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上前看了一下,把了把脈。

脈象不好,全是瀕死之狀。

「怎麼樣?」年熙靜問。

「已經彌留之際了,若不是我來,恐怕拖不過今天。」

「那你能治?」

「你讓所有人走出房間,我這次的治療方法,有專利的,不外泄。」張凡道。

年熙靜忙叫周圍的人都出去,然後關上了門,回身道:

「你要是真能把我爸治好……我肯定讓他跟你為友。」

張凡也並不是十分關心這件事情,畢竟自己想搞死年豐端,是反掌之間的事情。

他默默地掏出一張手絹。

黃色的手絹。

很薄。

像是蟬翼一般,透明。

展開,慢慢地蓋在年豐端臉上。

摁了一摁。

然後靜立一旁,拿住病人的手腕來體脈。

年熙靜緊張地看着爸爸。

張凡一手把脈,一手看錶。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五分鐘之後,只見手絹從年豐端臉上飛了起來。

是年豐端呼氣了。

呼吸了!

年熙靜緊緊抓住張凡的肩膀:「動了,動了……」

張凡示意她別作聲。

伸出小妙手,在年豐端的頭上幾個穴位,點了一點。

打開神識瞳,只見頭上的黑氣在一點一點地散去。

鬼氣漸漸地消失了。

張凡運一口氣,輕輕地把小妙手附在年豐端胸前,用力一摁!

「撲!」

一口濁氣直噴出來。

張凡急忙站起來,拉開年熙靜,躲開幾米遠。

「這是病卧床榻之後積在胸中的濁氣。濁氣散出來,馬上就可以站起來了。」

話還沒有說話,只見年豐端一下子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他眼神迷濛。

看見張凡和女兒在一起,大聲問:

「這是怎麼回事?」

年熙靜一下子撲過去,「爸!」

「這是……張神醫也在?」

「是張凡給你治好的!你已經快不行了,是張凡給你治好的!」

年熙靜連連地說道。

年豐端晃了晃頭,為了使自己大腦儘快清醒。

「張神醫,謝謝你了!」

年豐端雖然說話時還聽得出虛弱,但精神已經完全康復了。

「沒什麼,我就是順手把你的病給治一治,不用謝。」

張凡淡淡地說。

「張神醫,我得報答你。」

「噢?」

「張神醫,救命之恩,當然要報答,」說着,扭頭對年熙靜道,「熙靜,你說呢?怎麼報答好?」

年熙靜沒有直接回答爸爸的話,而是對張凡說:「當然。命都沒有,還有什麼?張凡,你別客氣,我爸要給你什麼,就照收不誤好了。」

張凡一臉苦笑着。

感覺這個場面有點尷尬。

畢竟,在年熙靜面前,他不想顯得太貪。

「張神醫,我在郊區有個銅礦,你感不感興趣?」年豐端倒也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出來。

「銅礦?」張凡隨口道,「莫非是離郊區200公里的大缸山銅礦?」

「正是正是,你了解它?」年豐端問道。

「聽說過,是年氏集團的一個主要礦山,年產值幾十個億,礦石質量也蠻高的。」

「張神醫果然了解它,這樣看來,這座礦山,我所送恰得其主了。」年豐端一邊坐到沙發上,喝了一口茶,一邊笑道。

張凡對於年豐端恢復得這麼快,有點不理解。

「年總,銅礦不是一個小資產,隨便送我,不恰當吧?你還是慎重考慮,以免雙方誤會,也同時要做好年氏董事會的其它成員的工作,只有你們形成一致意見,我們正式辦理過戶手續才顯得自然一些。」

「好!」年豐端一拍茶几,「這麼說,張神醫是用得着這個銅礦了!」

「正是。你知道的,我在M省U市有一個銅礦,但規模不大,礦儲量不高,現在供應E國馮氏企業精礦,供不應求,產量跟不上,我正想再投資一座呢,謝謝年總及時雨。」

張凡笑着,娓娓地說着。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張神醫,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了。我這個銅礦,儲量在亞洲都能排前十名,前景十分巨大。張神醫如果經營得好,每年賺一百個億,應該沒問題。」

張凡連連點頭:「沒想到,年總這麼慷慨,我受之有愧了。」

「不要客氣,明天,你到我公司辦公室,我叫主管人員陪你,去有關部門把手續都辦妥,然後你就可經營了。」

「那好。」

張凡仍然是那副平淡的樣子,「不過,我還是有點疑問,這麼大的一個銅礦,年總怎麼會想到送給我?」

「當然,一是你的救命之恩,我拿幾個億感謝你,顯得小氣;二來,這個銅礦已經停產半年了,我其實無能為力,想找一個能把它盤活的人來接手。」

「停產?半年?」

「是的。」年豐端點點頭,一臉的無奈。

「什麼原因停產?」

「原因倒是不複雜。我們年氏以前在東南亞有市場,銅礦在我們年氏自己的冶鍊廠冶鍊成品之後,製成線材和板材,銷往東南亞。不料,半年前,E國馮氏集團的銅材產品打進了東南亞,他們質量好,價格也不高,直接就把我們的市場給吃掉了。現在,銅礦是放在那裏一天,就賠錢一天;出手了,也就止損了。」

