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嘞!那也是妖妖和楠兒同意我娶小楠的,跟你這個生怕女兒嫁人的岳父有半毛錢關係。”暮邪忍不住回嗆,兄弟兩人鬥嘴鬥着鬥着回到了古獸族的核心宮殿那裏。

剛剛落下,看到宮殿門口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

“哥。”熟悉的聲音,加熟悉的身段,讓林寒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他幾乎不看對方的往裏走。

沒走兩步,被暮邪一把拉住了。

“這麼大晚的過來,一定是有事情來找你的,聽聽吧!”面對暮楓,暮邪還是沒有林寒這麼憎恨的。

林寒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暮楓。

“哥,我聽說你今日派人滅了易家……”暮楓知道現在的林寒今非昔的,但是看着林寒這張一如往昔的臉,暮楓依舊覺得親切。

“暮林大婚,我沒有什麼給他的,送他一個這樣的禮物也不錯。”林寒的解釋讓暮楓有些心酸。

“哥,你原諒了我哥,不肯原諒我嗎!你跟我哥對我來說都是哥哥啊!”從一開始,他只是希望林寒能夠找回過去的記憶,但是沒有想過會弄出如今這樣的場景。

畢竟在暮楓的眼裏,林寒吞噬擎天是百分百的事情。怎麼會又幻化出了一個暮林。這也是暮楓始料未及的。

他希望林寒變得強大,可以飛昇,器老說融合其他的分魂是唯一的出路。他沒有想過,這器老是誆騙自己啊!

“暮林沒有傷害過我!他在聽到米菱的勸說之後放過了我!但是你呢!明知道融合後會是怎樣的結果,你還是選擇了讓跟你有血緣關係的親哥哥回來!暮楓,你叫我怎麼不對你失望!”林寒雙目赤紅,眼底有着深深的傷痛,“如果是你!被視爲至親的人傷害!你能原諒嗎?”

林寒的問話讓暮楓心痛難忍,“哥!”暮楓重重的喊了一聲,隨即一把跪了下來,緊緊的抱住了林寒的腿,“我也不知道的,器老一直跟我說,只有融合分魂,你才完整,你才能飛昇!我以爲你的實力遠超擎天,吸收了擎天也不會有所變化。我沒想過會出這樣的事情。哥!你不要不理小楓好不好!” “林寒,小楓看起來不像是那種會說謊的人,也許真的是器老騙了他呢?”暮楓也是一個驕傲的人,如今爲了跟林寒認錯,都已經下跪了可見他的內心深處是真的知道錯了後悔了。 暮邪看不過去了,幫暮楓開口說話了。

“哥,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對我來說不管你三個人的哪一個都是當年哥哥的一部分,都是我的哥哥啊!”相處最多的是千萬年的那個哥哥,其次是林寒了。

而且林寒是陪着自己在這個世界這麼久的存在,所以在暮楓的心裏,林寒早是那個最重要的哥哥了。

林寒低頭看着暮楓,內心五味雜陳。

“叔叔你怎麼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沒等林寒反應過來,小楠迎了過來。一把將暮楓拉了起來,“爸你跟邪回來的也太晚了,快點進來,我教四大凶獸烤了足足十隻羊,再不進來吃不到了。”說着,小楠拉着暮楓往禁地裏拽。

林寒想要阻止都來不及了,眼瞅着分小楠拉着暮楓進入了禁地。

林寒有些後悔,不該在剛纔把進入禁地的咒語告訴小楠。

在小楠跟暮邪極力的促成下,導致林寒跟暮楓整整在禁地裏喝了三天三夜的酒。這酒喝得不省人事,整個人都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

不過結果是好的,林寒對暮楓釋懷了,對酒精的敏感度也緩和了許多。

三天過後暮楓不勝酒力離開了古獸族回暗黑族去了,他說要儘快趕林寒跟暮邪的進度,爭取跟他們一起飛昇到層仙境。

在第四天林寒宿醉醒了之後,王濤一臉凝重的來到了族裏尋求林寒的幫助。

林寒吃了一顆醒酒的丹藥纔出去見他,不過身還有一個很重的酒味,聞的王濤直接皺起了眉頭。

“林弟,你這是喝了多少的酒啊!”王濤捂着鼻子一臉嫌棄的開口。

“三天三夜,算是過癮了。”這輩子還沒有喝過這麼多的酒,都是暮邪拿出來的。

暮邪的意思是,喝了酒大家又是好兄弟,算作一笑泯恩仇吧!

