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振邦替王老請求道:“林兄弟,那你能不能幫王老一下,我醫術不精湛,至今爲止,也只能幫他控制病情而已。”

看着康振邦這麼失落,林飛擺擺手:“這沒什麼,若是你想知道治療方法,我也可以教你。”

康振邦一臉震驚:“真的嗎?”

林飛笑着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

雖然很多人不肯醫術外傳,畢竟是吃飯的本事,要是被廣爲流傳,來他這看病的人就沒了。

林飛沒忘記那天那個人對自己說的話,中醫是玄學,甚至是迷信,巫術!

只有西醫是最好的,能夠將人的病治好,西醫被所有人追捧,而自己老祖宗的東西被漸漸埋沒。

若是一開始,林飛只想靠着自己的醫術治病救人,那那天之後,他就不僅僅是想用中醫治病救人,還想將中醫發揚光大,讓所有華夏,甚至全球人認可中醫,而不是被貶的一文不值。

當然了,這並不是說林飛就要對所有人傳授自己知識,而是他覺得康振邦是個很靠譜的人。

當然,知識單純的醫術,而不是功法,功法這種東西,林飛暫時還沒打算拿出給人知道和分享,畢竟功法這種東西,已經足夠讓人心起貪婪,它與當下世界的武者不同,而是小說或者電視劇裏,真真實實修煉到極致可以長生不老的一個東西,是質的變化。他沒打算用這個來試探人心,畢竟任性複雜。

不過意識海中,很多醫術是需要用靈氣輔助,若是缺乏靈氣,很多方法都用不上,當然,一些還是能用的,只是不用靈氣,效果肯定不如用了靈氣。

可能加上靈氣的幫助治療一次,不用靈氣輔助的話,需要三次或者五纔能有同樣效果。

“那我先現在就給你做一次治療吧,你的這個病情,喝藥只能起的輔助作用,最主要的還會鍼灸治療。”林飛在給王老把脈之後,淡淡的道。

康振邦有些驚訝,因爲林飛想的和他想的是一樣,不過他的鍼灸手法,只能幫王老控制病情,稍稍緩解一點,但卻無法治療好,就算是這樣,還是他經過各種查找資料無數實驗纔有的,難道林飛要施展的針法自己沒聽說過?

這個想法讓康振邦爲之一振,內心血液也瞬間沸騰起來。

但是林飛將針拿出來後就有些猶豫了,因爲他想起他買的這些針都是普通針,但他要給王老施展的是就九靈神針。

九靈神針也是鍼灸學中博大精深的一種特殊治療方法,是中醫鍼灸中最神奇所在,放在古代也是醫玄之家不傳之祕。

與這套針法與鬼門十三針齊名,只是鬼門十三針專治白邪癲狂。而九靈神針的治療範圍卻更加廣闊一些。

只是九靈神針早就很久之前便失傳了,若不是在中醫上有着非常深的造詣,恐怕聽都沒聽說過,當然,就算是知道的人,也只是聽說過,根本找不到關於九靈神針的孤本。

而林飛意識海中的那本九靈神針的孤本,則是經過一代又一代摸索最終總結出來的最全的一本。

只是,想要使用九靈神針針法,普通的銀針肯定是不可以的,否則治療到一半就會斷掉,林飛默默地看着自己的銀針,當時買的只是比普通的好一點點,但想要用九靈神針針法,那絕對不夠。


康振邦看林飛呆在那看着拿出來的銀針,立刻知道他在想什麼了,連忙問道:“師傅,我這裏有更好的針,我現在就給你去拿。”

師傅??

林飛一臉問好的看着怎麼短短几分鐘就給自己改了稱呼的康振邦,正想詢問,康振邦一緊站起來去了書房。

沒多時,康振邦捧着一個盒子回來,打開蓋子,亮出裏面的鍼灸針。

“這是華佗針!”林飛吸了口氣冷氣,語氣裏帶着激動。

任何一個稍微懂點中醫的,都會聽說過華佗針,華佗針據說是曾經華佗使用的過得鍼灸針,也是華佗親手打造,不過這套鍼灸針早就消失了,沒想到竟然在康振邦這裏。

康振邦看一向平靜的林飛露出其他神色,小小的得意了一下,道:“師傅,這鍼灸針是我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一人手中的道,您就用這個吧,肯定會順手一些。”

林飛一臉鬱悶:“你不是叫我林兄弟嗎?怎麼好端端的又這樣叫我?”

