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光手電筒剛一照,一群蝙蝠便飛了出來,同時老陳拉住孟冬道:「小心,裏面還有東西。」 原本雲拂曉以為自己睡不著,卻不想在馬車的搖晃中,或者緊繃了一路的精神一放鬆,她就覺得疲倦,不一會她竟然睡了過去。

聽到雲拂曉的呼吸慢慢變得緩慢,昭容娘娘對降香做了禁聲的手勢,再指指雲拂曉示意降香看。

降香一看就明白昭容娘娘為什麼讓她不要說話了,降香往雲拂曉的身邊湊了湊,她要貼近雲拂曉保護她,她害怕她一個不注意撞到馬車壁上。

如果是之前那輛墊了厚褥子的馬車,只要不是肚子直接撞上去,娘娘都不會有事,但是現在這個連躺的墊子,還是她和昭容娘娘把身下的墊子往雲拂曉那邊折,弄成了雙層,才讓雲拂曉能躺下休息,至於車壁就什麼也沒有,降香能不擔心嗎?

對了,降香看到雲拂曉卷著的身子,就記起娘娘現在身子上是什麼也沒有蓋的,著涼怎麼辦?

降香毫不猶豫的就把身上的外衣脫了下來,蓋到雲拂曉的身上。

「你這樣會著涼的。用我的蓋,你穿回自己的。」昭容娘娘想了想把自己的外衣解下,她自認學武身體比降香要好,怎麼能要降香的衣服。

「娘娘,奴婢不冷,您快點穿上衣裳,著涼怎麼辦?」降香搖頭兼擺手的拒絕,拿了衣服就往昭容娘娘身上披去。

昭容娘娘害怕她們兩個的推搡把雲拂曉吵醒,她想也不想的就把降香往她身邊一扯,讓降香和她緊挨著,她再把衣服當被子蓋在兩人身上,這樣一來,兩個人都照顧到了。

有了這衣服,兩人又緊挨著可以相互取暖,降香一點也不感到寒冷了,她感激的向昭容娘娘表示謝意。

「小意思,客氣什麼。對了,你也趁著現在有時間趕緊睡一會,現在我看著娘娘,你先睡,等下你再換我。」昭容娘娘微側頭,壓低聲音說道,免得驚醒雲拂曉。

「娘娘這怎麼行,剛剛那一路您辛苦了,您先睡,奴婢看著就行了。」

昭容娘娘轉頭撩開車簾往前方看了看,「我看了一下,外面的官道很平整,馬車走的也不快,不會顛簸的,我們都一起睡吧,娘娘這邊你就放心,不會有事的。」

主要雲拂曉在躺下的時候,也害怕會撞到肚子,是背向馬車壁的,她還往中間這邊靠,雙手護著肚子。馬車如果繼續這樣走,雲拂曉就不會撞到。

降香沒有立即說話想了想,想到諸葛大人他們為了娘娘的安全,連夜趕路,明天到了邊境肯定還有得忙,她沒武功,不能拖後腿,明天娘娘肯定需要她照顧,她不能讓娘娘反過來照顧她。

她知道娘娘擔心皇上,所以顧不上懷了孩子也要來到戰事不斷的邊境,她不能讓娘娘失望擔心,更不能拖娘娘後退。

於是她點了點頭,謝過昭容娘娘之後,就學昭容娘娘的模樣,往後靠著車壁也閉眼休息。

原本降香還想著等昭容娘娘睡了,她再起來看著娘娘,卻不想靠著靠著她也慢慢睡了過去。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192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封雲霆的眸色沉了沉,沒有說話。

顧心蕊有點心慌,這層關係她一直瞞著封雲霆,已經瞞了快六年了,一直沒露餡。

她也知道,這件事瞞不了一輩子。

原本她是打算,等她跟封雲霆領證結了婚,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的時候在告訴他,到時候她已經是貨真價實的封太太了,封雲霆就算不高興,可畢竟她有結婚證在手,將來再花點時間跟他撒撒嬌,裝裝可憐,他總會心軟的。

可是沒想到,今天封雲霆突然就要去時家。

而那個時間,時繁星也在!

