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不解的心情,王峰拿著望遠鏡看去,果然是看到幾名鐵龍的人似乎正在城堡的外面做著什麼,而此刻,城堡的門已經被打開了。

「咱們要不要藉助這個機會衝進去!」詹姆斯的語氣已經逐漸變得有些激動起來了,他就如同看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了一般。

城堡的大鐵門一般情況下都是不會開的,既然對方打開了鐵門,那就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傑克與王峰相互看了一眼對方,然後直接搖了搖頭,不得不說的是,現在的確是一個進攻的絕佳機會,然而如果自己這邊選擇進攻的話,到頭來肯定是會有不少的損失的。

「鐵門被打開了啊!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詹姆斯根本就不能夠理解王峰和傑克的態度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畢竟對於這個絕佳的機會自己是不願意錯過的。

王峰搖搖頭,「不行!這有可能是他們設的局,為的就是讓我們衝過去。」說著他便再度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城堡那邊,如此重要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夠輕易下決定的,否則就要承受極大的後果。

傑克也順從地點了點頭,「白天作戰對於我們來說太不利了,因為我們的部隊很有可能就展現在了他們的炮口之下。」相對於詹姆斯來說,傑克還是極為理智的,作戰玩的從來都是心計。

「起煙了!他們好像是在燒火!」似乎是看到了令人感覺到極為驚訝的事情一般,詹姆斯伸出手指指了指城堡外面,卻是根本就不知道對方賣的什麼葯。

王峰往那邊看去,果然,傑克所說的並沒錯,對方那邊的十幾個人似乎正在燒火,此時雖然正值夏季,但是植物還是比較濕潤的,想要燒山根本就不是可能的事情。

「他們好像在倒汽油!」望遠鏡一看,這一刻,就連王峰都變得有些無奈起來了,對方十幾個人竟然在倒汽油。

鐵龍果然並不是一個傻子,在這麼關鍵的時刻竟然還想到把城堡的外面清理乾淨,這樣一來的話等自己的一出現就會直接暴露在他們的面前。

這對於王峰等人來說絕對算不上是什麼好消息,無論如何,擊垮對方才是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但是現在前方的路卻變得崎嶇起來了。

「要不要中斷他們的行為?」 農家科舉之路 詹姆斯已經把自己的狙擊槍給拿了出來,他一直把自己的狙擊背在後面,現在看來,似乎已經到了自己該動手的時候了。

面對著詹姆斯的疑問,王峰卻是有著一些猶豫,打,還是不打?如果打了的話,肯定是會驚動對方的大部隊,到時候他們進行瘋狂的反擊,也不知道自己這些人能不能抗住。

「打不打?」傑克也舉起了手中的槍,眼看著火越少越大,如果是燒到了自己這邊的話,情況將會變得更加複雜起來。

「先讓大家退後!準備攻擊!」王峰面色一狠,卻是已經準備動手了。 這個地方是絕對不能夠就這麼輕易被燒毀掉的,此刻王峰的心裏面只有這麼一個想法,所以只有把那十幾個放火的人給解決掉了。

聞言,傑克與詹姆斯的臉上也有著一絲瘋狂的表情展現出來,送到嘴巴的雞腿,他們不可能不吃!

「為什麼要他們後退?」不過對於王峰的命令詹姆斯顯然是有著一些不能夠理解的,大部隊本來都已經準備進攻了,現在竟然要他們後退,這無疑是令得軍心都會有點不穩定。

「對付區區十幾個人,只需要幾個人就可以了,再說我們是在暗處,現在我們只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而已,並不是說要決一死戰,而且如果讓對方知道了我們大部隊所處的位置,一個炮彈轟過來,你認為有幾個能夠活著離開的?」王峰瞥了一眼詹姆斯,卻是有些無奈地說道。

詹姆斯雖然年紀已經大了,但他所經歷過的戰鬥肯定是沒有王峰多的,而且經驗也沒有王峰豐富。

「我知道了!大家後退五百米!」詹姆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不得不說的是,王峰的確是教會了許多他不會的東西,現在看來這些東西還是極為重要的。