康振邦笑了笑:“您傳授我醫術,我自然是您的徒弟。” 林飛有些汗顏,他只是讓康振邦看自己如何救治王老,觀摩一下鍼灸手法,無論康振邦最後是否學會,都與他無關,這麼就成了他徒弟了?

先不說從年齡上兩人差距,康振邦比自己父親年齡還大,要這麼一個年齡的人整日叫他師傅,他絕對受不了。

再說,他雖然決定將中醫發揚光大,也願意慢慢將自己的醫術教授別人,可不代表他就收那些人爲徒,畢竟他也是接受了玄天尊者的傳承,還不知道他同不同意收徒弟呢!

林飛連忙搖頭拒絕:“別別別,我也沒傳授你什麼醫術,我們只是一起探究而已,算不上傳授,你還是像以前叫我就好了。”

康振邦堅持要叫林飛師傅。

其實康振邦之所以一意孤行的叫林飛師傅,也是有目的的。他雖然不以向比自己年齡小的人拜師,但也不是誰都能讓他拜師的,一是他醫術放在那,二是他也有自己的尊嚴。

但林飛在醫術上已經不僅僅是超過他一點點,一個人若是隻是有一點厲害,其他人會敬佩,但也會嫉妒和在背後詆譭,但若是這個人已經到達其他人無法追上的地步,那那些人只有仰望的份,連嫉妒都不會有了。

而林飛,就是屬於第二種,雖然這纔是兩人第二次接觸,但康振邦已經可以確定林飛的醫術絕對不是比自己強一丁點,他有一種感覺,林飛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隨着日後,可能到達的高度會更高。

這現在,對方還沒有名氣,正好是他拜師學藝的好機會,等日後林飛這顆珍珠讓大家知道,他就再也沒有這種機會。

若是失去這個機會,也許他一輩子只能在原地踏步,這纔是他執意叫林飛師傅的原因。

“不行,你已經算的上是在手把手教我了,所以能算的上我師父,這個稱呼,是絕對不能改變的。”康振邦態度堅定。

王老一臉震驚,在他眼中,康振邦屬於非常清高的那種,可現在他看見了什麼?王老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睛出現問題了,竟然看到康振邦死皮賴臉的要叫一個剛剛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子師傅。


林飛有些無奈,心想沒想到外表看起來仙風道骨,溫和儒雅的康振邦,骨子裏竟然死倔。

只是康振邦既然如此執着,他恐怕也阻止不來,幸好康振邦這個人人品不錯,既然對方想拜他爲師,那他也坦然接受,畢竟他覺得以他的醫術做康振邦的師傅完全綽綽有餘。

日後可以慢慢考驗,若是康振邦認真的很不錯,那他就給對方慢慢傳授一些醫術,但若是對方不行,那他直接拒絕就是,反正也不損失什麼。

康振邦看到林飛點頭後,心裏一喜,接着開始專注可能林飛給王老施針。

越看臉上表情越震驚,王老顫聲道:“…這…這不是失傳…的九靈神針鍼灸之術嗎…”

林飛詫異的看了眼康振邦,沒想到康振邦竟然能說出他這套施針的針法,他使用的確實是九靈神針的針法,不過這只是九靈神針中的其中一套,對王老這種病最有用。

康振邦激動過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飛施針手法,生怕不小心錯過這一次機會。

林飛施針完,好奇的問康振邦:“你怎麼知道我施展的九靈神針?”

