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靠着自己的頭腦,寧無華一次又一次,化險爲夷,而且一次又一次充滿天才般的幻想,還有充滿天才般的創造力,讓敵人根本就想不到,所以每一次寧無華完成任務都是出其不意的。

而且寧無華這一次已經覺得自己做完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他只能在這裏等着,等着卡爾到底用什麼手段來對付自己人。

其實對於卡爾的手段還是充滿期待的,他希望都能給自己眼前一亮的感覺,不讓寧無華感覺到這場戰爭這麼無趣。

時間1分1秒的過去,兩天的時間說快就快說慢也是非常的慢,很快時間已經過了大半,而且反**軍,已經安營紮寨,而且安營紮寨的地方,寧無華用望遠鏡,就能看到他們紮在的那個營帳。

而且大家都知道,戰鬥之前的空氣,都感覺到林中也感覺到壓抑,年輕人這個時候,感覺到有點害怕,因爲他第一次經歷這種情況,以前經歷最多的這是平民窟的小規模械鬥。

而且他的父親手下的人,人力量特別多,所以他只需要叫上自己手下的人,拿着槍對着別人,別人就會害怕臣服於他的,可是這一次他知道要拼命的,所以他還是有點緊張的。

寧無華當然感受到這個年輕人的緊張,所以寧無華直接來到樓下,拿出了一瓶珍藏的紅酒,來到這個年輕人的面前,然後給她倒了一杯紅酒,然後放在這個年輕人的面前。

“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我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和你一樣,而且比你還不如呢,我第一次殺完人,我直接在軍隊後方的療養院裏面待了三個月,你知不知道我當時心裏面有多害怕,那三個月,我一直做噩夢。”

寧無華想起自己以前第一次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那個,記憶寧無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寧無華,想起自己執行了這麼多任務,就唯獨第一次執行特殊任務的那個記憶,他記得特別的死。

年輕人這個時候看着寧無華,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他直接一口就喝了進去,想要緩解自己心中的害怕,看着面前的年輕人,一口就把自己給他倒的紅酒給喝完了,寧無華直接笑了一下,繼續對這個年輕人說。


“緊張不可怕,緊張反而還是一個好東西,一個人只有時時刻刻,保持緊張的心態,他纔可以面對接下來的危險,如果太過放鬆了的話,那麼這個人,就離死不遠了。”

寧無華看着面前這個年輕人,如此的緊張,又給這個年輕人倒了一杯紅酒,這個年輕人,就把面前的酒當水一樣,不斷的喝,寧無華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這瓶紅酒,寧無華這個時候已經發現自己拿上來的這瓶紅酒已經見底了。

看到自己手上的這瓶紅酒已經見底,墊了啊,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他再一次走到這個年輕人的背後,給這個年輕人做按摩,這個年輕人在寧無華的按摩之下,心情才平靜了很多。

“寧無華我也知道我現在,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出色的人,而且我感覺到我現在就像是一個懦夫一樣,根本就不像一個男子漢,一個男子漢,現在怎麼可能害怕呢?現在怎麼可能這麼緊張呢。”

Wшw✿ тTk án✿ CO

聽到這個年輕人這麼說,寧無華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對這個年輕人說。

“緊張是應該的,害怕也是應該的,你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陣仗,心中害怕是正常的,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仗,已經是殺了多少人呢,但是就算我殺了多少人,我自認爲我有自信,可以見識這樣的症狀,但是我還是當時特別的緊張。”

按摩了一會兒之後,寧無華也感覺到這個年輕人內心平靜了很多,然後寧無華看了她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年輕人腰上的槍。

他把這個年輕人腰上的槍,拿出來看了一下,這把手槍,感覺不錯,寧無華比劃了一下,也是一把好的手槍。

然後寧無華才把這把槍放在這個年輕人的面前,他表情嚴肅的看着面前這個年輕人,就對這個年輕人說。

“我知道你有些時候心情特別的緊張,只不過有些時候故作鎮定,假裝自己是一個強大的人,這樣做雖然沒有錯,但是一個男人一定要直面自己內心的恐懼,你這把手槍我看起來覺得不錯。”

