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小書都在一邊緊張的看著,它緊張主要是因為,九品丹藥啊!它也好喜歡吃的啊啊啊啊啊……

墨九狸此刻非常慶幸素汐婆婆,讓自己契約了天地鼎!不然別的丹鼎根本就承受不住九生花中龐大的藥力……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地鼎和小黑完美的配合著。丹爐內不斷發出碰撞的聲響!而墨九狸的額頭微微冒著細汗,一點也不敢分心……

靈魂力和玄氣不斷的注入丹爐中,小書直接將丹藥倒出來,飄到墨九狸的身邊,將丹要塞進墨九狸的嘴裡……

墨九狸連分心跟小書說話的時間都沒有。只因,現在丹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了!容不得她分心一點。

隨著她的玄氣和靈魂力不斷的注入,丹爐內原本暴動的葯汁慢慢匯聚成丹。一顆,兩顆,三顆,四顆,五顆……

每一顆丹藥上面都帶著數道丹紋……

忽然,墨九狸的眉頭微微一皺:「小書,空間裡面可有丹雲?」

「主人,空間裡面現在沒有丹雲。你必須到外面去才行!可是這九生丹的味道……」

「來不及了,我先出去!」不等小書說完,墨九狸帶著丹爐一起出現在房間中。

「寶寶,去找老祖宗,風護法禁止任何人靠近墨府!」墨九狸直接喊了一聲,就繼續煉丹!

寶寶和風護法聞言一愣,寶寶立即知道不好,伸手丟出一顆煙花到天上,然後直接跑去找老祖宗……

風護法也知道事情緊急,神識散開將墨九狸所在的房間籠罩,禁止任何人打擾到自家夫人煉丹……

而隨著墨九狸出來,即便沒有丹成,屬於九生花的味道便無止境的散開,瞬間不少人都聞香而動……

墨春抱著寶寶和其餘三人趕過來時,就看到在屋內煉丹的墨九狸,墨春疑問的看著懷裡的寶寶問道:「寶寶,這是怎麼回事?」

「太祖,娘親在煉製九生丹,給舅爺爺他們修復丹田,需要你們護法……」寶寶擔心的看著自家娘親說道。

她猜測娘親這是要引來丹雲或者丹劫了吧!不然,娘親是不會忽然出來的……

「什麼?竟然是九生丹?九品丹藥啊那是!」墨春震驚的說道。

亙古大帝 與此同時,墨府上空原本無星無月的天空,忽然間電閃雷鳴,聚集了一朵朵的烏雲……

「不好,是丹雲!禁止任何人靠近墨府,擅闖者殺無赦!」墨春看著自己的三個兄弟道。

難怪寶寶會喊他們前來,能夠引來丹雲的丹藥,那就相當於聖級丹藥!墨丫頭煉丹完成,恐怕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要是丹成時被人打擾或者搶奪,她根本就應付不來…… 這下輪我驚訝的看着老媽了,還有徐鳳年和郭勇佳,也都一臉不可思議的望着老媽。

難道昨晚還真是老媽在吃老鼠?我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頓時快暈了過去,因爲我之前一直抱着那人不是老媽的心態,我始終不相信,老媽會吃老鼠這種又詭異又噁心的事,可現在連她都主動承認了,我還能再說什麼?

我壓制不住心裏的激動,急忙問道:“媽,你什麼時候有這個怪毛病的啊?有沒有去找醫生看看?”

老媽根本沒理會我說的話,雙眼無神的望着我,嘴裏喃喃自語:“報應啊,真是報應,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我了…”

我渾身一震,老媽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報應?

“媽,你怎麼了?別嚇我啊!”我使勁搖晃了她幾下,生怕她出什麼意外。

老媽回過神,眼睛裏充斥着苦澀的情緒,一下子哭了起來。

“素素,媽捨不得你…”說着就抱住了我。

我也慌了,不知道老媽到底怎麼了,連忙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說:“沒事沒事,媽,我在呢,你別哭了…”

我的安慰非但沒起效果,反而讓老媽越哭越傷心,邊哭邊喊道:“造孽啊,都是造孽!”

