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幹嘛!大家都是文明人,說話就說話,動手幹嘛!”王大富將張誠的手排開,也不再吊對方胃口,怒哼道:“前段時間,你不是讓我打聽先天聖體下落的事嗎?”

“嗯?”張誠一愣,皺眉看向王大富。

雖然從大黑天教那兒得到了先天聖體的線索,但是當年聖體碎裂,碎片散落整個陽間,單靠這麼一條線索不可能收集齊。

所以在去印國的同時,張誠讓王大富發動所有眼線,繼續收集先天聖體碎片的消息。

對方現在說出這事,該不會教廷跟先天聖體也有關係吧。

見到張誠的表情,王大富知道對方已經想到了這點,直接點頭道:“你沒猜錯,經過這麼久的調查,我的確是查到一點先天聖體的線索,有一部分碎片,很可能就藏在教廷之中!”

“什麼!”張誠眼睛一瞪,“梵蒂岡的事情你也能打聽來?該不會是瞎猜的吧!”

王大富翻了個白眼,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可別小看老夫,老夫以前跑江湖的時候,朋友遍佈天下……”

說到這兒,王大富乾咳了一聲,接着說道:“當然了,其中有些翻了船的,最後跑路去國外了,其中有一個就跑去了梵蒂岡……這傢伙,以前就在國內冒充神父騙財騙色,跑路去梵蒂岡之後,居然還真混進萬民福音部,繼續爲意大利婦女排憂解難,這消息,就是他傳給我的,可信度至少在七成以上!”

聽完王大富的話,張誠頓時目瞪口呆,但依舊有些不相信的說道:“先天聖體碎片可是十分珍貴的,就算教廷得到了,肯定也會珍藏起來,封鎖消息……你那朋友想來應該職級不高吧,怎麼可能看見!”

王大富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說道:“這你可就想錯了,這東西不僅沒被教廷藏起來,反而還拿出來給大家參觀,以此彰顯上帝的偉大。”

“啊?還有這種操作?”

張誠滿腦袋都是問號,“到底是什麼東西!你倒是說啊!”

王大富呵呵一笑,問道:“教廷幾大聖物你聽說過嗎?”

張誠一愣,隨即點頭,“聽說過,好像是金約櫃、都靈裹屍布、聖盃什麼東西,除了第一個,其他好像都是耶穌以前用過的生活用品,死了之後被教廷當寶似的供着……”

“沒錯!”王大富點點頭,接着說道:“其實教廷聖物不止這些,其中還有一樣東西,叫做聖骨!”

聖骨!

聽到這名字,張誠就猜測八成就是先天聖體碎片了,但是也沒打斷王大富,讓對方繼續往下說。

“聖骨,又叫“三王聖骸”,這所謂的“三王”。在《聖經》記載中,是聖嬰出世時,不遠萬里趕去的三位東方國王留下的,1164年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里德里希·巴巴羅薩將其從米蘭奪走,並贈送給科隆的一座教堂。這座教堂因此成爲一個重要的朝聖地,也就是現在的德國科隆大教堂!”

“科隆大教堂?”張誠眼睛一瞪,就算是他這種西方教派的白癡,也聽說過這座教堂的大名,不僅是德國最著名的一處景點,也是全國教徒心中的聖地。

但如果王大富說的都是真的,那這座教堂之所以聞名於世,靠的居然是自己前世留下的幾片骨頭……

王大富瞟了張誠一眼,接着說道:“前幾年的時候,科隆大教堂因爲年久失修,要進行大規模翻修,這新聞你應該在電視上看過吧?所以那時候就將“三王聖骸”送去了梵蒂岡,放在一個極其奢華的聖體匣,對信徒展覽,以顯示耶穌的牛逼之處!”

聽到這兒,張誠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過了好半天才問道:“就算這樣,你又怎麼確定……“三王聖骸”就是先天聖體的碎片?” 王大富聳了聳肩,“我又沒親眼見過,當然不能確定,但據我那哥們說,三王聖骸的氣息跟你描述的一模一樣……對了,那傢伙以前爲了騙人,也學過一點法術,雖然沒什麼用,但是還是能分辨一些基本的氣息。”

說完之後,王大富在懷裏掏了掏,摸出一張照片,扔給張誠,“這是他當時拍的,你可以看看。”

張誠接過來一看,發現照片並不清楚,而且鏡頭前面還有遮擋,明顯是偷拍的。

不過仔細分辨之下,還是能看清照片裏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櫃,櫃子裏擺放着一個極其精美的匣子,裏面擺放着三枚指甲蓋大小的金色骨骼。

