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常家長老都嘆了,老常捕捉鴿子的數量,可能就此爲止了。

但老常卻在這一刻嘴裏突然低吼一聲:“敕!”

此刻聽到“敕”字決,出口,心有微震。在我們這個行當裏“敕”字訣屬於高等字決術。

凡是能用“敕”字決的道術,都是那種霸決無論的咒術。

就好比這個字的本義一般;皇權。

代表了絕對的威信和力量,在所有道家字決裏,這個“敕”字,也是如此。

隨着老常大吼出“敕”字訣後,四十幾條墨斗線,當場就掉落了三十幾條,就剩下了最後十條。

但剩下的十條,速度卻更快,好似不再受距離的限制,超越了百米。

不過我卻隱約的感覺,這十條墨斗線與之前的墨斗線不同了。

因爲心懷疑惑,當場便開了天眼。

如今天眼剛一打開,我便見到那十條墨斗線散發這黑光,見到這兒,我微微的皺起了沒有。

難道這是老常昇華後的道術?之前怎麼沒見他用過的?最猛的也就是見他噴胸口血。

不管這十條墨斗線發生了什麼,但這會兒卻一超快的速度追擊最後十隻鴿子。

這十隻鴿子見身後有墨斗線追來,好似也比之前的鴿子要聰明一點,全都不斷改變方向,不想被墨斗線追上。

但這一些都是徒勞的,因爲老常志在必得的,就如同他的“敕”字訣一般,代表了無上的自信與權威。

九十一、九十十二……九十九。

還有一隻,還有一隻老常就可以成爲常家有史以來第一人。

最後一隻鴿子是一隻灰色的灰鴿,它這會兒直衝天際,現在已經非得很高很高。

早就超越了操控墨斗線的正常範圍,而老常也捨棄其餘墨斗線,唯獨剩下最後一條。

灰鴿速度不減,博天而去。老常操控墨斗線如影隨形,死命不休……

如今觀戰的人全都眯着眼,望着湛藍的天空。沉寂,死一邊的寂靜,全都盯着最後一隻博天飛鴿和它身後那條如影黑線。

進了,更近了。就在墨斗線即將接觸到那灰鴿的時候,鴿子突然一改反向,突現向一旁飛翔而去。

但老常也不是吃素的,根本就不給那灰鴿機會。墨斗線如同黑蛇一般,身子一擺。直接就纏住了那灰鴿的腿,隨即墨斗線如同活蛇一般,當場就纏繞在灰鴿的身上。

老常見墨斗線已經纏繞在灰鴿的身上,面色一喜,嘴裏再次低吼一聲:“收!”

話語剛落,長空之上,隨即傳來一聲鳥鳴,那隻最難纏的博空飛鴿,也最終被老常擒下,此時向着地面墜落而至。

看着不斷墜落鴿子,觀戰區發出了生生呼喊:“厲害!”

“控墨之術不虧爲常家絕技,開眼了!”

“如此年紀就由如此操控造詣,當得常家第一天才!”

“不虧是年輕一輩第一奇才的朋友,果真了得!”

“……”

讚美之聲不斷響起,而老常也是前所未有的在常家得到了認可、稱讚、地位。

對於旁人而言,或許這沒什麼。但對於老常而言,這就是他的夢想。

如今老常在常家強勢崛起,很多貶低他的常家宗家子弟這會兒全都地下了頭,就連一些宗家長老都開始攀關係。

一個是這是我同父異母弟弟的孫子,一個說這是我表弟的孫子,還說什麼他進入宗家自後,就讓他進他們的家門!