這酒下肚之後,效果的確達到了,他跟暮楓,的確是一笑名恩仇了。而且那酒水裏也蘊含了許多的靈力,喝了之後對身體到是沒有多少的不適。

“……”王濤有些無語,“真看不出來,賢弟還是酒豪傑。”王濤這句奉承話是個人都聽出來了,林寒有些鬱悶,扯了扯嘴角。

“王哥來找我不是來討論這個問題吧!”看他來的也挺匆忙的,應該不是爲了這個。

“對了!我怎麼把正事給忘了!賢弟,出大事了。”王濤這一句出大事,林寒已經猜到了七八分。

嘴角掛着毫不在意的笑容,沒等王濤繼續說下去,林寒已經開口了,“你王家出了叛徒,而那個叛徒已經逃到層仙境去了。”

“賢弟你怎麼知道的?”王濤大吃一驚,開口問道。

“你說的大事還能如何,對了,王哥,你去過那層仙境嗎?層仙境的格局究竟是如何的?”這一點林寒實在很好很好,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王濤聽到林寒的問題,警惕的環顧了一下四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林寒。讓林寒將其餘人等斥退下去。

林寒心領神會,除了暮邪以外的人都趕出去了。

“這位是……”那日王濤也見過暮邪,但是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是否可靠。

“我的女婿,自己人。”林寒本是想要說兄弟的,但是轉念一想,這以後暮邪跟自家女兒成了婚,一些要好的朋友是一定要請,到時候該怎麼解釋女兒跟暮邪的關係,所以林寒直接給暮邪定位成了女婿。

暮邪這麼一下子在林寒的面前矮了一截,有些鬱猝,但也是自己活該,還能怎麼辦,只能讓林寒佔一佔這言辭間的便宜了。

“哦!令女婿還真是跟你一樣,深不可測啊!”王濤一臉敬畏的看着暮邪開口說道。

從暮邪的身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強者之氣,林寒挑女婿的目光自己簡直不要好太多啊!

見所有人都離開了之後,偌大的大廳只剩下了他們三人,王濤這纔開始娓娓道來,“其實不瞞你說,那層仙境我也只去過幾次,你知道的,每次去都要花費不少的紫色靈石,紫色靈石何其珍貴。我自然不會胡亂揮霍。我每次過去,都是在易家統治的光明星沒有出去過,據傳聞,層仙境是一個大千世界,遠不止光明星一顆星球,還有這數以萬計星球。當年所謂的十大家族論是易家傳出誆騙古魔族的藉口。不過是怕古魔族去了層仙境還是一家獨大,所以才刻意慫恿當年的十大家族,將古魔族給滅了的。”王濤所說的信息那叫一個震撼,聽得林寒差點跌掉下巴。

他一直以爲,這層仙境再大不過跟這裏差不多,沒想到根本不是。

“不過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咱們若是去了層仙境,第一個着陸的地方,一定是光明星。我最怕的是咱們根本沒有任何能力從光明星逃出去,曾經我們王家也想過逃離光明星,無奈易光明一家獨大,根本沒有給過我們王家這個機會。

若是去了面,唯一的活路,是逃離光明星。這是我來找你的初衷,你若是去了層仙境之後,一定要想辦法逃離光明星去別的星球,創建自己的勢力,日後我們王家,投靠你了。”王濤心裏是這樣想的,他現在不過是高階聖皇,不及林寒這個巔峯聖皇,要層仙境,一定是他先去的,所以他去了層仙境,創建了自己的勢力之後,可以幫助他們王家擺脫易家的牽制了。這也是王家先祖一直以來的願望。

“逃出光明星……我知道了。”林寒是聽明白了,只有逃走,逃出去,能活下來。

“沒事,去了層仙境,我來幫你。”這天下,認識林寒的人多,但是認識暮邪的人不多。 送走了王濤之後,林寒開始着手準備去層仙境的事情。

當然是需要做一些適用的聖器來用。在層仙境,法器是不管用的,需要聖器。這也是那些層仙境的人覬覦聖器的原因。但是聖器的材料何其珍貴,他也不確定擎天能夠帶回來,所以暮邪兩人告別了古獸族,將族大小事務都交給了大長老,自己則滿大陸的搜尋寶物。

歷時三個月的時間,終於找到了一樣聖物,這聖物掩埋在大陸地心的位置,由岩漿包裹,卻沒有被岩漿煉化的,自然是聖器,這樣的聖器,林寒思考了一下,鍛造一把長槍最爲合適,畢竟自己的長槍用的最順手,不過槍頭的材料他是沒有找到,所以只能先再說了。

取這個聖鐵也耗費了他將近十朵的冰蓮,幾乎將冰蓮池子挖空了一半才換來了這個。

服用冰蓮能夠進入熔漿,拿到這個至臻的聖品。

當這塊聖品被林寒從熔漿裏帶出來的時候,林寒一度以爲自己是不是弄錯東西了。不然一塊被熔漿燒的滾熱的廢鐵也叫寶物?

