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很久沒有到這裡了,林凡也不是很清楚這些學員的進展情況,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很快就可以步上崗位了。

「林神醫!」一進入門口,保安便恭敬地叫了起來,這些保安對林凡熟悉得很,因為學校城到處都有林凡的大型照片掛著。

「大家好!」林凡朝他們揮了揮手,便開著車進去了。

他直接就來到了校長辦公室,這裡以前是他的辦公室,不過後來離開后,就將一個老中醫提上去做校長了。

「林神醫!」看到林凡出現,陸榮生驚喜地叫了聲。

「陸校長,好久不見!」林凡微笑著說。

「真是好久不見了,也就前兩天聽說你到了花城,可是一直沒有時間去找你。」陸榮生說道。

「沒事沒事,你是前輩,我哪能讓你來見我呢!」林凡微微道。

「林神醫,你別這麼說,達者為先!你在醫術上遠勝於我,對我來說,你才是老師!」陸榮生說道。

「別這麼說,我只是沾了一點先人的光,而你們卻是真正有本事的人。」林凡笑道。

「林神醫,你這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了。」陸榮生尷尬地說。

林凡笑了笑,將話題岔開:「陸校長,現在學校的情況怎麼樣?」

一說到這個,陸榮生就變得非常興奮:「林神醫,&現在這批學生非常爭氣,在學習上非常認真,業務水平進步得很快。」

林凡點了點頭,說:「那就好,他們可以肩負著振興中醫的責任,如果不好好學習,那就真的對不起我們的一片苦心了。」

「是啊,他們現在學習的條件之好,待遇之優,完全就是超出了許多人,如果還不好好學習,將來真是沒臉見人了。」陸榮生點頭說。

「我下去看一下,你不用陪我。」林凡站了起來,說道。

「行,反正你比我還要熟悉這裡。」陸榮生說道。

林凡從他那裡出來&,就走進了教學樓,這裡的教學樓都是以前留下來的,屬於原先的醫學院,不過讓林凡整體買了下來,現在就成了中醫學院。

教學樓有十層,下面幾層是教室,而到了八層上面后,就全部是實驗室了。

走在教室的外面,林凡看著裡面的學生正認真地聽課,沒有一個開小差的,這讓他非常欣慰,畢竟,這是自己的心血,如果自己的心血讓人糟蹋了,那絕對是極為心痛的事。

而現在,這些學生真的太懂事了,一個個都沒有讓自己失望,這更讓他堅定了一直辦學下去的決心。

也許有朝一日,中醫能夠完全的取代了西醫,成為世界上最好的醫術,走進人們的心中,成為當之無愧的醫術老大。

雖然現在中醫的名聲也起來&,但那只是在少數國家,還有很多發達國家根本就沒有引進中醫的打算,這讓林凡非常苦惱,一直沒有辦法攻克對方。

歸根到底,是因為中醫術人才凋零,現在只是靠著自己星醫宗的人,而別的流派還沒有能跟上去,只有百花齊放,才能讓中醫真正崛起。

不知道誰第一個發現了站在外面的林凡,很快,本來的課堂秩序就出現了波動,任課老師非常敏銳地發現了這個問題,順著目光看出去,便看到了一臉微笑的林凡。

「林神醫,你也來了!」任課老師很禮貌地走了出去,說道。

「沒事,我就是來看看,你繼續吧!」林凡擺手說。

「你來了,他們就沒有什麼心思上課了,不如你進去眼他們講一下,讓他們的心裡都得到滿足,否則的話,我恐怕很難繼續講下去了。」任課老師笑道。

林凡聳了聳肩,說道:「真是不好意思,看來我來的時間不對。行,我就進去說一下吧!」 看到林凡走進教室,學生們頓時歡呼起來,他們以前都跟林凡學過,在某種意義上說,林凡也等於是他們的老師。

「大家好,很久不見了,你們還好嗎?」林凡微笑著說。

「林神醫好!我們都很好,謝謝你!」大家高聲叫了起來。

對於林凡,這些學生都是打心底的佩服,同時對他也是極度崇拜與感激,如果沒有林凡,他們這些學中醫的學生,前途肯定是一片黯淡的;如果沒有林凡,他們根本就不會得到這種機會,更不會得到這麼好的待遇;如果沒有林凡,他們就算學好了,以後也很難得到別人的尊重,因為他們學的是中醫,一個大多數人認為並沒有什麼前途的職業。

而現在,他們都非常滿足,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這一切,都是現在站在上面的那個青年給的!