看見王峰所下達出來的命令,傑克卻是忍不住對著他點了點頭,不得不說的是,年紀輕輕的王峰的確是令他有著一些刮目相看的意思。

隊伍裡面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既然是命令,他們只能夠快速地往後面退去,狼牙小隊的人畢竟不屬於詹姆斯管,他們趕緊走了上來。

「都準備好狙擊槍,分散位置,今天試驗一下大家練習狙擊的成果,開槍之後不管有沒有成功,直接後退返回到安全的位置,都知道嗎?」看到自己的隊員們都走了上來,王峰倒是沒有驚訝的表情。

「是!」路能等人搓了搓手掌,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開葷了,此刻聽說有機會來聯繫狙擊,一個個自然都是極為興奮的。

王峰算了一下,每人一個差不多了,而自己還可以多少兩個,這都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眼看著火已經燒得越來越大,王峰也沒有忘記回過頭來對著詹姆斯和傑克說道,「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們狼牙小隊來完成吧。」

詹姆斯本來已經在調試自己的狙擊槍了,聽到王峰這樣一說,他卻是無奈地攤了攤自己的雙手,看起來似乎不願意就這樣輕易離去。

「好,你們自己小心,有消息通知我。」傑克倒是指了指自己的耳麥,他的意思已經表現得極為明顯了,那就是聽從王峰所說的。

「詹姆斯隊長,我們兩個人一隊吧。」似乎可以看出詹姆斯的心裏面在想著什麼一般,王峰忽然對著詹姆斯說道,既然對方也想要嘗試一下狙擊的味道,那就幫他一下倒也沒有什麼。

很快,場上便剩下了狼牙小隊的成員們和詹姆斯了,王峰帶著詹姆斯來到了一棵大樹的後面,這棵樹可以很好的起到保護自己的作用,與此同時,其他的隊員們都已經站好位置了。

一切似乎都已經準備就緒了,王峰看見詹姆斯似乎已經把精神全部都集中到了狙擊的上面去了,他也不由得一笑,要詹姆斯指揮戰鬥倒還可以,但是讓他親自來打仗就不是什麼很好的事情了。

「你負責那名穿著黑色鞋子的男子。」王峰對著詹姆斯說道,那個人的位置比較明顯,剛好可以讓詹姆斯來試試。

王峰再次從自己的麥克風裡面把狼牙小隊眾人的目標都一一指定出來了,這樣算下來,還有四名沒有目標,到時候誰要是先完成任務了可以再次出手,這倒不算是什麼麻煩的事情。

轉眼之間,那邊的煙已經隨著風飄了過來,嗆鼻的煙味令人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更為重要的,這其實在一定程度的上面影響了自己的視線。

「動手!」王峰話音剛落,他自己已經是扣動了扳機。

「砰!」地一聲,遠處一名正在燒火的男子已經到底,幾乎是同一時間,所有狼牙小隊成員手中的槍聲都響了起來。

目標全中!王峰驚喜若狂,而此刻,慢了半拍的詹姆斯也開槍了,槍聲響起,然而他所負責的那名男子早就已經在往城堡的方向逃去了。

十幾秒鐘的時間過去,王峰等人就可以清楚地他聽見在城堡的裡面已經響起了警鈴,看來他們並不遲鈍,這種事情竟然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反應過來,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城堡外面的五個人正在瘋狂地往城堡跑去,他們甚至於就連自己手中的汽油都不管了,在生命的面前,一切似乎都變得無足輕重起來了。