不過轉念一想,這鐵在熔漿億萬年的時間沒有被熔漿所化,不是聖物又是什麼?

這樣一想,心裏平衡了很多。

帶着這塊鐵回到了族裏之後,林寒陷入了沒日沒夜的鍛造,每一擊的敲打,都能讓整個古獸族顫抖一下。

敲得是,林寒剛剛回到族裏,擎天也已經聽到消息來古獸族尋找自己,赴這一年之約了。也省的林寒去找那深山老林了。值得高興的事,擎天弄了不少的製作聖器的寶貝。看着他傷痕累累的樣子林寒知道他這一年過的極不順心。所以在他跟風瑟回來之後,他奉了兩個他們那個階品的萬聖丹給他們服用。

而且這一年裏,他早將擎天飛昇聖皇所需要的丹藥製作好了,所以也交到了擎天的手裏。

擎天對林寒感激之情簡直無以復加,在林寒的勸說下,留在了古獸族,跟林寒所帶來的一羣人一起在禁地裏修煉。

不過林寒想要鍛造一杆合適長槍的夢想還是有些不夠,那塊聖鐵被林寒反覆捶打了三個月之久,在林寒一天忽然突破聖皇之際才成功了,成功的被鍛造成了長槍的手柄。這手柄異常的沉重,其實那塊特殊的鐵也非常的沉重,足足有十幾萬斤重,若不是林寒已經是聖皇修爲,根本不能撼動它半分。

都說鍛造聖器是需要緣分的,可能也是這塊鐵跟林寒之間是有緣分的,所以才能被林寒成功的鍛造成了手柄。剩餘的槍頭林寒尋思着去了層仙境慢慢找。

將鍛造好的槍柄放到了自己的空間裏,林寒立馬帶着兩隻兇獸和暮邪一起離開了空間。

早在這之前他跟空間裏的衆人交代過了,讓他們安心修煉,他先帶窮和混沌去層仙境,因爲怕人多了會有麻煩,而窮跟混沌還是跟暮邪一人一個裝進空間裏的。

不過去層仙境之前,先將聖尊雷劫給過了,只有這樣,去了層仙境才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才能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巧的是在林寒突破晉階之際,暮邪也突破了。所以兩人只能先丟下兩隻兇獸去距離古獸族稍微有些距離一些原始山脈去歷劫。

聖尊雷劫何其兇險,其威力震撼了整片大陸,而林寒這次的聖尊劫更是暮邪還要可怕,連雷劫也暮邪的多了一倍。衆人都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遠遠的在古獸族觀望着他們的動靜。

暮邪撐過了雷劫回來還是提前吞服了林寒所製成的破雷丹才能活下來的。

成功的晉升成了聖尊,不過林寒有些慘了。

雙倍聖尊雷劫,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白妖妖跟柳楠兒知道今日林寒度完雷劫要去層仙境了,沒曾想卻見到這麼提心吊膽的一幕。

林寒也覺得自己有些熬不過去,因爲他沒有想到會有雙倍雷劫,但是林寒發現一個很怪的問題。

起次幾乎要奪走自己性命的聖皇劫,這聖皇劫意外的溫和了許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雷劫溫和了,還是自己的承受能力變得更加強悍了。

林寒明顯感覺到自己丹海之的那顆宛若一口大碗般形狀的小太陽瞬間脹大了一倍,變成了一個有籃球般大小的小太陽。

這應該是聖尊跟聖皇的區別。

最後那道天雷沒入林寒身體之際,林寒只覺得通體舒暢,收斂聲息還能揹着因爲承受不過去被雷劫劈暈過去的暮邪。

當林寒揹着暮邪回到古獸族的那一刻,古獸族的衆人簡直是被嚇懵逼了。

“你還是人嗎……”四大凶獸湊到一起抽了抽嘴角,所有人都沒有把握撐過聖尊雷劫,爲什麼這林寒卻跟沒事人似的。

“還好!挺舒服的!”林寒的一番話聽得他們嘴角是抽了再抽。

“等暮邪醒了你們再去吧!這古獸族你留下了饕餮跟檮杌兩隻兇獸來守護夠了,等到小楠飛昇聖皇了,我讓她去層仙境找你們,不過那時你們要儘快在層仙境建立好自己的勢力,這樣一來,我們去了層仙境才能投靠你們。”妖妖開口提議了一番,林寒點點頭,剛剛突破聖尊再在這裏待一段時間也未嘗不可。