雖然從照片上分辨不出氣息,但是看這模樣,的確跟先天聖體十分相像。

再加上三王聖骸的傳說,是三位朝拜聖嬰的東方帝王留下的,可信度就變得更高了。

雖然在華夏曆史上,不可能有哪個君王大老遠的跑去拜耶穌,這明顯是教廷爲了顯示上帝的神威而杜撰出來的。

但是任何傳說都不可能空穴來風,這三枚聖骸,很有可能就是當年教廷往東方擴張時,意外得到的。

算一算聖骸出現的時間,正好是在華夏先秦時代之後,也是無極仙帝隕落的年代。

這麼多年下來,骨骼還能保存,而且還通體金色,在張誠看來只有兩種可能。

要麼是達到不滅金身的屍王遺骸,要麼就是先天聖體碎片。

如果是屍王之骨,上面肯定留存有濃烈的屍氣,教廷又不是白癡,不可能認不出來,還大張旗鼓的放在梵蒂岡對外展覽。

幾條線索相加,結果就呼之欲出了。

照片上這幾枚金色的骨骼,絕對就是先天聖體的碎片!

確定了這一點,張誠也終於明白了王大富爲什麼如此有信心。

對教廷來說,金錢權勢都是浮雲了,他們最希望的,是擴大教廷的影響力。

而三王聖骸,無疑是最能彰顯上帝威能的聖物,以此來做文章,不怕教廷不上當!

照片上的遺骸,每一枚都只有拇指大小,與徐福那整條左臂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只要除掉了徐福,張誠自然有機會慢慢拿回這三塊碎片!

而且,就算教廷勢力龐大,想弄死徐福也肯定不是件簡單的事,最後只怕是兩敗俱傷,自己躲在後面,等着撿便宜就是了……

“真是老奸巨猾啊!”張誠看向王大富,挑起一根大拇指,“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說的就是你了!”

王大富嘿嘿一笑,搓着手說道:“怎麼樣?準備啥時候動身?這次不用打架,把我也帶上,就當公費旅遊了,老夫一把年紀,還沒去過意大利呢!”

雖然同意了王大富的計劃,但是張誠也沒急着動身,而是先祕密去了一趟青城山。

跟徐福一戰,他消耗很大,短時間之內根本無法恢復,只能請華坤真人打開鎮妖塔,弄幾隻殭屍惡鬼來補補。

從騰蛇仙府出來之後,張誠得到的上古法門全都交給你華坤真人翻譯,面對這種小要求,華坤真人自然是沒有絲毫猶豫,立刻答應。

一日之後,吃飽喝足的張誠,終於回到神君觀,跟王大富一起踏上了前往意大利首都羅馬的飛機。

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這次兩人都喬裝打扮,扮作遊客,對外沒有泄露絲毫消息。

羅馬,不僅是意大利的首都,也是世界文化的發源地之一。

這座城市沉澱了數千年曆史遺蹟,幾經毀滅又幾度復興,整個城市,處處可見古羅馬遺蹟,規模宏大,令人深感震撼。

同時,羅馬也被譽爲“萬城之城”,是世界天主教中心,世界文化之都,世界歷史文化名城。

剛一下飛機,張誠跟王大富就被機場擁擠的遊客嚇了一跳。

各種國籍、各色的皮膚的人都能看見,還有很多旅行團,舉着小旗在人流中不斷穿行。

看到這情景,張誠不禁暗自點頭,不愧是世界聞名的旅遊之都,的確不簡單,能吸引這麼多遊客,每年的旅遊收入絕對是個天文數字。

不過張誠可不是來旅遊的,很快就扯着東張西望的王大富走出了機場,攔下一輛出租車,前往梵蒂岡。

雖然是國中之國,但是從羅馬過去,不需要再辦一次簽證,可以直接進入。

因爲梵蒂岡的存在,意大利大約百分之九十的國民都是天主教徒,其中三分之一是活躍的成員,全國分部有225個教區和總教區,可以說舉目皆是教友。

這種比例,簡直可以說是恐怖!

就算是控制印國數百年的大黑天教也做不到這一點,更別提華夏那些本土宗教了。

wωw●т tκa n●c o

開車的司機也是天主教徒,看見張誠跟王大富的打扮,還以爲是國外來旅遊的遊客,一路熱情介紹,宣揚上帝福音。

張誠來之前已經抽時間學會了意大利語,交流沒有障礙,加上他這人根本沒有宗教信仰,所以跟司機大叔吹牛打屁,聊得火熱,一句一個‘阿門’,沒有絲毫不適。

王大富自然聽不懂這些,只是趴在車窗上,瞪大了眼睛看着羅馬的街景,每次路過什麼古蹟,就發出聲聲驚歎,活像鄉巴佬進城一樣。

梵蒂岡位於羅馬西北角的一片高地,是全球領土面積最小、人口最少的國家,其國土面積只有0.44平方公里,相當於四分之一個香港。

不過這麼小一塊地方,卻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信仰中心,每天都擠滿了從各個國家遠道而來的遊客和信徒。