「看到你們這麼熱情的學習,我心裡非常高興,這是對中醫的肯定!有了你們這些熱愛學習的學生,中醫的未來一定會很好!」林凡大聲說道。

「等你們學成出去后,我不敢保證你們個個都能跟我現在一樣,成為天下聞名的醫生,但是,我相信你們都會成為受人尊重的醫生,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出傑出的貢獻!」林凡微笑著說。

「中醫的未來,既是我的責任,也是你們的責任!我們這一代,一定要將中醫的地位提上去,就算不能超越西醫,也要平起平坐!當然了,我的目標一直是超越,從來沒想過我們中醫會比它差!」

「說得好,我們也對中醫充滿了信心!」學生們高聲說道。

「那麼,我們就要更加努力的學習,爭取在將來走上工作崗位后,成為一個出色的中醫人才!」林凡微笑道。

「好了,我的話就是這麼多,接下來,大家繼續上課,認真聽講!」

看到林凡走下了講台,學生們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將他送出教室。

林凡離開教室后,又到了別的教室去看,發現這裡的秩序真的不錯,很少有人會在上課的時候分心,一個個都非常認真。

走了一圈,林凡便離開了學院,今天來的目的達到了,就沒有必要再留下來,打亂他們的學習秩序。

左右沒事,他乾脆就回家了,來到了小樹林,這個對他來說有著很重要意義的地方。

看著那熟悉的地方,林凡心裡非常感慨,當初自己正是在這裡一點點進步的,雖然現在這裡對自己的境界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但是,記憶中那美好的一面,終究還是一直存在於腦海里的。

「咦!」林凡突然看到地上有一個東西,彎腰下去撿了起來,仔細地看了一下,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怪事了,這裡怎麼會留下一個蛋?」林凡奇怪地說。

這個蛋,跟當初小龍出生前一模一樣,裡面居然也有生命氣息,只不過,還非常微弱而已。

他運功查看了一下,終於確定下來了,正是跟小龍一個樣子的蛋,裡面,可能又是一條小龍。

林凡心裡那個高興啊,自己還真是福緣深澤,居然接二連三的得到這種好東西,難道說,自己真是什麼大能轉世的么?

YY了一會,林凡才將那枚蛋放到了以前小龍呆過的地方,然後自己也坐在上面,開始練功。

一直到了李靜雯快下班時,林凡才從打坐的狀態中醒了過來,正想開車出去接人,就感覺到了一股殺氣,頓時微感意外,竟然還有殺手敢到這裡來?

這股殺氣明顯不屬於自己這類人的,而是正宗的凡俗殺手,是那種經很多次殺人經歷的人發出了氣息,這種氣息,林凡也熟悉得很,以前曾平和艾絲就屬於這種人。

只不過,現在來的人比起當初曾平和艾絲的水平要高不少,看來最近兩三年不但是自己這類人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就連普通人也一樣,這的確有點讓人奇怪,以前地球上都沒有幾個先天五重以上的人,而到了現在,先天五重就跟一個蝦米般弱小!

