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上、右、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整個店裏一片寂靜,都認真的看着王昃在木盒上慢慢的移動木塊,全場只能聽到木頭摩擦的聲音。

半個多小時後,幾乎移動了幾千步,方盒的一面從一片雜亂無章變成了一個清晰的圖案,一隻只有一條腿的怪異小鳥。

‘解開了?真的解開了?!’

衆人心中驚呼。

又過了兩個多小時,方盒的六面只差一塊便全部解開。

王昃重重的呼出一口氣,伸了一下懶腰,看了看四周的‘觀衆’,微微一笑,將最後一塊推了上去……

但這一塊明顯比其他木塊要‘重’,推起來受到了不小的阻力。

而且推的過程中,王昃清晰的聽到方盒裏發出輕微的一陣響動。

直到木塊推合,方盒突然發出一聲‘咔’,這聲音很大,整個屋子裏的人都能聽到。

隨後方盒竟然憑空‘高’了一點,細心的話可以看到方盒的中間出現了一條縫隙,而之前那裏根本是平整一塊,任誰也沒有想到或是看出那裏會是開口。

但沒有人比王昃的震動來的更大。

因爲在方盒打開的一瞬間,一股濃稠的近乎液態的白芒從方盒的四周‘涌’了出來,就像那盒子裏放着的是乾冰,水汽漫延一般。 女神大人猛然驚呼:“原來如此!怪不得上官家會有煞氣出現,這寶物的靈氣實在太重了,又被這個‘七凌八寶盒’鎮壓起來,肯定會集聚煞氣的啊!”

王昃對這個盒子叫什麼一點不關心,雖然他想知道女神大人如何認得這個世界的事物。

他也對那已經消失的煞氣不關心,畢竟……沒了就是沒了,不用去管了。

他只關心擁有這樣靈氣的寶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緩慢的擡起盒子的上半部,裏面又有一絲光線照了出來,這道光線並不是純白,而是有些泛青,而且這道光線其他的人也都能看到。

“有光?!”

上官翎羽畢竟城府淺,下意識的叫了出來。

王昃猛然拉開盒蓋,就見一顆渾圓的珠子靜靜的躺在裏面。

珠子有雞蛋大小,圓的完美異常,藍得醉人心魄,最主要的是它正散發着悠悠的綠光。

而盒子徹底打開之後,隨着室內燈光的照耀,那些綠光又淡漠了下去,好似從未有過。

“夜明珠?!”

上官翎羽再次驚呼出聲,兩隻眼睛已經泛起了小星星。

夜明珠,總會在影視劇中被無數次的提及,但……它僅僅是個傳說。

真的有夜明珠嗎?有的,整個世界已知的夜明珠只有兩顆,僅有的兩顆。

其中一顆先存在大英博物館,另一顆不知所終。

夜明珠是什麼?它有一個極其複雜的學名,隕石異種冷光金剛石。

是的,古代大凡所謂的夜明珠都是普通的廉價螢石,而真正的夜明珠是具有色彩的不透明鑽石,是鑽石,是天外隕石帶來的鑽石。

在場衆人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腦袋全都擠在一起往夜明珠上拼命的看。

黑洞劍仙 甚至都冷落了上官青,這個寶物的‘擁有者’正苦於手腳不能動,遠遠的看着衆人的興奮,心裏的難受自是可以想象。

但沒有人知道王昃眼中的夜明珠是個什麼樣子。

古語云‘螢火照龍宮似白晝’,在王昃的眼中,這夜明珠散發出來的靈氣,真的將整個屋子都照的通明,照的一切都虛幻了起來。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就能看到如若流蘇般的靈氣從口鼻中涌進身體,在小腹中打了一轉,輕而易舉的就變了如若液態,隨後……就被女神大人無情的吸走了。

‘留下一點也好啊……’

王昃心中悲嘆着。

王昃咳嗽了一聲,將衆人的心緒都拉扯了回來。

要說感覺最不可思議的,就要數阮小京了。

從衆人進門開始,他就張着大嘴看着兩個出門帶着保鏢司機的大佬跟自己的現任老闆前任同學……風輕雲淡的聊天,好像還在做什麼奇怪的買賣,而且還是求着王昃!

最重要的是,那些保鏢身上穿的都是阿瑪尼啊!

‘這尼瑪……小昃現在是處在什麼世界啊?這還是現實嗎?我是不是面試睡過頭,一直沒醒啊!’