我立即扭頭看向郭勇佳和徐鳳年,希望他們能幫我出出主意,可是他們兩滿臉疑惑,和我一樣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

我無奈,乖乖閉上了嘴,不停的安撫老媽,希望她能儘快平復下來,只有這樣才能知道她口中所說的報應,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媽趴在我身上哭了很久,我身子痠痛,卻不敢推開她,最後她的哭聲越來越小,我才慢慢鬆開了她。

“媽,有事你跟我說,好嗎?你這樣女兒心裏也難受…”我輕聲說道,生怕說錯什麼話,會刺激到她,現在我可就她這麼一個親人了,要是她也出了什麼事,那我怎麼辦?

我不敢繼續妄想下去。

老媽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對我點了點頭,我心裏一喜,張嘴便想問她剛纔報應的事,可誰知道她又搖了搖頭。

“媽不能告訴你,素素,你就不要再逼媽了,好嗎?”

老媽的一句話,就把我的千言萬語堵回了心裏,難受,憋得慌,我着急的看着她,嘴裏卻吐不出剛纔想問的話。

“這是你老爸和我造的孽,我們自己還債就好了,素素你不要爲我擔心,該來的,還是會來,你老爸走了,我一個人活着也沒什麼意思,只是苦了你…”老媽撫摸着我的臉,彷彿要把我的樣子一絲不毫的記在腦子裏。

與老媽神情對望了片刻,我選擇了妥協,安慰了她幾句,沒有再提剛纔的事,送她回房間裏休息。

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低着頭腦子裏昏昏沉沉的,沒想到我離開了三年,重聚家園的時候會是這樣一個結局。老爸走了,老媽看樣子也有心事瞞着我,搞不好也會隨時離我而去。

可我呢?

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爬上我全身,我後悔,我好後悔曾經一時衝動,離開這個家,離開了他們。

物是人非事事休…

徐鳳年摟着我的肩,無聲的敲打,默默的安慰我。

郭勇佳正苦着一張臉,抽着嘴裏的煙,時不時的看我一眼。

“你們覺得,我老媽剛纔說的那個報應會是什麼?”我不甘心的問他們道。

“不知道…”徐鳳年搖了搖頭。

“隻言片語的,猜不出來,要是我師兄在,可能會想到什麼。”郭勇佳擡起眉頭,眼睛一高一低的看着我。

楊塵?對啊,我怎麼沒想到他,他那麼聰明,這事跟他一說,指不定他能猜出個所以然來!

我急忙讓郭勇佳跟楊塵聯繫,看看他能不能分析出什麼。郭勇佳應了一聲,走出去掏出手機打電話。等了大概了十來分鐘,郭勇佳就回來了,只不過他的臉色不太好看。

“怎麼樣?”我充滿期望的看着他。

“我師兄說,他也猜不出什麼,畢竟他人不在這,接觸不到你媽,沒辦法妄加揣測。”郭勇佳嘆氣。

“那他過來一趟可以嗎?我報銷車費…”

“我說了,可我師兄沒興趣,女的忙,他不想幫。”郭勇佳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我們陷入沉默,只好看着電視發呆。到了下午,老媽醒了,她說親戚們馬上就要過來了,叫我悠着點,被罵幾句沒事,千萬不要跟上次一樣亂來,都是親戚,臉面上過不去。我點了點頭,原封不動的把話告訴了徐鳳年和郭勇佳。

親戚們陸續來了,正在客廳裏商量老爸出殯的事,只不過卻沒有一個人說起老爸的死因,看來老媽事先之前肯定和他們都通過氣。

最遲來的是姨娘一家,姨娘和姨夫一進來,就冷場了,所有人都閉上了嘴,眼神詭異的看着郭勇佳和姨娘姨夫,我也有些尷尬,倒不是怕,而是覺得上次剛鬧過矛盾,現在見面怪不好意思的。

“姨娘姨夫,你們來了。”郭勇佳笑着臉迎了上去。

“上次我不懂事,不知道你們身份,多多得罪了,希望你們多多包涵,不要介意。”

姨娘姨夫冰冷的臉色有些緩和,畢竟上次在這麼多親戚面前丟了份,現在郭勇佳能主動道歉,說明有些誠意。

我楞了下,沒想到郭勇佳還真的會主動去道歉。

“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你們能原諒我上次的衝動。”郭勇佳掏出一個紅色的小盒子,打開一看,裏面居然是一對金戒指!