康振邦原本只是猜測,但沒想到林飛會親口承認,頓覺激動不已:“我之前在一本殘本中看到過,是的神乎其神,就產生好奇心,但是找了許久只找到關於九靈神針一頁針法,雖然只是一頁,但是卻令我非常震驚,覺得若是能找到一本,一定會有更大的收穫,但是找了一輩子,都沒找到。”

康振邦驚喜的看着林飛,原本他對九靈神針已經絕望,覺得這套針法可能早就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但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還會看到有人用它,而且與自己當時找到的那一張殘頁不同,那張殘頁只接受了一套陣法中的其中半個部分,在他窮盡一生都沒法找到另外一部分時,他也試圖靠着那一部分想要推測出另外一部分,但根本一無所獲。

而如今,林飛始終的正是自己看到的那張殘頁的另外一部分,他實在覺得老天開眼,讓他在有生之年看到了整套針法。

而看了林飛施針的另外一部分,康振邦終於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如此,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即便他之前做出了很大膽的推測,可沒想到另外一部分比他想象中還要大膽。

林飛倒也挺驚訝的,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巧合,已經失傳的九靈神針,康振邦就然能找到一張殘頁,雖然只是一套針法中的一半,但也足夠厲害。

林飛笑道:“那一會我將另外一部分也教給你。”

康振邦激動的看着林飛:“可以嗎?真的嗎?”

林飛笑道:“當然了,這也沒什麼,我想王老身上的這種病情治療方式,你就是從殘頁中琢磨出來的吧?”

康振邦微微有些不好意思:“是呀,不過比起創造這套針法的人,我實在太慚愧了。”

林飛輕輕搖頭,這有什麼好慚愧的,能從一張殘頁中琢磨出治療疾病的方法,可想而知康振邦肚子裏有多少存活,若不是博學之人,怎麼可能自己琢磨出方法。

林飛拿出自己帶過來的那瓶藥酒,淡聲道:“這瓶藥酒就是用之前朱靈果釀成的,本來打算送給你,現在就算借花獻佛,給你拜師的禮物。”

康振邦雖然不知道林飛手中礦泉水瓶大小裏面褐色的液體有什麼作用,但以林飛的本事,康振邦就覺得林飛說的這個藥酒肯定不凡,尤其是還是用朱靈果釀成的。

朱靈果自己做了無數次實驗,都沒辦法知道它的使用方式,林飛竟然一眼就認出來會知道怎麼使用,康振邦心想,不愧是自己師傅,就是厲害。

康振邦接過這瓶用礦泉水瓶裝的藥酒,樂呵呵的捧着就簡直像是碰到什麼珍寶一樣呢,高興地道:“謝謝師傅謝謝師傅。” 王老這會已經對康振邦這種諂媚的態度有了免疫力,不過目光卻落在康振邦手上的那瓶要救上,他不如康振邦學醫,也不知道林飛究竟有多大能耐,不過看康振邦這麼寶貝這瓶藥酒,就覺得這藥酒肯定不凡。

王老好奇的問:“林飛兄弟,你這藥酒有什麼作用?”

林飛淡淡的道:“每天用一小杯,可以讓人容光煥發,綿延益壽,用的時間久了,還能讓身體免疫力增強,若是身上有什麼頑固的小毛病,也能慢慢緩解加治療好。”


也就是說養生了,不,從林飛的說法中,這簡直堪稱養生加報紙百病的靈藥啊!

王老覺得林飛吹得牛皮有些過大了,雖然林飛能將自己這病治療好,但是,這並不代表林飛就有多厲害,萬一他只是對他身上這種疾病剛好有治療方法?

王老有些懷疑的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可以包治百病?”

林飛淡聲道:“不能說是包治百病,但是,也差不多。”

這下王老確定自己是沒聽錯,這牛皮哪裏是吹大,簡直是要吹到天上纔對。

王老瞬間對林飛的好感蹭蹭下滑,覺得林飛這小子,雖然有點醫術,但也太愛說謊了。

王老不相信林飛的話,但康振邦卻相信,激動地兩眼放光:“真的嗎?師傅,那朱靈果那麼厲害呀?”