梵蒂岡最出名的幾處地方,就是聖彼得廣場、聖彼得大殿、宗座宮、岡道爾夫堡和梵蒂岡博物館等,而“三王聖骸”,現在就保存在梵蒂岡博物館中。

出租車一路行駛,一個多小時候才進入梵蒂岡範圍,停在了博物館前。

張誠拉着王大富下車,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周圍是一處廣場,到處都是人山人海。

而在西北方向,有一片佔地極廣的建築羣,應該就是梵蒂岡博物館所在。

既然來了,張誠也不急着給教廷下套,還是先確定一下,如果“三王聖骸”真是先天聖體碎片,再動手也不遲。

雖然現在已經基本有了把握,但畢竟不是親眼所見,張誠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出現意外,萬一最後不是,只怕他們都走不出梵蒂岡……

梵蒂岡博物館有六公里的展示空間,前身是教皇宮廷,主要用於收集和保存稀世文物和藝術珍品,就連享譽世界的維納斯雕像也收藏其中。

就連博物館的外牆上,也雕刻了大量的精美浮雕,看上去美輪美奐。

不過這些浮雕,基本都是沒穿衣服的壯漢美女,看得王大富不停嘖嘴,拿着手機“咔咔……”一頓猛拍。 張誠與王大富邊走邊看,當走到梵蒂岡博物館門前的時候,兩人同時呆住了。

只見一道漫長的人龍,一直從門口延伸出去,彎彎曲曲,至少有幾百米長,並且還不斷有人加入進來。

“我去……這地方生意這麼好?不至於吧!”

王大富一張嘴咧得老大,神君觀現在的香火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但是跟這兒比,簡直可以用“冷清”兩個字來形容。

張誠也是一臉詫異,原以爲這些人只是在廣場上參觀的,結果走到門口才發現原來都是排隊的遊客。

他四處看了看,跟一個遊客打聽了下,才知道原來今天是11月的最後一個禮拜日。

這一天,梵蒂岡博物館會免費開放,引來大批參觀者,需要排隊數小時才能進去參觀,隊伍裏有不少人,一大早就來排隊了,結果到現在都還沒進門。

看來不光是華夏大媽喜歡佔小便宜,世界各國的人民都差不多啊!

聽到這話,張誠不禁一陣無語,他可沒耐心去排隊,好在鈔票不管在哪兒都是個好東西。

張誠擠到前面,找到兩個看上去比較年輕的遊客,一把花花綠綠的美金塞過去,很快就換來兩個位置,沒過幾分鐘,就隨着人流進入了梵蒂岡博物館。

博物館內,主要分成美術館、伊突利亞、署名室、禮拜堂和畫廊組成,每一個區域都陳列了多如繁星的藝術品,大部分都是油畫和雕塑,其中更有世界聞名的珍品,隨便拿出一件,價值都不可估量。

其中最著名的有三件東西,前兩件是米開朗基羅的巔峯畫作“創世紀”和“最後的審判”,另外一件就是“三王聖骸”。

這三件作爲鎮堂之寶,都陳列在禮拜堂中,供遊客信徒瞻仰膜拜。

張誠的自畫像,現在還掛在江城科技學院藝術系的大廳裏,不過他本人卻對藝術沒有一丁點興趣,一路走馬觀花,徑直朝禮拜堂靠近。

一路走下來,他發現博物館內除了數量龐大的安保人員在維持秩序以外,還有不少身穿黑袍的神職人員,每一個身上都散發着不弱的法力波動,警惕的盯着過往的遊客。

張誠也不意外,這裏畢竟是教廷的大本營,要是守衛鬆懈那才見了鬼了。

他不動神色,拉着王大富一路前行,走過一條華麗到極點的長廊,很快就來到一個寬廣的大廳之中。

站在入口看,這座大廳呈長方形,四周分佈着雕工華麗的立柱,頂上是半圓形的穹頂,帶有極強的歐洲中世紀風格。

在禮拜堂兩側共有十二幅壁畫,左側六面描寫摩西的生平;右側六面描繪耶穌的生平。

而繪製在穹頂上的,就是最著名的“創世紀”,描述了上帝創造世界的過程,這幾幅圖,在普通人看來的確是精美異常,煥發着濃重的宗教氣息,讓人忍不住想頂禮膜拜。

但是在張誠看來,這些不過是爲了吸引信徒,胡編亂造出來的故事,大家都搞這行的,誰也蒙不了誰!

