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千邪看向凰無夜道:「小東西,我真的是小看你了。」

「嘭!」他的身體,栽入了葯鼎之中。

可是突然間有一顆黑色的珠子飛出。

「是魔丹!」

「你快點煉化他的身體,我去消滅那魔丹!魔丹不毀掉,這傢伙不會死。」

「好!」

風零追了上去,凰無繼續煉製幽千邪的身體。

等到幽千邪的屍體被煉化消失了之後,凰無夜感覺風零回來了。

他們已經是契約關係,無論風零去哪裡,想回來便可以融入她的身體之中。

風零道:「追丟了。」

「我們已經儘力了,變成了一顆魔丹他也只能逃竄回去,暫時不會出來作妖了。」

「也只能這樣!」風零淡淡的道。

「凰無夜。」

「恩!」

「我只是不想你死,才跟你簽訂契約的,你給我記住,僅此而已。」

「我知道,如果你不滿的話,我們現在也可以立刻解除契約關係。」

「等你修復完神火再說吧!免得你下一次有危險,我又要想要再來一次!跟我契約,你的修鍊速度也能快一點。」

「我的力量耗盡,需要沉睡。」

周圍,已經是一片荒蕪了。

沒有一個活人!

他們呢!

那種戰鬥的威力,難道沒有一個人活下來了嗎?

凰無夜的腳邊有一個冰涼的東西,「小子,別發獃啊!夜皇島一堆傷員,我忙活不過來啊!你快點去幫忙,不然他們都要掛了。」

「夜皇島!」

「我馬上去!」

周圍因為這一場大戰,變成了一片廢墟,寸草不生。

但是在空中的夜皇島,一切都還是老樣子。

因為玄龜的防禦,即使是帝靈師的力量,都很難破除!

在大戰爆發的時候,玄武有把這外面沒走暈倒的人全部都給搬到了夜皇島之上,才沒有讓夜皇傭兵團的人全軍覆沒,沒有讓他的夥伴全部命喪這一次大戰。

凰無夜道:「多謝玄武前輩,今日之恩,我凰無夜一定銘記在心。」

「別說那一些虛的,記得你小水鳳出來的時候,給我大湖水!」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我要去快點給他們療傷。」

一個個重傷,而凰無夜的丹藥庫存,可不少,凰無夜全部都不要錢的用,管它什麼品級! 秦仁:「因為你太蠢太笨太差勁。」

宇文元詡淡淡的說道:「到了。」

地道的盡頭到了,擺在面前的是另一道地道的門,打開之後三人如願以償的到達了剛才從縫隙之中看到的區域。

區域很大,有剛才在地面上那般大。

區域內有燈,開著的。區域內有火,點著的。

燈光不亮,

火光不明,

昏昏暗暗。

「這裡什麼也沒有?」葉桑末轉了轉眼睛說道。

「不。」

「就是,誰說什麼也沒有,你抬頭看看。」

抬頭望了望,頭頂上方除了地道的過道以外,還掛著許許多多的黑色的袋子,用一根根繩子一個個吊在上方。

「好可怕,這些是什麼啊?」

「這有什麼可怕的?瞧你那芝麻膽子。」

「所以,這些黑色的布袋裡裝的應該是夢魘存儲的食物。」

葉桑末一驚:「這裡面全是夢?」

真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吃夢的物種,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更沒有想到的是夢這種東西居然還能夠用來儲藏,所以會壞嗎?

「安安學長,那這些夢不吃掉的話難道不會壞嗎?」心裡想到了,就要問出來。

「會壞……」

「那夢魘為什麼不把它們都吃掉,反而要把它們都存起來呢?」

「也許它就是想它們都壞掉也說不定呢……」

「自己的食物幹嘛要讓它們都壞掉呢?」

「等找到夢魘我們就清楚了。」

葉桑末歪了歪頭:「可是我們都不知道夢魘長什麼樣子,怎麼找啊?」

「夢魘應該就在這裡了,剛才我們所聽到的笛聲應該就是夢魘發出來的。小心點,我們不要走散了。」宇文元詡細心的叮囑著。

「何人闖入?」區域內傳來一聲質問。

三人停下了腳步,宇文元詡禮貌的開口說道:「請問是夢魘嗎,我們三人是仙靈聖院的學生,在去伊元聖院的路上偶然路過此地,想要為附近的村落尋找一下水源,就找到了這裡,還請夢魘指條明路。」