一次次的衝擊,讓阮小京的嘴張的一次比一次大,連口水流到下巴都沒感覺。

王昃瞅了一圈,那些火熱的眼睛在告訴他,自己要想留下這東西……怕是要多費些心啊。

不是他貪圖什麼,而是這種靈氣質量的東西自己要是沒留下,恐怕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女神大人不來個同歸於盡什麼的都算她善良。

王昃清了清嗓子說道:“果不其然啊,上官家陰氣濃重到可以直接影響生機,甚至讓人產生幻覺,果然是有‘兇器’啊。”

一聲‘兇器’將衆人的心情都拉回了正常狀態。

劉忠堂最先問道:“不是陰器嗎?怎麼又出來個兇器?”

王昃編道:“蘊含陰氣到達一定程度,我們可以稱之爲‘陰器’,但陰氣已經到達這種地步了,就只能稱爲‘兇器’了!你們應該是看不到,在我看來,現在這間屋子裏已經模糊的看不清人了,滿是漆黑的陰氣!”

說謊這玩意,是會越來越熟練和……無底線的。

他在夜明珠上面仔細打量了一陣,突然揮手說道:“這東西你們帶回去吧。”

衆人皆是大驚。

上官青先是鬆了口氣,可隨即有感覺不對,忙問道:“我也同老劉一樣,稱你一聲小先生,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昃冷笑一聲,說道:“什麼意思?這還不是明擺着嘛,就是我對付不了它。上古陣法我只有一個,現在它鎮壓着劉家的香爐。再說,即便是沒有劉家這事在,我也不敢肯定我那珍貴的陣法能否壓制住你這‘兇器’,所以還是算了吧,您另請高明。”

一番話說出,還不等衆人是什麼反應,腦海裏的女神大人已經抓狂了,兩隻小拳頭不停的敲打着王昃的腦仁,嘴裏急速的嘟囔着‘同歸於盡,我跟你拼了!’

王昃暗自苦笑,腦中說道:“我的女神大人啊,您輕點……我這是‘欲擒故縱’啊。”

先不管女神大人如何耍橫,上官青人如其名,臉色已經青了。

劉家最近的狀況他看得清楚,本來日落西山的家族突然變得彭基勃發起來,不但家中人丁的身體狀態都已經轉好,各項事業中也開始又上升的苗頭。

雖然不太想相信,自己找了無數方外人士都遇到的是騙子,他劉家才找了一個就找到了高手,但上官青卻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

最主要,經過王昃的一次‘施法’,自己的身體已經好轉,短短數天體重就增加了二十斤。

但如今王昃竟然說不管了,這讓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上官青緊張道:“還請小先生想想辦法啊,上官家流傳千年,可不能在我的手裏斷掉啊!”

說白了老頭子是怕死了,如果沒有好轉,他也許會心安的接受事實,但如今有機會活,誰又能冷靜的面對死?

王昃卻不表態,坐回椅子繼續喝着那已經涼了的茶水。

上官青趕緊給自家孫女使了一個眼色,後者無奈之下又跑到王昃身邊,軟言細語的說了好多,又是倒茶又是揉肩,把王昃伺候的是飄飄欲仙。

王昃嘆了口氣,說道:“不是我不想幫,說句實話,畢竟誰也不嫌錢燙手,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這兇器如果不用三昧真火燒它七七四十九天,根本壓制不住那些陰氣,而且此過程有相當大的機率,我會遭到反噬。唉……得不償失啊。”

明裏拒絕,其實卻開了口子。

上官青一聽有戲,趕忙說道:“小先生修爲高深,又是濟世度人,必定不會遭受反噬厄運,不如……您就試試吧,如果實在不行,那也是我上官家氣數已盡,便……便再不強求!”

話語見一股英雄遲暮的氣息流露出來,讓人不由得爲之震動。

王昃重重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那後學不才便試上一試吧,你們將此物留下,五十天後再來聽我消息。”

見他答應了,上官家的人都鬆了口氣,心中已經絲毫沒有夜明珠去留的問題。

但劉忠堂的心卻不安了起來,猶豫半響還是說道:“這個,小先生,不如把劉家的事情處理完全再對付這珠子,你看如何?”

他聽聞此事風險極大,害怕這小先生年少衝動,萬一真的一命嗚呼了,自己劉家的氣運還沒徹底轉過來,那自己不是虧大了。

上官青勃然大怒,喝道:“你這老混蛋,不幫忙說話已經很過分了,現在竟然還要阻擋此事,我跟你拼……等我身體好了,看不收拾你!”