而反觀,老常他卻扭過頭來對着我們仨傻笑。

本來他的形象剛在我們的心裏高大上,這會兒再次見他傻笑,那高大的形象再次崩塌…… 老常在所有人驚訝的的目光,震驚的臉色中結束了這場測試。

如同我預測的一般,老常以傲人的成績奪得常家第二場測試的第一名。

如今的老常已經不再是以前的老常的,那些貶低他,看不起他的人。在這場測試之後,全都不得不對老常刮目想看。

至此,第二場測試結束。當然,常家再次開放第二場測試項目,讓旁觀的人也可以體驗一下這捉鴿子的難度。

對於這個項目,我、姬無雙、阿雪等都沒有興致。去了只會丟人顯眼,畢竟我們都沒有掌握遠程打擊的道術。

別說捉飛天在上的鴿子,就算距離遠一點,我們也拿這些鴿子沒轍。

因爲老常在這一場勝出,常家家族之類的高層還要廢話一通。

шшш .ttκǎ n .¢O

所以我們三人也就先離開了,常家高層會說的什麼,我們三人一點也都不想聽。

回到住所,見常母和常爹都不在,我們便休閒的在院落裏玩兒五子棋。

畢竟這樣悠閒的時間,我想不會有太多了。現在既然有多餘的時間,那也好放鬆一下自己。

玩了半個小時,我玩兒膩味了。便躺在一旁的大青石上看湛藍的天空。

輕聲呼喚了上官仙、蛇族、龍辰。發現都沒有迴應,想必還陷入沉睡之中。

而龍辰和柳如煙,已經睡熟了三個月。是我認識他們一來,他們沉睡時間最長的一次。

至馬頭巖,二人受傷之後,便一直在沉睡療傷。就算正邪大戰的時候,也未成熟悉。

在貴陽醫療中心,我問過上官仙。上官仙觀察龍辰和柳如煙,發現他們的魂魄已經很是穩定,說他們的傷勢已經恢復了。應該是在進行突破,說當他們再次想來的時候,便是他們道行精進的時候。

見上官仙,蛇族等都在沉睡修行。我便不再呼喊他們,而是拿出了我的手機。

準備玩兒一會兒遊戲,不過剛拿出手機,我卻想到了如花。

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我一直都沒有聯繫過如花,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

想到此處,我撥通了如花的電話。電話在“嘟嘟”了兩聲之後,電話接通了。

電話剛一接通,我便聽到了一個很是熟悉並且很是溫柔的聲音:“喂!”

聽是我如花的聲音,我便淡淡的迴應道:“如花是我李炎!”

如花聽是我,之前平淡的聲音這一刻顯得有些興奮,很是高興的開口:“李炎啊!你在哪兒啊?這麼久都不聯繫我……”

我笑了笑,隨後又和如花隨便的聊了幾句。

不過讓我驚訝的是,如花竟然知道湘西深山裏的正邪之戰。

我開始的時候也是短暫的驚訝了一番,不過轉念一想,如花是陳氏集團未來的接班人,手中掌控的渠道各方各面都有。她如果關注白派,知道正邪之戰也不爲過。

但這還不算什麼,當我準備掛斷電話,說有空就去西安找她的時候。

如花竟然用着有些俏皮的語氣對我說道:“李炎我告訴你一個祕密……”

一聽如花要告訴我一個祕密,我當場便很是高興。我視如花爲自己的親人,妹妹。如今聽到如花要告訴我什麼祕密,我當場便笑着迴應道:“哦!什麼祕密,不會是談了男朋友了吧?”

如花聽我這般開口,結果語氣當場便變的鄭重了起來:“不許胡說!”

我在電話這頭翻了一個白眼兒,然後用着懶洋洋的語氣開口道:“好吧!什麼祕密。”

如花聽我懶洋洋的語氣,在電話那頭嘻嘻一笑,搞得很是神祕,最後直接對我開口道:“李炎啊,我告訴你,我現在也是道士了,我也會道術,而且還會開天眼呢!”

此時的如花顯得有些得意,不過聽在我的耳朵裏,卻如擎天霹靂。

我師傅曾經對我說過,修習了道術,便是進了道門。能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並且要做好以身殉道的準備,生是道門人,死是道門鬼。而且凡是修習道術的人,都會有一些所謂的“劫數”。

對師傅口中“劫數”這一層,我並不瞭解。但我知道,普通人修習道術,並不是什麼好事兒。

整天與妖魔鬼怪爲伍,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那麼刺激。

如今的我認爲,唯有平平淡淡纔是福。

可現在、現在身爲普通人的如花。她竟然也修習道術,加入了道門。這是讓我很難接受的。

如花見我半天都沒有說話,當場便在電話那頭開口道:“喂、李炎,李炎你還在嗎?”

