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十硯說完這番話之後,便乾脆的轉身離去了。

他離去的背影很冷,似乎周身都帶著濃濃的怒氣和疏離……



初曉曉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卻一句話都沒辦法說。

只能是獃獃的坐在病床上,發獃,困惑,鬱悶……

剛剛,她本來就因為蔡茵雅回國的問題而苦惱,現在,卻還要為葉博淵的私生女而心煩。

看來,今天真是諸事不順啊!

禍不單行,這句話果然非常的有道理!

「張文月是葉叔叔的私生女?」

「這是真的嗎?」

初曉曉整個人都傻眼了,獃獃的望著天花板,此刻竟然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這件事該告訴葉墨寒嗎?

如果葉墨寒知道了這件事,他會不會崩潰?

「不對,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都還沒辦法證實,又怎麼能夠告訴葉墨寒呢?」

初曉曉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忍不住拍了拍腦袋。

左十硯提供的情報,一般是不會有錯的。

但是,如果這件事,其實不過是左十硯的一個陰謀呢?

而他們,卻要因為這件事而煩惱,甚至於去懷疑逝去的葉叔叔的品德。

這件事若是真的,那麼造成的影響,便是葉墨寒對他父親的認知全部崩塌。

這對於葉墨寒來說,無意識一種災難。

沐子塵也是考慮到這些,所以才沒有將這件事告訴葉墨寒的吧!

那麼,初曉曉作為葉墨寒的未婚妻,又怎麼能用這件事來傷害他呢?

如今,她應該先調查清楚這件事才對。

……

左十硯離開了病房之後,他的煩躁更是達到了頂峰。

腦海中,全是初曉曉質問他的話:

『那你呢?你把我當做朋友了嗎?』

『一開始是利用我,後來的感情也是目的不純,你有資格談『朋友』兩個字嗎?』

是啊,他真的是一點資格都沒有。

可,認清事實卻又是另外一種痛苦,折磨得他喘不過去來……

煩躁至極的左十硯,他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認識初曉曉的種種回憶。

她嬉皮的,她絕情的,她刻薄的,她可愛的……

以及,他們之間的一些親密接觸。

那些記憶彷彿是毒藥,在他的腦海中蔓延,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

此刻,左十硯難受至極,條件反射,他便開著車,朝著酒吧的方向行駛而去…… 目前來說,張文月是葉博淵的私生女這件事,左十硯只告訴了沐子塵和初曉曉。

還沒有通知葉墨寒……

因為,這件事,他還不想那麼快讓葉墨寒知道。

讓初曉曉和沐子塵先被這件事困擾,到最後再讓葉墨寒崩潰,效果會更好。

「初曉曉,你那麼極力的維護葉墨寒,那麼的愛他。」

「可,我怎麼可能看著你們幸福呢?」

「我遲早要毀了他,再把你搶到我身邊來……」

左十硯陰鷙著一張臉,憤憤的說出這番話。

腳下的油門,更是瘋狂的踩到了底……

最終,他將車停在了酒吧。

接著,他整個人便走了進去,坐在酒吧一個安靜的角落裡,看著那些人喝酒唱歌,好不熱鬧。

左十硯叫了許多酒,氣憤的他想起初曉曉在醫院裡的絕情,他心裡越是難以咽下這口氣。

端起裝滿酒的酒杯,便是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

酒精透過喉嚨,達到胃裡,每過之處,都產生著一股火辣辣的灼燒感。

不知過了多久,左十硯的臉紅了,全身都沒有力氣,雙目也變得迷離起來。

那些唱歌跳舞的人,在他的眼中跳動著,可越是晃動,他的腦袋就越疼,甚至於那些刺耳的歌,竟好像沒有一點效果一般,那一瞬間,他感覺世界好像都是安靜的。

那種感覺,迷離,暈厥,落寞,孤獨……

他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喜歡上了初曉曉,那個絕情的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

害得自己很多計劃因為她而打亂,自己的那顆心更是為她蠢蠢欲動,屢試屢敗……

這種挫敗感,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他的自尊心,彷彿因為愛上了初曉曉,全部都喪失了。

「啊?!!!」

左十硯想到這些,他的心裡更是極度不平衡。

此刻痛苦的抓著自己的腦袋,那栗色的頭髮被他糅得凌亂不堪。

氣憤之下,他痛苦的抓起酒杯,再次往嘴裡灌。

可酒杯空了,他又看向桌子上的其他酒瓶子,竟然也空了。

「酒,拿酒來……」

左十硯朝著人群呼喊著。

一般來說,酒吧里的買酒女聽見有人要酒,肯定會急沖沖的拿酒來,恨不得客人買的酒越多越好。

可這會兒,左十硯呼喊了幾聲之後,卻來了幾個長得不錯的美女。

「帥哥,一個人喝酒多沒意思啊~」

「這美酒就應該配美人,要不,我們姐妹幾個陪你喝酒,你看怎麼樣?」

幾個美女穿著很暴露,身材妖嬈,個個打扮得像個妖精一般。

幾個人說話之間,不等左十硯回答,便已經很隨意的坐在了左十硯的身旁,有的甚至於還坐在了左十硯的大腿邊。

「帥哥,你長得這麼帥,該不會是娛樂圈裡的明星吧?」

「帥哥,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男人打扮得這麼花哨又性感的樣子,簡直迷死人了~」