他本想去層仙境歷劫的,因爲想起自己從下界過來這裏,天劫數量少了一倍之多,不過很快林寒否認了這個想法。

因爲在層仙境,這聖尊階品也已經不錯了,若是在那裏理解,還是在易家的範圍內,唯恐還是有危險的。所以還是先穩妥一些。大不了多歷幾道雷劫。

“爹,丹藥給我。”林小楠直接伸手管林寒要丹藥。

林寒這纔想起來,連忙掏了一顆丹藥給林小楠。

小楠接過丹藥,將丹藥塞入了昏迷的暮邪口。

服下丹藥之後,暮邪還顯得有些虛弱,他依靠在小楠的懷裏,正在閉目養神。 “等我飛昇之日,是我們成婚之時,別忘了,要在層仙境混出一個人樣來娶我。”暮邪傷勢好了之後林寒跟暮邪已經要爲飛昇做準備了。

這日,林寒所熟悉的人都來了,王濤也來了。

對王濤來說,他距離飛昇還有一段的時間,而且層仙境的局勢未知,爲了安全考慮,他還是選擇先在下層仙境留着。

林寒跟暮邪各自在空間帶了一隻兇獸,剩餘了兩隻留給小楠,讓它們可以做到保護古獸族不受別族攻擊的風險。

那邊,小楠在跟暮邪依依惜別。

這邊,楠兒跟妖妖依偎在林寒的懷裏不捨得放開。滿心滿眼都是林寒,饒是心裏痛苦萬分,卻還要強顏歡笑。

“我等着你們,你們要抓緊時間,我已經把我身剩餘的紫色靈石礦都放到你們兩空間了,靠着這些紫色靈石,修煉起來應該也不會有什麼難事纔對。”林寒也捨不得,但是飛昇是他們不得不面對的一件事情,所以林寒必須要面對。

“不許你招惹別的女人,去了那裏,一切珍重,等到我們也去之後,我希望看到的是完整無缺的你。”楠兒對林寒有諸多的不放心,怕他花心只是其一樣,最不放心的是他會有危險。

“我知道的,我聽王哥說過,層仙境很大很大的。”王濤去過層仙境,自然知道層仙境是個什麼情況。

“對了!王哥,抱歉,當意之師傅這件事情,怕是要等到了層仙境再說了。”林寒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麼,連忙轉過頭看了一下王濤。

“無礙,都是小事,飛昇重要,賢弟,記得你答應過我的,爲我王家,謀求一條出路。”不再做易家的馬前卒,能夠好好的活着。

這纔是最重要的。

“記得!日後,這古獸族,還需要依仗王哥多多保護了。”林寒點點頭,答應王濤的事情,他不用說都會力所能及的去做。

“好了,時辰差不多了,去之後,我們先去找暮塵。”暮邪跟小楠已經話別成功了,他衝着小楠揮了揮了手,走向了林寒。

“好。”林寒點點頭,真正面對着離別,竟然會是如此的痛徹心扉感。

林寒一直以爲,自己不懼怕分別,現在發現,原來也是懼怕的。

擡眼深深的凝望着楠兒跟妖妖,這輩子對他來說,她們是他最重要的兩個人。

“好好努力。”太老君撫着鬍子,笑呵呵的跟林寒道別。

看着自己的恩師,林寒心裏五味雜陳,對着太老君直接跪下,隨後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不孝徒弟在層仙境等着你們的到來。”說完,才毅然決絕的起身,走向了他們布好的大陣。

饕餮跟檮杌雖然心有不甘,但是想到等到小主人飛昇的時候它們也能去了,釋懷了許多。這至少起之前的毫無希望來的好許多。好歹有了盼頭,只要盡心去輔佐小主子夠了。

林寒跟暮邪並肩踏入了陣法,伴隨着他們的進入,陣法開始運行。

林寒跟暮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撕扯着他們的身體,兩人盤腿而坐,開始運行自己的靈力。