我深吸一口涼氣,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後纔開口道:“如花,你沒騙我吧?”

我抱着最後的一絲期望,但如花的回答卻很是肯定,她的聲音依舊如之前那般俏皮:“難道我還騙你啊!我告訴你,但你別告訴別人啊!”

聽如花故作神祕,我“嗯”了一聲,隨後如花繼續開口道:“李炎我告訴你啊!我師傅可厲害了,她可是天門弟子。道行很高的!”

此言一出,我當場便站起了身子,一臉驚訝的對着電話數道:“什麼?天門弟子?”

“是阿?難道你也知道天門?”如花疑惑的詢問。

而我卻全身一震,看來姬無雙說對了,天門弟子也下山了。如今隱世三門全都走出了入世強者,現在三門匯聚。按照姬無雙口中的話來說,這天下距離打亂全魔亂舞的時候已經不遠了。

我在短暫的愣神兒之後,本想還詢問一些細節。可這個時候,如花說她馬上有一個緊急會議,也就匆忙的掛掉了電話。

因爲我之前的驚呼,直接就吸引了姬無雙和阿雪。此時的他們,已經來到了我的身,並且詢問我剛纔是怎麼回事兒。

我沒有隱瞞,直接說出了剛纔如花對我說的事兒。

當二人聽到天門的時候,全都在這一刻露出驚訝的神色。姬無雙更是張大了嘴巴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我們三門自古有規定,每一個弟子只能收取一名門徒,如果天門弟子此時收徒,那就意味這陳夢小姐將會得到天門道法的全部傳承,日後也會榮登天門掌門之位!”

我和阿雪聽到這話,全都睜大了眼睛。

對於隱世三門的收徒標準,我們之前可聽姬無雙說過,嚴格得幾乎變態。

沒想到如花竟然能拜入天門門下,我真不知道是爲她感到高興,還是悲傷。

在聊了一會兒三門之後,我們當下便決定,老常這裏的事兒完了之後。我們再次啓程前往西安,去見一見如花,也順便見一見如花的師傅,也確認一下是不是真正的天門弟子。

直到晚上,老常歸來。老常很是高興,晚上還和我們喝了一瓶啤酒。這小子本來還想喝,但老常的爹卻制止了他,說等明日老常光耀門楣,進入宗家之後再喝。

我和姬無雙也都點了點頭,畢竟老常進入宗家的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出了漏子。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早的出門了。因爲今天是第三場比試,這一場比試我認爲是最簡單的。

也就是擂臺打擂,共有八人通關,也就是四場。抽籤而定,只有最後兩人,纔能有資格進入宗家,並且學得常家更加高深的道術。

如今這八人之中,其中有六人都是宗家,只有老常和那名女子常清是分家的人。

所以常家,分家的人都希望這二人過關。並且不希望這二人在途中相遇,不然其中一人肯定被淘汰。

這最後一場,由常家家主常天雄主持,如今來觀戰的人,也達到了二百多人。

正邪大戰之後,還能聚集二百多道門人士,已經算是盛況了。

當然,其中很多都是那種才入行的小道士。張口就能單挑旱魃、九尾妖狐的道門新人。

常家家族,也是廢話了十幾分鍾,然然後才宣佈,常家測驗最後一場開始。

同時他附加了一條,說在場聚集了很多年輕一輩,說等常家測驗結束之後。

常家將會舉行一場附加賽,凡是三十歲一下的年輕強者都可以參加。只要最後勝出,就可以獲得常家的一種祕傳道術“天罡八斗”!

聽這名字便知道,這是一種奇門陣法。我雖然沒啥興趣,但很多行內前輩卻興致勃勃。都想讓自己的徒弟一會兒上去試一試,一來可以鍛鍊一下他們。

二來,如果大家都是半斤八兩。運氣好得到了這“天罡八斗”的陣法,也是一見好事兒。

衆人心中有了這個打算之後,便很是期待接下來的比賽。

場中迅速開始抽籤,結果老常直接就是第一場。而他的對手,就是之前輕視他的那個常有才。

而常有才發現對手是老常的時候,嚇得臉都變綠了。

雖說他是宗家子弟,但這場測試的前二名,是會得到一些宗家祕傳的高等道術。

這也是爲何,宗家子弟也踊躍參加的原因,常有才知道,自己玩兒完了。

比賽開始,老常在臨時搭建的演武臺上長身而立,

此刻的老常冷視常有才,並且用着他難有的霸氣一面,很是霸氣的開口道:“常有才,你TM是自己跳下去呢?還是老子把你揍下去?” 此刻聽老常說出這話,場下的所有人都是一震。

