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強一臉的威嚴,就像是一個受到特殊訓練的軍人一樣,筆直的站在那裏,一句話都不說。

“沒錯,我也不相信這個什麼MMA冠軍很厲害,看他呆呆的樣子,絲毫沒看出什麼優點來。”其中一個應聘保鏢的男子,上前冷冷的說道。

“臭小子,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來比試一下吧,如果你們這些人有誰贏了張志強的話,那無可厚非,如果你們都輸了,就趕緊滾蛋!”徐令安低聲說道。

“好。”說完,那個應聘保鏢的男人,立刻做出了一個準備攻擊的動作,而張志強依然挺直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見張志強站在那裏不動,男人先出手,立刻向他攻擊過去。

還沒等男人接觸到張志強身體的時候,他毫無吹灰之力的擡腿就把男人給踢飛了出去。

男人飛出幾米外之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疼的在地上打起滾來。

在場的人,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都一個個震驚了。

“靠,這個人怎麼這麼厲害!”

“是啊,沒見他怎麼用力,就被人給踹飛了!”

“看來保鏢非他莫屬了!”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人羣中走出來,說道,“讓我會會!”

張志強都正眼沒看對方一下,等到對方出手,還是同樣,被張志強一招打敗,這讓衆人對眼前這個高大威猛的男人,更加的畏懼了。

即便他們都想做白雪薇的保鏢,但是他們一是爲了掙錢,而是貪戀白雪薇的美色,如果說要拿命換來的話,他們還是不敢嘗試。

好死不如賴活着!

寧無華一切都看在眼裏,沒想到幾年不見,張志強的功力大增,更上一層樓了。

“怎麼樣,白董,夠不夠格做你的保鏢?”徐令安得意的笑着走到了白雪薇面前說道。

“嗯,不錯,的確不錯!”白雪薇正是要找這麼一個有實力的保鏢,果然,別看徐令安是個好色之徒,沒想到還能幫自己做點事兒。

“我給你找了這麼有實力的保鏢,你不得好好謝謝我?”徐令安色眯眯的笑着說道。

“謝你,怎麼謝?”白雪薇知道徐令安的心思,這才問道。

“晚上一起吃飯,就當謝我了。”徐令安說着,衝白雪薇拋了個媚眼。

“都他媽當我空氣嗎?”寧無華說着,從人羣中走了出來,說道,“我敢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都驚駭了,目光盯着寧無華。

眼前的寧無華已經和以前的他完全不同,就在三年前那次任務當中,被敵人的機槍給掃射遭到臉部大面積的毀容,經過一番治療之後,相貌更加的俊朗了。

可能是心裏問題,寧無華怕見白雪薇被她認出來,所以,今天早晨,他特意在下巴上貼了一縷小山羊鬍。

當白雪薇皺着眉頭看見寧無華的時候,他已經確認了,白雪薇並沒有認出自己來,所以,完全可以放心了。 華年 你小子說話很猖狂啊,從哪裏冒出來的?”徐令安不禁冷笑,剛纔張志強的實力誰都見過的,沒想到又出來個不怕死的。

即便是徐令安對張志強很有自信,但聽到寧無華的話之後,心中還是有些不爽的成分。

白雪薇到是很感興趣,沒想到奧有人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看樣子也是有一定實力的存在的人。

“小子,離我上司遠點!”寧無華說完,推了徐令安一把,直接就把他推到了一旁,而寧無華卻淡然的站在了白雪薇的身邊。

“臭小子,居然敢推我,你知道我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徐令安立刻不屑的說道。

“老子管你是誰,打我上司主意的人都是壞人!”寧無華心道,我是接受過生死考驗的,在任務中死而復生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可害怕和畏懼的。

寧無華能看的出來,徐令安之所以把張志強安排在白雪薇的身邊,無非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能夠泡到白雪薇,但寧無華絕對不會讓他得逞,自己的女人,誰也別想!

