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梧少爺….怎麼不早說啊!” 第二天,正當陳影梧還在擔心着葉碧會不會沒有跟着原著的劇情走時,突然在葉家大門那邊來了人。

而且看樣子是鎮主要來看葉碧的傷勢如何來着,不過現在沒有得到【噬靈魔源】的陳影梧可不能先行。

只有等到那種源根,陳影梧才方可幫葉碧修化這血之魅,而且感覺到自己並沒有起到什麼幫助。

只是要提醒就已經OK了,而爲了讓陳影梧這個原配角不死去,接下來做的事就是要讓他不出先。

“影梧哥,鎮主那邊有人來叫你啦。”聽小蘿莉開心的道到,那就敢肯定並不是有什麼好事來了,估計着肯定是鎮主來問問昨天的事。

陳影梧道到“那….小蘿莉,你來幫我梳頭髮,我不太對這玩意兒感興趣,所以不知道怎麼扎。”

小蘿莉一聽,

“哈哈哈哈…”

這確實是挺尷尬的,畢竟關於陳影梧的這種配角是不會通過記憶傳給我這個作者,原因大概是因爲是作者的什麼吧。

按照過去的老式劇情確實會因此而獲得了被穿越者的記憶,但是陳影梧從來到這個世界到現在爲止,都沒有過。

“影梧哥,頭髮已經梳完成,你看如何?”小蘿莉笑着道到,不得不說小蘿莉這個主角還挺厲害的,扎的頭髮也是有特性。

竟然….

陳影梧你要忍住火啊,長這麼大還真第一次聽說過….給一個男人扎雙馬尾的,這像什麼樣?

小蘿莉看着陳影梧的臉色似乎有點難看,是生氣了,看着好好的…..啊啊啊!

這是什麼?我在幹什麼?這TM的就是在作踐吧!

小蘿莉把陳影梧的頭髮悄悄地放,尷尬的道到“影梧哥,我…我這就幫你重新紮過…”看了一下,那臉好紅好紅,看來是自己知道錯了。

“小蘿莉你能知道錯能改正也是實力的一種,我是支持你。”陳影梧抓住小蘿莉準備解開發圈的手。

果真是纖纖細手,竟然摸得如此舒服,讓陳影梧不由而生出一種淫穢思想,不行,他必須要克服住,這種東西怎麼能現在在他腦子裏出現呢。

“小蘿莉,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忘記了。”陳影梧故意說的,就是讓小蘿莉尷尬一會兒先,再….

“啊!我…我不知道,我是來給影梧哥扎頭髮來的。”小蘿莉這一驚一嚇,果真是要鎮主覺得連她都不能輕易使喚的。

是嗎….?

陳影梧兩眼一直圓鼓鼓盯着小蘿莉,對她眨眼睛的次數簡直就是五秒鐘一次,慢慢地把頭靠近。

再靠近….

直至到鼻尖對着鼻尖,陳影梧還是一直看着,而小蘿莉雖然沒有在外表表現出來,但是兩隻眼睛左右擺動着。

而嘴裏有一絲絲的衝動感,肯定是腦子裏的荷爾蒙突然爆增,這才導致現在又開始臉紅彤彤的。

慢慢地,小蘿莉有點想閉上眼睛,慢慢地….

而陳影梧用手輕輕地摸住,緩緩地摟抱着小蘿莉的腰,這腰的手感有點軟軟的,再加上有溫度,瞬間讓陳影梧感覺到很是舒服。

慢慢地把手移到她的頭,摟着,只見小蘿莉她身體是在顫抖,再緊張中,於是陳影梧把她仰上,親吻她的額頭。

“麼~”

這讓小蘿莉現在沒有了緊張的感覺,而且還更加的開心一樣,她笑着道到“哈哈,影梧哥,你終於暴露啦!”

陳影梧根本不知道她說什麼,不過事情已經發生,就應該要這樣了,做爲回禮也是要的。

“小蘿莉,是我不應該親吻你嗎?”

嘿嘿,影梧哥看起來要有點難苦了,終於到我該如何做的時候了,就是說讓影梧哥徹底愛上我,這樣就不會讓其他人強走了。

這個想法一直以來都是在小蘿莉的腦子裏儲存了好久,現在不同,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做出來啦。

而且影梧哥和我想的一樣,是非常愛我的,不然也不會這樣對我,所以小蘿莉早已經被知道的這些行爲不攻自破。

“果然是一個腦子裏自攻自破的主角啊。”陳影梧對着小蘿莉道到,還笑出來,看起來是成功了。

還是這麼想….