姨娘姨夫眼睛都瞪直了,連忙推開說不要,郭勇佳脾氣也圓滑,說不收就是不原諒,晚上睡覺都不踏實,連盒子都塞到了姨娘的兜裏。姨娘也不好發作,四周的人都看着,也笑着臉說白素這回找對了男人,郭勇佳一聽不知道多樂呵,邀着姨娘姨夫坐下。

姨娘拉着我的手說了一堆掏心窩子的話,似乎上次的恩怨真的忘光了,我也沒多想,跟她說了起來。郭勇佳四處散煙,也跟一羣大老爺們聊起天來,只有老媽和徐鳳年,兩個人愣愣的看着,沒有說話。

直到門口悠悠晃晃走進來一個老頭,現場的鬧騰聲才止住,紛紛看去,我一瞧這老頭就有些鬱悶,上回我也有看到他,但印象裏沒記得有這個親戚,也不好意思多問,現在怎麼又來了?

老頭走到老媽身邊坐了下來,面無表情的對四周的人點了點頭,四周的親戚好像也非常尊敬他,連忙回禮,老頭最後纔看向我,臉上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不禁皺起了眉頭,這老頭到底是誰?總感覺好像在哪裏見過…

“素素啊,這位是鄔大師,你老爸的遠房表哥,是來幫咱們家幫忙辦喪事的。”老媽眉開眼笑,對我解釋道。

鄔大師?辦喪事?我腦子裏冒出一連串的問號,扭頭看了看徐鳳年和郭勇佳,他們二人也正打量着老媽身旁的鄔大師,尤其是郭勇佳,正一臉不屑的看着他。

我心裏一咯噔,想到上次老媽給他紅包的事,再看郭勇佳這個表情,顯然這傢伙是個騙子,藉着老爸的名頭來這裏騙錢!

想到這,我氣不打一處來,老媽是老實人,被騙也是理所當然,可我不會!

“鄔大師?呵呵,你是道士?”我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小姑娘,那個穿西裝的傢伙,是你老公吧?”鄔大師笑着看了看我,還有一邊的徐鳳年… 同一時間,寒園的顧琰也聞到了九生花的味道。激動的看著帝溟寒說道:「寒,是九生花,是九生花的味道。沒有想到這世上真的有九生花啊!走,我們去看看……」

帝溟寒聞言皺著眉頭,風護法之前傳回消息說,丫頭說她三天後煉丹,也就是今天了!可是,他原本以為她會在自己的空間中煉丹的,畢竟九生花出現的話,恐怕整個風雲城的人都會被驚動吧……

「風護法,怎麼回事?」帝溟寒立即在心裡問道。

「主子,夫人煉丹引來了丹雲!不少強者都前往墨府了……」風護法立即說道。

「保護好夫人和少主!」帝溟寒在心裡說道。

然後看了眼顧琰道:「走,去看看!」

顧琰早就蠢蠢欲動了,原本還擔心好友不想去!沒想到好友也有興趣,立即跟著帝溟寒就出了寒園……

聞到香氣出屋的凌峰,剛好看到和顧琰的身影,開口喊道:「該死的,你們兩個人等等我!」

說完拿出一個斗笠,往頭上一扣,追著兩人的身影而去……

與此同時,因為風雲城幾日後的馴獸師大會,不少各地趕來的強者。在聞到九生花的香味之後,紛紛起身前去一探……

就連住在客棧的韓斌也聞香而來……

風雲城煉丹公會的副會長和大長老等人,更是帶著那些沒有閉關的長老,全部出來了!只能說這九生花香的味道,實在是太過誘人了……

墨府的上空,一朵朵的烏雲不斷的聚集著!墨九狸的額頭都開始冒汗了!而前往墨府來的那些強者們,除了煉丹公會的人,和帝溟寒三人外。其餘人都被四個墨家老祖蠻橫的擋在了墨府之外,不得靠近一步……