「帥哥,今晚讓我們幾個姐妹陪陪你好不好啊?」

幾個美女說話之間,更是伸出手,各種在左十硯的胸膛上,大腿上一頓亂摸…… 酒吧本來就是香艷的場所。

長得好看的女孩來酒吧,會被男人盯上;長得帥氣的男人來酒吧,也會被女人盯上。

而此刻,左十硯顯然是被女人給盯上了。

畢竟,一個男人長得比女人還好看,還妖艷,還迷人,自然會讓很多女人為之心動。

會有女人撲過來,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滾!」

左十硯聽著幾個女人嘰嘰喳喳的在他身旁吵個不停,他氣惱的蹙起了眉頭,一副十分不耐煩的樣子。

此刻,那些不識抬舉的女人竟然敢碰他,他嫌棄她們嫌棄得要死,直接一推,便把人給推了出去。

「哎喲~」

「帥哥,你怎麼那麼粗魯呢?」

「對待女孩子要溫柔一點,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啊?」

幾個女人有些委屈的撇著嘴,被左十硯給推開了,又撒嬌一般的想迎合上去。

她們心裡想著,男人嘛,哪一個不好丨色?

一開始假裝矜持,可她們多撲幾次,把他撩得全身發熱,性丨欲來了,還不是會把她們擁入懷中?

更何況,難得遇到一個長得這麼妖艷傾城的男人,不睡,簡直是太可惜了。

「帥哥~」

「春宵一刻值千金呀~」

「你就不想舒舒服服的做到天亮嗎?」

酥酥麻麻的聲音,又在左十硯的耳邊響起。

左十硯被那些聲音吵得非常的不耐煩,此刻只感覺一群蒼蠅在他耳旁亂叫。

尤其這些女人個個打扮得跟個夜店女似的,他可從來不喜歡這一類貨色。

「滾,聽不懂我說的話?」

左十硯不耐煩之下,再次蹙著眉頭。

他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子,直接朝著不遠處人少的地方丟去,接著,又拿起另一個酒瓶子丟了過去。

兩個酒瓶子飛到了空中,竟然很巧合的撞在一起,發出『碰』的一聲撞擊聲。

酒瓶子在空中被撞得碎裂,那畫面,及其慘烈。

接著,左十硯冰冷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不想打女人,不要讓我再重複第三遍!」

「若是還有妖艷賤丨貨不懂規矩,我就讓她們體會一下瓶子碎裂的代價!」

喝醉的他,臉色泛紅而迷人,生氣的他,卻透著幾分森冷,臉上寫滿了生人勿近。

「啊?!!!」

幾個女人傻眼了,她們完全沒料到,不過只是想睡個男人,卻竟然被如此對待。

頓時,幾個女人本來對這個男人充滿了愛意,此刻卻只剩下不甘與怨恨。

從戰神歸來開始 「有什麼了不起的?真以為自己是大明星,人人都想睡?」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哼,竟然敢跟老娘抬杠?妖艷賤丨貨是吧?那我就讓你知道妖艷賤丨貨的威力!」

「對,咱們叫人來收拾他!」

「到時候,再找幾個兇狠一點的男人,玩死他!」

夜店裡的女人,本來就是狠辣的主,背後自然認識一些人。

此刻,她們惱羞成怒之下,乾脆的拿出手機,撥打了幾個電話:

「喂,哥~」

「這裡有個男人不識好歹,竟然敢欺負我!」

全能少女是大佬 「你們快來啊,再不過來,我們幾個小妹都要被他打了!」

她們一邊說,一邊哭,一副委屈兮兮的樣子。 打完了電話之後,幾個女人露出兇狠又得意的光。

此刻,她們站在不遠處,惡狠狠的瞪著左十硯:

「小白臉,竟然不識抬舉,一會有你好看的!」

「哼,到時候把你賣到鴨店去,去伺候那些五十歲的老女人!」

她們說話之間,相互對視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而,不過是五分鐘的時間裡,酒吧里瞬間圍上了一群男人……

他們個個手中拿著棍棒,手臂上紋著各式各樣的紋身,有些身上還滿是疤痕,看起來兇狠至極。

「小妹,是誰欺負了你?」

他們說話之間,便已經朝著幾個女人走去。

那些個男人看著幾個女人時,全然是一副非常維護的模樣,由此可見,這幾個人的關係不簡單。

一定是經常性的欺壓老實人。

「哥,就是這個小白臉~」

「我們看他長得白白凈凈的,本來想著把他帶給各位大哥好好的爽一把,結果,他竟然不知好歹的反抗,還說要教訓我們。」

「嚇得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幾個女人說著,更是哭哭啼啼的樣子,全然沒有了剛剛得意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