“很配合你,而且我告訴你,手槍這個東西,在關鍵時候,他就是你值得信賴的夥伴,其他人,人心隔肚皮,他可能會背叛你,但是手槍不會背叛你,他永遠會保護你的。”

寧無華看着面前這個年輕人,年輕人也只能點了點頭,在寧無華的這種安慰之下,他感覺到自己有很大的信心了,他也感覺在寧無華的安慰之下,就算面前有再大的困難,他也能戰勝得了。

“寧無華,你說的沒錯,一個男人一定要直面自己內心的恐懼,我現在決定要直面自己內心的恐懼,一定要打敗他,然後讓他知道我的厲害,寧無華,謝謝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戰勝它的。”

一看到這個年輕人這樣自信的說出這些的話,寧無華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離開了這個年輕人。

寧無華直接來到樓下,她換上了一個迷彩服,然後寧無華拿出了一把小小的手槍,當然寧無華也帶上了自己隨身攜帶了寧無華自己最喜歡的匕首。

寧無華看着外面的天,現在已經是夕陽西下了,現在已經是傍晚了,寧無華打算去偵察一下,反**軍,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人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

畢竟還是孫子兵法說的特別的好,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寧無華現在就打算去知彼知己了。

然後寧無華吃了一點東西,他讓自己恢復了一點體力,然後寧無華慢慢的看着頭上的夕陽不斷的落下山,等到天已經完全黑了,而且寧無華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到了凌晨三點鐘。

凌晨三點鐘,這個時間是最完美的時間,凌晨三點鐘,這個時間人,是睡的是最死的時間,而且這個時間是人最沒有警惕的時間,所以寧無華在這個時間開始行動,他悄悄咪咪的潛入了這個反**軍的營地。

寧無華看到反**軍營地,這種巡邏密度,還有這種巡邏水平,寧無華還是特別滿意的,你是特別欣賞的,因爲有幾次寧無華差一點都被別人發覺了,幸虧他機靈躲過了。

而且寧無華也看到軍營之中,防禦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卡爾所在的那個地方,寧無華遠遠的看了一下卡爾所在的那一個帳篷。

“沒想到你的水平還是不錯,也沒有丟我的臉,看起來,你還是不錯,離開了我之後,你就成長了很多,也進步了很多,不愧是我一手帶出來的卡爾呀。”

寧無華自言自語說了幾句話之後,看了一下週圍,他也覺得這個地方不是久留之地,然後寧無華,再次悄悄咪咪的潛入了反**軍的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今天晚上他已經對反**軍的實際情況瞭解的差不多了,他直接把地圖給鋪開了,看了一下反**軍,稍微再一次計劃了一下,然後直接躺在牀上休息去了。 寧無華有一種自信,就算卡爾再學習一百年,也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他只是簡單改了一下自己的計劃,應對卡爾和他的反**軍。

等到第二天寧無華還在睡覺的時候,寧無華在睡夢之中就聽到了一個槍炮聲,聽到這個槍炮聲,寧無華睜開眼睛,直接穿好了自己的鞋子,打開自己面前的窗,看了一下外面,發現外面已經有了一陣小規模的切磋。

但是寧無華看了一下正在發生交火的那個方向,看着那個方向,寧無華還是有自信的,因爲那個地方寧無華也修了很多碉堡,就算卡爾親自上,一時半活兒也很難打得下來的。

但是年輕人還是特別的緊張,他一聽到外面,發出的槍炮聲,就直接跑到寧無華的房間,看到寧無華,這個時候站在窗子面前,他直接跑到寧無華面前急匆匆的說。

“寧無華你覺得現在怎麼樣?外面已經發出了這麼,強大的槍炮聲,我感覺他們馬上就要攻進來了,你說現在我們應該怎麼面對他們,你有什麼計劃可以對付他們。”

一聽到年輕人這麼問自己寧無華,回過頭看了他一眼,然後笑了起來,直接搖了搖頭,繼續看着交火的方向,然後對年輕人說。

“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等前面傳過來的消息,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人馬攻擊我們,但是你放心吧,這段時間我做的努力可不是白費的,我修的防禦系統,就算是美軍來了,他也得攻打幾天,纔打得進來。”