有些不怕死的便想著硬闖,直接被墨春等人用玄氣碾壓成了血霧,炸在空中!眾人見狀,雖然心裡不甘,但是在絕對實力面前,卻不敢說什麼……

「幾位前輩,不知道府中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天才地寶?」人群中有人聲音灌注著玄氣故意問道。

只不過回答他的,是一朵巨大的食人花,在他面前大嘴一張,在眾人呆愣之際,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說話之人,直接吞了進去……

然後,紫影一閃消失在眾人眼前,如果不是周圍的幾人發現剛才說話之人,確實不見了,都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乾的好,夏姨! 第一正妻 哼,竟然敢誤導別人攻擊墨府,真是找死!」寶寶摸著手背上的紫色小花說道。

墨九狸在出來后,就讓雲夏去寶寶身邊,保護寶寶的安全了!而剛才那人的話一出口,寶寶的小臉就沉了下來,直接就讓手背上的雲夏出手了……

帝溟寒直接站在了墨九狸的房間外面,守著裡面正在煉丹的墨九狸。聽到墨春懷裡寶寶的話,嘴角揚了揚,不愧是他的種,這智商比自己的幾個護法都高……

「寶寶,他是你爹爹?」墨春四人震驚的看著下面的帝溟寒問道。

「娘親說,他只是張的像我而已!」寶寶認真的說道。 我先是一愣,緊接着的扭頭看了看徐鳳年和郭勇佳,我本以爲他說的是郭勇佳,因爲正常人是看不到徐鳳年的,可郭勇佳身上穿的是便服,徐鳳年纔是西裝。

難道…老頭看得到徐鳳年?

他們兩個倒是比我要淡定,聽了老頭的話只是皺起了眉頭,尤其是徐鳳年,正一臉不善的看着他。 大俠又跑了 我生怕徐鳳年會亂來,畢竟這裏親戚都在,連忙給他打眼色,同時心裏疑惑,能看得到徐鳳年就算了,說明這個傢伙真有點本事,可他是怎麼知道徐鳳年是我老公的?

香絕天下:醫品皇妃 正當我不解的望向他的時候,老媽突然說話了。

“鄔大師,這個小夥子纔是我素素的男朋友,還沒結婚呢。”雖然今天人來了很多,都是商量老爸出殯的事,但是老媽卻一臉笑意,也就是我的事,能讓老媽開心起來,不再那麼憂傷。

鄔大師皺巴巴的臉上輕輕一笑,瞥了瞥徐鳳年和郭勇佳,微微點了點頭。

“出殯的事,得等頭七過了才行,這幾天我交代你的事,你都做了吧?”

“都按你的意思做了。”老媽小雞啄米一般點頭,還看了我一眼。

我好奇的看了看這老頭和老媽,總感覺他們有什麼事情瞞着我,或者說,我隱隱覺得,老媽不肯把事告訴我的原因,八成和這老頭子有分不開的關係!

他們兩又聊了幾句,無外乎就是老爸出殯的那點事,我聽得似懂非懂,沒有插話,等最後商議完了,老媽又挨個送他們出門。

“媽,那老頭是誰啊,你小心騙子!”不管他是不是有真本事,我就是覺得這人給我一種特別不踏實的感覺,感覺他在坑我們!

“你是老爸的遠方親戚,我以前就見過他,沒事的。”老媽拍了拍了我的手,眼神裏充滿欣慰,示意我不用擔心。

我見老媽固執,也無計可施,只好硬着頭皮問道:“媽,是不是他和你說,我不能去看老爸的屍體?”