然而,王峰又怎麼可能放過他們,他把槍換了一顆子彈,又是一槍攻擊而出,對方那邊再度倒下了一個人。

不遠處的湯姆孫在轉眼之間也放倒了兩個人,他的速度幾乎與王峰是同時的,兩個人的實力本來就沒有多少的差距。

轉眼之間,對方還有三個人正在朝鐵門的方向不要命地跑去,然而,令人感覺到無比驚訝的卻是,鐵門在此刻竟然被緩緩關閉了。

詹姆斯調整好了自己的位置之後,終於用狙擊擊中了其中的一名敵人,與此同時,他的的額頭上卻是忍不住冒出了些許的汗水。

所有縱火的人在不到一分半鐘的時間就被解決掉了,甚至於城堡的裡面的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就已經撤退了,所有的事情就如同一場精心策劃的預謀一般。

鐵門的關閉,對於王峰來說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令人感覺到驚訝的事情,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對方肯定是害怕有人會進攻城堡,所以不得已才關起來的。

所有狼牙小隊的成員快速後退,最終來到了傑克所在的位置,而這裡,是對方無法偵查到的地方,對著傑克豎起了一個大拇指,王峰卻也忍不住抹了抹自己額頭上的汗水。 看到王峰臉上那頗為愜意的表情還有手勢,傑克幾乎已經明白事情進展的如何了,他的臉上洋溢著些許的笑容。

「恭喜恭喜!」傑克忍不住對著王峰抱拳,雖然自己沒有看到事情的經過,但是槍聲他還是聽到了的,短短的幾分鐘時間,狼牙小隊就把任務完成,這的確是令人感覺到震驚的事情。

反觀詹姆斯,經歷過了這件事情以後他終於已經明白狙擊手的不簡單了,第一槍擊中敵人之後,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瞬間都會不要命的跑,而這個時候想要攻擊到一個移動當中的目標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了,畢竟在這之前他還從來沒有做過如此激動人心的事情。

「王隊長,我現在對於你是真的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詹姆斯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即使是現在想起了剛才的事情,他都忍不住會感覺到熱血沸騰。

王峰擺擺手,經歷過了這麼多事情的他早就已經對這些恭維的話免疫了,雖然自己的確是做過不少的事情。

「接下來怎麼辦?」傑克看了一眼王峰,卻是認真地說道,解決掉十幾個人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後面的事情始終還是比較複雜的,至少沒有他們所想象的那麼簡單。

「沒有了汽油的澆灌,大火持續不了多長的時間,而且經過了這件事情以後,對方的軍心一定會受到動搖,還是那句話,我們只需要靜靜地等待就可以了。」對於這件事情,王峰就如同早就已經看透了一般說道。

他那條理清晰的頭腦卻是令得傑克對他不得不表示讚賞之情,能夠把後面的事情都想清楚,這已經是令人感覺到無比驚訝的一件事情了。

「好!我們就靜靜地等待夜幕的降臨吧!」傑克點點頭,他與王峰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以後,對於王峰幾乎也是採取了沒有任何理由的相信。

畢竟,傑克從王峰身上所看到的優秀品質實在是太多了,而如今整個隊伍的主導權似乎都交到了王峰的手裡。

城堡裡面,當鐵龍聽到了自己又死了十多名手下的時候,他差點氣得吐血,這種感覺就如同自己吃了一記悶棍,然而根本就不知道怎麼還手。

「這麼說來敵人已經到了?」鐵龍看了一眼麻蟲,卻是有些無奈地說道,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糟糕了。

麻蟲點了點頭,「對方都是狙擊手,他們出手實在是太快了,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離開了。」想到這件事情的時候,直到現在麻蟲還是感覺到了不可思議,當初就是他選擇關鐵門的。

「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鐵龍抓了抓自己的腦袋,他始終沒有想到王峰等人動手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以至於自己直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

本來他是想要把城堡周圍的草木給全部燒掉的,但是現在看來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畢竟沒有誰會再去敢做這個極為危險的任務。

「老大,我覺得,他們肯定是在山頭的那邊,要不然咱們趁著現在是白天,主動出擊如何?」麻蟲對著鐵龍試探性地說道,他作為鐵龍手下的第一高手,有時候還要幫助鐵龍想一些事情。