在陣法外的衆人看到陣法的場景有些心驚,都替他們覺得擔心。

不過這樣的擔心沒有持續多久,伴隨着陣法散發出了萬丈的光芒,他們的兩個人的身影一點一滴的消失在了原地。

隨後,便是一陣天旋地轉的翻滾,林寒跟暮邪發現他們兩個身影分散開了。而且這陣法正在失控,失控到完全不受他們的控制。

被陣法弄得頭昏眼花的兩人直接暈了過去,也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待到他們從昏睡醒來,兩人發現空氣的重量簡直沉重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林寒的情況暮邪的稍稍輕鬆一些,只是單從地爬起來站着,都有種大口大口的喘氣感,非常的疲憊。

“暮邪?”林寒環顧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看到暮邪的蹤跡。開口喊了一聲暮邪,可迴應他的是持久的沉默。困惑的在原地找了一圈,最終在一個灌木叢裏看到了昏迷不醒的暮邪。

林寒見狀有些無奈了,只能前去將暮邪背到了自己的背。

只是這一背實在有些可怕了,他感覺自己都快要被背的暮邪給壓垮了。

但是他也不能丟下暮邪不管,所以那樣揹着他,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

大約走出了幾百米的距離,林寒汗如雨下,整個人都快要氣背過去了。

太累了……這地方的重力怎麼這麼厲害,低頭看看自己一路走過來的腳印,腳都深深的陷入了地裏,清晰可見。

可見自己花費了多久的力氣。

而暮邪也總算醒來了,他慢慢的睜開眼睛,一睜開眼感覺有些喘不氣,發現有人正在揹着自己,他大吃一驚,立馬從對方的身滾了下來。

林寒本已經支持不住了,加暮邪的一折騰,兩人齊刷刷的摔倒在了地。

“該死的!你幹嘛!”林寒崩潰的開口,他是不知道這地方的重力有多可怕嗎?

“原來是你啊……”聽到林寒的聲音,暮邪鬆了一口氣。

“不然,你以爲是誰?”林寒狼狽的從地爬起來,隨後掏了幾顆丹藥塞進了嘴裏,開始嘗試着運行靈力是否能夠減輕一些負擔。

結果證明,運行靈力是可以解決走路的負擔的。

暮邪看到林寒的動作,立馬也盤腿坐下開始施展靈力。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兩個人才稍稍舒服了一些,再起身時,發現走路已經沒有那麼困難了,只是想要飛行,是不可能的,只能徒步走着!

兩人有些認命,乖乖的往前走着。

“還好暮楓沒有過來,否則怎麼吃得消。”兩人在這林子裏走了一個多時辰,纔算走出林子。走出時,兩人已經汗流浹背了。

“這可不一定,對於層仙境,他咱們要了解的多。”林寒以爲暮楓他們更加清楚層仙境。 “咱們現在是在哪兒啊?”抱怨又走了一段路,發現離開林子之後是一方荒原,這一望無邊的荒原,讓兩人走着實在有些累了,最後乾脆直接地躺下了。

王濤說,他們這些從下層仙境過去的人都會自動去到光明星的,應該還是光明星的範疇。只是不知道他們兩個被丟到光明星的哪個角落疙瘩裏了。

這四周荒無人煙不說,還看不到一個生物。實在讓人有些摸不着頭腦,千年年的時間積累,沒道理這光明星還是這麼荒涼啊!

稍作休息之後,兩人卻悲哀的發現了一件事情,那是餓了!他們竟然餓了!

這無語了,怎麼會餓呢?

按照道理來說,他們兩個可是聖尊啊!聖尊怎麼會餓!

林寒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餓了又能怎麼辦?只能去找吃的。所幸他是煉丹師,找到食物之後加工弄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在兩人飢餓難耐之際,忽然一個黑影出現在了遠處的山坡。

兩人立馬意識到了危險敢迎面而來,是一匹狼!

一匹擁有至少聖尊修爲的狼!

意識到這一點,林寒跟暮邪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來,這世界對他們還真是不薄,來直接送他們兩個人狼肉大餐……

“!”暮邪一聲話語落下,率先打算對那隻狼出手。

不過很快,接下來出現的十幾個黑影讓暮邪硬生生的停下了動作,滿臉木然的看着前方。

“一隻聖尊階品的狼王算了,還特麼再來十幾只的聖皇階品的狼羣!”林寒有種完蛋的感覺,不過很快,他想到了兩個人。

心念一動,他將空間裏的窮給放了出來。

暮邪見狀,立馬也將混沌給放了出來。

“到層仙境了!”這兩隻在空間待着不要太舒服,結果林寒跟暮邪心思一動,他們被迫從空間裏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