「回去吧,這裡沒有你們要找的水源。」低沉滄桑的一聲回應。

「不知道到水源我們是不會回去的。」葉桑末固執的說道。

嗖的一縷黑煙,一個老者現身在了三人的面前,老者頭髮蒼白有著長長的白色的鬍鬚,有些駝背,手裡沒有武器。

「琉璃戒指的主人?」老者滄桑驚奇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葉桑末毫不避諱。

「琉璃戒指的主人居然如此的年紀輕輕……」老者有些悵然若思。

葉桑末咬了咬唇說道:「既然知道我是琉璃戒指的主人,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還不趕快告訴我們水源的下落。」

老者捋了捋鬍鬚笑了笑:「小娃娃,我不僅知道你是琉璃戒指的主人,我還知道你的夢境。」

葉桑末的臉刷的一下羞紅了起來:「你想怎麼樣才肯告訴我們水源的下落,我是不會把琉璃戒指給你的。」

老者又笑了笑:「我不要什麼琉璃戒指,我只要你們三個當中的一個人留下來陪我。你們若是真的能找到了水源,我自然會放了那個人,若是找不到那就陪我長埋與此到終老吧。」

葉桑末沉思了片刻說道:「那好,我留下來。」 終於把所有人的傷勢處理好了之後,凰無夜也累的暈了過去了。

躺在病床之上的玄墨睜開了雙眼,他有一種恍然而是的感覺,看在坐在椅子上睡著的凰無夜。

玄墨拿出一件衣服,給凰無夜蓋上。

他活下來了,師弟也活下來了!

「老大!老大絕對不會死的。」

「主子……」

「主子你在哪裡?」

此時在那一大片廢墟之中,方圓千里沒有一個活著的聖靈,卻又一批人一寸一寸徒弟的找著。

可是他們只是找到了而一些戰鬥的武器碎片,還有……

「這是老大的衣服碎片,絕對是!」

凰無夜的衣服都是特質的,作為她的親信下屬,他們一眼就看出來了。

「老大的衣服在,沒有屍體,我肯定老大絕對沒事的!」

「可是……」

還有最壞的結果,那就是屍骨無存啊!

「小老闆!你在哪裡,你這妖孽怎麼能死!」

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這個時候他們卻嚎嚎大哭了起來。

「嗚嗚嗚!我們來遲了!」

「……」

他們都是夜皇傭兵團的人,從寧洲都各處發展,這一場魔族來襲,太快了。

等到他們知道的時候,這裡就變成這樣了。

凰無夜醒來了之後,臉色雖然依舊蒼白,但是舒服了不少。

玄墨給凰無夜煮了一碗粥送了過來,「師弟!好些了嗎?」

凰無夜道:「嗯!你也恢復的很好。」

凰無夜剛喝了點東西墊肚子,結果玄武跑過來道:「小子!你快點過去啊!下面有一群小子在哭喪啊!哭的感覺夜皇島都要塌下來了。」

「哭喪!」凰無夜一愣。

他們來了,一定是他們來了。

讓他們擔心了啊!

「我離開一下!」

「師弟,我陪你去!」

除了夜皇傭兵團的人,東皇宗的人也來了。

「嘭!」大長老跪了下來,捧著東皇無極的短劍。

「師弟!」

「大長老,只是短劍,沒有屍首,也許宗主……也許宗主還活著。」

「那一場戰鬥,恐怕連屍骨都不存在了!我們把這斷劍帶回去,修建衣冠冢……還要……還要,我們東皇宗不能一日無主……」

「要說宗主的人選,非大長老莫屬了,畢竟宗主繼承人的玄墨公子,也同樣……」

這一個人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突兀的聲音傳來。

「小爺還沒死呢!你們哭什麼哭啊!醜死了。」

「真是的,難道你們不知道哭的稀里嘩啦的有損我們夜皇傭兵團的威名嗎?」

「還有……」

他們瞪大眼睛的看著凰無夜,驚喜,狂喜,欣喜若狂。

一個個的像是石像一般的被凰無夜指著鼻子罵,卻依舊傻笑。

「全部都給我傻了,靈魂歸位!」

「是!」

東皇宗的人也傻了,那一個白衣少年是凰無夜,絕對沒錯!

而他的身邊站著的那一個俊美的黑衣男子,不是玄墨公子嗎?

玄墨看向大長老道:「大長老,師傅正在養傷,衣冠冢就不用了。至於這斷劍,我等下拿回去給師傅!」

玄墨走向了大長老,把那斷劍給取走。 大長老激動的道:「太好了!師弟沒事實在是太讓我高興了。」

「嗯!」玄墨的表情很冷淡。

大長老問道:「那玄墨,我現在可以去看看師弟嗎?」

「夜皇島一般人是無法上去的,所以大長老還是先回宗門,穩定好宗門,等師傅修養的差不多了,便會回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