其實這句話我是抱着試探的態度,看剛纔老頭和老媽的談話,老媽似乎非常相信他,尤其是他之前說的交代老媽做的事,除了守靈以外,也沒瞧見老媽做什麼,肯定就是防我了!

“哎…”老媽幽幽嘆了一口氣:“素素,你之前不是問我,我夢遊吃老鼠的事嗎…”老媽說到這個的時候,渾身震動了下,眼睛裏有些落寞。

“是啊,老媽你什麼時候有這種怪毛病的?有沒有去醫院檢查一下啊…”聽到老媽說正題,我的心立馬揪了起來,夢遊到這麼嚴重,可不是在玩笑。

“這個我可以和你說,但是我說了,你就不要再問你老爸的事,好不好?”

看着老媽哀求的眼光,我心裏十分糾結,原本還以爲老媽要主動告訴我,沒想到是在和我談判!一方面是老爸的死因,一方面是老媽的病情,這要我讓我怎麼選?

無助的我沒有馬上回答她,而是把目光看向徐鳳年和郭勇佳,他們兩人朝我輕輕點了點頭。

“先把岳母的話套出來。”徐鳳年看了老媽一眼,隨口道。

我見他們兩都讓我答應老媽,也只好無奈點頭道:“那你快說,爲什麼會夢遊吃老鼠?”

老媽輕嘆一聲,面色哀傷的看着我道:“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夢遊,而且還吃老鼠,如果不是你說看到我回來蹲在門口,我一直都沒發現…”

我一愣,沒想到連老媽自己也不知道?那她上次聽我話說到一半,自己怎麼就接下去了?

老媽似乎看出我臉上的疑惑,解釋道:“大概在半個月前,你老爸還沒有死的時候,有次晚上睡覺,我突然被零碎聲吵醒,結果就和你一樣,看見一個人影,蹲在門口吃東西…”

老媽似乎在回憶,望着我的眼神越發的恐懼。而我也好不到哪裏去,腳底板下冒出一股冷氣,瞬間遍佈全身,整個人由內而外的涼,透心涼。

老媽說的這個人影,肯定是老爸無疑了,但是老爸怎麼也會夢遊吃老鼠?!

難道是家族遺傳的病?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我心裏的恐懼被無限放大,會不會我也是一樣,半夜起來吃老鼠,而我自己卻不知道呢?

“我當時心裏倒沒有害怕,那人是你老爸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只是不知道他在那幹什麼,也沒多管,就繼續睡了。後來起牀的時候,我問他昨晚蹲在門口乾什麼,他卻說我看錯了,他一晚上都在牀上睡。我想可能是自己做夢搞錯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又被奇怪的聲音吵醒了,看到你老爸和之前一樣,蹲在門口鼓搗什麼東西。”老媽捂着我的手緊緊拽着,心情非常激動。

“我心裏好奇,就下牀去看了,結果我就看到他在那吃老鼠!”老媽無神的雙眼瞬間爆發出光彩,用手比劃了一下。“這麼大的一隻老鼠,他居然活生生的咬死吃了,連骨頭都不吐!我當時害怕極了,你老爸那個眼神我現在都還記得,我跟他生活了四十年,從來沒見過他用那種眼神看過我,感覺…他好像撞邪了,不是原來的他…”

我怔了怔神,老媽所說的,跟我見到的情景差不多相似,我看到老媽的時候,也是面無表情,眼神冷漠,我跟老媽呆了二十年也沒見過她這樣!

還有,老媽說的撞邪,又是怎麼回事?不知道爲什麼,一聽到這兩個字,我就聯想到之前那個老頭,難道他就是爲這個事被請來幫忙的?

