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石聞言立刻露出驚恐之色,身子不斷的向後爬去。

凱麗只是一拳向着廖大石隔空打了過去,廖大石的身體頓時就像火焰一般燃燒成灰,連慘叫聲都沒機會從口中傳出來。

衆人看到這一幕,都是露出駭然之色,心裏下意識打了一個寒顫。

就連林凡看向凱麗的眼神都充滿了深深的忌憚,他自認爲做不到凱麗這般。

以前他猜測凱麗的實力在武聖這個級別,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這樣,對方怕是完全有着不輸於他現在的武神實力。

如果這兩個人真是光明會的人,怕是事情有些棘手了。

愛麗絲的眼神不悲不喜,似乎只是隨手解決掉了一隻蒼蠅這麼簡單。

她看向林凡說道:“段飛,你的成長速度真是令我刮目相看,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什麼交易?”林凡看向愛麗絲滿是疑惑。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不如我們進屋再說。”愛麗絲笑道。

“少主,這個女人如此陰狠手辣,你千萬不要上了這個女人的道,說不定她是在耍什麼花招,故意引你進去的。”鍾石立刻站了出來勸道。

“是啊,先生,你還是不要去了。”混跡在武當派裏面的馬永成這個時候也是立即出來說道。

愛麗絲淡淡一笑,看向兩人道:“你們這裏人早就在我的掌心當中,我根本就沒有必要耍什麼花招,如果我今天要是不放你們離開,你們是絕對出不了這裏的。”

“說大話也要有個限度,你們就兩個人,也敢說這樣的大話?”鍾石不屑的說道。

辣味田園 ,但是對方再厲害,他們人多也不怕這個女人。

愛麗絲卻是莞爾一笑,“是嗎?”

說完,凱麗頓時一聲口哨,霎時間,立刻就傳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不一會兒,一行黑衣人便突然出現將廣場團團圍了起來,人數不下百人,重要的是這些人全都龍行虎步,腳步沉穩有力,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如此多的高手同時出現,頓時所有人都是如臨大敵。

鍾石臉色大變,這才知道,對方根本就不是兩個人,這些人藏在暗處居然沒有一個人發覺,可見他們早就在對方的監視之中,所以愛麗絲說他們早在她的掌心之中,卻是一點也沒有說錯。

“好,我跟你去!”

林凡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選擇,如果只是凱麗一人,他有辦法帶着這些人離開,但是現在嘛……

鍾石還想再勸,但是話當嘴邊,卻是被林凡直接擺手打斷。

於是,林凡便跟着愛麗絲凱麗兩人走進了天鷹幫的大廳當中,而其餘之人便只能是暫時落入這些黑衣人的監視當中了。

“你想和我做什麼交易?”天鷹幫的議事大廳十分的大氣,林凡隨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之後,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很簡單,我想讓你成爲我的盟友,只要你答應下來,我可以立刻放他們離開這裏。”

“你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難道你是想讓我加入光明會?”林凡腦袋滿是問號,他還以爲對方會威脅他開出什麼條件,才肯答應衆人離去,卻是沒想到沒頭沒腦冒出這句。

“不,你錯了,我說的盟友,並不是指這個。”

愛麗絲頓時搖了搖頭,一雙碧綠的眼睛,明亮動人,猶如漂亮的綠寶石,對於林凡能夠猜出他是光明會的成員一點也不意外。

“不是這個?”這下子輪到林凡懵逼了。

“是的,不是這個,我說的盟友,是指的我和你之間單獨的聯盟。”愛麗絲說道。

“我聽不太明白,難道你不是光明會的嗎?”林凡好奇問道,心中滿是疑惑。

“我是!”愛麗絲淡淡道。

“那爲什麼……”

“因爲我和我的家族都想擺脫元老會那幫老東西的控制,所以需要一個強大的盟友,這下我想你應該能夠明白了吧。”

林凡聞言一驚,他完全沒有想到,愛麗絲表面上是在爲光明會做事,實際上卻是打着想要擺脫光明會這個組織的注意。

“擺脫元老會?”