沒辦法了….

陳影梧一隻手一用力,把小蘿莉的腰緊緊地摟抱着,小蘿莉瞬間感覺到哪裏不對,而且感覺他摟得好痛。

“影…影梧哥…太用力了,痛。”

這話說的,如果有在場的人還以爲你….

“小蘿莉,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如果你腦子裏的,和我做的一樣,那麼你就可以啦。”


這….影梧哥是在誇獎我嗎?

小蘿莉兩眼睛都似在冒金光一樣,對着陳影梧就是喜悅的心情。

“你的小腦袋瓜在想什麼呢?很明顯,你是在幻想着什麼,老實交代。”陳影梧輕輕點着幾下小蘿莉的額頭。

如果是個男孩,陳影梧早已經抽出七匹狼了,還用再這裏,不過做爲一個現代人,絕對絕對不能因爲這事而大大對女人出手的,這是陳影梧的原則,是不能被破解的根據。

那宿主以後對付的是女人,那就任由她人打?

系統突然出現,搞得陳影梧被嚇了一跳,真是神出鬼沒的這系統,而且還讓身體剛纔連着顫抖了一下。

你TM是不是想嚇死你宿主?真的是,不要再把屏幕突然跳出來了,會嚇死人的,而且到現在爲止,陳影梧一直覺得系統它是不是女的還不確定呢。

再加多一條原則,就是如果女人想攻擊我,我TM管你TM是不是怎麼想的,被攻擊的又不是你,是我被打,我當然要反擊啦,真正的傻逼纔會給別人白打。

小蘿莉的雙馬尾被陳影梧一滑,頭髮長得在一瞬間飄落下來,感覺這樣的小蘿莉好好看啊。

這次….

可真是把陳影梧的心都佔完了,而且腦子裏也突然頭痛劇烈出來一片段,又是一場看不見的白霧遮住了臉,那女的朦朧感特別足,笑着….沒有說話….

而後….片段消失了…. 剛纔…剛纔那個片段是什麼?爲什麼會在我腦子裏出現這種,難道是說因爲要有這個原主的記憶出現?

陳影梧突然一笑,一聽好像是個御姐的聲音,你還別說,讓人聽了還有那麼一絲的誘人感出來。

道到“小蘿莉,你有沒有經歷過有什麼片段會出現在腦子裏,感覺就是像身處現實一般。”

小蘿莉似乎是在委婉,但是從中又有無知,是因爲沒有經歷過?陳影梧有點懷疑又深思了一陣。

正當着想着是不是自己要吃點安眠藥了,感覺自己有什麼事心不足而導致夜晚多夢纔會出現這種的時候。

“咔!”

門突然打開了,而且還是李管家打開的,目的是想看看爲什麼小蘿莉要去這麼久,到底是在做什麼。

小蘿莉馬上推開陳影梧,而且關於剛纔的問題已經臉紅得忘記了,實着不太像是,而且從這一舉一動來說。

一怔!

李管家有點不好意思了,但是現在真的是有事不能不來,便恭敬地道到“影梧少爺,有鎮主大人來邀請去飲茶。”

說起來,昨天晚上可是讓李管家不得不整夜上廁所,真是茶這種東西不必多飲,這只是個大客之具,沒必要做那麼多。

李管家看起來是非常累的,而且眼袋也完全黑得有點像是熊貓一樣,腳有點站不穩定,可能現在才停止尿了吧。

陳影梧拉着小蘿莉的手,走到跟前道到“既然李管家休息不足,就先去休息吧,我知道如何去做了。”

“可是….”


李管家頭疼痛一震,眼花繚亂的,着實是休息不足了,也便聽從陳影梧的話,去休息了。

會客廳…

“不知道你們鎮主找我何事?”陳影梧對這幾個人並沒有興趣,反而更加在意的是鎮主這個人,可是他表現的實在是和他的人設毫無關係。

畢竟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見,從他們的打扮來看是沒有什麼兩樣,但是從他們的表情來說,非常明顯的是這是在不服氣樣,而且通過鎮主的情報來看,這就暗示着:要用權利威脅我。

小蘿莉是天生的主角,感覺像是某種不可超越的極限一般,笑着道到“影梧哥,你說他們這樣狗子的東西,又是怎麼個樣對待主人的呢?”