鐵龍搖搖頭,「城堡外面是他們的天下,我們如果擅自出去一定會死傷慘重,死守城堡!跟他來個你死我活!」說著他的面色已經是越加變得難看起來了,這麼多年的時間過去了,他終於感覺到了危機感了。

夕陽西下,數百人的隊伍集中在山中,王峰等人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心裏面卻是有著諸多的想法。

「對方竟然沒有主動出擊。」詹姆斯對於這件事情還是帶著些許疑問的,在他看來,鐵龍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而變得勃然大怒,甚至於帶人攻打自己,但是事情看起來似乎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放心吧,鐵龍不傻,他們一定不會出來的。」王峰微微一笑,對於這件事情他的心裏面早就已經揣測地極為清楚了,鐵龍,一個如此精明的人,一個視城堡如命的人,如果他出了城堡的話,性命就變得很有威脅去起來了,這種事情對方肯定是不會做的。

「咱們今天晚上行動還是在這個地方安營紮寨,坐等時機?」即可對於王峰所說的話倒是沒有任何的懷疑,此刻他已經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王峰的身上去了。

王峰迴過頭來看了一眼眾戰隊成員,他的心裏面其實也沒有想到一個很好的辦法,今天晚上行動,聽起來其實是有著一些突兀的。

看到王峰似乎已經陷入到自己的思考當中去了,傑克與鐵龍也不再多說一些什麼,畢竟對方的一個決定很有可能決定自己這些人的命運。

「按照鐵龍的性格,他一定是迫不及待想要解決掉我們的,所以今天晚上他一定會死守。」王峰試探性地說道,這是他所猜到的事情。

眾人點點頭,這一點就算王峰不說他們也是比較清楚的,鐵龍又不傻,這種事情肯定引起了他的高度注意,只是現在最為重要的是應該要如何來對付他。

看起來似乎只有強攻了,只是強攻的後果是眾人沒有辦法承受的,畢竟自己這邊的隊員性命還是極為重要的,能夠損失最少就損失最少。

王峰抓了抓自己的腦袋,然後獨自一人走到了旁邊,關於這件事情,他必須要冷靜地考慮一番,畢竟這關係著太多人的命運了,自己的決定若是錯誤的話,肯定是會遭受了眾人的唾罵的。

時間在悄無聲息之間總是過得很快,轉眼之間王峰就發現自己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了,而今天晚上竟然還極為出奇的沒有出月亮。

城堡的方向傳來了亮光,令得王峰的心情變得更加不是滋味起來了,不過轉眼之間他就如同想起了什麼似得。

敵人在明,我軍在暗,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剛好今天晚上也沒有月亮! 想到這裡,王峰便趕緊來到了詹姆斯和傑克的面前,此刻他們兩個人還在吃著罐頭,想必今天已經餓了,畢竟走了一天的路。

「怎麼了?」看到王峰匆匆忙忙地來到自己的面前,詹姆斯疑惑地問道,他並不認為王峰可以想到什麼很好的辦法,畢竟城堡實在是太難攻進去了。

「今天晚上就進攻怎麼樣?」王峰吞了吞自己的口水,能夠把這番話說出來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眼下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有效的辦法了,自己能夠做的似乎也只有這樣了。

「什麼?」詹姆斯一愣,手上的動作在此刻卻是硬生生地停了下來,不得不說的是,這個消息的確是令他感覺到了無比的驚訝。

就連蹲坐在一旁的傑克都張大了自己的嘴巴,他們甚至於都準備讓部下們安營紮寨了,然而此刻王峰竟然做出這個決定,這如何不讓人感覺到驚訝。

對方兩個人不解的表情根本就沒有讓王峰感覺到不妥,「我只是覺得,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當然,兵力都是你們的,決定權還是在你們的手上。」