而在禮拜堂正對面的牆壁上,就是“最後的審判”,整幅畫充滿絕望陰沉的氣息,被很多邪教或者科幻電影用來作爲末日預言。

這些畫作,張誠只是一掃而過,真正吸引他目光的,還是放在“最後的審判”下方的一個玻璃櫃。

這個玻璃櫃,長寬高都在兩米左右,四周還鑲嵌着繁複的金飾,看上去華麗到了極點。

櫃子裏鋪着一塊紅絲絨布,上面擺着一個同樣精美的寶盒,遠遠看去,盒子裏有三枚拇指大小的東西,隱隱散發着金光。

“三王聖骸!”

張誠眼中精光一閃,剛準備走近仔細觀看,但是還沒走幾步,一旁早就注意到他的一個安保人員就突然攔住了他,用英語說道。

“對不起先生!這是珍貴展品,你不能靠近!”

張誠眉頭一皺,這才發現在安保人員後面,還有一道半人高的鐵柵欄,

而且安保人員的話雖然客氣,但是語氣卻十分生硬,明顯對張誠沒什麼好感。

想來也是,能來這兒的,大部分都是忠誠信徒,就算是普通遊客,在這種環境下也會變得謹小慎微,充滿畏懼之心。

但是張誠一進來,兩隻眼睛就到處亂飄,絲毫沒有一點尊敬,看見“三王聖骸”時,更是眼冒賊光,一看就不懷好意。

能成爲梵蒂岡的安保人員,那都是經過了層層篩選的,除了擁有堅定的信仰,還接受過不少嚴格的培訓,張誠異樣的舉動,立刻就引起了對方的警覺和不滿。

見對方這種態度,張誠也是有些無奈。

自己是爲了確定先天聖體而來,現在進不去,又怎麼確定的了?

正想該說些什麼,才能讓對方放行的時候,突然一陣腳步聲從身後傳來,一個穿着黑袍的神父昂首挺胸的走了過來。

看到此人,安保人員立刻表情一肅,恭敬的打開鐵閘門,讓神父走了進去。

看到這一幕,張誠頓時不爽了,問道:“你不是說不能進嗎?爲什麼他能進去?”

“不好意思,他是神職人員,有通行證!”保安看也不看張誠,直接回手把門關上。

“進去還要通行證?”張誠皺了皺眉。

“當然要通行證!”安保人員還沒回答,一個冷傲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張誠回頭一看,發現說話的是個二十來歲的女人,同樣身穿一身黑袍,頭上戴着白色的方巾。

再仔細一看,這女人一張臉卻長得很是妖豔,身材也十分火爆,胸口一頂,將寬大的黑袍都撐得鼓囊囊的。

“外國尼姑……”張誠挑了挑眉毛,看向王大富,“這叫啥來着?”

王大富嘴角一抽,壓低聲說道:“這叫修女……你可別在這地方亂說,小心捱揍!”

“哦……”張誠點點頭,看着修女問道:“這位……師太,請問怎麼才能拿到通行證?”

一聽這話,修女一張臉都黑成了鍋底,強壓着怒氣,語氣高傲的說道:“我是神的僕人,請稱呼我mama……”

“我去……”張誠一愣,詫異道:“不帶這麼佔便宜的吧?我就問個事而已,你就要當我媽?” 王大富聽見這話,忍不住一拍額頭,差點暈倒,連忙扯了扯張誠說道:“國外都是這麼叫的,神父叫Father,修女叫mama,這是表示尊敬!”

修女怒哼一聲,對張誠生硬的說道:“通行證是教廷發給神職人員,讓我們近距離感受上帝的榮光,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隨意擁有的!你們趕緊離開,這裏不歡迎異教徒!”

說完,修女脖子一揚,滿是高傲,擡腳就要繞過去。

“等等……”張誠一擡手,攔住了修女,笑嘻嘻的問道:“彆着急嘛,你們不是經常說神愛世人嗎?那也可以愛一愛我嘛!我是真想進去,要不……我現在入個會?”

“噗……”聽見這話,修女差點沒吐血,“你當神聖的教廷是什麼!社區裏的聯誼會嗎!你要是再胡說八道,別怪我以褻瀆教廷的名義將你驅逐出去!”

說完,修女手腕一翻,取出一張燙金的證件,傲然說道:“看到沒,這就是通行證,只有對神最忠心的僕人才能擁有!看你的年紀,二十都不到吧,根本什麼都不懂!哪有資格進入神聖的禮拜堂!你要想得到神的庇護,先去你們當地的教堂,虔誠禮拜二三十年之後再說吧!”

不知道是因爲憤怒還是什麼,修女說話的時候,身子都湊到了張誠面前,胸口頂得老高,飽滿的一對皮球,似乎隨時都要衝破黑袍的束縛,打在張誠的臉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