林飛一眼就看穿王老的不信,不過若是自己沒接受傳承之前,若是有人給自己說一瓶藥酒可以綿延益壽,治療百病,他絕對第一時間覺得那人是幹傳銷的。

所以林飛也沒生氣王老不相信自己,畢竟王老人家雖然心裏不相信,但面上和嘴巴上卻沒表示,也算是不錯了。

“當然了,你可以每天喝一小杯,五天就會有效果。”

王老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康振邦激動的不能自已,心想康振邦這老傢伙簡直像是被洗腦了一樣,這種明顯的沙畫都能信。

不過心裏卻還是有一絲絲期望的,林飛話說的很明顯,五天就有效果,那五天後,自己也可以問問康振邦,若真有效果,他買回去喝喝也沒什麼。

雖然他不相信可以包治百病和綿延益壽,但能讓身子骨變強也挺好的。

之後林飛適時的將自己創辦公司,銷售祛痘中藥丸和麪膜的事情說了一遍,不等他說明幫忙的事情,康振邦已經一拍胸脯道:“師傅,您放心,這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會幫您好好宣傳的。”

林飛看康振邦這麼主動並且眼中全是信任,沒有想要敷衍的意思,心想這康振邦確實人很不錯,若是日後有機會了,一定多給對方傳授一點醫術上的事情。

王老看到康振邦狂熱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你這個祛痘中藥丸和麪膜,真的什麼痘痘都祛?”

林飛點頭:“當然。”

王老嘴角抽了抽,心想林飛這又開始吹牛逼了,就算是市場上最厲害的祛痘康王都不敢說可以包治百痘,林飛說這種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這可與那藥酒不同,藥酒喝了,沒多大效果也沒事,可這種祛痘的產品,一旦用不對,可就成災難了,這不是毀人無數嗎?

只是他現在這個時候提出來,萬一林飛生氣了,那會不會惱羞成怒不給他治病?

王老想來想去,都覺得怎麼也不能讓林飛禍害那些臉上有痘痘本就不太好的臉,不過明面上不能直接說,但他到時候也可以阻止林飛祛痘產品的上架。

和康振邦說了祛痘藥的事情後,林飛又將那套殘頁剩餘的針法交給康振邦,看康振邦激動的無法自拔,林飛也沒多呆,直接回去,讓康振邦自己練習。

不過臨走前,康振邦將之前林飛用過的那套華佗針塞到他手上,恭敬地道:“師傅,您送給我了拜師禮物,我還沒給您送,這套針就送給您吧。”

雖然林飛也很垂涎這套華佗針,可他知道這套針的珍貴,哪能收,連忙拒絕:“不用。”

康振邦重新遞回去,恭敬地道:“師傅,您一定要收下來,就算放在我這,也沒多大用處,我覺得放在師傅您那,會起到更大的作用。”

林飛知道康振邦的倔強,再加上他也對這華佗針垂涎,已草擬在康振邦再三表示一定要給他後,林飛便也接受了。

華佗針雖然珍貴,是孤品,但他傳授給康振邦的那些醫術,和給的藥酒,早就抵得過這華佗針了。

沒多久林飛的祛痘藥和麪膜就在南林醫院上架,很多來看痘痘的人,醫生們直接給開了林飛的中藥丸和麪膜。

因爲沒人知道這祛痘中藥丸和麪膜是林飛研究的,以爲白院長又在哪裏弄來的好的藥,再加上白院長說效果不錯,他們中間的抽成也多,於是便一個個給病人開了這藥。

同一時間,趙義也在某寶上開了一家網店,將祛痘中藥丸和麪膜掛上去,不過由於是一家新店,基本上沒來什麼客人,也有來的逛一圈的,但一看只有兩個產品,還有點小貴,所以每一個客戶願意買。

趙義有些着急,但林飛卻不急,反正藥已經在南林醫院上架,美名遠揚是遲早的事情,他現在身上有的是錢。

不過馬上就要到冷老生日了,林飛雖然給康振邦提着藥酒過去的時候就用的礦泉水瓶,但總不能給人送生辰禮物還用礦泉水瓶,於是打算去街道上逛逛,看能不能找到好看點的瓶子裝藥酒。

不過逛了一圈,也沒找到合適的,倒是楊姍姍忽然給他打電話了。

“林飛,你快過來下,我楊婉瑩她忽然病發了!”楊姍姍聲音裏透着焦慮和着急。

林飛疑惑的道:“前兩天不是剛做過一次治療,已經穩定不再發病了嗎?怎麼又好端端發病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