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啊!難道輸不起嗎?!”

旁邊的賭客也是紛紛起鬨,賭客雖然抱着那萬一的僥倖想要贏錢,但心中也知曉最大的贏家始終的莊家。

如今難得有機會看到莊家吃癟,還能跟風賺一把,自然忍不住跟着落井下石。

“小兄弟,果真好身手,不知是哪家賭場的高手,鄙人劉金福,不知能否給鄙人一份薄面,今天就此收手,之前所得,就當是給小哥吃夜宵了!”

就在方林騎虎難下之時,一個富態的男子在一種黑衣保鏢的簇擁下,排開人羣,來到了賭桌前。

重生之巨星織造者 ,看都沒看方林一眼,徑直的來到夜星魂身前。

“劉金福是什麼人?你還沒資格和我談條件,找能管事的人來!”

夜星魂自顧自的搖晃着手中的紅酒,絲毫沒有將來人放在眼中。

“看樣子我劉某人的面子還不夠大啊,小哥眼界還挺高啊!”

劉金福雖然依舊臉帶笑容,但其中的陰森寒意,卻已流露在外。

“各位朋友對不住了,今天的活動提前結束,劉某在這裏給各位道歉了,各位可以明天繼續光臨寒處!”

隨後大批的黑衣人涌進了賭場,將賭客引導出了賭場。

數分鐘後偌大的賭場只剩下夜星魂一個賭客了。

“呵呵,文的不行要來武的嗎?”

隨手拍了拍衣服上莫須有的褶皺,夜星魂將最後一口紅酒緩緩吞入腹中。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劉某人也不是一個老好人,自然也會有些小脾氣!”

劉金福咧着大嘴,大黃牙上咬着跟剛點着的雪茄,肥厚的大手揮了揮,數十黑衣大漢紛紛圍了上來。


“也好,省的我絞盡腦汁找藉口了!”

夜星魂邪邪一笑,沒有理會逼近的黑衣大漢,反而伸手摘下了臉上的假面,反手帶上了一個銀色的面具。

面具的形狀彷彿是一隻惡鬼,透着一股邪惡和陰森的味道,只能遮住了半邊臉,配合着夜星魂半邊俊秀邪魅的臉龐,散發着一絲絲衝突的美感。

彷彿是致命的毒藥,卻又誘惑着人們去品嚐!

“以爲戴上面具就能不打臉了嗎?!小子你腦子秀逗了吧,以爲自己是左輪嗎?”

方林站在一旁,不無惡意的譏諷道,就是這個小子,讓自己今天丟盡了人,在老闆心目中的地位也勢必有了極大的下降。

不同於方林的落井下石,劉金福先是疑惑的看着面具那詭異的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隨後肥胖的身軀,一陣難以抑制的劇烈顫抖,眼神更是驚慌無比。

“冥,冥……你是冥的人!!!”

“答對了!但是沒有獎!”

夜星魂沒有看向劉金福,反而抿嘴一笑,冷冷的目光射向房屋的一角,一個隱蔽的攝像頭正閃爍着紅光。

地下四層,整層樓就是一個大大的房間,這裏沒有任何的娛樂設施,卻比上面的三層還要金碧輝煌,就像是一座地下的宮殿。

房間的中央,三個人正坐在沙發上通過監視器關注着賭場大廳中的情況。

三人中只有一人是亞洲臉孔,其餘的一男一女皆是西方人。

“今川君,這個人是誰?冥又是什麼?”

西方男子操着濃厚的口音,眼睛卻一秒也沒離開電視影像。

監控中帶着銀色面具的男子猶如一陣旋風般捲入了一黑人羣,每一秒都有黑衣人被拋飛或擊倒,短短十數秒,黑衣人已經倒下了將近一半。

“這個人是誰我不知道,但是冥我卻知道,這是本市近幾個月才興起的一個類似於黑幫的組織,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組織形式、核心成員和總舵,只知道他們出現的時候都會帶着一個銀色的惡鬼面具!短短兩個多月,他們就幾乎一統了深滬市的地下勢力,隱隱有向全省擴張的趨勢!”