張凡聽得這一套理由,相當地真實;

只是……從他的市場第六感覺,這事有點不對頭。

馮標說過,他們馮氏的銅材產品,一般不銷往東南亞,而是銷往歐美。

再說,即使是馮氏擠掉了年氏,那馮氏的供應量也滿足不了東南亞呀!

這裏,有些疑問……莫非……

「年總,既然這樣,我收下倒是可以。這事,就這麼定了,明天上午,我去你辦公室。」

張凡說着,站了起來:「年總,你剛剛恢復,要多休息,我不打擾你了,告辭。」

「熙靜,送送張神醫。」

兩人站起來,走到門邊,剛要拉門,門卻被推開了。

確切地說,是撞開了。

年豐水!

年豐水一頭衝進來。

「大哥,你終於好了!」

年豐水張開雙臂,就要衝過去擁抱年豐端。

年豐端擺了擺手:「你坐吧,我正想跟你談件事。」

年豐水坐了下來。

年熙靜拉着張凡,也站住了。

他們當然想聽聽年豐水的態度。

。「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你這……好吧,我的錯,是我不好,你沒事吧。」

林時也沒想到蘇雲兮會這麼不禁嚇啊,就這麼整了一次,被嚇暈一分鐘才醒來。

「哼~知道錯就行了,所以我原諒你了。」蘇雲兮雙手抱胸,雖然表情有些生氣,但心中卻十分高興,恨不得把林時抱住,只可惜手穿透過去了。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二百六十章毛絨玩具成精了洛清鳶哪裡會不清楚剛剛那一幕,只是沒有說出來:「恭送皇上,容神……予哥哥!」

[我敲!主人你嘴瓢了!]小賤賤在空間大叫一聲,不過看錦昱和容予的表情,興許是沒當回事。

看著兩人出了鳳儀宮后,又讓木槿看著二人已經快要消失不見的背影后,洛清鳶鬆了一口氣。

但是明顯是無濟於

《原來我是黑蓮花》第兩百零六章後宮姐妹傳 「小妞,我告訴你,你要是現在這麼的好好地求求我,我可能不跟你計較,我們找一個犄角旮旯之中,你就這麼的好好地哄哄我,只要是我兄弟滿意了,我就滿意了!」

男子一言不合就開車了起來。

秋瑾呢,只當是聽不懂的這麼一種感覺,雙眸充斥着冷漠的看着男子。

剛才是如此!現在是如此!一會會,怕是也是一樣是如此!

這是要如此一般的下去,是吧?

行,行!

男子的怒火真的是蹭蹭蹭的就起來了,他周長順混跡於江湖這麼久,從未是如此一般的吃力過,就算是末日的那一段時日,他是走到了哪裏也就是囂張跋扈到了哪裏。

從來只有他周長順不將別人給放在眼裏,從來沒有別人不將他給放在眼裏,行,這個傢伙不將他給放在眼裏,那這個傢伙的下場就只有一個,死,死,死!

不死不可能啊!要讓對方欲仙欲死啊。

周長順的爪爪朝着這秋瑾的頭髮就抓了過去。這是一把就要將秋瑾給掌控在了手心之中才行。

結果呢?

結果就是一拳打在了周長順的身上。

這葉浮生一出來就看見了媳婦,並且,媳婦好像是有點小麻煩,他兩步就跑了過來。

這不,真的是有麻煩,有人企圖是抓住他媳婦的頭髮,活膩味了?經過他同意了么?不經過他的同意就想朝着他的媳婦來出手?對方明顯是不想過了,是吧?

行,就沖着對方是這麼的一種德行,那就不會是讓對方有好冬瓜吃的這麼一種樣子。

就這樣,沒有任何的含糊就先給對方來上了一坨子。

這一坨子打在了臉蛋子之上,臉蛋子之下是牙齒,這一拳直接就是打掉了一顆牙齒,鮮血已經是從口腔之中出現。

周長順吐了一口,直接就是將牙齒給吐了出來。

對方單純只是打了他一下,沒什麼,但是,如果對方是將他給打傷了,這事情,那可是瞬間就是變得很嚴重了。

牙齒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是父母給予的。

就算是給了多少錢是可以將牙齒又給種出來一顆,那也不是父母給的了,對方竟然是將他父母給的東西給整壞了,對方死定了啊。

周長順的右手抬起,食指綳直,指著這該死的葉浮生。

「咋地了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