劉忠堂也是尷尬至極,按道理現在劉家的實力要比上官家大上一些,但從小到大這上官青的淫威還在,他也不敢真對着幹。

王昃怕兩人鬧僵會影響‘計劃’,趕忙說道:“劉老爺子放心,既然香爐已經放進陣法,就算沒有我去看管也就正常運行,劉家氣運恢復只是時間問題了,而這夜明珠確實是當務之急,我怕……上官老爺子的身體實在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依我計算,他現在手腳具不能動,呼吸也會有些困難,時間緊迫啊。”

上官青從始至終沒有跟人說起自己的情況,如今見王昃一語中的,他對王昃信心又增強了不少。

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心中如此寬慰道。

……

總體來說,事情算是‘完美’的解決了,上官青滿意的被人‘推走了’,上官翎羽則是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劉家人走得稍顯不乾脆,劉忠堂很鄭重其事的質問他爲什麼沒有使用他給的那張銀行卡,後者只能傻笑了一陣。

而劉哲作爲同齡人,不懂得老一輩對於王昃這等方外人士的禮節,很隨意的講說日後有空大家一起聚聚,要領他感受一下世俗的風情……

話說這世俗風情,王昃感受的真不比劉哲差,但他也知道劉哲指的是一些少兒不宜的部分,所以……他竟有些小小的期待。

而對於他這種撓頭傻笑流口水的模樣,女神大人果斷的將那不正當的苗頭扼殺在搖籃之中。

“不許去!”

王昃吐了吐舌頭,發現自己的女神大人,還真有點像……自己的管家婆啊,嘿嘿嘿……

人都走光了,就剩下阮小京還在衝着門外揮手,難道他就不知道那些人早就坐車跑了嗎?

王昃將目光投向了那顆夜明珠,眼神中一片火熱。

幾乎是猛虎撲食的將夜明珠捧在手裏,他恨不能直接把它給吞下肚去,可也就在他拿起夜明珠的一瞬間,他看到了在夜明珠的下面,竟然壓着一張泛黃的紙片…… 拿起紙條一看,他趕忙抱着盒子跑進裏屋,將自己緊緊關在裏面。

因爲他發現了一個驚天的大祕密。

這張紙條交代了夜明珠是如何得來的。

這顆夜明珠的來歷相當不凡,第一次有記載是在北方羌族,當時一顆隕石意外落在一個村落,將村落中男女老少一百多口盡數化爲灰燼。

部落首領途徑此地,才發現一個村子竟然已經成爲了廢墟,而在廢墟中就找到了這顆在屍骸下微微發光的夜明珠。

部落首領將其視爲不祥之物,特命大祭司封印看管,直到成吉思汗統一整個北方少數民族,這顆隱藏了幾百年的夜明珠纔算易主。

有過數百年風雨,此物被一官員所得,後進賢給掌權者換取升官發財的機會。

而當時的掌權者,就是慈禧。

從漢末到清朝,夜明珠歷經多少帝王沉浮,國家盛衰,最終卻落到了王昃的手中。

但夜明珠的來歷並不是王昃激動或者說惶恐的地方,而是……慈禧由於太過喜愛此物,在死後竟將夜明珠含於口中,隨那無盡財寶一起埋葬。

也就說,這夜明珠不單單是個至寶,它更是解開乾隆慈禧墓被盜,寶物失蹤之謎的鑰匙!

最不可思議的,這張密密麻麻寫滿了字的紙條上,竟然寫明瞭盜寶及藏寶的全部經過。

原來上官家的老祖宗,也就是上官青的父親,當時就是國民政府的高官,也正是他負責的盜取工作。

也同樣是他,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

幾個當官的在互相殘殺之後,就剩下他一個,雖然文字上說的極其簡單,僅用‘具死獨存’四個字敘述,但其中的兇險不猜便知。

最重要的,是他在這種黃紙的背面竟然畫上了藏寶地圖。

想來他私藏國寶,又殺孽太重,必然會得一個暴斃的下場,連打開方盒的祕法都沒有留下。

將地圖深深的印在腦子裏,想了良久,還是將這張紙付之一炬。

這寶藏牽扯太大了!