她只能故意激怒時繁星,讓她快點帶著孫婉真離開,否則要是跟封雲霆直接打了照面,到時候時繁星狗急跳牆說出什麼來,事情就很麻煩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最近總覺得封雲霆有點不太對勁。

尤其是那次從醫院回來之後,對自己的態度就越來越冷淡。

直覺告訴她,這一切都跟時繁星有關。

「雲霆,我……」顧心蕊挨了過去,將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從後面抱住他:「你餓不餓?從回到家開始就一直在照顧圓月了,我去煮點東西給你吃?」

封雲霆搖頭,「不用了,我不餓。」

「哦,」顧心蕊又說道:「那我去給圓月泡點奶粉吧?」

「你歇著吧,我自己來,」封雲霆嘆了口氣,可是看向懷裡粉嘟嘟的小嬰兒時,卻又微微笑了起來,忍俊不禁,輕輕點了點她的小酒窩:「你倒是不認生,還好我是爸爸,要是陌生人把你抱走了,你也不哭不鬧嗎?」

小嬰兒咯咯咯地笑起來,張著嘴巴吐泡泡。

「雲霆……」

身後又想起了軟軟糯糯的撒嬌聲,打斷了他跟女兒的溫情時刻。

不知道為什麼,封雲霆突然覺得有點厭煩:「又怎麼了?」

顧心蕊被他不耐煩的語氣嚇了一跳:「……沒、沒什麼。」

「心蕊,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我不希望我們之間還有任何的隱瞞,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顧心蕊咬著唇,點了點頭:「明白。」

「那你現在告訴我,你還有其他事情瞞著我嗎?」

「沒有了。」

「真的沒有?」

顧心蕊有些急了:「雲霆你問我這個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誰跟你說了什麼?時繁星嗎?她一直恨我奪走了你,你又不是沒見過她動手打我,她說的話不能信的!」

封雲霆收回目光,不再看她:「我只是問一下而已,沒有別的意思,你別多想。」

顧心蕊也軟了下來:「……我為了你,都不介意當后媽了,你還不相信我嗎?」

「沒有的事。」

顧心蕊心裡還是覺得有點憋悶,故意任性了一下:「那我去洗澡,今晚我去睡客房,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以往她說這話,封雲霆都會內疚,跟她道歉。

百試百靈。

可是今天,封雲霆的注意力似乎全都被懷裡的小嬰兒吸過去了,聞言也只是輕輕說了一句:「不用這麼麻煩,今晚我不在這裡過夜。」

顧心蕊吃了一驚:「那你要去哪裡?」

是要去找時繁星了嗎 戰車再一次離開蘇家,姜天赫然坐在其上,毀滅天王,三大諸侯,天級戰隊,足足數十人之多,在劉戰天親自帶隊下,直奔秦家而去。

看着離開的戰車,蘇老爺子心中多少很是擔憂,畢竟自己外孫所面對的可是門閥啊。

能夠傳承千年經久不衰,自然有他們的道理,可以說,五大門閥就像是五隻吸血蟲一樣,趴在這一片錦繡山河上,不管是哪一個國家的建立,他們依然屹立不倒。

可以想像他們的底蘊深厚,歷代國家都有過對付他們的想法,但是卻發現他們根本不敢動手,動手的代價就是改朝換代。

慢慢的就形成了一眾共識,門閥勢力不可妄動。

五大門閥向來同氣連枝,族中互相通婚,勢力在神州大地更是盤根錯節。影響非常之大,所以這也是歷朝歷代不敢輕易動他們的原因之ー。牽一髮動全身!