“哦?不錯的組織啊,不知道和你們滅華會比起來如何啊?”

“螢燭之火豈敢與日月爭輝! 萬界小酒館 !要不是我們不敢在明面上發展,冥這樣的小組織我們覆手可滅!”

今川佑點起一根雪茄滿嘴不屑,目光卻不時在西方女子身上流轉。

西方女子面容妖嬈身材火爆,對於金川這種色中餓鬼來說簡直是難以抵擋的誘惑。

不過此時女子卻沒有了往日的嫵媚風情,火爆的身軀不時的一陣顫抖,看着電視影像中銀色的人影眼中滿是驚詫和恐懼。

“黑桃Q,你怎麼了?”


西方男子也注意到了同伴的不對勁之處,轉過頭疑問的看着她。

“是……是他!就是他殺了克林!”

黑桃Q嘴脣顫抖的開啓,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影像,眼神的恐懼神色愈發的濃厚,因爲她看到了,那邪魅的微笑,和當日一模一樣,直指人的內心,令她不寒而慄!

西方女子就是當日和克林一起襲擊艾薇兒的女吸血鬼麗莎,雖然看不慣克林爲了恢復傷勢肆意殘殺少女的行爲和對方分開了,但還是遠遠的注視着克林的一舉一動。


當日克林被夜星魂虐殺的一幕自然也盡入她眼底,對於這個惡魔般的男人,她是發自內心的畏懼,如果不是任務需要,她簡直不想再跨入華夏一步。

沒想到這次來華夏居然又遇上他了,難道是命中犯克?!

就在這一瞬間,銀色人影完全從影響上消失,只留下一地哀嚎的黑衣大漢。

而方林和劉金福更是被打斷了“五肢”,助紂爲虐死不足惜,但這種人的血還不值得髒了他的手,接下來自有人會收拾他們!

“他要來了……黑桃十,我們快逃!!!”

麗莎眼神驟然一凝,滿臉慌亂,伸手一拉西方男子就要往外走。

“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來了,現身吧朋友!”

黑桃十按下驚慌的麗莎,看向房間的唯一入口。

麗莎聞言大驚,今川佑也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門口,門沒有絲毫打開過的跡象,難道對方已經潛入房間了?難道對方也學過忍術?

“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能發現我的存在,不錯不錯,今天果真沒有白來!”

在麗莎和今川佑驚駭的目光中,一個飄渺無定聲音在房間中響起,隨後一個銀色的身影在房中緩緩出現。

就像是從影子慢慢凝實成有血有肉的人一般,充滿了違和的感覺,卻又讓人覺得那是理所應當的。

“支那人!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擅闖我滅華會據點!”

支那人?滅華會?

夜星魂目光從西方男子身上移開,落在了今川佑身上。

“嘿,沒想到今天還有意外收穫,原本以爲只是清掃下遺留的尾巴,沒想到居然還抓到一隻島國的老鼠!”

黑桃十眼神微變,遺留的尾巴?難道任務出現了變故?

“八嘎!給我殺了他!”

突兀的一道雪亮的刀光憑空出現,直劈向夜星魂的頭部。

與此同時,數到刀光接連閃現,從四面八方砍向夜星魂,刀刀直指要害,堵住了所有的退路。

區區中忍,也敢犯華夏地界!


露在銀色面具外的嘴角彎起一縷不屑的弧度。

叮叮鐺鐺……

只見夜星魂身週數道金芒閃現,與雪白的刀光交錯而過,那幾道鋒利的***應聲而斷。

直到金芒停頓在空中,房間中的三人才發現那是一根金燦燦的食指,秀美修長,連一絲的白痕都沒有留下,與那數把掉落地上的斷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同時,六道黑色的人影,從空氣中暴露出來,在地上名貴的地毯上劃過一道深深的劃痕,狠狠的撞在了四周的牆上,六人持刀的虎口迸裂,鮮血飛濺!