“張志強,你還站在那裏幹什麼,趕緊給我狠狠的湊這個小子,讓他見識見識你的強大!”徐令安立刻命令着張志強。

張志強就像是被徐令安下了迷魂藥似得,立刻就聽他的指揮,張志強和當年一樣,依然對工作很負責,既然徐令安花錢僱的他,他自然就要聽徐令安的話。

當張志強和寧無華四目對視的那一剎那,張志強顯然有些顧慮的,因爲他能夠從一個人的眼神中看到威懾力,這就是經過特殊部隊訓練處來的精英人士。

寧無華吃定了白雪薇,決定做她的保鏢,開始接下來的任務,他時刻提醒着自己,兄弟們就是被這個冷豔冰霜的女人所殺害,所以,不但要找到解藥,還要替兄弟們報仇。

徐令安當然不願意讓寧無華做白雪薇的保鏢,一旦他成了保鏢,自己在接近白雪薇就沒那麼容易了。

“快,快動手!”徐令安立刻命令着詹志強說道。

寧無華清楚的知道,張志強的功夫一直都很厲害,通過剛纔看他的整個打鬥過程,這幾年他並沒有荒廢,不然也不會成爲MMA冠軍了,即便是他在厲害,也不是寧無華的對手。

要知道當年寧無華可是張志強的老大,華夏之劍特種部隊的隊長無影,是全球不法分子都非常恐慌和畏懼的大人物。

那些來應聘保鏢的男人們也都很希望看到熱鬧,剛纔他們得到了徐令安的嘲諷和鄙視,也都很想報復回來,誰都很清楚徐令安接近白雪薇的目的,都希望寧無華能夠成功答應張志強,成爲白董的保鏢。

寧無華即便和張志強是兄弟,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寧無華不會讓步,因爲他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


“來吧,使出你的全身乏術!”寧無華說着,做了一個準備戰鬥的動作。

張志強自然也不想失敗,畢竟是MMA的冠軍,一旦敗給了寧無華,這以後傳出去,他還怎麼做人,還怎麼在圈子裏混下去。

喝!

爆喝一聲之後,張志強雙手握拳,立刻衝着寧無華衝了上去,寧無華顯得一臉淡然,對於張志強的出擊,並沒有太過震驚的反應。

拳頭雖快,但寧無華躲避也非常的迅速,身體一側,輕鬆就躲過了張志強強有力的攻擊。

張志強一臉的不屑,第一次被敵人躲過拳頭,接着又是一個衝刺,拳頭向寧無華衝來。

“不錯,比剛纔力道更猛!”寧無華不由得笑着,就在張志強的拳頭離寧無華的頭部幾公分的時候,突然,一個飛快的躲閃,緊接着又是一個出擊,正好一拳頭打在了張志強的腹部。

啊!

一陣吃痛,張志強緊皺眉頭,身體連連倒退,彎着身體,強行壓制着腹部的疼痛。


很明顯,寧無華的功夫在張志強之上,而張志強自然也不會爲了一個保鏢和一個強力的對手打,這樣吃虧的是自己。

幾個回合之後,張志強最終失敗。

因爲腹部被寧無華攻擊之後,肌肉受到了重創,無法使出全身的力氣。

徐令安看到張志強就這麼認輸,立刻就罵道,“麻痹的,花錢僱你來是給老子丟臉的嗎,趕緊給我打,把他給我打趴下!”

張志強沒有過激的反應,可能是這種話已經聽的耳朵繭子都出來了,所以,就無視了。

但是寧無華聽不過去了,好歹張志強也是他的兄弟,怎麼能讓人這麼欺辱。

罵自己的兄弟,就好比罵自己。寧無華想着,立刻上去拎住了徐令安的衣領,冷冷的說道,“在給老子罵一句,老子讓你變成啞巴,不要狗眼看人低,你要有能耐幹嘛讓別人打架,有本事兒你自己上啊!”

砰!

說完這話,寧無華瞬間把徐令安拎着衣領扔到了一旁,就像是丟垃圾一樣,丟在了一邊。

“臭小子,你給我等着,我一定讓你付出代價,讓你知道欺負我是什麼下場。”徐令安咬牙切齒的罵道。

寧無華聳聳肩,奸笑一聲,就當徐令安放了個屁。

“嗯,不錯,是我理想中的人選。”白雪薇很看好的點點頭,笑着說道,“就你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貼身保鏢,來保護我的周全!”

寧無華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可是把徐令安給氣的吐血,本來想在白雪薇的面前好好表現一番的,沒想到最後弄的跟個小丑似得,被人笑話。

就這樣,寧無華以一個月二十萬的薪水,順利的成了白雪薇身邊的貼身保鏢。

因爲體內A級藥劑的毒素依然沒有驅除,所以,在接下來的任務中,寧無華還要經受女人誘惑的考驗。

在白雪薇一路帶領下,來到了她的辦公室。

“這裏就是我每天工作的地方,以後你要時刻保護我的周全,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兒要你做。”白雪薇嚴肅的說道,“在不久很快公司裏就要開發新的***,而剛纔的那個被你當垃圾一樣扔了的徐令安,正是和我們公司合作,目前合作還沒有達成,你要做的是,能夠讓徐令安,同意低價提供他們的化學商品給我們集團。”