“是的,光明會其實是有元老會直接控制的,我雖然是光明會的內部成員,但是根本就沒有事情的決議權,真正的權利全部掌握在元老會那幫老東西手上。”

“這就是你想擺脫他們的目的?”

“當然不是,我只是不想我的家族繼續受到他們的盤剝而已!別看我們羅斯柴爾德家族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家族,實際上那只是表面上的而已,真正的財富早已落入了那幫老東西的手中,我們只不過是他們放在外面的棋子,當我們這一顆棋子哪天那天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是我和我的家族滅亡的時候。”

“就像你對待廖大石一樣?”林凡突然冷聲說道。

愛麗絲臉色一變,不過很快就又掛上了笑容。

“你不要誤會,我殺廖大石,那是因爲廖大石投靠的是光明會,我那麼做也只是在削弱光明會的力量而已!”

“是嗎?”林凡淡淡一笑。

也許愛麗絲的話中有一部分這方面的因素,但絕對不是完全如她所說的這般。

“你不相信我說的?”愛麗絲看着林凡的雙眼,臉上露出真切之色。

“不,我相信!”

愛麗絲聞言頓時呼出一口香氣,就在她一臉欣喜將要和林凡繼續探討合作事宜的時候,卻聽林凡突然說道:“不過,我拒絕和你合作!”

“爲……爲什麼?”愛麗絲還有點沒有反應過來,臉上滿是詫異神色。

“因爲我如果我真和你合作之後,我不確定要是以後我對你同樣沒有作用了,是不是也和廖大石是同樣的下場。” “看來,你還在因爲剛纔的事有所介懷!”愛麗絲苦笑一聲。

林凡不置可否,愛麗絲給他留下的印象就是那種不擇手段的人,和這樣的人合作,林凡完全沒有一絲安全感可言,而且和強大的光明會作對,根本就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雖然他之前接連三番破壞了光明會很多好事,但是他覺得,這些矛盾還是有辦法緩和的,畢竟他手上有暗影這個王牌。

“段飛,我對你真的沒有什麼惡意,請你相信我,否則我就不會千方百計的暗中給你放水,你也沒有辦法成長到如今這個程度,你應該明白,雖然有人暗中保護你,但是光明會想要殺你,還是能夠辦到的。”

愛麗絲被派到華夏,除了在華夏安插光明會的勢力,另一個任務就是接近林凡,看能否找到玉佩的下落。

但是愛麗絲並沒有去直接接近林凡,而是一直在暗中觀察對方。

起初,愛麗絲也許並沒有放任林凡成長起來的意思,只不過是忌憚那個暗中保護林凡的人,也就是楚飛,但是隨着林凡不斷的成長,便讓愛麗絲髮覺了一塊璞玉,認爲林凡很可能是他們羅斯柴爾德家族擺脫元老會控制的關鍵。

林凡仔細的盯着她的眼神,想要看看愛麗絲究竟有沒有說謊。

一個人嘴上可以說謊,但是眼神卻是無法欺騙人的。

林凡發現,愛麗絲的眼神至始至終都明鏡如水,如果愛麗絲真是一個騙子,那麼她說謊的能力,絕對無人可及。

“就當我相信你對我沒有惡意,但是我還是不能答應你。”林凡淡淡說道。

“爲什麼?你要如何才能放心和我合作?”愛麗絲面露不解之色,以爲林凡還在爲剛纔自己的狠辣手段有所顧慮。

“這並不是放不放心的問題,是我覺得我並沒有必要摻和到這麼危險的事情當中來。”

“是這樣嗎?那我告訴你,如果光明會一直在打你和夏氏集團的注意,你還會這麼想嗎?”愛麗絲突然露出一個微笑說道。

林凡臉色猛然一變,“你什麼意思?”