一時之間,幾個人卻是不再說話了,每個人的心裏面都有著自己所想的,雖然不知道結果如何,但試一下總歸還是不錯的。

詹姆斯攤了攤手,「這件事情我不能夠決定,你們兩個人決定吧,總之,我跟從你們的決定就可以了。」

他的態度已經表現得極為明顯起來了,那就是聽王峰和傑克兩個人的,事情發展到這個時候,詹姆斯根本就不敢輕易做出決定,他知道,自己的經驗還是不足。

總裁追妻:老婆大人難伺候 倒是傑克,他抓了抓自己的下巴,陷入到了沉思當中去了,這種事情不得不令人考慮一番,無論如何,打還是需要打的,問題是這個時候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機會。

王峰也不著急,在說完這番話之後他便回到了自己的陣營當中去了,今天傑克一定可以給自己一個明確的答案,為此,他倒是覺得結果不是很重要。

來到梁斌等人的面前,王峰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容,就如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峰哥,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呢!」梁斌在看到王峰的那一瞬間便忍不住說道,王峰所了解到的一些事情,他自然也是比較清楚的。

王峰點點頭表示自己清楚,只是,不知道傑克的心裏面是怎麼想的,畢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的確是有些倉促,今天戰士們都已經趕路一天了,若是又急急忙忙地陷入到戰鬥當中的話,肯定是有一些負面影響的。

「我們只需要等待傑克隊長的命令就可以了。」王峰微微一笑,然後就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董婷的身上去了。

「董婷,如果要戰鬥的話,你盡量躲在後面知道嗎?」他最為擔心的一個人還是董婷,無論如何,董婷是自己所愛的人,王峰不希望他出事。

董婷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其實她的心裡已經想了很多就連王峰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湯姆孫安靜地坐在一旁,看起來就如同這些事情都與他無關一般。

「這一戰有可能是我們將要經歷過最為艱難的一戰,大家都要做好心理準備。」頓了頓,王峰還是把這番話說了出來。

既然是戰鬥,想要兵不血刃是不可能的,為此,自己必須要先說好,這樣的話大家的心情也可以穩定一點,至少不會感覺到突然。

不多時,傑克一臉淡然到地來到了王峰的面前,他對著王峰微微點頭,意思已經表現得極為明確起來了。

一時之間,場上卻是變得格外安靜起來了,既然傑克都已經決定今晚動手,那今天晚上必定是有一場血戰的。

「好!你去通知一下你的隊員們吧。」王峰對著傑克點了點頭,他還有很多話沒有和自己的隊員們說,這一次自然是需要交代好。

傑克走後,王峰才繼續說道:「這一次我們並不是主力,但我們一定不能夠掉以輕心,因為我們的任務也是比較繁重的。」

「是!」眾人連連點頭,感受到王峰那頗為沉重的心情,他們也只能夠選擇服從,畢竟這個時候多說一些其他的事情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湯姆孫,你和我的槍法和身手最好,我們分別帶幾個人。」說著,王峰就把梁斌放到了自己這邊,而路能他們則被交給了湯姆孫。

對於湯姆孫的實力,王峰還是比較放心的,很快,分工已經變得極為明確起來了,而王峰也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氣,至少自己所做的已經差不多了。

與自己的隊伍交代好這件事情以後,王峰也沒有忘記繼續與傑克等人商量具體事宜,最終,他們把隊伍分成了兩批,一批就是詹姆斯的主力軍,主要負責進攻鐵門,另外一批就是傑克的輔助軍,他們的任務就是躲在暗處掩護。

而王峰的狼牙小隊自然是由王峰自己分配,畢竟狼牙小隊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即使一個人對付十幾個人也沒有任何人會說。

整理好隊伍之後,數百人的隊伍直接往城堡的方向抹黑前進,雖說天上沒有月亮,但是自己所需要前進的方向眾人還是比較清楚的。

為了不讓對方發現,王峰也命令禁止點火把,因為火把如果一亮出來,那麼自己這麼多人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會被暴露出來了。