寧無華表示不懂,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白雪薇拿了一個說明書遞給了寧無華,看到上面的幾個字之後,讓他頓時血液飆升。

“C級藥劑”正是接下來要開發的***? “白董,必須通過徐令安才行嗎?不能用其他的渠道嗎?”寧無華好奇的問道。

畢竟剛纔寧無華狠狠的打了徐令安,現在轉過頭去讓他把化學商品給女王帝國集團用,估計是談不攏,白雪薇這不是給自己出難題嗎?想到這些,寧無華不由得嘆息一聲。

“當然,要有其他的渠道我還用這麼費盡周折嗎,這事兒我不管你用什麼樣的辦法,一定要給我談妥了。”白雪薇低聲說道,“做我的保鏢不單單是保護我的周全,不管我要你做什麼,你一定要無條件的答應!”

聽白雪薇的話,合着寧無華不管她似得,把她給嚇成這個樣子。

“白董,你覺得我能用什麼樣的辦法談攏合作的事兒呢?”寧無華想從白雪薇這裏瞭解一下徐令安,說不定有轉機呢。

“只要別殺了他,你用什麼樣的辦法都行。”白雪薇說道。

好吧,寧無華剛纔就當什麼也沒有問,白雪薇就是明擺着考驗自己的能力啊。

研製C級藥劑需要二十四種藥材,所以,徐令安公司裏只能算是一種藥材,其他的二十三種藥材還得從其他的公司裏去搞,目前,白雪薇也是非常的惆悵。

怪不得月薪二十萬呢,原來這錢也不是他嗎的那麼好賺啊。

白雪薇見寧無華一臉的猶豫,立刻安慰着說道,“放心,只要你談成了這次的合作,好處少不了你的。”

到目前爲止,寧無華越來越不瞭解眼前這個唯一深愛的女人,她爲了目的不擇手段,就連合作夥伴她都要設計,果然是冷酷無情,當年的那個女特工。

寧無華雖然沒有踏入商業界這個行業,但是其中有些內幕他還是有所瞭解的,一旦二十四家公司和女王帝國集團合作之後,一旦發生什麼意外,也不用女王帝國一個公司去承擔,這樣也會減去大部分的壓力和風險,這招果然很實用。

“行,白董,這樣我就先下去了。”寧無華說完,立刻走出了辦公室。

來到了女王帝國集團半天了,對這裏的情況還一無所知。

更重要的是寧無華決定在公司裏找找張志強,這會兒功夫他應該還美譽離開公司吧,既然張志強和徐令安認識,說不定能通過他來說服徐令安。

寧無華也不想使用暴力,這樣對今後的任務不會有好的幫助,而且還會接下仇人。

轉悠了一圈之後,寧無華並沒有見到張志強,更沒看到徐令安,估計他們已經離開公司了。

寧無華走到一個部門之後,和美女們就搭訕起來,畢竟他中了A級藥劑,毒素還在體內,沒有全完排放出來,所以,見到漂亮的美女,心中那團火就直線上升,不由得就和美女們互動起來。

和幾個美女互動起來之後,寧無華不禁想到了白雪薇,畢竟幾年沒見了,她的變化還是很大的,不能去直接問她本人,當然要從這些美女當中瞭解一下她目前現在的情況了。

通過公司的這些美女,寧無華瞭解到了白雪薇這幾年的變化真的很大,一個個都說她人多好多好,可是寧無華卻不這麼想,如果白雪薇爲人好的話,愛着他的話,也不會做出這麼狠毒的事兒,就連自己的同伴她都不放過。

就在寧無華正和美女們聊得火熱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嚇得那些美女們立刻都各自回去了崗位上,而寧無華卻是一愣,扭頭看向白雪薇。

“寧無華,你在幹什麼,還有心情在這裏泡妞,我讓你乾的事兒,怎麼樣了?”白雪薇一臉不悅的問道。

寧無華一臉的無奈, 契約新娘:單挑絕情首席 ,總不能來直接就接任務,這要求也太苛刻了些。

“白董,我正和這些美女們瞭解公司的事兒呢,所以,還沒有結果。”寧無華說道。

“行了,陪我去一個地方。”白雪薇低聲說完,快步往公司樓下走去。

“白董,咱們這是要去哪裏啊?”寧無華也是好奇,所以才問了一句話。

“在我身邊做事兒,少說話,多行動!”白雪薇面無表情的說道。


寧無華倒吸一口涼氣,果然是個冷酷無情的女人,好吧,從這一刻起,我不在說話,看你怎麼辦?

就這樣,寧無華上了白雪薇的紅色的法沙拉蒂的車子裏,一路上,寧無華沒有說話,只是看着車子外面的風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