他放開神識,但盾到了對方的分佈,不由得冷冷一笑,身子突然就消失在原地。

其實他完全可以不理會地方,只需要打開陣法,就可以讓對方陷入陣法之中。

不過,林凡這兩天心裡憋著一股氣,所以,這兩個殺手就要倒霉了。

還沒有等他們闖進來,林凡就出現在他們的身後,冷冷一笑,在對方震驚的目光中,輕輕一掌,便震斷了對方的手。

「敢來我這裡,你們就別打算回去了!」林凡冷笑聲中,將兩人抓了進去。

「說,誰請你們來的?別跟我講什麼規矩,到了我這裡,我就是規矩!」林凡冷笑著說。

「別做夢了,我們不會說的!」那個讓他踩著的殺手雖然痛得要死,但卻是非常強硬地說。

「你會說的!」林凡冷笑道。

「休想!」那人頭上的冷汗直流,但卻一聲痛也沒有叫,端的叫一個硬朗。

「你就硬撐著,我相信你撐不了多久!」林凡不屑地說,這種人他見得多了,一開始都是非常強硬的,但到了後來,還不是在自己的,乖乖地認命,將一切都招出來。

果然,不到十分鐘,兩個殺手便受不了他的手段,將背後的人招了出來。

「很好,你們總算還算老實!」林凡冷笑一聲,說道。

說完,他就一指點了下去,將兩人弄昏過去,然後打電話出去,讓楊帆派人來將這兩人提走。

這兩個殺手是京城那邊的人派來的,也就是說,他們屬於呂克良身後那個人請來的,只不過,兩個殺手並不知道真正請他們是那個人,而是通過另一個人請來的。

想不到,那個人如此小心,簡直就是滴水不漏,如果不是林凡早就知道他的底細,這一次一樣會讓瞞過。

不過林凡也不急,現在正是收集時候,對方越是派人來對付自己,進展就會越快,到時候,也許三天都不用,就可以抓到這條大魚了。

等了一會,楊帆就親自來了,看到兩個殺手的慘狀,就連楊帆這種久經沙場的人,也有點噁心,這兩個殺手的手都讓林凡打殘了,兩條腿也沒有了半點活力,整上人都癱瘓在地上了。

「將他們帶走,他們犯下的罪行足夠會一輩子牢了!」林凡淡淡地說。

「好,我馬上讓人帶走。對了長官,這裡要不要加點人手?」楊帆問道。

「不用了,這些跳樑小丑還奈何不了我。」林凡傲然說道。

「說的也是,我真是想多了。」楊帆訕訕說道。

等楊帆押人走了,李靜雯也回來了,聽到有殺手來,也是非常憤怒,說道:「老公,看來我們真的太善良了,所以一直會有人找麻煩。」

「是的,我真是太善良了,老婆,過兩天我就去一趟京城,親自將那個人抓起來,大大的震懾一下那些壞人,看看誰還敢無法無天!」林凡冷笑道。

這一次,他是有點出離憤怒了,自己本來並不打算趕盡殺絕的,但現在看來,自己的善良並不能換來別人的好感,反而地越來越過分。

「又要去京城了啊?」李靜雯有點不舍地說。

「也差不多要走了,這一次回來都快一個月了,時間無多,必須得快點解決問題,否則等外星人來了,我們就沒有能力去對抗了。」林凡苦笑道,他何嘗不想留在國內,陪著自己的老婆孩子過日子,可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也許過上十幾二十年還有可能。

「那你今晚要好陪我,我們看電影到天亮,好不好?」李靜雯抱著他的手,說道。

「看電影有什麼意思,不如我晚上陪你運動到天亮還差不多。」林凡邪笑道。

李靜雯臉上一紅,啐道:「壞人,整天就想著那種事!」

「嘿嘿,那種事是我最愛做的,能不想么?」林凡將她抱了起來,說道。

「壞蛋,你不會現在就想來吧?」李靜雯大驚。

「當然不是了,我們都還沒有吃飯,哪有力氣做?老婆,你不會是想現在就來吧?」林凡嘿嘿一笑,說道。

李靜雯大羞,擰著他的腰說:「壞人,我才沒有你那麼色!」

「嘿嘿,也不知誰晚上的聲音大,還敢說自己不色?」林凡邪笑道。

「我才沒有……那是情不自禁好不好?」李靜雯羞澀地說。

林凡將她抱到了屋裡,說道:「老婆,我一會下廚房,做點好吃的東西出來,晚上你可要努力一點報答我,好不好?」

「想得美!」李靜雯嗔道。

林凡真的非常用心地做了一頓飯,讓李靜雯吃得肚子都漲了,最後還埋怨他:「老公,你真是害死人了,這一頓飯,讓人家的減肥計劃又失敗了!」

林凡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老婆,你身材這麼好了,還講什麼減肥,你想讓那些肥婆罵死你么?」