你寧無華是有這種自信的,所以他輕描淡寫的看着面前,着急的年輕人,年輕人看到寧無華都這麼輕描淡寫了,也只能忍住。

跟着寧無華一起看着那邊的槍炮聲,本來很快前線的消息就傳過來了,原來只是卡爾的一個小規模偵察部隊和自己的小部隊接觸了起來,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而且打了一上午,最嚴重的受傷居然只是一個人闌尾炎犯了。

然後這個人被拖到醫院裏面去做手術了,其他的人,都沒有什麼大的問題,所以寧無華把這份資料交給年輕人看的時候,年輕人才鬆了一口氣,可是他很疑惑的看着寧無華。

“不是說長得特別的殘酷嗎?爲什麼打了一上午,上網這麼小,而且根本就沒有傷亡,打了一上午最嚴重的傷亡居然只是一個人,闌尾炎犯了。”

聽到年輕人問自己寧無華直接笑了起來,真實的戰爭哪有電影演的一樣,要知道消滅一個敵人,那只是幻想,畢竟有些時候狙擊手都有打偏的時候啊。

“你現在這麼想幹嘛啊,其實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而且,一下子造成很多的傷亡,現在又不是二戰時期,直接拿着槍往上衝,大家都是用槍打。”

“所以導致現在,很多發子彈纔打得是一個人,而且現在大家都不傻,能躲在掩體裏面,就躲在掩體裏面,再加上反**軍也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所以你怕他。”

寧無華相信寧無華也有足夠的自信卡爾,絕對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既然卡爾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話,寧無華也不害怕,畢竟自己這段時間辛辛苦苦修的防禦系統,寧無華還是很有自信的。

“你也不用擔心我這段時間辛苦,你以爲是白費了,反**經驗,尤其是柬埔寨這個地方我倒是不擔心的,他的那些東西,想要攻破我的修的防禦系統,還是真的很難呢。”

所以寧無華微笑的看着這座城市,這座城市已經是自己你說的一處要塞了,就算是強如美軍,強如俄軍,他們想要攻下這個城市,也得耗費一段時間。

幾家歡喜幾家憂,寧無華這個時候自信的看着這座城市,卡爾看着這座城市,就感覺到頭疼,經過自己權限不對和,這座城市裏面的守軍小規模接觸之後,卡爾才明白,裏面的人真的是一個高人。

因爲裏面修的碉堡,那真的是一層又一層,而且層層入扣,卡爾明白,如果自己要打下這座城市的話,肯定自己要付出血一般的代價,而且付出的傷亡,卡爾很明白這是自己,難以承受的。

“這裏面的守衛人員到底是誰呀?居然把這座城市修得就像一個碉堡一樣,如果,只是強攻的話,要拿下這座城市,不知道我要付出多少代價。”

“接下來只能帶着小規模的部隊,直接擒賊先擒王,把這裏的守衛人員的老大給抓住,然後這裏,的人畢竟是烏合之衆,一站擊潰。”

卡爾當然不願意讓自己的這麼多手下全部當作炮灰,因爲卡爾這個時候,好不容易讓北方亂成一鍋粥,讓**軍和北方的最大兩個幫派打得你死我活。

如果卡爾這個時候和這個城市裏面硬拼的話,卡爾就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就算拿下這座城市,他都沒有多大的實力和北方相抗衡呢。

所以卡爾明白,這次絕對不能隱瞞,所以卡爾這一次是想的是有什麼特殊方法能在背後捅他們一刀,羣賊先擒王,抓住這裏的守軍的老大,當然他不知道在對面的老大是寧無華。

這個時候,卡爾身邊的保鏢全部站在他的面前,對於這些保鏢,卡爾還是特別滿意的,因爲這些人。

幫助自己排除異己,所以當這些保鏢再次站在卡爾的面前的時候,卡爾這一次回過頭對他們說。

“如果我們要硬碰硬,然後靠這些烏合之衆闖進去,奪下這座城市的話,恐怕我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我想的是,我們能不能直接你們進去,把這裏面的老大給我抓出來,然後我看看這個裏面的老大是誰。”

卡爾再一次看着面前這一個,近在咫尺的詮釋,看着遠處的那一個高聳入雲的,市**大廳,卡爾明白,自己的對手也應該在那個房子裏面。

“就是不知道這一次對手到底是誰,所以你們這一次,一定要抱着十二分的警惕,因爲整座城市已經被這個人修成一個要塞了,就要攻下去的話,真的是很難。”