一旦落入宵小之手,必定又是一場血雨腥風,而女神大人則很不要臉的把寶藏當成了自家的東西,默默記住地圖以後還囑咐了王昃好幾句,說讓他趕緊去尋找。

王昃爲之絕倒。

現在想來上官家那濃厚的煞氣,就可以解釋了。

夜明珠本就是含於慈禧口中之物,傳聞慈禧死後屍體不腐,甚至有恢復年輕的徵兆,就是因爲這富含靈氣的夜明珠早已跟慈禧神魂結合。

當夜明珠被取出的一瞬間,慈禧的屍體就迅速腐化了,正常需要十幾年的腐爛程度,事實上只用了一分多鐘,這件事在小紙片上都有記載。

靈魂失去肉體,便是孤魂野鬼,自然會引發煞氣聚集,又借靈氣之力積攢到那般濃厚的程度。

王昃不由得嘆了口氣。

富貴一生,還非要死後含寶,這不是等着人家來‘鞭屍’嗎?

自古以來,有哪位權貴的墳能真正保住?

乾隆生前發過誓,如若毀約必不得好死,死後被掘……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一輩子榮華死後也想風光?天都未必能容。

王昃一時間思考的忘記了時間,猛一擡頭,就聽到‘啪啪啪’的敲門聲。

原來是阮小京擔心王昃‘笑暈過去’,正在拼命的砸門。

開門第一句話就是‘古玩行這麼好乾?都有人哭着喊着往這裏送寶貝?!’

王昃滿頭黑線,心知這事還真不好解釋,對付道:“日後你就知道了。”

沒過多長時間,到了商城快關門的時候,王父終於回到店裏,風塵僕僕的好似幹了多大的事業一般。

王昃將阮小京的事情告訴給了王父,後者都沒用思考,就同意了兒子的提議。

其實古玩行之所以不願意僱人,都自己家人幹,就是犯着‘不知根知底’的毛病。

大凡古玩店都講究個‘一騙二碰三囤’,沒有那個古玩行不騙人的,反正一個物件做到了極致,大家都說它真,那也便是真的。

碰則是撞大運,又叫‘撿漏’,就跟中了彩票差不多。

而最重要的就是‘囤’,要有遠見有頭腦,瞄準一個品類大量囤積,以待升值,二是看某一個物件,短期內會不會大熱。

就是這第二點,導致往往一件東西關乎生死,成則金玉滿堂,敗則潦倒甚至逃亡。

如果自己顧的店員將寶貝偷走了,那不是都找不到地方哭嗎?

說白了就是玩古玩行的人,全身家當都放在那一個個的物件上,怕偷。

但王父並不擔心阮小京,這孩子是少數幾個在學生時代來過家裏玩的,可以說是王父看着長大的,對其秉性最是瞭解,雖然阮小京表面油滑不要臉,但總體說來就是個好孩子。

商城關門,三人各自回家,王昃不顧女神大人百般阻撓,還是決定晚上回家一趟。

他因爲每天晚上都需要吸收丹爐的靈氣,又是好幾天沒看到自己的母親了。

王母是個比較傳統的女人,按照王父的話來講,王母曾經可是大家閨秀書香門第,至於到底是哪個‘門第’,卻從來不說。

王母也確實是個特別賢惠的妻子和母親,爲人話不多,舉止優雅、處事有度,並做得一手的好菜。

王昃剛一進門,就大聲喊道:“媽,我回來了,餓死我了。”

王母一愣,手上拿着的盤子急速的顫動了幾下,她深吸一口氣,轉頭很溫柔的說道:“嗯,媽給你做去。”

當天晚上王母忙活了近兩個小時,弄出滿桌子的各色佳餚,看得王父心裏酸酸的,嘟囔道:“平時就用一個菜糊弄我,兒子回來了就搞出這麼多花樣……”

王母也不搭茬,只是一個勁的往王昃碗裏夾菜,如果王昃那道菜吃了一口便不吃了,她就會把那個盤子放到王父的跟前,如果哪道菜王昃多吃了兩口,那麼……它會出現在一個王父除非站起來,要不然絕對夠不到的地方。

偏心之重,可見一斑。

酒足飯飽,王父伸了個懶腰說道:“今天走累了,我先去倒着了。”

說完就走回了臥室,留下母子兩人說些家常話。

雖然王母在飯桌上有很多‘小動作’,但她會盡量保持不說話,直到吃完飯上了茶點,王母纔會撿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來聊天。

母子倆聊了很久,王母不時看向臥室,直到裏面傳來打鼾聲,王母才突然說道:“小昃……媽懷疑你爸有外遇了。”

王昃將口中茶水一口噴出,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臉認真的母親,心想這女人的直覺果然可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