其中最爲震驚了當屬之前嘲笑過老常的常家子弟,此時他們全都面色怪異,雙眼之中露出點點不悅寒光。

但這又能如何?老常的實力擺在那兒,誰敢於他對敵?經過上兩場比試,很多人都對老常的實力進行了推測,發現老常的實力肯定是進入了力魄期。

這個道行,在一般的道士眼裏。那可就是強悍得不行,就連很多前輩名宿,也只能仰望這個境界。

就連強大的宋叔,道行纔在最近一段時間達到力魄中期。

換句話說,道行也就和老常差不多。而且還沒老常的道行穩固,老常這樣的實力,也足夠自傲。

也有他驕傲的本錢,什麼?你不服?那就拿出道行來比試比試!

如今的常有才臉色青一陣紅一陣,心中雖說憤怒。但卻不敢表現在臉上,就算他爹也不會是老常的對手。

常有才一臉害怕的模樣,再嚥了幾口唾沫之後,好似平靜了一會兒。

他並沒有按照老常所的做,而是很是大聲的開口道:“要戰就戰,別廢話了!”

聽這常有才如此開口我,我也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覺得這常有才不知天高地厚,反而覺得這小子還有些骨氣。

男人缺什麼都可以,就TM不能卻了骨氣,卻了尊嚴。

老常見常有才如此說話,並沒有咄咄逼人。而是用行動表明了他的態度。

常有才此時是爲了自己的尊嚴而戰,而老常卻是爲了自己的夢想而戰。

大戰一觸即發,常有才雖然在年輕一輩中,也算一等一的高手。但我們這羣人“變態”面前,那還真不夠看。

結果可想而知,結果被老常一頓暴揍。最後老常擰起這小子就給扔出了場外,絲毫沒有感覺到壓力。

第一場結束得很快,壓倒性的優勢。

緊接着,常天雄宣佈老常勝出。讓其準備接下來的決勝局!

之後,第二場開始……

剩下的幾場大得可就熱鬧了,各種道術層出不窮,一時間打得天昏地暗。臺下衆人也是連連叫好!

對於老常這種絕對壓制,在場的衆人,更喜歡看這種起鼓相當的比賽。

時間一點點流逝,三個小時之後。比賽進入了最後一場。

老常只要贏了這一場,那就可以進入宗家,得償心願。

老常已經嚴陣以待,他也是第一場比賽。

老常腳下一蹬,當場就躍上了高臺。而他的對手是一位宗家的女子,老常見是名女子,並沒有說要讓人家幾招之類的話。

只是說,你不是我的對手,讓對方放棄比賽。

老常這次的姿態不高,說話的聲音也很是主意分寸。

但以我和姬無雙的道行,當然可以清晰的聽見。不過那女子好似不想就這些下去,也是小聲的開口道:“亮哥哥,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你讓讓我吧!讓我輸得體面點?”

老常好似也想憐香惜玉,對自己這個族妹,也很是謙讓。

最終,老常和這個族妹在擂臺上打了五六分鐘,最後才一把將其推下了演武臺。

就此,老常第一個出線,成爲一個由分家成功進入宗家的年輕強者。

第二場,是常清對戰一名宗家男子。大戰可謂激烈無比,二人都在戰鬥之中受傷,但身爲分家的常清意志堅定,最終以微弱的優勢勝出。

至此,常家選拔測試結束。

而這一屆,也是前所未有的。成功入選的都是兩位分家的高手。

而老常更是成爲了焦點,因爲老常以絕對的優勢,很是輕鬆的進入了宗家,讓很多宗家子弟面色無光。

如今已經是下午一點,大家中午吃飯的時候,也是常家供的盒飯。

現在常家測試結束,另外一場比試開始。這一場比試便是爭奪常家祕術“天罡八斗”的陣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