卡爾本來以爲,這個城市特別簡單,只需要自己大隊人馬,到了這裏的時候,這裏面的人就會投降,可是經過這一段時間,小規模的接觸,還有這段時間的瞭解,卡爾明白,想要讓這裏面的人投降,那真的是很難。

自己的保鏢離開之後,卡爾就把自己手下的情報人員給叫過來了,然後劈頭蓋臉直接罵了幾句。

“你們這些人到底是幹什麼吃的?打了這麼多天,我們居然連對面到底是誰都不知道,無論對手是誰我都不知道,你們連他們從什麼地方出來的都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幹什麼吃的,您真的是一羣吃豬食的嗎?”

卡爾這個時候直接暴跳如雷,他把這段時間自己手下情報人員,得來的情報,一張又一張打在情報人員的老大臉上面。

“你們這些人真的是一羣蠢材,都這麼久了,你們連對手到底是誰都不太清楚,那我死了之後你們都是不是不太清楚,我現在留着你們幹什麼?你們還不如直接給我拿上槍,上戰場給我打下這座城市,因爲留下你們真的沒有任何作用。”

卡爾不斷的咆哮,他手下的這羣人只能乖乖的低下頭,他們已經耗費了自己所有的能力,想要知道所謂這座城市的指揮官到底是誰?可是這個人實在是太過緊密了,根本就不知道是誰。

寧無華當然知道,如果自己暴露自己的身份的話,卡爾知道自己還活着的話,寧無華就可能面臨無盡的追殺,所以能低調就低調,能不留下自己的名字,就不留下自己的名字。


所以導致除了幾個核心人員以外,根本就不知道,寧無華這麼一個人,而且更多的時候,他們只知道年輕人這麼一個人。

可是卡爾,你研究過這個年輕人,他發現這個年輕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本事,因爲年輕人只讀過大學,就算他是軍事天才,也不可能成長的這麼快,因爲軍事天才也是一步一步一仗一仗,不斷學習成長起來的。

如果讓一個軍事天才,沒有經過成長,直接去打仗的話,那就跟紙上談兵的趙括沒有太大的區別,除了輸以外就只能失敗了。

可是卡爾的手下的情報人員根本就不知道,幫助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所以卡爾這個時候才這麼生氣,他打了這麼久的仗,對付了這麼久的人,居然第一次連對手是誰都不太清楚。

“你們真的是讓我感覺到頭疼,您真的是一羣豬,現在居然連對手到底是誰都不太清楚,我真的不太清楚,我留下你們到底有什麼用?你們還不如現在就給我去死,這樣的話還能給你們柬埔寨的土地增加肥料。”

卡爾不斷的咆哮,在他不斷的咆哮之下,他手下的這些人,每個人表情都是特別痛苦的,看着他,卡爾看到自己手下的這些人。

表情這麼痛苦,卡爾也明白,這些人都是廢物,所以就把這些人給趕走了,可是看着面前這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卡爾現在真的被難住了。 “我從哪裏看這座城市都不應該這麼出色呀,我從哪裏看這座城市都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人才呀,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在支持,這些人,要不要給老闆說一下,算了,我現在可以把他們扼殺在襁褓之中,暫時還是不給老闆說吧。”

卡爾看了一眼面前這個城市,無奈只能回到自己的帳篷裏面,計劃接下來的計劃了。

卡爾這個時候心煩氣躁,寧無華是開心的不得了,因爲她再次巡視了一下自己的防禦系統,而且他還在那個交火最多的地方去看了一下。

發現別人用的重火力,但是自己的碉堡沒有任何問題,只是表面有一陣陣的擦傷,除此以外,沒有傷到你們的筋骨。

所以看到這一切的寧無華還是特別滿意的,自己這段時間的成果,寧無華還是特別的開心,所以他輕輕的拍了一拍自己修的碉堡,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一次增長了自己這邊人的信心。

就在這一次以前,寧無華明顯感覺到自己手下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敢,或者根本就沒有信心和反**軍做對抗,要知道反**軍精兵強將,這些從貧民窟裏面走出來的人。

