境巔峰強者並沒有放棄,瞬息,星辰天象開始爆發,三尊星辰天象從三個不同角度朝聶天撲來,每一尊天象都蘊含著一股毀滅天地的洪流,使得虛空風起雲湧。

見此一幕,聶天的梯雲縱繼續閃爍,好似快到了諸人的視線都無法跟上,不多時,他的身影站在第二層階梯,然而,這時候,三尊星辰天象爆發出的攻擊,砸落在了第一階梯。

「轟隆……」

一聲巨響,巨響過後,只見第一道階梯赫然間被恐怖的力量粉碎掉來,這時候的聶天,目光之中已經出現了恐怖的怒火,目視虛空之中的三尊天象境強者。

如今,這一幕也徹底震驚了諸人,三尊天象一起奪聶天之命,然而,還是被聶天輕易逃脫,使得諸人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要知道,如今的聶天只是空手,並沒有爆發出任何神兵,這意味著什麼,諸人很清楚,這乃是意味著聶天有實力抗衡天象境巔峰強者了。

可他只有天象二重之境,這未免差距太大了吧?

聶天所綻放的實力,也徹底顛覆了所有人對武道的認知,自古以來,有曠世天驕越兩級或者還可以誅殺對手,然而,現在聶天越七級,卻還能從對手手中逃脫。

這若是按照仙界對天驕評估之法的話,聶天如今乃是七絕天才了。

「殺!」那三人,見一擊沒有得手,立即又朝聶天撲出,這一次,他們將不給聶天任何逃走的機會,一瞬間,三尊星辰天象徹底封死了聶天的一切退路,同時又爆發出恐怖的三道掌印,凌空鎮殺而下。

「哼,如此弱的星辰天象,也配是天象境強者?」聶天目視虛空,頓時,目光鎖定了三人之中的劉家長老。

「咚……」一瞬間,只見他的雙腳一踏地面,地面龜裂出一道道恐怖的裂痕,與此同時,他的身影朝劉家長老爆射而去。

這一刻,他的全身之上已經散發出了佛魔之光,普照萬里,他力量以瘋狂的速度攀升,使得周邊的毀滅洪流亂舞。

「好強的氣息?」諸人瞳孔收縮,感覺到那恐怖的氣息撲面而來,竟讓其他的天象境巔峰強者,略感不及。

三生佛魔經,仙界第一內修功法,其中蘊含的佛魔之力,自然是曠古絕今。

如今的聶天彷彿化身佛魔,一掌呼嘯而出,朝劉家強者轟殺而去。

「轟……」就在這一剎那,一聲巨響從虛空之中瀰漫而起,傳進了諸人的耳中,諸人發現,聶天那佛魔掌印,一掌驚天,瞬息毀滅劉家強者的星辰天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