那些鎮主的下人怎麼說也是有一點點跟官佔一邊的人,豈能這麼被人如此看不起,這樣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要丟下鎮主大人的臉面。

不可原諒這樣的事發生,而正當他們正發火之時,陳影梧覺得是要賺點裝逼值了,上來就給小蘿莉一個彈指。

“哎呦,臥槽,我的小腦袋瓜,好痛。”小蘿莉其實知道陳影梧並沒有彈得過痛,而且看起來是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性格。

“臥…臥槽?”

陳影梧突然大笑,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小蘿莉,還真是和我很是相似,搞得現在小蘿莉成這樣,我感覺我也有責任的,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這樣。

“影梧哥,我…我只是….”小蘿莉看來還沒有了解陳影梧就誤以爲他不會爆粗口?還真是太天真啦!

“沒關係,嘻嘻!”


鎮主的下人突然道到“兩位,鎮主大人有請,還請隨我請去。”陳影梧肯定是看不上了的,憑什麼他不來,還TM的要我去。

“小蘿莉,你剛纔說的那個意思是,主人是什麼性格,而下人就該會是什麼樣的。”陳影梧沒有看着他們,而是小蘿莉對自己都是不怎麼明白其中。

呵呵,要是鎮主那爐子不過你們這樣,你們都不知道TM的死在哪個角落都不知道,你們還TM的放過屁心這麼狗仗人勢。

便接着道到“也就是說,這幫狗就是仗着自己後面有鎮主這條老狗的靠山而把這事整得如此狼狽不堪。而且啊,這些狗還不把人當回事,真是亂咬人。”

“滴滴,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1500裝逼值。”

這又是熟悉的聲音了,不然怎麼可能把它給忽略掉,不過現在還是不能這麼輕易給自己放火。

要抓緊時間了,小蘿莉道到“影梧哥,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小蘿莉怎麼現在會變成這樣,難道是因爲她發現了我的什麼,而導致現在這個樣子,不過再者也不可能發現的。

因爲我相信自己的演技,相信是小蘿莉她不會因爲我突然把她真正的影梧哥給奪舍而把我這個作者給滅了吧。

“影梧哥,我想知道你如何救我父親,只要你賭對,我就把….把….”小蘿莉在害羞,而且還把自己的雙手放在他身上。

小蘿莉啊小蘿莉,你是想把自己給我吧,不過竟然是賭這個,簡直是一心把自己給隱藏起來說喜歡我啊!

“好啊,竟然這樣,我就把我賭上,如果我輸了,我就把我自己賠給你。”陳影梧真是不會知害臊,目的不就是讓自己用於賭來找藉口的樣子。

如果我連這種都不懂得,我還當什麼現代人,再說了,關於小蘿莉這個主角的一些思想做爲作者還是會懂得的。

“好。”

陳影梧看小蘿莉回答的非常清脫易俗,看來是明白了真正含義了,小蘿莉在想,影梧哥都明白了彼此的思想性格,那麼….

鎮主的那幫下人簡直如狗,說到底根本就不用理,而且鎮主肯定不會去在意我這種行爲的,TM的敢我揍死他。

“好,那就不浪費時間了,我們去鎮主家吧。”陳影梧笑着跟小蘿莉道到,要是主角在,我敢相信自己的路會越走越寬的。

“等下,我們鎮主大人說要你一人去。”有一條下人的狗竟然敢這樣出來吼,真是太TM看不起人了,我要教訓教訓他們這些狗。

“不過是一羣狗,何必要你們鎮主來理,你們就不必用他那個黑樣來壓我了,何必呢。”陳影梧剛纔還沒能確定,可是現在非常確認了。

證明鎮主他確實是有什麼事要在我身上拿到好處,但是….在我這個作者這裏的好處,怎麼可能會讓你如此輕易呢。 鎮主府上….

“兩位裏面請。”說着,就有一兩個侍女在後邊跟着陳影梧和小蘿莉,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並不是有意想請他們兩得意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