根本就沒有多少信息,可是這一次接觸了之後,反**軍的實力,寧無華的手下也瞭解了,也覺得反**軍沒有多大的了不起,所以每個人都是特別的有信心,看到自己手下有些新寧無華,還是特別滿意的。

所以寧無華快樂的,看完了自己修的防禦系統之後就直接來到了,年輕人的辦公室,年輕人這個時候還在爲後勤搞得焦頭爛額的,看到寧無華來了,直接把自己手上的賬本放在寧無華面前,然後焦急的對他說。

“就這麼短短几天,我們已經花掉了我們,留下來的,幾乎所有東西,而且如果我們在這裏守下去的話,真的是守不住,因爲我們的糧食,也只夠吃兩三天了,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糧食都沒有了,你就算防禦系統修得再好,也不能打呀。”

看着後勤分析報告,寧無華也感覺到頭疼,可是他並不是這方面的人才呀,只能安慰一下面前這個年輕人之後,把這個報告扔到一邊,因爲他看着這座城市,他不願意把這個城市交給卡爾。


“你說的沒錯,如果我們再不能贏的話,接下來對我們造成的問題就非常的大,但是就算這樣,我也不願意把這座城市交給卡爾,這座城市,是我們好不容易奪下來的,所以堅決不能放棄,大不了我們再找一下背後的財團,希望能得到他的幫助。”

年輕人嘆了一口氣,現在靠他們兩個人的話,真的沒有辦法,只有靠外力了,可是那個財團還會幫助他們,卡爾非常有疑問,所以他這個時候走到寧無華面前,表達了他的疑問。

“我知道你現在有問題,但是你要放心,我們是爲他服務的,而且他已經爲我們投資了這麼多,我們也給他做出了成果,如果他現在就放棄我們這一股力量的話,他是個商人,他不願意自己遭受損失的。”

寧無華看着面前這個年輕人,他非常有自信,背後的財團肯定會給他們支持的,因爲那家本來就富可敵國,而且她也需要寧無華的幫助,年輕人看到寧無華這麼自信,也只能點了點頭。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相信你吧,但是你一定要注意一點,我們背後的那個財團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如果稍有不慎的話,他就肯定就會撤出對我們的支持。”

你對年輕人的擔憂,寧無華倒不擔心,他只是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把這座城市變成了一座藥山,這座要塞對他來說,就相當於一個完美的藝術品,根本就沒有任何缺點。

而且寧無華這個時候也自我陶醉,她辛辛苦苦把這座城市打造成一個堅固異常的要塞,所以寧無華回過頭來對這個年輕人說,他只在這裏,一個城市,頗有一點指點江山的味道。

“這座城市對我來說就相當於一個完美的藝術品,這座城市是我們即將征服整個柬埔寨的起點,從這座城市出發,然後向周圍輻射,然後統治整個柬埔寨。”

寧無華自信滿滿,可是在年輕人的眼裏,他覺得寧無華現在還是說着一些天方夜譚,他們現在已經被圍困了起來,連吃幾天的糧食都不夠,怎麼可能還能從這個地方出發,統治整個柬埔寨呢。

看着年輕人,有一點不敢相信的你,寧無華直接笑了起來,然後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之上,讓年輕人更進一步靠在窗子面前,然後寧無華指着自己面前這一個自己修建起來的堅固要塞。

“你不用擔心,其實我告訴你吧,我有一種自信,我自信從這裏出發,一定能統治整個柬埔寨的,你作爲我的朋友,作爲我的合夥人,你也會分一杯羹的,既然你不敢相信的話,而且現在後勤有問題的話,我們直接去找他吧。”

寧無華爽快的下樓,然後就安排車準備去找他們的,背後老闆那個大財團,看着寧無華這麼毛毛躁躁,年輕人當然也不能這樣吧,他只能看了一下週圍自己準備的資料,然後把這些資料放在皮箱裏面,就跟上了寧無華的腳步。

寧無華倒是覺得無所謂,她看着沿途的風景,年輕人,不斷的捏着着一個皮箱,他感覺到自己手上都出了很多的汗,而且這個時候他感覺到自己全身燥熱,他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着年輕人心急如焚,寧無華倒是覺得無所謂,畢竟現在又不知道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他們現在還不是有機會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