“我直接嚇暈了,後來第二天,你老爸跟沒事人一樣,我跟他說這些,他還罵我老糊塗,不過他拗不過我,我還是帶他去醫院看了。”老媽看了我一眼:“當時我本來就想給你打電話的,可是你老爸硬脾氣,死活不肯,說要你自己明白錯了,自己回家…”

說到這,我心裏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前些天一直在忙徐鳳年的事,而且離開家那麼久,也沒有主動打電話問平安,直到現在我纔回來,老爸人卻不在了。

我想認錯,可連懺悔的機會都沒有…

老媽察覺到了我的悲傷,摸了摸我的臉,對我強顏歡笑了下,繼續說道:“醫生檢查後說你老爸沒毛病,是我搞錯了,可是我分明看的清清楚楚,怎麼會搞錯了?接下來幾天,我每次半夜都會被你老爸吵醒,可我卻不敢繼續看他,因爲我知道他肯定是在那吃老鼠,可不管我怎麼說,他都不信我,還非說我更年期到了,去了好幾家醫院也沒轍,硬是檢查不出什麼毛病。”

“哎,我當時就想偷偷給你打電話,讓你回來勸勸你老爸,因爲你老爸晚上睡覺的時候經常會說夢話,總是叫着你的名字,我想他可能太久沒看到你了,心裏壓抑出了什麼毛病,可是你老爸沒多久就突然死了,我給你打電話,也晚了…”

老媽一口氣說完,我早就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腦子裏只有一個問題不斷在徘徊。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爸得了怪病吃老鼠,莫名其妙死了,現在老媽也吃了老鼠,她會不會也…?

“你也不要難過,這輩子錯過了就錯過了,或許你們下輩子還能做一對父女。”老媽見我沒說話,不停的安撫着我。

“媽,那報應呢?你說的報應是怎麼回事?老爸夢遊吃老鼠,你也夢遊吃老鼠,到底什麼是報應?”趁着老媽肯和我說這些話的機會,我急忙追問… 「額……」墨春幾人聞言一愣。長得像?是長得很像,這也太像了吧!說寶寶不是那個男人的女兒,他們都不信……

帝溟寒聞言嘴角抽了抽,該死的臭丫頭,就這麼教育自己女兒的么?等她出來,看他不好好告訴告訴她,究竟寶寶是不是自己的女兒……

帝溟寒心裡狠狠的想著,不過看著四周的眼神卻是冰冷無比的!因為帝溟寒是沒有帶著面具出來的,因此,眾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天師大人……

顧琰只是激動的看著裡面正在煉丹的墨九狸,恨不得能夠衝進去看個清楚。可是卻被帝溟寒一個眼神給止住了腳步。顧琰也知道這個時候煉丹是不能被打擾的,只能激動的站在帝溟寒身邊,時不時的往裡面瞄幾眼……

可是凌峰在聽到寶寶說話,看向寶寶的那一刻就淡定不了了。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他那個孩子是誰啊?為毛他就在南風城待了幾天,好友的女兒都這麼大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

「寒,她,她是你的……」凌峰指著墨春懷裡的寶寶,有些結巴的問道。

「廢話,不是我的,難道是你的啊!」帝溟寒沒好氣的說道。

就寶寶那張和自己酷似的小臉,答案還需要問嗎?那不是明擺著是他的女兒嗎?帝溟寒在心裡暗暗鄙視凌峰蠢……

「真的是你的女兒?可是你啥時候有的孩子啊?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啊,你也太不厚道了……」凌峰聞言立即不滿的大叫道。

「閉嘴,以後再告訴你!給我站到一邊護法去!」帝溟寒瞪了自己的好友一眼,暗嘆自己交友不慎,也不看看這是什麼時候,竟然有心情問這些。

凌峰被帝溟寒這麼一吼,才發現周圍越來越多的強者,向著這裡靠近。也知道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看到顧琰一點都不驚訝的樣子,覺得顧琰搞不好知道什麼。於是拉著總是往房間裡頭看的顧琰道:「別看了,我們過去給裡面哪位護法,等到她煉丹出來了,你不就什麼都能看到嗎?」

「好,好!可是,九生丹啊!那可是傳說中的丹藥啊!」顧琰說著說著就有些激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