“你覺得我爲什麼一直要針對夏氏集團,還有三年前有人找你的麻煩這些究竟是爲什麼?”愛麗絲拋出一個重磅炸dan。

“難道這些都是光明會所爲?他們爲什麼這麼做?”林凡似乎是猜到了什麼,疑聲問道。

“因爲在你身上有着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同樣夏氏集團也是一樣的。”愛麗絲回答道。

“什麼東西?”林凡問道。

“一塊玉佩,一塊能夠打開這個世界祕密的玉佩,而夏氏集團有一個祕密研究所,他們一直都想要找到這個研究所並摧毀它,因爲他們不希望華夏強大起來。”

“玉佩!”林凡一驚,他突然想到了那個黑色盒子裏的玉佩。

林凡不露聲色,問道:“夏氏集團有個研究所這件事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這個研究所很早之前就建立了,從來都沒有浮出過水麪,你不知道一點都不奇怪,研究所一直以來都是天下集團暗中注資和你們華夏政F合作,而這個研究所的所長據我所知正是你的岳父夏雲龍。”

林凡無語,難怪他上次將葉凌天和岳父兩人送到夏氏集團之後,就直接打發他回去了,神神祕祕的。

“這一切你說的都是真的?”林凡有些懷疑的說道,事實上他心裏已經開始相信了,畢竟愛麗絲所說的,很他知道的很多事情都相吻合。

“千真萬確!”愛麗絲肯定道。

“好,我相信你。”

“這麼說,你是答應呢?”愛麗絲欣喜道。

“我還有着選嗎?只是爲什麼會是我?”

林凡原本是不願意和強大的光明會徹底爲敵的,但是聽了愛麗絲的話之後,林凡發現其實自己早就沒有退路了。

眼下這種情況,他只能是跟愛麗絲合作,畢竟對方對光明會組織要比他熟悉的多,不至於面對這個組織的時候束手無策。

但是,他還是不能完全相信愛麗絲。

“因爲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巨大的潛能,你能幫助我和我的家族擺脫元老會的控制,還有就是我們有着共同的敵人。”愛麗絲一臉自信的說道。

“愛麗絲小姐,你太高估我了,光明會是個什麼強大的組織,你比我更清楚,你認爲我有這樣的能力?”

林凡完全不明白,爲什麼對方會對自己這麼自信。

“你有,撇開你自身的實力不說,你手上不是還有暗影這張王牌嗎?要知道暗影可是全球最大的僱傭兵組織,勢力遍佈世界各地。”愛麗絲一副篤定的神色說道。


要是讓她知道,林凡除了是暗影的老大,馬上就要成爲隱世家族的繼承者,相信愛麗絲會更加的高興,對未來越發充滿希望。

林凡神色一變,隨即就鎮定了下來,畢竟以對方的能力,查到這些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看來,愛麗絲小姐是做足了功課。”

愛麗絲也不管林凡對他是誇獎還是諷刺,莞爾一笑道:“那是當然!”

“既然我已經答應和你合作,你總該向我透一下底吧?”林凡問道。

“你想知道什麼?”

“比如說,我們有多少勢力,你準備如何對付光明會?”

“這些年我們羅斯柴爾德家族一直有在暗處祕密積攢力量,已經網羅了世界很多強大的高手,外面的那些人就是其中一部分,他們都是我自己的人,現在等待的就是一個時機,一個趁會光明會內部空虛而一擊消滅他們的機會。”

林凡無語,愛麗絲這話說了等於沒說,鬼知道這個機會什麼時候才能出現。

林凡有着自己掉進了溝裏的感覺。


和愛麗絲談妥了之後,林凡便又重新回到了廣場。

見林凡安然無恙的回來,鍾石立馬關心道:“少主,那個女人沒有耍什麼陰謀吧?”

“當然沒有。”


說完,林凡便將目光放在了馬永成身上,一兩個月沒見,馬永成彷彿脫胎換骨。

“馬兄弟,看來你這一兩個月時間並沒有白費。”林凡拍了拍馬永成寬闊結實的肩膀說道。

“沒有先生,也沒有我馬永成的今天。”馬永成露出感激之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