希望自己的外孫沒事。

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裏。

還有軍方的人,不知道是什麼想法。

就在姜天直奔秦家的時候,秦家此時也得到了消息,秦家高層齊聚一堂,身為秦家家主的秦龍,臉色鐵青,殺意肆虐,手中拿着一把充滿古樸氣息的長劍。

如果認識這一把劍的人,定然會知道,這把劍名叫太阿劍,曾經是秦家先祖,始皇大帝的佩劍,跟射日弓是一個等級的武器,族長佩劍。

平時都放在秦家宗祠,這一次秦龍直接拿了出來,可想而知此時他心中的殺意有多重。

「姜天,敬酒不吃吃罰酒,自以為是人王殿高層,是中境戰神就無法無天,敢來我們秦家鬧事,活得不賴煩了,還是說我們門閥的威勢,他們忘了不成。」

轟。

隨着秦龍殺意凌然,渾身爆發出只有戰神獨有的氣息。

不過,秦龍就是一尊戰神,手持太阿劍,可以說,在戰神領域,他是無敵的。

除非對方也跟他一樣手持一把傳承至寶。

而且不要忘了,秦家府邸之下,還埋藏着十二金人,足可以鎮殺戰尊的存在。

按照寶貝劃分,可以分為神兵,九天神兵。

手持神兵可同境界無敵,手持九天神兵,可鎮殺戰尊。

姜家的神農鼎和刑天斧就是九天神兵,而秦家的十二金人就是九天神兵,除此之外,傳聞秦家還有第二件九天神兵,始皇玉璽。

太阿劍和射日弓就是一件神兵,而且門閥之中的神兵可不止一件。

無論是神兵還是九天神兵,非聖者不可鍛造。

正因為如此,流傳很少很少,這也是門閥勢力的底蘊所在,這也是他們歷朝歷代屹立不倒的根本所在。

個人武力,驚人財富,九天神兵,麾下聽從號令的門閥大軍。

秦家家主,九大長老,如果姜家的人在此,就會發現,秦家居然有兩尊戰神在場,還不要說,已經退休的老一輩太上長老。

姜家最新一輩,沒有一尊戰神,除了老一輩稍微留有一點底蘊,這也是姜家迫切想要找回姜天的原因。

正面臨着跟軍方一樣的困境,後繼無人。

而且在秦家深處,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五道屬於戰神的氣息,而且每一道氣息中都夾雜着神兵的關輝。

這就是秦家真正的底蘊所在。

這恐怕也是古妍當初為什麼會選擇拋棄姜天的原因所在吧。

。 「誰愛看着誰看着,反正我不待在這裏。這兩傢伙就跟定時炸彈一樣,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留在這裏的人,不知道有多危險。」

孟宇好像是故意這麼說的,不時的低頭看張偉的臉色,那傢伙正坐在地面,累得呼哧帶喘。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卻好像他是這裏面做的最多的人一樣。

另一邊,我將目光又重新放在了先前進入的那個坑洞裏。

很明顯,之前雖然我沒有被屍毒侵體,但肯定出現了幻覺,要不然不會看到熒光蛾。

在思考了半天之後,決定還是應該進入這個洞窟,但是不能貿然前往,師傅聽了之後點點頭,他遞給我一把香,說道。

「這東西叫做三魂香,它的燃燒速度是是普通香的十倍左右。」

「這東西有一個妙用,只要點燃,眼前的幻想都會不攻自破,但每株香燃燒的速度大概才一分鐘,十分的快,具體相應的什麼時候點燃,這個要你自己考慮。」

「我的建議是,你最好在剛進去的時候就點上,這樣不容易引發其他不好的狀況。」

我點了點頭,這一次卻沒有聽師傅的,心中自有考量。

本來剛開始還想着絕對不會再進去第二回了,可是現在立刻改變了主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總不能讓師傅爬進去,尋找真正的入口吧!

還有就是李叔那件事,讓我心中也有些不安,從師傅的手中拿到三魂香,孟宇偷偷的看了一眼,抱怨道。

「既然有這種好東西,為什麼一開始不拿出來?害的大家接連進去,受傷了兩個人,難不成是你故意這麼做的?」

他這話多少點諷刺的意思,不過師傅並沒有計較,反而耐心地解釋道:「這你可就誤會人了。」

「首先一點,必須說清楚,這東西,我身上只有三根,非常的寶貴,本來想着等到時候遇到別的情況再拿出來,可沒想到目前咱們已經卡住了,要是再不使用,恐怕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找到突破點呢。」

「再者,老李不知道到了哪裏去,要是猜測的沒錯,整個墓室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肯定已經到了某一節點,如果咱們快點破除整個幻陣的話,說不定還能儘快的和他會合。」

這下可把孟宇噎的說不出話了,本身就靠我和師傅來支撐,他和張偉沒起到什麼作用,就相當於吃白飯的。

張偉比他更沒用,孟宇起碼爆破術這方面,相當厲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