詹姆斯帶人已經往側面走去了,而狼牙小隊的眾人也逐漸靠近弔橋的位置,他們是一把尖刀,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是終結敵人性命的存在,所以對於自己的處境王峰自然很是清楚。

不多時,王峰就帶著梁斌來到了一處灌木叢當中,這個地方是個很好的攻擊點,但是也有一個劣勢,那就是很容易就暴露在對方的眼前。

「我們就暫時待在這吧。」王峰示意道,他的心情莫名其妙地變得亢奮起來了。

「好!」對於王峰所說的,梁斌幾人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大戰,一觸即發! 此時此刻,城堡的內部也早就已經陷入到一片警惕當中去了,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卻是不得不令人感覺到擔憂。

「可以開始進攻了嗎?」耳麥裡面傳來了詹姆斯那熟悉的聲音,王峰,詹姆斯還有傑克三個人相互之間都是有通信設備的,所以他們每個人所說的話對方都可以很是清楚地聽到。

「現在還早,不要太過於著急進攻了,等到他們放手最為鬆懈,也就是凌晨的時候再進攻不遲。」對於這裡的事情,王峰的心裏面早就已經把握地極為明顯了。

畢竟他與鐵龍之間已經有過一次戰鬥了,對於對方的一些習慣還是比較清楚的。

夜晚的時間總是過得極為緩慢的,特別是在沒有睡眠的時候,一直守在一個地方几乎等同於在煎熬當中,況且深夜的溫度還是比較低的,王峰只能夠感覺到自己似乎要打個哆嗦了。

「你們幾個先睡一會吧。」王峰迴過頭來看了一眼梁斌等人,他們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城堡,這是作為一名特戰隊員最為基礎的素質。

「不,我不困。」梁斌趕緊甩了甩自己的腦袋,他的那挺機槍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到了關鍵的時刻是絕對會對敵人造成巨大的打擊的。

王峰點點頭,卻也不再去強求大家,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進攻,而且剛剛醒過來的人頭腦一般都是比較糊塗的。

城堡裡面燈火通明,城堡的外面卻是一片漆黑,一切看起來似乎都是相反的一般,一陣冷風刮來,眾人卻是忍不住緊了緊自己的衣服。

轉眼之間,時間已經來到了凌晨兩點鐘,按理來說這個時候是最好進攻的時候了,畢竟大多數人這個時間段都是處於睡眠時間的。

而王峰卻是精神抖擻,為了能夠走到今天,他等待了實在是太長的時間了,今天終於一戰,王峰的心裏面卻一直都存在著一種異樣的感覺。

「王隊長,我們的第一敢死隊可以上了嗎?」那邊,詹姆斯已經等不及了,他的人都堅持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此刻大家正是最為亢奮的時候,也是最好進攻的時候。

王峰抬頭看了一眼天,然後拿出自己的望遠鏡,只見城堡裡面還有不少的巡邏人員正在來來回回地走動著,令人一看彷彿都能夠感覺到些許的危險。

鐵龍也不傻,事情都發展到了這個時候了,他必定是在外圍加派了人手,這幾乎是眾人腦袋都不需要動就可以明白的一件事情。

「行動!」冷冷的話語從王峰的嘴角當中傳了出去,能夠做出這個決定,其實他的心裏面也是承載了不少壓力的,畢竟誰都知道這後面的風險有多麼高。

「殺!」忽地,驚天動地的呼喊聲在距離王峰幾百米的位置傳了過來,真正的廝殺終於已經開始了,王峰只能夠感覺到一些熱血沸騰。

「噠噠噠噠!」呼喊聲還沒有傳出去多長的時間,機槍的聲音卻是從城堡裡面傳了出來,顯然,城堡裡面的人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否則也不會是現在的這個樣子了。

「動用機槍,你們掩護敢死隊!」王峰一邊說話的同時,卻也沒有忘記從自己的後背把狙擊給拿了出來,這狙擊自然就是神狙,當初把毒蛇給一槍斃命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