“可惡的支那人!你用了什麼妖法,居然敢傷害我大日本帝國的武士!”

看到自己的手下莫名敗退,今川佑即驚又怒,肥胖的手指憤怒的指着好整以暇站在原地的夜星魂。

妖法?!

饒是夜星魂定力驚人也差點沒有嗤笑出聲,真是把無知當可愛,真不知道這種蠢豬怎麼就成了這個江南風情的幕後主人。

黑桃十也是一臉無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這就是組織選擇的合作伙伴?這簡直是坑人嘛,不對,這是坑黑桃啊!

以前只是以爲今川佑只是自大而已,沒想到還是無知,自大加無知,簡直就是豬一樣的隊友嘛,一縷黑線不由的爬上額頭。

只有麗莎至始至終都是死死盯着那道銀色的身影,如夢如幻!

雖然只是中忍,但是配合詭異的忍術,以及令人措手不及的暗中偷襲,就連她也難以招架,更別說這輕輕一根手指就讓六人刀毀人傷!

更加可怕了,這個惡魔比當初更加的可怕了!!!

嘴角彎起的弧度沒有散去,反而更加的燦爛了,夜星魂踩着柔軟的地毯,一步步慢慢走向仍舊自顧自咆哮着的今川佑。

每一步的間距沒有絲毫的偏差,就連呼吸的頻率也暗暗與其相合,每當腳步落地,黑桃十三人只覺一個重錘重重的落在了他們胸口,讓人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束手待斃絕非良策,在夜星魂的壓迫下,黑桃十隻覺呼吸不暢,就連心臟似乎都要炸裂了。

精神穿刺!

身爲罕見的精神系異能者,黑桃十有他的自傲,剛過三十的他已經晉級到了B級的境界,就連普通的A級異能者他都能對抗一二!

黑桃十將精神異能全數激發,一把無形無色的長矛在虛空中凝結,以電光火石的速度刺向緩緩逼近的夜星魂。

夜星魂仍舊一步步向前邁進,雲淡風輕的就像是國王在巡視自己的領地,彷彿一點也沒有感知到黑桃十的精神攻擊。

成了!

黑桃十雙手一握拳,精神攻擊無影無形,他清晰的感知到精神穿刺已經攻入了對方的腦海,他相信下一刻,對方立刻就會失去意識,永久的陷入無邊的黑暗

夜星魂依舊自顧自的往前邁步,不急不緩,每一次邁步,給房間中衆人的壓迫都在成倍增加,精神穿刺擊攻勢猶如春陽滑雪,沒有激起絲毫的波瀾。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沒有可以在毫無防備之下抵擋精神類攻擊!這不可能!!!”

看到毫無異樣的夜星魂,黑桃十有些歇斯底里,就像是一個響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了他脆弱的自尊心上。

精神攻擊?!笑話!修真者內外兼修,雖然還未踏入金丹大道,但神魂之穩固也不是化外的修煉者所能瞭解的。

小小的精神攻擊當然不在話下,華夏修士與天掙命豈有如此簡單!

“你是什麼人?!”

黑桃十沒了之前的淡然,一臉嚴肅的看着緩緩靠近的銀色男子。

“對了,出場至今,鄙人居然沒有做自我介紹,失禮了!”

夜星魂邪邪一笑,雖然口中說着失禮,眼中中依舊是冷漠和高傲,絲毫看不出有任何失禮的意思。

“鄙人現在添爲冥太子!”

冥太子?!

黑桃十眼皮劇烈跳動,冥太子?!巧合還是……

“今夜踏月而來,冥府重開,吾以冥太子之名,招爾等皈依!”

沒有理會黑桃十的驚慌失措,夜星魂依舊不急不緩的向前邁步,堪稱踏雪無痕的腳步,猶如一次次重擊一次次撼動着三人心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