「哼,反正我就是要減!臭老公,我現在撐的難受。你快想辦法幫我一下。」李靜雯嬌聲說道。

「行,我幫你按摩一下,保證有效!」林凡笑道。 京城。

一幢很大氣的建築里,一個老者正一臉陰沉地喝著茶。

電話響了起來,老者迅速地拿了過來,顯出他內心有多麼的不安。

「說!」他嘴裡只吐出了一個字。

「部長,找到人了,只不過,對方不讓提。」電話里傳來一個聲音,顯得很無奈。

「是什麼方面的人?」老者怒。

「國安局花城分局的,我們無權命令他們。」

「國安局?看來這次要我自己出動了,不然的話……好了,你注意看著,別讓出大事了!」老者森然說道。

「是!」

老者放下電話,臉上泛著怒色,自語道:「國安局,好一個國安局,讓我去會一會你們!」

一個小時后,程志民在國安局上面的會客廳,會見了老者,他一臉笑容地走進來,看著老者說:「聶老部長,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有點事給耽擱了!」

聶靖淡淡地看著了,說道:「程局長不必客氣,我也沒有什麼緊急事,就是來跟你聊聊天而已。」

程志民暗地裡冷笑,這個聶靖是一個剛剛退下的部長,不過手裡還掌握著不少權力,屬於那種退而不休的典型,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批准過後才能做。

不過,國安局最近查到的事中,好幾件都跟他有關係,也是說,這個聶靖其實一點也不幹凈,手裡不知道貪墨了多少。

「老部長,喝茶!」程志民讓人泡好茶進來&,說道。

聶靖也不客氣,喝了一口后,淡淡地說:「程局長,最近國內的形勢還好吧?」

「還可以,除了一些跳樑小丑在鬧事外,整體為說非常不錯。」程志民說道。

「那看來程局長真是領導有方啊!」聶靖淡淡地說。「不過,最近我的一個前下屬出了一點事情,說他的一個重要線人遭到了誤會,讓你們的人抓了起來,不知道程局長能不能通融一下,將人放了?」聶靖開門見山地說。

程志民故作驚訝,說道:「聶老部長,你說的人是誰?」

「人不在這邊,是在花城那邊讓抓走的,我剛剛通過關係找到人,只不過,沒有你的命令,他們不敢放人啊!」聶靖拿起茶杯,說道。

「有這種事?你說一下名字,我打電話去查一下,看看是什麼情況。」程志民故作吃驚地說。

「呂克良,一個生意人,是花城一個中上家族的家主。」聶靖說道。

「好,我馬上就幫你查一下,你稍等。」程志民站了起來,說道。

看著他走出了去,聶靖臉上露出了得色,自己雖然退下去了,可是,還是能影響到政局的,程志民雖然權大,但也不可能傷自己面子&!

只是,以後就不能讓呂克良那個蠢材亂來了,林凡是什麼人,他也敢隨便亂動?動得了還好說,頂多弄一個過失殺人!問題是,人家是高手啊,你能動得了么?

過了一會,程志民走了進來,坐下來喝了一口茶,才說:「聶老部長,我查出來了,的確是有一個叫呂克良的人讓抓住了。」

「那是肯定不會錯的,以我的關係,還能錯得了?小程,你看這人是不是先放了,別出什麼意外了。」聶靖說道。

「哦,這人還不能放!」程志民似笑非笑地說。

「不能放?」聶靖一怔,這有點出乎他意料了。

「是啊,真不能放,聽那邊說,這個呂克良關係著幾樁大案,如果就這麼放了,肯定是不可能的。」程志民淡淡地說。

「不會吧,呂克良這個人我也知道,他可不是什麼壞人!」聶靖暗暗吃驚,說道。

「很多人,我們從表面上看是看不出好壞來的,我想聶老部長對這點也應該很了解的,對吧?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這個道理。呂克良這個人真的有問題,我們是有鐵證的。」程志民說道。

「不可能,呂克良家裡什麼不缺,他還會幹什麼壞事么?」聶靖急道。

「很多犯大罪的人,家裡也是什麼都有,可是有一點,聶老,人都是有貪性的,很難滿足的,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的貪官污吏了!」程志民淡淡地說。

山不轉哪水在轉 「程局長的意思,是真不能放?:」聶靖森然看著了,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